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來不及的話(3)

 

  亞依和楓晨很快就到達了後棟教室。

  一片空曠無人的空地佇立了兩棟大樓,一棟還未完工,另一棟雖然完工了,卻從未啟用。

  「有發現甚麼嗎?」對講機裡傳來媛心的聲音。

  「目前沒有發現甚麼不對勁的地方。」亞依回答,正好步入已完工的大樓。

  放眼望去,每間教室都只有空桌椅,且上頭都積了一層灰。

  走上二樓依舊如此,長長一排的教室,只有空虛和冷清。

  「楓晨、亞依你們在哪?」憫希的呼喊聲從一樓傳來。

  「這裡!」楓晨大聲回應,但數秒過去,卻遲遲不見憫希從一樓上來,也沒再聽到她的聲音傳來。

  「該不會……」亞依的心中閃過了一個不安念頭,她立即轉身,但還未踏出一步,尖叫聲卻從樓下飄了上來。

  認出是憫希的叫聲,楓晨和亞依立刻朝一樓跑去,只是沒走幾步路,亞依卻不自覺跪倒在地。她感到全身無力,好像整個世界都變得渾沌了起來。

  如果,就這樣睡去……

  「這個是……」楓晨一驚,立即用衣服摀住口鼻,用僅存的意識抱起倒落牆邊的亞依,「如果倒在這……」

  但還未踏出一步,對講機裡又傳來了一陣驚恐的叫聲。

  「社長!」他焦急地喊,可意識卻越來越模糊,「妳還……」

  楓晨再也憋不住氣,大把大把的氣體竄入鼻息。他感到全身無力,意識越來越模糊,眼前逐漸被黑暗淹沒。

  隱約中,只能聽見一道陌生的聲音自對講機傳來──

  「我的復仇──開始了。」

 

    ※

 

  耀眼的陽光自一大片玻璃窗灑落。

  一對男女倚靠著牆面,兩人烏黑的髮絲因陽光照耀而泛出一圈柔和的光輝。

  沐浴在光芒裡的少女,沉睡的面容像極了落入凡間的天使,讓人捨不得喚醒。

  半晌,少女的手指倏地抽動了下,她的眼皮緊閉了下,接著緩緩睜開了眼。模糊的影像逐漸變得清晰,她能感受到有股溫暖的光芒包圍著她,全身沉浸在一種夢幻的愜意中。

  她欲想起身,但指尖卻先碰觸到了一個人的手。她順著那隻手往上看,最後定睛在那人臉上。

  晨光中,那頭凌亂的黑髮完全沒有遮蓋住他俊逸的臉龐,那張風流俊俏的容貌足以勾去每位少女的心神,不禁令亞依一時看得有些出神。

  她就這麼望著他,直到他的眼皮緩緩張開,才趕忙收回視線。

  楓晨坐起身,伸手耙了耙自己恍惚的腦袋。

  「醒了嗎……」亞依問。

  「嗯……」楓晨應了一聲,隨著意識到自己身在何處,他立即起身,並一把抓住了亞依的胳膊,「得立刻回社團!」

  看著楓晨如此驚慌的模樣,亞依也跟著緊張起來,皺眉問道:「昨天發生甚麼事了?為甚麼……」

  「妳都不記得了嗎?昨天我們兩個昏倒了,我想是有人事先在這裡放了某種會讓人昏睡的氣體。」

  「那麼……翔羽他?」亞依用另一隻手緊緊握住他的胳膊,想藉此抑止內心的不安。

  「昨天我一聽見社長的叫聲就昏過去了,所以我也不曉得……」

  聞言,亞依一把甩開了楓晨的手,快步向前。

  楓晨欲跟在她身後,但視線卻不自覺被地板上的某樣物品吸引。

  幾乎不會有學生聚集的後棟教室,淺灰色的地板上卻掉落了一根細長的頭髮,並且幾乎未沾染任何一絲塵埃,宛如剛剛落地。

  少年瞇起眼,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撿起那根細長的褐色頭髮,將它收入口袋後才快步跟上。

  一跑到樓下,他就看見憫希正躺在亞依的懷裡昏睡。

  「憫希、憫希……」亞依一邊喚著她的名字,一邊搖著她的肩膀。

  「嗯……」聽到亞依的聲音,憫希逐漸睜開了眼。

  「你們怎麼在這?」她困惑地看著他們,一手揉著自己的眼睛,口齒不清地問。

  「我才想問妳怎麼會倒在這?」楓晨反問。

  「那是因為……」還沒來得及回答楓晨的問題,背部傳來的痠疼感卻讓她忍不住低呼,「痛……我在找你們的時候,突然有一個人從後面用像是棍棒的東西打我。」

  聞言,亞依直接伸手壓了下憫希的背部,疼痛瞬間直達她的神經末梢,讓她連連發出哀嚎。

  「妳還能起來嗎?」亞依關心問,楓晨則是小心攙扶著她起身。

  「嗯,沒甚麼大礙。」憫希微笑說,慶幸自己還能站起來,甚至還可以跑呢!

