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臺上,老師正在寫黑板,粉筆有節奏地摩擦著黑板,發出篤篤聲。

  臺下,學生們認真抄寫著筆記,隱約能聽見筆尖摩擦紙頁的沙沙聲。

  窗外,蟬聲大噪,天空萬里無雲,無一絲雲彩,正值初夏時期。

  正在抄筆記的翔羽,注意到隔壁座位的亞依連筆都沒有拿出來,只是低頭沉思,心思似乎完全不在課堂上。

  「妳在想甚麼嗎?」翔羽忍不住低聲笑問。

  她回過神,將心思放回書本上,淡然道:「只是恍神而已。」

  但翔羽說得沒錯,她剛剛的確是在想事情。

  玄芷萱那件事結束至今大概兩週了,還有很多事她想不透。

  當時推測犯人應該有兩位不是嗎,為何最後只有玄芷萱一個人呢?還有那天傳來的影片,的確有一個人綁架了玄芷萱,那個人是誰呢,是不是就是另一個犯人呢?

  玄芷萱當時完全沒提到有和其他人合作,那她又是怎麼知道季翔羽就是仲宇飛呢,光憑兒時的記憶就能如此篤定嗎?一切的一切,她完全想不透,另一個犯人究竟是誰,目的是甚麼呢,也是來復仇嗎?

  她……真的開始有點混亂了。

 

 

 

  走進校內一座靜謐的花園,兩旁的紅磚道路設置了許多大理石坐椅。

  綠樹成蔭,遮住了天上刺目的陽光,腳下是遍地嫩綠的乾草,空氣聞起來清新乾爽。

  這裡和詠聖其他地方不一樣,沒有精雕細琢的建築,沒有奢華貴氣的擺設,就如同一般校園的植物園,樸實而自然,讓人感到十分自在。

  然而,此刻寧靜的氛圍裡,卻隱約傳來了一道歌聲,歌聲優美動聽,讓亞依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茂密的樹蔭下,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篩落在一名少女身上,她的雙手在半空中彈奏著無聲的旋律,歌聲猶如天籟,一瞬間,亞依甚至以為她的雙手底下真的有黑白琴鍵存在,聲情並茂的歌聲讓她久久不能回神。

  少女絲毫沒有發現亞依的存在,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直到一曲唱畢,她才放下雙手,滿足地睜開了雙眼,可眼底卻流露出了一絲感傷的情緒。

  半晌,她從柔軟的草地上起身,一轉身,就看見了站在不遠處的亞依。

  「唱的真好!」亞依走到她面前。

  「謝謝。」她回以一抹淺笑。

  「不,媛心妳的歌聲真的很美,我都不知道妳這麼會唱歌,而且彈琴的技巧應該也不差吧。」亞依繼續讚賞道。

  「謝謝妳這麼欣賞我的歌聲,只是……」話一頓,她的眼底再度流露了一絲哀傷。

  「校長室報告,請偵探社成員現在立刻至校長室報到……」聽見這道突如其來的廣播,兩人都不禁愣一下。

  「重複一次,請偵探社成員現在立刻至校長室報到……」

  一般來說,學務處都怕打擾師生用餐,很少會在中午廣播,沒想到今天卻反常地選了這個時段,讓兩人都不禁感到困惑,究竟是甚麼事呢?

  「我們趕快去校長室吧,聽說今年的校長個性十分古怪喔!」媛心率先開口。

  「我也有聽說。」亞依笑著回應,反正多想也沒有用,不如直接去校長室。

 

 

 

  歐式風格的校長室內,垂掛著一面酒紅色的落地窗簾,牆上掛著歷任校長的人像照,玻璃櫃裡則擺放著無數的獎杯獎牌,整個空間華美而莊嚴。

  「請問您就是……校長嗎?」媛心睜大了眼,愣愣地看著面前的男子。

  實在是……太年輕了!

