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最初的那個原點,是你,為我擋下了所有的難堪,儘管當年的我還只是個懵懂的小女孩,無法形容心情的具體面向是什麼。

  然而事過境遷,當細節逐漸清明而無法忽視時,才終於明白,那時湧現於內心的那份感受是什麼了。在微愣之後的矛盾,伴隨感謝與悸動,卻在那句彷若承諾的話傳進耳畔後,讓心逐漸發涼了……

  永遠記得那一年夏天,永遠記得左手邊的樓梯口,也永遠記得,在那裡,有你曾對我說過的那一句話──

 

  『下次我不會再找妳來玩了。』

 

  
  是的,最初最初的那個原點。

 

 

36


  「為什麼妳去看天祈要經依玲同意啊?她又不是他媽,我覺得她只是因為天祈喜歡的人是妳,才故意不想讓天祈和妳見面。」

  「難道妳真的那麼聽話,都不去看一下?」

  這天,從語娟口中得知了一切,包括語娟從小喜歡天祈、對天祈說出殘忍的話到車禍,語娟都告訴了紫琳,而聽完事情原委的紫琳立刻就決定要陪語娟去醫院探望天祈。

  「有偷偷,但都只在房門,沒有進去。」

  「唉,真不知妳這種聽話的個性是好還是壞。」紫琳深深嘆了一口氣。

  因此,一放學紫琳就拉著語娟搭上公車,準備要去醫院。沒想到一下站,看到醫院就在不遠處卻忽然想到,探病什麼也沒帶似乎很不禮貌。然而附近根本沒有賣水果的商店或攤販,所以一見有家花店,兩個小女生便匆匆進去了。紫琳想,想至少買一束花也好。

  那家花店的裝潢十分有歐洲鄉村的風味,像直接把整家店從歐洲搬來似的。那也是兩個女生第一次看見這麼充滿歐風氣息的花店。

  一進去,她們就見一位頗有年紀的老婦人從櫃檯那走向她們。老婦人就揚起和藹的笑容迎,親切的問她們要買什麼花,從蹣跚而來的走路步子判斷,甚至可以貼上奶奶那種年齡的標籤了。

  「是要探病嗎,我建議玫瑰、百合、蘭花都很適合,還是說要我也可以幫妳們配一束?」老婦人平和地問,語氣非常溫柔。

  「那就麻煩幫我們配一束了。」紫琳笑笑出聲,「因為我對花的什麼的不太懂。」

  隨後,就見那名老婦人從各個裝花的桶子中拿了各種不同的花。不過拿之前老婦人都會先禮貌性的說一下花的種類,或是要不要這個花,期間,紫琳也會和老婦人聊天。在語娟看來,就像一位奶奶和孫女站在一起聊天那樣溫馨的畫面。

  「請問可以搭配星辰花嗎?」兀地,紫琳問,意有所指的望著眼下桶子裡滿滿的藍紫色的花,隨之轉頭望向了語娟笑道,「語娟妳最喜歡這星辰了,對吧?」

  被忽然這麼一喚,從剛剛就一直沒機會說話的語娟,一時間竟沒有反應過來。  

  「星辰啊,星辰很適合當作陪襯呢。小妹妹喜歡星辰啊?」老婦人笑了笑,隨之就從桶子裡拿出幾枝星辰花。

  「嗯,很喜歡。」回神後的語娟趕忙點了點頭,微微一笑。

  「不只喜歡,語娟的書包上就是別星辰花圖案的吊飾喔!」

  「喔,那個吊飾是什麼樣子啊,我可以看一下嗎?」老婦人微笑問,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語娟很快走上前,並將包包上掛著的吊飾拿在手裡,好讓老婦人能看得更清楚點。直到見老婦人端詳良久,語娟才又道:「因為之前那個吊飾有掉過,所以才會用膠帶黏起來。」

