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審判(13)    

 

  隱藏式的空調洩出冰寒的空氣,混雜著原本特殊的氣體,在空氣中不斷盤旋……

  怎麼會?

  神色愕然的她,這時才猛然想起一直沒出聲的兩個人──星亞依和季翔羽!

  可還沒理出個頭緒,數道紛擾的雜聲卻讓她的思緒徹底頓住了,許夢緩緩攤開了自己的掌心,向上平放。

  淅瀝──

  沁涼的液體如雨水般灑下,冰涼的水珠滲進了她的肌膚。

  淅瀝──淅瀝──

  是一般的自來水……

  「妳應該知道,無論哪一種氣體……」媛心環抱胸口,勉強止住自己身體的顫慄。她的脣邊吐出了一道白霧,看來真的冷得有些悖於常理了。

 

  「無論哪一種氣體……都會溶於水。」翔羽向著對講機說道。

  此刻,他正站在控制冷氣機的空調管線前,汗水沿著他的臉部線條緩緩滑落。

  另一邊,亞依正站在控制自動灑水器的裝置前。她虛弱地揚起微笑,幸好詠聖是那種砸大錢的學校,就算不是高樓層也有裝設灑水裝置,而且為了以防萬一,還設置了手動開關,就算沒有遇到大火也可以開啟。

  不過……後臺瀰漫的氣體濃度,比舞臺那還要重……

  這就真的有點吃不消了……

 

  淅瀝──淅瀝──

  濕潤感夾雜著涼意向她的心頭襲來,冰涼的自來水逐漸淋濕了少女的髮絲與制服。

  「所以你們設法讓溶解度變大,降低會場的溫度?」許夢冷冷一笑,拿下戴在臉上的面罩,忽然開始放聲大笑。

  「哈哈……就算你們做到這樣,也是沒有用的。」她大聲嘲笑,還以為是甚麼了不起的作戰呢!

  「告訴你們,算就會場沒有被氣體充滿,只要時間一到,炸彈還是會引爆。」

  媛心咬牙諦聽,因為她……

  說得沒錯……

  「而且這次可不像上次有可以停止引爆的開關,只要時間一到,你們偵探社就全玩完了。」

  潮濕的水氣將殘餘的熱能全吸收了,氣溫極低,憫希的臉色蒼白如紙。

  因為……

  她說得沒錯。

  水滴如救贖般殞落,刺激著每一寸肌膚。楓晨緊緊握住短槍,水珠沿著他濕漉漉的黑髮一顆顆往下滑,滑進了那看不見的無底黑洞……

  「除非真的有奇蹟出現,不然你們做的這些根本是白費工夫,終究只是無謂的掙扎罷了。」許夢依舊在笑,眼中閃過些許的得意。

  因為──

  她說得沒錯。

  他們早已束手無策了……

  只能任由自來水的清冽與純淨,抹去內心所有的不安與絕望。

  相信……那個人口中所恥笑的奇蹟出現。

  不……

  憫希忽然發笑,嘴角的血腥氣味已被自來水洗得蕩然無存。

  不是奇蹟……

  「……我相信。」她淡淡地吐出一句話,笑意一再放大。

  許夢冷然望著她,眼神睥睨,不懂為甚麼直到這刻她還能如此有自信?

  相信那不切實際,還非常可笑的奇蹟?

  倏地,看見在黑暗中一閃而過的一道亮光,許夢的背脊忽然發涼,放眼望去,舞臺上那塊無形的磁場竟詭異得有些明亮?

  儘管身在幽暗的空間,但它卻有種不可違抗的魔力,在漆黑荒蕪的世界裡盛放一盞真正的明亮之燈。

  「相信……」

  憫希欲出口的話,讓許夢不禁冷哼。

  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

  「……相信『審判』會是公平的。」

  不可能……

  難道……

  這句話讓楓晨和媛心都不禁一愣。

  許夢甩了甩自己溼透的馬尾,想揮去此刻芒刺在背的不安感,但仍舊揮不去浮現在腦海裡的那張塔羅牌圖樣,還有蔚苓玲那張總是笑臉迎人的臉。

  「機──嘎──」

  怪異而難聽的聲響自一樓的角落發出。

  每個人都在黑暗中搜索聲音的來源。

  這些聲響刺耳難聽的程度,就像一塊金屬被用力刮著,毫無節奏或音調可以讓這些聲音掛上音樂之名,可說是完全的噪音。

  但經他們暗中摸索後,卻赫然發現是從會場大門傳來的。

  接著,彷彿根本不曉得是怎麼發生的,只覺得眼前這一片黑暗被割出了一條縫隙,牆壁如同被剪破了般,雪白刺眼的亮光立時傾瀉而出。

  「砰──

  一道沉重而堅硬的東西應聲倒下,但卻在剎那間給人天崩地裂的震撼。

  遲遲沒朝聲源處望去的許夢,終是無法壓抑內心逐漸擴大的恐懼,隨著那道震懾空間的巨響響起,她緩緩轉過頭……

  這刻,從眼前逝過的,是連她自己都無法想像的畫面。

  硬是被鋸開的堅硬大門,硬是被推倒的厚重大門,機率微乎其微,卻還是這麼不可思議發生了!

