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對了。」兀然轉過身依玲,望著了身後的兩個女生,臉上有一抹不明所以的微笑,「依天祈目前的狀況,可能沒辦法和妳們聊些什麼,還希望妳們就看幾眼就好,天祈需要多休息,可以嗎?」

  「當然,我們不會待太久的。」回答的人是紫琳,她微笑而道。

  
  一旁的語娟則是始終沉默不語。依玲的目光從一臉微笑的紫琳,落到了進醫院後就始終緊握外套衣角的語娟,見她不打算回應,想必是在緊張,便沒再說什麼,回過身,逕自轉開了病房的門把。

  一推開房門,依玲旋即領著語娟和紫琳進入病房。

  「阿姨,我來瞜!」走過只能容兩個人一同通過的玄關後,一進去,依玲便直接向病房裡的胡母問好。

  聽見依玲開朗的聲音,胡母也隨即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而,一見到依玲身後的兩個女生,原先愉悅的神情卻仍不免洩了些疑惑:「她們是?她不是……」

  對上胡母的視線,這一瞬,語娟不禁屏住了呼吸,她知道胡母還記得她。

  不待依玲介紹,紫琳站出來,面帶笑容禮貌地說:「天祈媽媽好,我們是天祈的同學。」

  「妳們是來探病的嗎?可是天祈他可能……」

  「我們只是想要看一下而已,很快就會回去了。」紫琳誠懇地說。

  依玲也接著補充道:「放心吧阿姨,我都告訴她們兩個了,她們不會待太久的。」

  看見依玲要她放一百個心的自信笑容,胡母猶豫了會,才道:「那好吧。」隨之,她微下腰,伸手邊摸了摸病床上男生的頭邊說:「天祈,依玲今天帶了兩個女同學來看你,你可以和她們聊聊天。我先離開一下喔,天祈晚上有想吃什麼嗎?」  

  
  也在那短暫幾秒的片刻,站後紫琳身後的語娟不禁往前進走近了一步,由於剛才胡母擋在了病床前方,語娟這時才清楚看見了病床上那人的樣貌……

  「我想吃昨天的麵。」男生揚起無邪的笑臉說道,他戴了一頂毛帽,但卻仍遮蓋不住他頭上裹著的一圈潔白繃帶。

  「牛肉麵啊,好,沒問題。」

  偌大的病房裡,兩人的對話清晰地傳入了每個人的耳畔。

  和煦的春日陽光溢進病房,但男生那抹笑容卻彷彿比此刻滿室的陽光都還要溫暖,不帶一點雜質,純粹的天真,又彷彿一道暖流,緩緩流過了語娟的胸口。

  那刻,暖流宛如帶走了她兩個多月來的擔憂與思念,只是,卻也留下更多的歉疚與苦澀……

  「那我走瞜,剩下就交給妳瞜,依玲。」悄悄收回放在天祈毛帽上的手,胡母站直身,向依玲說了一聲,便轉身朝房門的方向走去。

  「采靜阿姨掰掰!」然而,當聞見身後那道開朗、充滿朝氣的聲音,胡母卻兀然停下腳步,回首向天祈露出一臉微笑。那時,語娟的視線也不禁從天祈身上,移到了胡母那……

  阿姨?

  這也是語娟疑惑的點,她一直以為她是天祈的媽媽,可是當聽見天祈毫不猶豫的喊出的稱呼,卻讓語娟陷入了困惑。現在的她忽然想到,從車禍那天起,好像就只有阿姨和依玲在醫院,天祈的爸爸在哪呢?

  眼角餘光的敏銳捕抓。

  語娟的視線穿過了紫琳和依玲,就在采靜阿姨轉正身子,正朝門口前進時,那低垂的眉宇間一閃而過的難過,就這麼恰巧落進了語娟的視角邊緣。 

  只是當病房的門一關,正走到了天祈的面前的依玲,立時喚了語娟和紫琳過去,以至語娟根本沒來得及思考那些問題。

  「天祈,你還記得我跟你介紹過的同學嗎?」依玲瞇眼笑問,但看天祈沒什麼反應,又逕自說下去,「你覺得這兩個女生是誰呢?」語落,她的視線很快轉到了後頭的紫琳和語娟那,天祈頓時也順著她的視線,望著她們。

  兩個女生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搞得一愣一愣,依玲……為什麼要問天祈這個問題呢?

  眼下的男生澄澈而明亮的眼睛那,眼珠東南西北轉了一圈左右,隨之皺起的眉頭忍不住讓他閉上了眼。

  「猜不出來嗎?」直到依玲用有點數落的語調,男生的眼睛才猛然一睜,彷彿一顆電燈在他的頭上閃爍,他緊皺的眉豁然紓緩,隨即從一旁的桌上拿起一本厚厚的相簿。

  但依玲卻像早料到他會這做,只是在一旁會心一笑,沒有說話。她帶笑的目光緩緩移動,落到了此刻呆愣在原地的兩個女生臉上……    

  男生的手指恰好按壓在一張相片上,他抬起眼,笑道:「妳是艾紫琳。」

  依玲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些,並且帶了點諷制的冰冷:「答對了,她是艾紫琳。」她笑說,然而視線卻不是在天祈身上,而是落在表情近幾呆滯的語娟身上,就如依玲預期的,語娟望著天祈的眼裡,只有溢於言表、滿滿的驚訝。

  
  然而,當男生的目光轉到了語娟身上時,他卻再度回到了方才苦惱狀態。這一瞬,某種巨大的衝擊打在了語娟的胸口上,此刻所有的對話與情況,都只說明了一件事──

  一件絕對足以將她再度推入冰冷谷底的事實!

