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相識(2)

 

  校內一片靜謐,太陽緩緩沒入地平線,周遭的景物在夕陽餘暉的渲染下,染成了一片微暖的橘黃,就連天空也不例外。

  「妳不回去嗎?」待其他人都離開後,翔羽向留在原地的亞依笑問。

  「不,我還想再多待一會。」

  餘暉灑落,兩人的影子被夕陽拉得逶迤。

  亞依的臉上掛著甜美的微笑。

  翔羽似乎從中讀出了甚麼,也揚起了一抹笑,只是這並非是一般的笑容──而是一個暗號。

  絲緞般的長髮隨風飄揚,亞依收起笑顏,睜開了自己冰冷的雙眸。墨綠色的淡漠瞳孔倒映出面前的少年,她的周身彷彿散發出了一股寒氣。

  「你就是仲氏集團的公子──仲宇飛,對吧?」亞依低道,聲音裡沒有半點溫度。

  翔羽的神情也沒有半點訝異,反倒自在地伸出了手,「沒想到妳能看出來我就是仲宇飛,真不簡單。」

  亞依伸手回握,嘴角微微上揚,「過獎,今後我將負責你的安全。」

  此刻,兩人握手言說,也代表這項任務的開始。

 

    ※

 

  詠聖高中的後棟教室。

  掛有「偵探社」牌子的教室裡,清冷得只有幾張桌椅,寒酸程度讓不少人以為這只是間空教室。

  或許是剛成立的社團,所以才沒甚麼東西,然而社員卻全都是知名企業的千金少爺,讓人覺得無論是社團教室,還是社團本身,都與他們本人有極大的反差。

  就連亞依也不得不在心裡這麼認為。

  雖然相識到現在才不過一天,但他們的家世背景她都調查過了。

  林憫希,國際珠寶公司的獨生女。

  影楓晨,家族企業同樣以珠寶品牌聞名,和林氏的珠寶公司常有往來。

  紀媛心,紀氏集團的千金,也是這次任務暗殺的目標。

  季翔羽,真實身分是仲氏集團的仲宇飛。

  紀氏和仲氏從以前就是死對頭,私底下同樣都有進行不法交易,集團兩字不過是掩人耳目罷了。

  也因從事黑市交易,使用卑鄙的手段自然不可避免。當仲氏集團一察覺紀氏有意對他們的接班人不利,便立刻雇用了殺手,也就是亞依,準備用以牙還牙的方式幹掉紀氏集團的千金。

  「亞依,我們來聊天好不好?」憫希跳到她面前,滿臉堆笑。

  「嗯,好。」她笑應。

  兩人各自拉了一把椅子,但才剛坐下,她們的視線卻忽然被窗外一閃而過的鬼影吸引。

  「那是……」憫希感到一陣膽怯。

  「是人。」儘管窗戶掛著一面窗簾,看不清那人的樣貌,但亞依還是從影子的外形做出了判斷。

  其他三人這時也都朝窗戶望去,只是那人早已消失無蹤了。

  楓晨向著憫希無奈搖頭,「妳該不會是看到幻影了吧?」

  「哪有,亞依妳也有看到對不對?」

  「的確,剛剛有一個人。」亞依點頭道,只是她還是有點懷疑,因為只有一眨眼的時間。

  媛心揚起了一抹笑,雙手在嘴脣前交叉,「那我們就來查查,剛剛是不是真有一個人,算是偵探社的第一個任務。」

  聽到這個突如其來的主意,其他人皆望向了媛心。

  「好啊!好像很有趣。」憫希滿臉興奮。

  「也沒甚麼不好,反正無聊。」翔羽也同意了這個提議。

  媛心轉而望向了亞依和楓晨。

  「我也覺得很有趣。」兩人異口同聲說。

  「那好,每個人各拿一個這個。」媛心從旁邊的盒子裡取出五個類似耳機的東西,「以後行動就用這個對講機互相聯絡,用手機聯絡太慢了。」

  他們四人各自從盒子裡取了一個。

  「這是掛耳式對講機吧?」楓晨仔細端詳著手中的對講機。

  「沒錯。」媛心笑道。

  耳機的外型輕小方便,聲音也十分清晰,想必花了不少錢。

  「那你們負責分頭去找線索,我在這裡留守。」媛心率先戴上對講機,其他人隨後也紛紛戴上。

  看來這個社團並不是甚麼都沒有。

 

 

 