  比閃爍的金沙還要美麗的白光,源源不止地流瀉進來。

  逆光而來的,是兩抹熟悉的身影。

  少年高大壯碩的身軀在踏進會場的那刻轉為明朗,他胸前的骷顱頭鍊子泛出銀光,搭配那一雙銳利的目光,任誰看了都會不自覺倒退三步。

  然而,那樣充滿殺氣的人,嘴裡吐出的第一句話卻令人非常汗顏。

  「靠,室內怎麼會下雨?害我新買的鞋子都遭殃了!」

  接著踏進來的那抹剪影,也在光影交錯下逐漸變得清晰。

  少女的儀態端莊,有著一頭柔順的紅褐色捲髮,以及一雙淡漠得彷若沒有焦距的眸子,全身散發出冷酷的氣息,給人一種不可褻玩焉的高貴氛圍。

  「瞎耶!妳哪來的雨傘?」看見少女手持摺疊傘站在他的身側,少年的眼裡有滿滿的幽怨和不可思議。

  「機率。」少女冷冷答了一句,接著開始環視整個會場,而少年對她的神機妙算也無力再多問了。

  少女的視線穿過沿著雨傘邊緣滾落的水滴,到達地板上一位位昏倒的學生,以及被自來水浸濕的高級座椅。

  「偵探社你們還活著啊!」少年則是直接大喇喇笑道。

  「看來是學生會的……」媛心愣愣說,無力感攀上全身,有種說不盡的無奈。

  憫希眨了眨眼,想將那兩個身影看得更清楚些,「是鄭容鷹和黎沫蕾嗎?」

  「妳是不會在後面加個學姊?」豈料,少女忽然冷語冰人,令憫希不禁啞口,不明白她的聽力究竟有多好,連這般自語的音量也能聽見?

  不過,黎沫蕾也沒再追究,只是拋下了更冷然的一句:「學長就不用加了。」

  「妳這話甚麼意思?」鄭容鷹狠狠瞪了她一眼。

  但黎沫蕾的耳朵像是裝了過濾器,完全沒把鄭容鷹的不爽聽進耳裡,更別說放進心裡。

  她掃視了會場一圈,隨之高呼:「許夢,出來吧,我知道妳在這裡。」

  此刻,杵在原地的許夢,終是回了神。

  她拉了拉身上的斗篷,直接跳出二樓欄杆,最後俐落地降落在滿是積水的一樓地板,在地板上激起了一陣嘩啦啦的水花。

  從水花響起的方位判斷,可輕易辯出她此刻所在的位置。

  「二年一班的許夢同學,經接獲同學們舉發妳的不當行為,學生會有權請妳現在立刻至學生會辦公室報到。」黎沫蕾一字一頓無比清晰地說道,聲音毫無波瀾。

  「為甚麼?」許夢睨了眼毫無威嚴可言的黎沫蕾。                                           

  「好聽點是那樣啦,但主要是妳這次觸犯了學生會。」鄭容鷹轉了身,向左邊踱步,與許夢面對面對峙。

  「之前妳在校園裡的所作所為,因為與學生會沒有關聯,我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眼,況且有偵探社在忙著。」

  「可是啊,這次妳將炸彈裝設在學生會所處的大樓,可就真的觸怒學生會了,害我們不得不採取行動。妳要知道槓上學生會可不是件好玩的事,我們可不像偵探社那些人那麼天真,被妳耍得團團轉,我們之所以被選為學生會,就有一定的實力。」

  比起許夢的無動於衷,媛心他們的眼底意外湧起了怒火。

  甚麼叫作天真被耍得團團轉? 

