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來不及的話(4)

 

  「先喝一杯水吧。」憫希端上了一杯冰涼的檸檬水,語氣溫婉可人。

  接過檸檬水的是玄芷萱,她拿著杯子的手正微微顫抖。少女白皙的肌膚不僅有多處擦傷,還有幾塊瘀青,如此憔悴的模樣,讓人不敢相信這位就是本校人人景仰的校花。

  「請問發生甚麼事了嗎?」憫希在她旁邊坐下,語氣流露滿滿的關心。

  「我只記得……自己回學校拿東西,接著就一片黑暗,還被人拿棍棒打傷……剩下的……就、就不記得了。」她全身顫抖,雙眼充斥恐懼,想必一定受到了不少驚嚇。

  憫希心疼地抱住她,想給她一點安全感。

  媛心從櫃子裡拿出醫務箱遞給憫希。

  憫希將醫藥箱放上雙腿,接著向玄芷萱輕聲說道:「我先幫妳擦藥吧。」

  見玄芷萱乖巧地點了點頭,憫希隨即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順勢打開醫藥箱。

  但下一秒,她卻忽然停下了動作,刻意咳了幾聲,水靈靈的大眼筆直瞪向楓晨。

  接收到憫希的眼神,楓晨轉身揮了揮手,「好,我出去。」

  「你就先隨便亂晃吧。」

  將楓晨趕出去後,憫希輕巧地幫玄芷萱脫掉上衣,再用棉花棒輕柔塗抹她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

  過程中,亞依的視線始終不離玄芷萱,神情若有所思。

  注意到了亞依異樣的表情,媛心忍不住問:「怎麼了嗎?」

  「沒、沒事。」她很快回神,笑應了一聲,媛心這才不再多問。

 

  教室裡,媛心神情專注地盯著筆電,亞依則坐在椅子上沉思。

  「為甚麼玄芷萱離開後,妳們就這麼悶啊?」憫希悶哼了一聲,看樣子是覺得無聊。

  教室門「喀嚓」一聲打開,楓晨此時正好回到社團,但憫希還沒來得及跟他說上話,就被一道欣喜的聲音拉去了注意。

  「太好了,傳過來了!」媛心語帶雀躍說,打破了沉悶的氣氛。

  「楓晨拿給我的那根頭髮,我請人去驗了DNA,他剛剛總算把結果傳給我了。」語畢,媛心隨即將筆電轉了一百八十度,好讓在場的人都能看見結果。

  楓晨率先走到筆電前瀏覽內容,不到兩分鐘,他的表情就產生了明顯的變化,只是看不出是困惑,還是訝異。

  「怎麼了嗎?」憫希湊過頭去看,但反應和楓晨差不多,只是困惑多於吃驚,雙眼微微瞪大。

  看見他們倆的表情,媛心也不禁好奇,將筆電轉回了自己面前。

  「DNA的主人是個女孩,名叫葉彤薰……十歲……」她緩緩道出上頭的內容,只是還未瀏覽完畢卻已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這個小女孩……已經跳海自殺了。」媛心驚詫地說,氣氛頓時變得有些毛骨悚然。

  率先出聲的是憫希,她滿臉不解地問:「難道她死而復生?」

  「不可能,不會有這種事的。」亞依立刻反駁了這個毫無根據的推論,死去的人會復活,這也太荒謬了吧?

  媛心再度瀏覽了一遍內容,就見底下還有一篇新聞,「據目擊者指出,當天晚上有看見三個人影一起跳入海中,說萬萬沒想到是大企業的老闆,聽說是公司破產才會帶著妻兒走上絕路。不過,上面說當時只有捕撈到父母兩人的屍體,遲遲沒尋獲女童的屍體……」

  「上面說沒捕撈到葉彤薰的遺體,這就是最好的證明。」亞依指著上頭的那段字。

  「可是……她又為甚麼要這樣做?」憫希提出疑問。

  「既然自殺的原因是破產,那麼也許是別家企業惡意陷害……」亞依的右手抵著下巴,低垂眼眸說,「而且目標正好是翔羽的話,最合理的解釋,就是當年害他們家破產的人就是翔羽父親的公司,所以是為了要復仇……」

  復仇……

  一語未完,亞依突然愣住,最後驚愕地喊道:「薊!」

  「妳是說那封郵件的寄信人?」媛心困惑地問。

  亞依咬了咬下脣,忍不住懊惱地嘆氣,「我早該想到,薊是『刺兒草』的別名,而刺兒草的其中一個花語正是──復仇。」

  「所以她真的是回來復仇的,就因為翔羽的父親害他們破產?」憫希歪了歪頭,隨之忍不住驚呼道,「那翔羽不就有危險了!」

  這句話驚動了亞依。

  「不行,一定要想辦法。」亞依倏地起身,深怕葉彤薰的報復會是一命換一命,打算殺害翔羽。然而,剛起身,她的口袋就傳出了一陣音樂。

  她掏出手機,瞄了一眼上頭的來電顯示,大概猜到是誰了,卻不由得讓人感到害怕。

  良久,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一道平靜而沙啞的人聲:「女神雕像正前,月光照耀之時,將是被血染紅的夜……」一說完,對方又立刻掛斷了電話。

  亞依握著手機,反覆思索那些話:「女神雕像正前……將是被血染紅的夜……」

  「這是甚麼啟示嗎?」憫希疑惑地眨著眼睛。

  「女神雕像……」楓晨低頭思忖了會,隨後猛然一驚,「也許是後棟大樓,我記得那附近有一座小型的女神雕像,那似乎是這所學校的象徵。」

  亞依點了點頭,再度沉吟:「那麼血染紅的月……」因為就算知道第一句話的答案,不知道下一句也沒有用。

  半晌,她再次瀏覽了一遍那篇報導,看見報導最上方的日期,她馬上打開了搜索引擎。

  「如果我想的沒錯,那天是……」亞依在搜尋引擎打下幾個字,不一會便出現了一堆網頁。她點進一個官方網頁,嘴角隨之勾起一抹笑,「沒錯,那天正好是月蝕。」

  「月蝕跟被血染紅有甚麼關係?」憫希歪頭問。

  「只有月蝕的時候月亮才會變成紅色的,所以古時候有人認為月蝕是惡魔的降臨。」媛心解釋。

  憫希恍然大悟地點點頭,表示明白。

  「依照這樣的時間算,每三年一次月全蝕……」亞依思索著,再度在搜尋引擎上打了幾個字,不到一分鐘,她的臉上再次揚起了一抹笑,「那就是明天晚上了。」

  「……啪、啪!」一道拍掌聲響起,媛心拍了拍手,面露讚賞,「那我們明天就準備抓拿犯人吧!」

  也許是解開了謎題,原本迷霧瀰漫的地方,霧,漸漸散開了……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