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真實(7) 

 

  夜風輕輕落進病房內,雪白的窗簾微微飄揚。

  一名少女靜靜躺在潔白的床上。

  病床旁,坐著一名少年,他正自若地翻閱著手中的書本。

  「嗯……」良久,少女緩緩睜開了眼,眼神茫然。

  「翔羽……」她輕喚著視線裡的少年,接著便看見了自己左手上插著的點滴,還有眼前這雪白一片的病房。

  「這裡是醫院嗎……」她坐起身,感覺腦袋一陣昏沉,聲音有氣無力。

  「先喝杯水吧。」不知何時,翔羽已經放下了書本,為她倒好了一杯溫開水。

  「謝謝。」她接過他手中的水杯,然而,當杯緣即將觸碰到乾澀的嘴脣時,她卻忽然停下了動作,「楓晨……」

  「他還好嗎?」

  聞言,翔羽隨即笑了,「他沒事,而且他現在就在那面布簾後方。」

  亞依朝左手邊望去,一面白淨的簾子擋住了隔壁的病床。

  「那我先去找醫生過來。」翔羽起身走到門口。

  隨著關門聲響起,病房再度變得寂靜。

  亞依慢慢喝完杯中的溫開水,直至看見杯底,她開始發愣,但臉上卻不自覺露出了微笑。

  很淡很淡的一抹淺笑……

 

  「為甚麼……」踏上樓梯的亞依口齒不清地呢喃,神智恍惚。

  朦朧的視線中,她看見憫希輕啟嘴脣,好像說了些甚麼……

  「因為……

  「我們……是、是朋友啊……」

  接著她便甚麼也看不到了……

 

  「朋友嗎……」

  此刻,她喃喃道,眼底有一抹奇異的感情在流轉。

  朋友……是嗎?

 

  陽光明亮晃眼,灰塵的顆粒在光芒中靜靜飛舞,清晨的朝陽透過窗戶照亮了昏暗的病房。

  亞依躺在病床上,血液從輸血管緩緩流入她的左手,安靜無聲。

  窗外的秋風紅葉極富詩意,陽光中,她凝視著窗邊的翔羽,他坐在椅子上,睡得很沉。見他腿上的書沒有闔上,想必陪了她一整夜吧。

  想到這,她的嘴角不自覺勾起了一抹笑。

  「謝謝你,宇飛……」她說得很輕很輕……

  此時,病房的門忽然被推開了,一名少女走了進來。她穿著一件素色上衣和一條深色牛仔褲,外套一件黑色夾克,除此之外,手裡還提著一個塑膠袋。

  「楓晨還沒起來嗎?」她先是看了眼離門口較近的病床,隨後才注意到窗邊的亞依。

  「亞依妳醒了嗎!」媛心露出一抹喜悅的笑容。

  亞依這時也回以一抹淺笑。

  「咦?」注意到椅子上仍在熟睡的翔羽,媛心有些驚喜。

  「我想他一整夜都沒睡,太累了。」亞依微笑說。

  「也是,他從昨晚就一直在醫院了。」媛心感嘆道,隨之提起手裡的塑膠袋,「肚子餓了吧,我帶早餐來了,怕妳吃醫院的東西會不習慣。」

  正當媛心要拿出塑膠袋裡的麵包時,病房的門又再度被打開了。

  「翔羽,我來換班囉!」聽見這道充滿朝氣的聲音,亞依不必抬頭也知道是誰了。

  憫希穿著藍白色的格子上衣和深藍色的七分褲,髮型不再是平日公主頭,而是束成了乾淨俐落的馬尾。

  「小依醒了嗎,太好了!」看見坐在病床上的亞依,她又驚又喜,完全沒注意到另一張病床上的人也已經醒了。

  「吵死了……」一道沙啞而不耐的聲音從亞依左手邊的布簾傳來。

  媛心「唰」一聲地拉開那面雪白的布簾,被布簾擋住的陽光此刻全落在了那張病床上。

  楓晨半睜著眼,坐在床上抓著自己凌亂的黑髮,模樣半夢半醒。

  「哇──楓晨!」憫希立刻撲上去,一把抱住他,「太好了,你終於醒了,太好了!」

  「欸……不要抱這麼緊啦,傷口會痛耶!」

  千絲萬縷的陽光落在他們身上,光芒靜靜地包圍著他們,憫希緊緊抱著楓晨,也不管楓晨的哀號。

  一旁熟睡的翔羽這時也睜開了惺忪的雙眼,看來是被此時歡樂的氣氛吵醒了。

  「你醒了嗎?」注意到他腿上的書落到了地面,媛心順勢蹲下身,幫他撿起來。

  「……謝謝。」翔羽接過書本,隨之映入眼簾的,就是前方被憫希緊緊擁住的楓晨。

  「楓晨也醒了啊。」他不禁失笑。

  「是啊。」媛心不漏牙齒地笑回。

  「笨蛋,妳到底甚麼時候才要放手啊!」

  「哎呀,我太高興了嘛,楓晨你能活下來真的是奇蹟耶!」

  「好了好了,憫希你趕快放開楓晨吧,這可是我這個社長的命令,要是傷口又裂開了,不知道還要住院多久呢?」

  感受到這股歡樂的氣氛,亞依的臉上也不自覺掛上了笑容,感覺有一股暖流伴隨著某個聲音,不斷流進了她冰冷的內心……

 

 

 

  ──因為我們是是朋友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