  「所以……」許夢嚥下了一口口水,看來她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鄭容鷹冷笑一聲,「所以現在安裝在全校各處的炸彈早在剛剛就都拆除了,除此之外,我們也已經將後臺的學生都送上了救護車,這裡等等也會有醫護人員趕來。」

  許夢的眼神一沉,似乎真的陷入了束手無策的境地。

  但下一秒,她的嘴角卻又流露出了一絲淡然的笑意。

  她迅速退後了幾步,但後方數尺的地方卻忽然濺起了一陣不小的水花,像是一個人落地的聲響,讓她頓時打住腳步。

  不用回頭,許夢也能猜到是原本站在二樓的楓晨。

  場面再次陷入僵持,所有人都將目光放在了那名身披斗篷的少女身上。

  灑水器依舊,氤氳出霧氣,每個人都在等待許夢接下來的行動,深怕情況又會來個大逆轉。

  最後,先開口的是黎沫蕾。

  「自首吧,不然的話……」少女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她不自覺伸手撫上撐傘的右手手臂。

  隨後,她眉心一皺,表情出現了一絲異樣,「為、為甚麼這麼冷啊,是哪個人把空調開得這麼強的!」

  鄭容鷹差點站不住腳。

  「拜託一下,親愛的冰雪公主,妳是不會先講完正事再來批評啊,當初真的應該叫妳白雪公主才是!」

  「鄭容鷹你這話甚麼意思?別以為我聽不出來,你才是那個做事不動大腦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根本一點評論我的資格都沒有的頭號大白目!」在一連串毫無逗號的話語脫口而出後,黎沫蕾再度斂下了眼臉,順了順自己的呼吸。

  「妳……」

  「了解了嗎?」並在容鷹還未能反駁時,以波瀾不驚的語調完美收尾。

  絕──

  真是太絕了!

  在旁「聽」戰的憫希,內心不禁湧起了一絲欽慕,暗暗發誓這招一定要學起來!

  實在是太……

  「咻咻咻──細微的聲響驚動了在場所有人,只見一支支匕首飛快地射向各處,容鷹和楓晨立刻側身退開,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過了暗箭。

  同時,也忍不住責備自己的一時疏忽,才讓許夢有機可乘,因為當他們再度朝前方望去時,那塊地已是空空如也,一個鬼影也沒有了。

  「我說過吧,既然我能想出這一系列的復仇計畫,還會沒有法子讓自己脫身嗎?」反詰的語氣自一公尺外傳來。

  許夢不知何時已經不在原本的位置上,隨著一陣水花在幽暗中激起,甚至連水珠都還在空中盤旋,那名穿著斗篷的少女已然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了。

  「被逃掉了。」楓晨有些不甘心說。毫無疑問,從眼前的景象就足以斷定。

  「放心吧。」黎沫蕾張了張口,「我們早就發現有條地道,所以在地道出口派人埋伏了。」

  鄭容鷹接著附和:「是啊,而且還是小穎親自領軍的。」

  意會到小穎就是學生會長何穎呈,每個人都鬆了一口氣。

  「等一下,翔羽和亞依還沒有從後臺出來!」媛心驚心而道,欲想前往後臺,又立刻被黎沫蕾的聲音打住了腳步。

  「不用擔心,我們來之前已經先請醫護人員到後臺了,他們倆只是昏倒而已,沒有大礙。」

  隨後,門口也出現了好幾個人影,手電筒的光一圈一圈落了進來。醫護人員汲汲營營走進來,將一個個昏迷倒地的學生抬上擔架。

  會場瞬間充斥了許多人聲和腳步聲,憫希這時也馬上起身,協助那些醫護人員。

  灑水器持續灑下水珠,偌大而灰暗的舞臺地板上,一張精緻的塔羅牌孤獨地佇立中央。儘管被自來水淋濕糟蹋,也仍舊倔強得直直立著。

  媛心彎下身,抽起那張渾身濕透的塔羅牌,隨之低望臺下忙亂的一群人。

  看著黎沫蕾和鄭容鷹正在指揮,儘管他們都還只是高中生,但那些醫護人員卻絲毫不敢違逆,完全依照他們的指示動作,不敢有一絲怠慢。

  另一邊,注意到楓晨閒逸地站在原處。順著他的視線,發現他正望著那位依舊精力旺盛的林大小姐,媛心的臉上也不禁流露了一絲嘆賞。

  經過整個上午,她和楓晨的臉上都不免流露疲態,但憫希卻依然活力十足,完全沒有想要休息的意思,實在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察覺到從舞臺投來的目光,楓晨順勢轉頭望去,恰巧與媛心對上視線。

  這一刻,媛心向楓晨使了個笑容,彷彿是深深吐了一口氣後,那樣一個深深的笑意,這也讓楓晨也不禁低頭失笑。

  因為若把那個笑容解讀成文字的話,就是──

 

 

  總算是結束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