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來不及的話(2)

 

  校園裡。

  夜風清冷。

  放眼望去,每間教室都是漆黑一片,整條走廊幾乎沒有半點亮光。

  走廊上,一道纖瘦的人影緩緩步入一間教室,少女的一隻手不自覺放在胸前,模樣看起來相當害怕。

  踏入教室後,她摸索著電燈開關,原本黑暗的教室瞬間明亮了起來。

  她小心翼翼地走向自己的桌椅,然後蹲下身,似乎是在抽屜裡翻找甚麼東西,沒多久就抽出了一本書。

  她安心地笑了笑,然後便抱著那本書往門口走去。

  剎時,電燈忽然被關掉了,教室立刻陷入了一片黑暗。

  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只見少女的身後出現了一道人影。那人一把抓住她的手,嚇得她放聲大叫,哪怕心裡很清楚這個時間不會有人經過,仍是胡亂叫著。

  「放、放開我!救命呀──」

  「咚!」少女抱在懷裡的書本應聲落下。

  她感覺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直到最後停止了掙扎,身子一傾,便直接倒進了身後那人的懷裡。

  而那個人影也就這麼將她拖出教室。

 

  一大清早,校內的公布欄前聚集了不少學生,每個人都對上頭的最新公告議論紛紛。

  然而,位於校園一角的社團教室內,卻絲毫沒有意識到校內此刻傳得沸沸揚揚的話題,每個人都專注於自己眼下的事。

  媛心面色凝重地盯著楓晨。

  楓晨同樣屏氣凝神地望著媛心。

  「我要抽囉。」媛心打量著楓晨手上的兩張撲克牌,二選一的機會讓她猶豫不決。

  半晌,她輕吐了一口氣,似乎是定了心,戰戰競競地抽出了右邊的那張牌。

  楓晨的嘴角明顯抽動了下,這一刻,幾乎不用看牌,媛心的臉上已自動流露一抹得意的微笑。

  她將從楓晨那抽來的牌與自己手中的牌一起丟向桌面,接著高聲歡呼:「贏了!」

  「拜託,我又輸了喔!」楓晨不爽地丟掉手裡的鬼牌,懊惱地抱住頭。

  「所以你各欠我們一碗雪花冰、一盒章魚燒以及一杯珍奶。」翔羽細數道。

  楓晨無奈地自己算了一遍,忍不住說:「這樣我會不會太可憐了呀?」

  「誰叫你這麼不會玩牌。」媛心調侃道,內心則是迫不及待想品嘗綿密的雪花冰。

  「願賭服輸喔。」一旁的亞依也難掩笑意。

  「你們以為我是有錢人啊?」

  「是啊!」三人異口同聲說,完全不加思索,讓楓晨有種被狠狠吐槽的感覺。

  翔羽微笑看了他一眼,「影氏集團的公子耶,這點錢不算甚麼吧?」

  「那你們還不都是少爺千金的,才這麼點錢就算了吧?」楓晨用一副哀怨的眼神望著他們。

  「不吃白不吃呀!」看著那三人燦爛的笑臉,楓晨忽然覺得他們一定是聯合起來出老千,不然怎麼每次都是他輸?

  就在他還在思索他們到底是用哪種方法出老千,有人忽然用力推開了社團大門,害他思考到一半的事全忘光了。

  「笨蛋,妳開門可不可以小力一點啊?」楓晨不悅地喊。

  「拜託,有同學失蹤耶,你都不關心一下啊?」憫希氣得回嘴。

  「失蹤?」聽到這個字眼,不只楓晨,其他人也都感到一陣困惑。

  憫希點點頭,拿出手裡的單子,一臉無奈道:「就是我們學校的校花『玄芷萱』啊!」

  楓晨順勢接過單子,端詳上頭的照片。白皙的肌膚,烏黑的秀髮,宛如櫻桃般紅潤的小嘴,照片裡的少女彷彿是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公主,氣質出眾。