 

  不久,三人便抵達了社團教室。

  楓晨率先推開大門,探頭查看裡面的情況。除了日光燈沒有關,一切都很正常。既沒有翻亂的書本,也沒有掙扎的跡象,直到看見昏倒在地板上的媛心,他才立即推開門進去。

  「社長,妳還好嗎?」楓晨蹲下身,輕輕搖了下媛心的肩膀。

  亞依和憫希隨後也跟著走進來。

  一時間,亞依只是迅速掃視了四周,卻都沒發現……

  「翔羽呢?」亞依面無表情問,但焦急的語氣卻洩漏了她的情緒。

  憫希這時也繞了教室一圈,每張桌椅都低頭檢查了一遍,就怕漏掉了甚麼線索。最後,只見她比亞依還要緊張萬分地喊:「真的,翔羽不見了!」

  「怎麼了……」躺在楓晨懷裡的媛心正好睜開眼,似乎是被憫希的驚呼聲吵醒了。

  「翔羽不見了。」聽見楓晨的這句話,媛心的睡意全退,立即瞪大了眼。

  亞依靠著僅存的理性支撐自己無力的身體,一連串突如其來的事故著實令她措手不及。

  「社長妳為甚麼會昏倒?」楓晨問。

  「我是被人突然從背後打昏的……然後……就有一塊布蓋住我的口鼻,接著就……」媛心憶道,但印象卻十分模糊。

  「那不就跟我一樣?」憫希驚訝說。

  「憫希跟妳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被打昏的,從後棟教室到偵探社最少也要五分鐘,這是不可能的……除非……」楓晨頓了一頓,眸光深沉。

  「犯人有兩個。」亞依接下說,她深吸了口氣,內心總算平靜了下來,慢慢可以思考眼前的情況了。

  「不會吧,對手有兩個人?」憫希再度面露驚訝。

  「我們有四個人,沒甚麼好怕的。」媛心笑了笑,似乎是想告訴自己,也要他們放心。

  亞依一手抵著下巴,忖度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翔羽,只要找到他在哪裡,想必犯人也會在。」她撫著胸口,平緩自己紊亂的心跳聲,因為一旦失去了冷靜,就等於輸了。

  「沒錯。」楓晨微笑附和,「社長,用電腦應該能查到翔羽對講機的位置吧?」

  聞言,媛心隨即走到筆電前,「的確,你們身上的對講機都有裝衛星定位系統。」

  她打開衛星定位系統,設法找出翔羽的位置,但幾秒後,她的臉上卻流露出了一絲詫異。

  「找到了嗎?」憫希好奇地湊過頭看,但一見電腦畫面,臉上同樣流露出了驚詫。

  「在……學校的後棟教室。」媛心緩緩道出螢幕上的地點。

  「那不是我和亞依剛剛昏倒的地方嗎?」楓晨疑惑出聲。

  唯獨亞依異常冷靜,臉上無一絲驚慌,「也許這次又是陷阱。」

  但憫希猛搖頭,滿臉擔憂說:「說不定翔羽現在真的有危險了。」

  「憫希她說得沒錯,就算真的是陷阱,至少還是一條線索吧?」媛心同意憫希的看法。

  「線索……」忽然,楓晨像是想到了甚麼,將剛剛撿到的頭髮從口袋裡拿出來,「這是我剛剛在那裡撿到的頭髮,也許會有犯人的DNA。」

  「雖然我不確定能不能驗出來,但我會請人試試。」媛心上前取走楓晨手裡的頭髮。

  「那我們現在去救翔羽吧。」楓晨回頭向亞依說。  

  「我也去!」憫希這次也不再猶豫,立刻舉手說。

  亞依點頭,三人再度跑出了教室。

 

  不久,他們再度回到了後棟教室,四周靜謐得好似隨時會有東西跑出來,令人感到有些陰森。

  他們靠著印象走上二樓,沒想到,一到二樓就聽見不遠處有個聲音。

  「這個聲音……」亞依順著聲源往前走,最後停在了一間教室門口。

  此刻,她已經非常確定聲音是從裡頭發出的。

  她望了眼身邊的楓晨和憫希,彼此暗暗點了點頭,示意打開。

  「喀嚓──門輕易就被推開了,這是一間密室,裡頭一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

  然而,被陽光照亮的地面──卻有一個人的腳!

  「翔羽!」亞依立馬推開了整扇門,外頭的陽光全灑了進來。

  空蕩蕩的儲物間裡,只有一個人躺在地板上,那人的雙手和雙腳都被麻繩綑綁,嘴巴也被塞了白布,只能吃力地發出努努聲,模樣十分狼狽。

  然而,當亞依總算能看清那個人的臉時,眼底卻有藏不住的錯愕。

  看見亞依和楓晨都愣在了原地,被擋在門外的憫希也不禁好奇,往裡面探頭一看,臉上隨即出現了一絲驚詫,「妳不是……玄芷萱?」

  空蕩蕩的密室裡,一名宛若仙女般美麗的少女倒落在地板上,只是她的身上有多處瘀傷,美麗指數大大下滑。

  看見放在地上的對講機,楓晨忍不住擰眉,「這是翔羽的對講機。」

  「為甚麼……是妳?」亞依仍舊呆愣在門口,萬萬沒想到,出現的不是翔羽,而是前些日子失蹤的玄芷萱。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