  「掉過?」老婦人問。

  「因為之前上面的這個小鐵環開了一個口,所以雕花有掉過。」語娟解釋。

  沒想到老婦人立時露出了懊惱的表情,並且自責地說:「怎麼會這樣呢,我回去一定叫我家那老傢伙好好改良。」

  這一句頓時讓兩個小女生一時間都不禁愣了愣。

  不過很快就抓住話語中匪夷所思的重點詞語,一下就反應過來說:「那傢伙?」

  只見老婦人揚起一抹笑容,出聲笑道:「其實這是我老公公司去年所賣的新商品,像是文具店裡賣的那些玻璃瓶、紀念品等可以送人的禮品,不少都是我們家公司的商品。」

  「真的嗎!」紫琳驚呼。。

  「呵呵,是啊。而且這個花語系列的吊飾還是我想出來的點子呢!」看見紫琳吃驚的表情,老婦人則是得意地笑了笑,「不過我那時只是隨口說說,沒想到他卻真的去做了。」

  「這麼說老闆娘真的很喜歡花瞜!」紫琳說。

  「不然我怎麼會開這家花店呢?」老婦笑答,微笑在她臉上溫柔地綻放,她望著語娟手上的雕花平靜地說,「我喜歡花,不只是因為每種花的背後都有屬於它特別的故事和涵義,而是藉由送花,那些不敢說、或平常不好意思說的話都可以藉著自己所送的花讓對方知道。像送媽媽康乃馨就是在說您辛苦了、送情人玫瑰就代表我愛你,那是無需言語,只要彼此心靈相通就能意會的心意。」

  那一刻,對上老婦人蒼老眼眸,語娟忍不住屏息。

  「不過,有些花不只有一個花語,有些不會猜花語的人可能就會誤解送花人的心意。」

  然而,是什麼呢?

  在那雙蒼老眼眸裡一閃而過的感情,彷彿是某種埋藏心底深沉又透明的思念?又或者是時時刻刻都會忍不住悲傷的嘆息?

  語娟不明白、也不懂,因為那樣的感情她不曾看過,哪怕紫琳借給她看了不少的少女漫畫和愛情小說,也無法用文字去形容或定義。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牌子上寫的不是花名,而是花語?」語娟問。

  老婦人對語娟微笑:「我剛說過感情是無需語言的,只要心靈相通,哪怕那花的花語很多,也能明白哪一個才是送花者想對自己說的話。所以我也不明白那傢伙為什麼是印花語,而不是花名。也許是覺得現代的孩子沒那麼細心,不會特地去猜花語,何況又只是在一般文具店、禮品店賣的吊飾,寫出花語比較能吸引目光吧,因為說到花名,從雕花和花名就能猜出來了。」


