32-真實(10)

 

 

  「不可能,我明明甚麼也沒做!」亞依忍不住用雙手捂住頭,全身顫抖,面露不可置信。

  「亞依妳放心,我現在就去看看翔羽的情況,憫希會陪在妳身邊的。」媛心握住她發抖的手,要她放一百二十萬個心。

  急促的腳步聲被阻隔在房門外,接著逐漸消逝,但亞依的眼裡依舊只有震驚。

  「小依……」憫希緊緊握著她顫抖的手,神情擔憂。

 

  媛心跟著護士來到一間急診室外。

  隨著那位護士進去沒多久,門上的手術燈立時暗了下來。

  見醫生出來,媛心立馬上前詢問。

  「幸好毒性還沒有完全滲透進血液裡,目前算是脫離險境了,不用擔心。」

  看見醫生臉上溫和的微笑,媛心隨即鬆了一口氣。

  隨後,翔羽就被抬出來了急診室,媛心也跟著來到了一般病房。

  病床上,少年的面色蒼白,他的一隻手臂綁著純白的繃帶,另一隻手則吊著點滴。

  鮮血從輸血管緩緩流入他的血液中。

  「還好……你沒事。」媛心鬆了口氣說。

  翔羽緩緩睜開眼,露出一抹虛弱而無力的笑容。

  「你很早就知道我不是紀媛心了吧?」她輕輕嘆了一口氣,語氣難耐。

  「嗯……從發現妳是音樂神童開始。」

  「那你為甚麼不告訴亞依?」

  「如果告訴她,她還會繼續留在偵探社嗎?」翔羽反問。

  的確,當時她很明顯就是為了紀媛心這個人才加入的。

  「說得也是。」她輕笑。

  此刻,兩人同時望向了窗外,一片杏黃色的落葉緩緩飄落,陽光不再如早上那般刺眼了。

  「翔羽……」媛心輕啟嘴脣,用很輕很輕的聲音喚著他的名字。

  翔羽的視線隨即落到了媛心臉上,不知何時,她已經走到了他的床邊。

  少年深邃的瞳眸正倒映出少女臉上的嫣然一笑。

  「謝謝你。」語落,她伸手撥開了自己一邊臉頰的頭髮,俯身吻住了少年蒼白的薄脣。

  空氣宛如被注入了玫瑰香精,香甜的氛圍頓時瀰漫四周。少女柔嫩的脣瓣輕輕貼著少年的嘴,剎時間,少年震驚了一下,但並沒有排斥,只是閉上了眼。

  良久,少女才貪戀地離開那柔軟的觸感。

  她別開頭不去看他,但卻有淡淡的紅暈在臉頰上悄然暈開,「這、這是謝謝你替我擋刀的……不用想太多。」

  見她滿臉通紅,少年不自覺笑了,「我知道了。」

 

 

 

  夜,悄然降臨於大地,一輪明月孤懸在墨藍的夜空之中。

  亞依躺在病床上,雙眼盯著天花板,腦海裡不斷迴盪著下午媛心教她唱的那首歌。

  距離比賽還有兩天,而她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儘管她明白站在幸福的頂端後所要付出的代價,但她依舊沒有任何猶豫,因為這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嗎?

  「夜……悄悄降臨……籠罩整片暗黑的大地……」

  夜深,亞依不自覺得唱起了這首歌,也是比賽那天所要演唱的曲目,名為──月圓。

  「漆黑無光的世界……孤獨正一點點侵襲著自己……」

  「流淌的鮮血……沾滿了雙手……」

  歌聲繚繞著整間病房,少女沉醉在歌曲優美的意境之中。

  隨後,她緩緩伸出手,想要碰觸甚麼,但最後都還是空無一物。

  「眼眸裡……流露出那一絲絲的悲傷……」

  歌詞彷彿是特地為她所寫般,完全詮釋了她的心聲,幾乎不必花費多餘的力氣就能輕易唱入她的心坎。

  而內心深處的那些回憶,也在此刻不知不覺浮現腦海……

  頸部傳來的這道寒意,她早已習慣,甚至沒有去在意,只是繼續歌唱著,那所謂的月圓。

 

  「這是甚麼?」小女孩睜大雙眼問道,語氣平靜,但神情中還是難掩一絲興奮之情。

  那年,她才八歲。

  透明的玻璃櫃裡擺放著一條精緻的銀色墜飾,上面鑲著一顆綠寶石,色澤如翡翠般深邃美麗。

  在日光燈的照射下,那條項鍊格外璀璨。

  「這是可以證明您是星氏家族繼承人的飾品。」女子恭敬說道,隨之走向一旁的牆面,上頭有一個數字盤,她依序按下幾個數字。

  玻璃牆自動掀開,就連那些包圍著玻璃櫃的紅外線也一併消失了。

  女子小心翼翼地從玻璃櫃裡拿起那條項鍊,「請您戴上吧,從今天起這條項鍊就是您的了。」

  小女孩的臉上並沒有任何表情,她點了點頭,身體很自然地背對她。

  女子輕巧地將項鍊掛上她的頸子,「好了,小姐。」

  聞言,小女孩不自覺伸手觸碰了頸部,一股冰涼自此傳來。

  從今日起,她就是這個家族唯一的繼承人,擁有一切名利與財力的不凡少女,而這條項鍊就是證明。

  望著鑲嵌在這條墜飾上的綠寶石,她一眼就認出了這顆寶石的價值。星氏家族有一項傳統,每位繼承人在被認定是下一任首領後,都會打造某樣物品來顯示自己的身分,也藉此傳承這顆珍貴的寶石。

  這條美麗的鍊墜究竟會沾染多少鮮血?她很清楚,比任何人都再清楚不過了。

  也是她打從出生起就註定背負的宿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