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黑戀影》10-來不及的話(8)

 

  良久,都沒人出聲,四周一片死寂。

  翔羽不發一語地低著頭,雙手仍緊緊抱住玄芷萱那具逐漸失溫的身體。雖然沒人看得見他臉上的表情,但看見他劇烈顫抖的臂膀,都明白他正流著無聲的淚水。

  率先走到他身邊的是媛心,她朝他遞出一隻手,「起來吧。」

  稍微平復下來的翔羽,這時只是深吐了一口氣,將玄芷萱輕輕放入地面。  

  「謝謝……」他握住媛心的手,從地上站了起來。

  「你……沒事吧?」媛心擔憂地問,但一問出口,就不禁在內心責備自己怎麼問了個蠢問題?

  好不容易和從小深愛的女孩相遇了,卻必須接受天人永隔的事實,無論是誰都不好受吧?

  「我沒事。」翔羽笑了笑,但每個人都很清楚,他的心裡仍在淌血。

  他的眼神沒有一刻離開玄芷萱,白皙的肌膚,嬌弱的身體,可是那一雙清澈有神的眼睛,卻再也不可能看見了。

  「真是的!氣氛怎麼這麼僵?」面對這種沉重的氣氛,憫希似乎非常不舒服。她走到翔羽面前,展露一個大大的笑靨,「放心,我們都會陪你度過的。」

  一個可以讓人度過黑暗的笑容。

  「你想吃甚麼就說,我明天就帶來學校給你吃,是要吃蛋糕呢,還是冰淇淋,對了!我想到學校附近有家甜點店超好吃,我明天就請人買,叫他中午送來學校給你,保證你一定會喜歡,所以就不要再難過啦!」  

  但翔羽並沒有回答,只是回以一抹淡淡的微笑。

  「有妳在,再怎麼沉重的氣氛都會變得歡樂啊。」楓晨無奈嘆道,這句話當然也沒逃過憫希的耳裡,她立刻轉頭瞪了楓晨一眼。

  「而且為甚麼都是甜點啊,搞不好他想吃鹹的啊。」楓晨也完全沒把憫希警告的眼神看在眼裡,繼續補充道。

  「你不說話沒人會把你當啞巴。」憫希不悅地回嘴。

  夜風徐徐吹來,憫希和楓晨一搭一唱的鬥嘴在這靜默的夜裡顯得格外突兀,但卻仍令人不自覺一笑。

  早在不久前就叫了救護車,救護車的鈴響此刻正自遠而近傳來。

  然而,自始自終,亞依都只是站在一旁,冷冷地看著這一切。

 

  翻開手機,看了眼上頭顯示的時間,亞依再度蓋上手機。

  車窗外的街道從眼前倏忽而過,凝重的氣氛就連前面的司機也察覺到了,方向盤掌控得格外小心。

  從醫院回來後,亞依感到格外疲憊,但有任務在身的她還是盡量讓自己保持清醒。

  宇飛則是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靜靜望著車窗外的景物,那些一閃而過的街景,只有紅燈時才能停留在眼前。

  紅燈啊……

  是醫院裡的手術燈,還是人生到盡頭的燈呢?

  「少爺、星小姐,到了。」司機踩下煞車,車子隨之停在了一棟別墅門口。

  亞依隨即打開車門下車,宇飛跟在她身後。

  一入夜,再金碧輝煌的別墅也會失去光澤,只剩下一片黯淡無光。

  亞依率先走進宇飛的房間,檢查是否有追蹤器、錄音機或微型監視器。隨後,她打開窗戶,看看遠處有沒有人在監視。

  宇飛跟在她身後進房,對於亞依每天回家的例行公事,他早已習慣,並不覺得不耐,反而想讚嘆她真有耐心。

  「我想這樣就可以了。」她關上窗戶,拉上酒紅色的窗簾。

  宇飛對她露出一抹微笑表示感謝,隨後坐上床鋪,沉默地低著頭。

  注意到他的異樣,亞依沒有馬上離開,只是站在他面前,凝視他許久才轉身離開。

  「……妳是不是覺得我很傻?」他忽然開口,自嘲意味濃厚。

  亞依微微側過身,眼神保持一貫的冷漠,但語氣還是洩漏了她的疼惜:「宇飛……」

  聽見少女輕輕道出的本名,他冷笑起來,因為那是一個連自己都厭惡的名字。

  「如果我不是仲氏集團的繼承人,仲宇飛該有多好?」他向著石磚地板苦笑一聲,「自小就被眾人誇讚我頭腦多麼好,就連集團的經營模式我也早就得心應手,但……這一切對我來說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

  亞依轉身低望他,宇飛此時也正好抬起頭,彼此的雙瞳正映出對方的容貌。

  「亞依,妳想……如果我不是仲宇飛,那我跟彤薰的未來會不會改變?」

  室內,一片死寂瀰漫,少女的眸光冰冷,只是用毫無感情的語氣道:「這是宿命,無論怎麼改變,也改變不了註定會發生的事情。」

  「是嗎……」他再次垂首,幾縷幽亮的光線映落在他臉上。

  

  宿命……打從出生的那天起,就決定好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