  瞬時間,感受到心底湧起的痛心與悲傷,語娟不禁轉頭看向了依玲,沒想到依玲卻早已經在看著她了,彷彿依玲一直都在等著語娟轉過頭看向她似的,那對眼神像早就擺好的pose,定格在那,就為隨時著讓人看見,好瞬間就能讓夠人捕抓進眼底,最後刺穿心底。

  那是一雙何其懷有恨意的眼神呢?

  讓依玲不需說任何一句話,就能讓對上那雙眼神的人瞬時明白她想說的話。

  窗外灑進的光線一點一滴隨時間將病房染得有些昏黃,手捧著相簿的男生,臉上的表情忽轉為興奮:「語娟!妳是尹語娟。」

  發現語娟沒有回答,紫琳這時立刻喚了她一聲,才讓語娟猛然回過頭,轉頭看向天祈。

  看見語娟慌忙的模樣,紫琳不禁泛起一抹哀傷的笑容,但隨之卻也轉頭瞪向了依玲。依玲的眼裡依舊帶笑,也依舊望著語娟,就像是一個看戲人,冷眼看著語娟面對這一切無措的反應。

  「妳叫尹語娟,我說得對不對?」天祈這時也再揚起笑臉,語氣上揚些。  

  燦爛卻不失稚氣的笑容,填滿視線。

  低沉聲腺盈滿開朗,在微暖空氣裡瞬間漫開,彷彿他們這群人逐漸失去的單純與無邪。

  「嗯。」回過神,掛起一抹恬淡的微笑,語娟溫婉地說。順著天祈露出些得意表情之下的方向,她的視線停落在那本相簿上,好幾張照片,每張照片上的人頭旁都有用簽字筆所寫字……

  那是班上每個人的名字。

  望著這幕情景,紫琳竟也感覺有一股莫名哀傷在那兩人之間積聚,隨之擴散,最後形成了一個磁場。

   此刻的紫琳才終於明白,為什麼葉依玲為這麼爽快的答應她們探病,這就是原因嗎?

  故意不事先提天祈的病況,好用親眼見到的方式讓語娟倍感震驚,也倍感歉疚?

  ──葉依玲,妳究竟是何其狠毒的人啊……  


    ※ ※ ※   


  整個探病的過程並沒有太久,二十分鐘後,待采靜阿姨回來後,語娟和紫琳就隨著依玲離開了病房。雖然,正確來說應該是依玲刻意跟著她們一起離開。

  「情況就像妳們所看見的,天祈失去了過去六年來的記憶。」出了病房後,依玲道,但見兩個女生始終沒有出聲,又繼而對語娟說:「妳難道沒有什麼話要說嗎?」

  但這句話卻反而讓從剛剛就一直壓抑怒火的紫琳,忍不住開口了:「妳不覺得妳這麼晚才告訴語娟這件事,才是有話該說嗎?」

  「紫琳。」語娟立時輕聲叫住了紫琳,示意她不用幫她說話。

  「的確,我應該是有該說的,但──」依玲揚起一抹冰冷的笑容,輕道,「我更怕她承受不了我接下來所要說的這些話。」

  望見依玲眼底的恨意與冰霜,語娟的心頭一陣顫慄,紫琳則是不知該如何應答這句話,深怕說錯了話會反而害了語娟。

  但沒想到的是,就在依玲冷哼一聲後,語娟卻驀然開口了:「我想聽。」

  紫琳吃驚的轉過頭看向語娟,包括依玲也都為之驚愣而無法馬上應答。

  語娟的聲音如往常平靜,但卻多份不容人拒絕的堅定:「這陣子有關天祈的事,我都想知道,所以……請妳告訴我。」

  聞言,依玲隨之定心而道:「好,那我就告訴妳。」

  然而依玲此時臉上的笑意,卻是除了嘲笑與恨怒外,還隱約流露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悲傷……

 
  

   
 

 


  《羽憶》/待續  

_______________

 

  《羽憶》到今天就會暫時告一段落了,感謝大家截至目前的追文!

  也許某優會在寒假後補完第八章,最晚明年7月就會再度正式開更,若有任何消息我也會發佈在粉絲專頁和blog,blog也還是會至少兩週發一篇文章,只是不再是小說了。

 

ღ∴°。°★

 

  無論是否看過初版的《羽憶》,我想一定很多幸福都猜到了天祈會失憶,因為「車禍→失憶」根本就是偶像劇萬年的老梗啊XDDD

  搞不好還有人在還看這段時,很不屑的說:「果然是這樣,呿,老梗!」

  所以某優當時在構思的時候很掙扎,想說乾脆就不要寫這段了,然而沒有這段,可說就沒有《羽憶》這部作品了,根本不能拿掉(T"T),不然就不是我心目中的《羽憶》了,所以……最後還是決定寫了。只是劇情除了失憶外,後續的發展當然全和原版不同了(^^"),總覺得我以前打得……根本是個未經世事的小女孩(="=)。

  總而言之,哪怕是老梗,也是有老梗吸引人的地方,接下來的劇情某優會努力的,而且絕不會寫得像偶像劇那樣芭樂,大家放心,因為那樣就不是我沫晨優的故事啦(總覺得講出這句話好害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