 
  「好了,我想這樣也夠多了,我去幫妳們把這些花包起來。」老婦人轉身走向櫃檯,沒讓剛才的話題繼續。

  她熟練的用包裝紙將那些花包成一束可以讓人捧著的花束後,便再走回到語娟和紫琳面前。

  紫琳付了錢,接過花束,便隨即漾起一抹燦笑,向老婦人說了聲謝謝,而語娟也在紫琳出聲道謝完後,趕忙向老婦人道了聲謝謝。

  臨走前,領路的紫琳率先推開花店的玻璃門,門上掛著的一串風鈴,風鈴在門被推動後,響起了清脆可聽的聲響。聲響迴盪了整間花店,彷彿花店裡的花兒彼此談笑嬉鬧的笑聲。

  尾隨在後的語娟,很快就接過被紫琳推開的玻璃門,側了身,她握著門,欲將玻璃門緩緩歸位。

  但在這一刻,語娟卻清楚看著老婦人仍站在原處,她似乎不曾移動過,臉上揚起一如她們剛進來時的親切笑容,靜靜地望著她們轉身離開。

  老婦人脣邊的弧度卻絲毫不減。 

  也在下一剎那,目送她們離開,正打算轉身的老婦人,卻又再度因門口的身影被拉回了目光。

  鈴聲正消散在花香中。

  握著門把的女生,隔著玻璃門,向老婦人揮了揮手。

  她的嘴僅微微咧著一條開口,嫻靜溫婉,卻能有一道直達人心的真摯暖流,在已不見鈴聲而顯靜謐的花店裡,盪出一波波輕盈溫潤的水聲。

  一合一開的張口閉合裡。

  兩三次的吞吐。

  微暖的氣息穿越冷冰的玻璃,彷彿來到了她的耳畔,那是就算聽力因年老可能逐漸退化,也依舊清晰不變的字句。

  ──謝謝您……

  望著女生轉身跟上前方女生的腳步,望著她單薄的背影,這刻,老婦人的臉上不禁露出一臉欣慰的笑容。


    ※ ※ ※   

  


  剛離開花店不過幾分鐘,兩個女生很快就到達醫院門口。沒想到,好巧不巧,正好和同樣也從學校直接過來的依玲碰個正著!

  一見到彼此,相較起紫琳與語娟的驚訝,依玲反而很冷淡的問:「妳們怎麼會在這裡?」隨後,注意到紫琳手上的鮮花,繼而問,「來探病?」

  提著裝著鮮花的塑膠袋,紫琳很快揚起笑臉,答道:「對啊,我們想來看看天祈。」

  「妳們還真會挑日子,在天祈出院前一天來探病。而且,就算來探病也不該帶鮮花,花上的細菌很可能會感染剛做完手術的人的傷口。」

  一聽到依玲語帶指責的語氣,紫琳的笑容很快變得僵硬了:「是、是嗎,我們不知道耶,因為一下車才想到應該帶點什麼,就看見有家花店……」

  「算了,等下別把花從袋子裡拿出來就好。」依玲無奈道。

  「這麼說妳願意讓我們探病了?」紫琳愣了愣,語娟不是說依玲不想看見她嗎?怎麼答應得這麼自然和乾脆?

  「妳們都特地來了,何況能不能讓妳們探病,又不是我一個就能決定的。」依玲說,「不過我唯一的要求,是今天妳們來探病的事,除了班長和老師外,不要讓班上其他人知道,我不希望班上其他人也跟妳們一樣想來看天祈。」

  「為什麼?」紫琳問,而這點語娟也同樣不解,難道這就為什麼班長和老師不和同學談那天探病的情況的原因嗎?

  因為依玲要她們不能說?

  「等妳們看見天祈就知道了。」語落,依玲隨之轉身走進醫院。

  玻璃門在眼前自動敞開,紫琳和語娟跟在依玲身後,搭上了電梯,來到了一間病房。當下,語娟看見這只是普通病房,而不是加護病房,心裡不知怎麼,不自覺鬆了一口氣。

  但依玲卻在正握著門把的這刻,遏止了自己腳步。

  她倏然轉身直視她們倆,這一瞬,在依玲轉身望向她們後的這刻,感受到氣氛明顯變得凝滯生的兩個女生,頓時覺得四周消毒水的味道彷彿比剛到這層樓時,還要刺鼻了些。  

 

 

 

  《羽憶》/待續  
_______________

 

  ღ∴°。°★


  大家好!又是時隔兩週的更新了。老實說,某優目前的儲搞的量……似乎沒辦法讓我撐到一月,也就是說很難可以接續到寒假而不停載(>"<)。

  原以為自己一定會再度手癢,這樣就會再多打一、兩篇。但卻在POPO發完公告之後,反而沒有再手癢了(= =")。也許是體認到日子一天天過去,念書的需要大於寫作的衝動了,慢慢有當初考高中倒數最後三個月的feel了,那時對電腦幾乎沒有興趣,因為我使用電腦的目的就真是打小說而已,所以對當時的我來說,努力讀書也算是一種休息吧。

  所以說,可能發完第三十七篇後,會暫時停載兩次,而之後會不會再停載,就得看某優的造化和運氣了(^^")。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