  綠葉扶疏茂密。

  薰風輕柔舒爽。

  在這如此熾熱的夏天裡,步入這條涼爽的綠蔭大道,可真消了一大半暑氣。

  而大道中央,可清楚看見四個人在漫步……

  沒錯,真的是漫步……

  「好無聊喔……」憫希一臉無趣,毫無頭緒地出來調查,果然一點線索也沒有。

  「妳還真沒耐性耶。」楓晨白了她一眼。

  「我就是這樣嘛。」憫希回瞪了他一眼。

  「噓,小聲點……」走在最前頭的亞依輕聲說,像是怕被誰聽到似的。

  現在是午休時間,除了社團活動外,其他學生都待在教室裡休息,所以沒有多少人會在校園裡閒晃。

  「有人。」亞依緊戒地望向四周,好像等等會有甚麼東西跑出來似的。 

  「沙沙……」旁邊的樹叢忽然發出了細碎的聲響,只見一道黑影一閃而過。

  亞依立刻邁步追上去,其他人則尾隨在後。

 

 

  楓晨和亞依誰也不拖累誰,速度飛也似的快,直奔黑影離去的方向。

  不到三分鐘,就抵達了學校的後棟大樓。

  「他們人呢……」亞依停下腳步,四望周圍,卻怎麼也不見翔羽和憫希的蹤影?

  楓晨似乎已經猜到了原因,直接按下對講機,道:「憫希,你們一定是跟不上對不對?」

  看來是猜中了,另一頭傳來了一道不悅的回應:「……對、對啦!」

 

  樹蔭下。

  翔羽和憫希正氣喘吁吁地望著那兩人離去的方向。

  「他、他們……也跑、跑太快了吧……呼、呼……」翔羽倚靠著樹幹,撫著自己不斷起伏的胸口。

  「楓晨他……運動細胞本來就、就好……這也不奇怪……」憫希癱坐在樹蔭下,同樣上氣不接下氣。

  翔羽伸手抹去額頭上的汗珠,胸口的起伏平緩了些:「我想,我們只能去收集些情報了。」

  「嗯……行動方面就交給他們好了。」憫希同意他的話,但雙腳仍舊無力地跪坐在地上。

 

  「我們進去吧。」亞依向楓晨無奈說,沒想到那兩人的體力會這麼差。

  「嗯。」楓晨應了一聲。

  兩人隨即踏入了後棟大樓。

  走過長長的走廊,每間教室外都掛有門牌,但不是布滿灰塵,就是油漆脫落,不過至少還能辨出生科、音樂或美術等字樣。

  想必後棟教室原本應該是要設為專科大樓,只是為甚麼沒有啟用,這點無人知曉。

  驀地,一陣細碎的怪聲自前方傳來,兩人互看了一眼便向聲源緩緩靠近。

  隨著聲響越來越清晰,氣氛也越來越凝重,他們最後是在兩間教室的中間停下。

  聲響似乎是從其中一間教室裡傳來的,只是……究竟是哪一間教室?

  他們各自站在了一間教室的門前,聲音似乎又更加清晰了。

  他們屏氣凝神,很有默契地各自握住門把。

  「喀嚓──」兩道開門聲同時響起,亞依緩緩走入其中一間教室。

  剛剛沒仔細看門牌,推開門才發現這是間美術教室。幾幅油畫陳列在牆角,灑洩的陽光刺眼明亮,照亮了那幾幅大小不一的畫作。畫作雖然布滿了灰塵,但精湛的畫藝卻讓每幅畫都彷彿注入了靈魂,令人久久不能回神。

  當亞依想再更靠近欣賞時,腳下卻踩到了某個硬塊。乾掉的紅色顏料被陽光照得豔紅,順著地上一塊塊乾掉的顏料,未被光線照射到的角落擺著一個畫架,上頭放著一幅蓋著黑布的畫作。

  她緩緩走近畫架上的那幅畫,定睛一看,意外發現那條布其實是酒紅色的才對。

  「亞依,妳那邊有發現甚麼嗎?」楓晨的聲音自對講機傳來,她正好掀開了那條紅布。

  紅布宛如一條緞帶落入地面,一張畫作完整呈現在了她面前。

  「亞依妳還好嗎……」見亞依許久都未出聲,楓晨有些擔憂。

  亞依站在那幅畫作前,眼睛有那麼一秒由墨綠轉赤紅,但也只有一秒。下一刻,她撇開頭,隨即閉上了眼,強壓住此時湧起的反胃感受。

  「我……沒事……」她淡淡說,隨之轉身離開。

  畫裡有三位容貌酷似蛇妖的女人,不但長相作噁,全身還散發出妖媚詭譎的氣息。作畫之詭異,讓人不禁心生恐懼。

  面對這位在此處獨自作畫的神秘人士,亞依不禁陷入深思,究竟會是誰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