  玄芷萱,這所學校的現任校花,個性天真善良,人緣極佳,在不少美術大賽都有獲獎,受到許多同學的傾慕。

  「不愧是校花。」楓晨忍不住讚嘆。

  然而,在旁瞥見這張照片的翔羽,神情卻若有所思。

  驀地,聽見口袋裡傳來了一道音樂,他立刻回神,起身走到角落接起電話。

  「……仲宇飛嗎?」

  「你是誰?」聽見這道陌生的聲音,翔羽冷冷問,極力掩飾自己的不安,但另一頭卻只傳來了一陣詭異的笑聲。

  「你到底是誰?」他鎮定地繼續開口,因為知道他真實身分的,除了亞依和管家外,就不可能再有其他人了。

  「呵,我是誰不重要吧?我只是想告訴你,你是我的目標──嘟……」對方一說完就掛斷了電話,電話裡隨即只剩下一片忙音。

  望著手裡的摺疊手機,翔羽忍不住擰眉。

  是誰呢?仔細一看也沒來電顯示……

  「翔羽,怎麼了嗎?」察覺到翔羽的異樣,憫希立刻上前關心。

  「沒甚麼……」他笑了笑,將手機放回制服口袋。

  與此同時,一道聲響忽然從筆電傳出,立時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螢幕左下角顯示有一封新的電子郵件,媛心不疑有他直接點開,接著說:「寄信者是『薊』……」

  信裡只有一個影音檔,同樣沒有多餘的猶豫,媛心直接點開了影片,讓影片自動撥放。

  畫面先是一片黑暗,直到傳來了電燈打開的聲響,鏡頭隨即出現了一名美麗的少女,但沒多久又陷入一片漆黑。隨著少女的求救聲與關門聲一同逝去,整間教室又再度回到了原先的寧靜。

  「這該不會是玄芷萱被綁架的影片?」憫希率先打破沉默。

  忽然,又一陣音樂自翔羽口袋發出,他這次先看了眼來電顯示──沒有來電顯示。

  「看到影片了嗎?」一道沙啞的聲音傳出,看來是同個人沒錯。

  「想救那個女的就到學校的後棟教室──嘟……」一說完,對方又迅速掛斷了電話,絲毫不給人發問的機會。

  翔羽壓抑著不安的情緒,平靜說:「電話裡的人說,想救玄芷萱就到後棟教室。」

  「那我們現在是不是要趕快到那邊!」憫希不禁慌張了起來。

  「等一下。」媛心忽然出聲,「搞不好這是陷阱,況且我們也不清楚他的目的,這樣冒然行動很危險。」

  「我同意媛心的想法。」亞依走到電腦螢幕前,仔細檢閱這封郵件,視線停在匿名上,「翔羽,你對『薊』這個字有印象嗎?」

  一聽,他眉頭輕皺,看來對這個字沒有任何印象。

  「我倒覺得待在這也沒用。」再度打破死寂的是楓晨,「搞不好玄芷萱現在真的遭遇了危險,再說那通電話也是我們目前唯一的線索。」

  亞依轉過身,正好對上楓晨的目光。她對他露出一抹笑,看來是被說服了:「說得也是。」

  媛心輕嘆了一口氣,跟著附和:「我想也只有這樣了。」

  「那我去吧,以免最後每個人都落入陷阱。」率先出聲的是亞依,一說完,她便直接走出了教室。

  「等等,只有一個女生太危險了。」楓晨跟在她身後。

  亞依隨即回頭,對他露出微笑表示感謝。

  隨著他們兩人離開,憫希不禁露出擔憂的神情,懸空的手握成了拳頭。

  「媛心……我也想去!」她懇切地哀求。

  媛心微笑點頭,看來是同意了。

  教室門再次被打開,憫希回頭向他們笑了下,便慌忙離開了。

  隨著他們三人接連離開,教室內再度陷入一片死寂。日落的晚霞染紅了雪白的牆面,黑夜來臨的前夕,隱約帶有幾分不祥的預兆。

  翔羽坐在椅子上,右手抵著下巴,面有難色,跟平日裡悠閒自得的模樣相比,此時的他只有不安。

  「希望不要出事才好……對吧,翔羽?」望著他們離開的方向,媛心的表情同樣忡然。

  翔羽沒有回答,依舊靜靜抵著下巴,感覺一直以來埋藏在心中的東西,正逐漸滲進了內心最脆弱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