  一頭修剪整齊的短髮因陽光照射而充滿光澤,男子一身西裝領帶,雙眼炯炯有神,全身散發沉穩的氣質,目測大概才三十出頭而已。

  「是,我就是這所學校的校長。」他的臉上掛著一抹得體的微笑,看來他一定常常被問到這個問題吧。

  憫希這時也驚詫地喊:「昊天表、表哥!」

  聽見這聲驚呼,在場所有人都轉頭望向了憫希。

  「原來憫希是偵探社的啊?」名叫楚昊天的年輕男子微微一笑。

  「你不是出國了嗎?」憫希仍是一臉不敢置信。

  「難道我不能回來嗎?」楚昊天站在辦公桌旁,臉上燦爛的笑容確實和憫希有些神似,只是少了幾分天真,多了幾分邪氣,「我朋友因為有事,所以校長的職務暫時由我代理。」

  憫希的臉上依舊難掩吃驚,但想想也不奇怪,表哥以前也是這所學校的學生,聽說在校成績都維持在前十名以內,依他的能力和家世背景人脈一定很廣,況且家裡的事業也是由其他兄長接手,所以有的是時間。

  不只是憫希,其他人這時也都愕然地望著他,至今還沒多少人看過的新校長,沒想到竟是如此翩然俊雅,而且還是憫希的表哥!

  「請問校長您找我們有甚麼事嗎?」一會,媛心恢復冷靜問。

  楚昊天拿起桌上的一份報紙,微笑道:「我想你們都看到報紙了吧?」

  「您是說玄芷萱的那件事嗎?」翔羽率先回應,每個人心裡多少也都猜到是為了這件事。

  赫赫有名的詠聖高中居然傳出有學生在校內自殺,校風肯定會大大受損。

  「因為這件事的關係,校方在警衛系統砸下了一大筆經費,特別是廢棄的後棟教室,原以為那邊不常有學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他嘆道,面露困擾。

  「所以您認為錯都在我們嗎?」翔羽問。

  「不,我並非是這個意思。」他走回辦公桌前,拉開椅子坐下,「只是校方一致認為偵探社會發生更嚴重的事情。」

  「所以,希望我們廢社嗎?」亞依面無表情說,語氣冷然。

  楚昊天的視線在亞依身上多停留了幾秒,目光似在打量,但聲音依舊平靜:「也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仍要做出點處置。」

  亞依的眼神明顯起了變化,包括在場其他人,都相當好奇會是怎樣的處置?

  「看來你們都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我看你們就每個人各拿到一場比賽的優勝吧,甚麼比賽都行,校內外皆可,算是為學校的比賽增加競爭力,可以的話,也能為校爭光。」他托著下巴自若說道。

  「你是說每個人?」楓晨問。

  「沒錯。」他笑盈盈說,十指扣在下巴之下。

  這時,憫希忽然走到辦公桌前,雙手用力拍了一下桌面,怒目咬牙地向他說道:「你明知道我沒甚麼專長!」

  楚昊天絲毫沒被她的反應嚇到,表情依然神色自若,「那又如何?」

  「還是妳希望我讓偵探社廢社?」

  這句話驚動了在場所有人,憫希啞口無言,定格在了楚昊天面前,校長室內頓時鴉雀無聲。

  「我只要一張紙,就可以讓你們五個人立刻解散。」雖然語帶威脅,但他的神情仍是一派輕鬆。

  憫希甩了甩頭髮,將雙手撤離桌面,「好啦……我絕對會拿到優勝給你看的!」她撇嘴說,拘謹的氣氛頓時褪去。

  「咚、咚!」後方忽然傳來了兩聲短促的聲響,喀一聲,大門順勢被推開,一名容貌標緻女子出現在了大門前。

  「校董到了嗎?」楚昊天拉開了交握的雙手,貼著椅背問。

  「是的。」女子應了一聲,隨之再度關門離去。

  一片靜默中,楚昊天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拿起椅背上的西裝外套,慢條斯理地穿上,「我想說的大概就這樣,憫希,我可是很期待妳會贏得甚麼樣的比賽喔。」

  「哼!」她不屑地冷哼,將小臉撇到一邊。

  但至少保住了偵探社。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