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雨水淋著她全身,踏過一個又一個水窪,語娟不斷地跑,不斷地,彷彿沒有盡頭地跑……

  到底還喜不喜歡早就不是該在乎的事了。    

  有太多事要顧忌、太多思緒要分辨、太多的害怕與擔憂要面對……

  為什麼一個人的感情會變得這麼複雜呢?

  

  『為什麼不相信我說的呢?』

  

  早已不想探究自己內心深處的答案,因為打從那天,打從看見電腦螢幕上的那幾段文字,她對他的感情就已行如流水般,流向了自己也看不清的盡頭,然後一天天慢慢乾涸,最終在驪歌響起的那刻,流失得一滴都不剩了。

  因為早已知道是段不可能會有結果的戀情,又何必讓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傷心與後悔,徒增自己的悲傷呢?

  小學畢典後的當晚,女孩一個人坐在書桌前,呆愣了好一會,她打開自己日記本,開始寫下小學生活裡的最後一篇日記,直到完全想不出要寫什麼後便闔上本子,就將那本日記本與其它對自己意義深重的物品,一起收進了書桌底下的紙箱裡,連同自己對男孩的心意,一起。

  沒想到,在她下定決心要忘記他的不久,新生訓練的那天,他卻如一道明亮而溫暖的光再度出現在她的世界裡。與他四目相交的那刻,過曝的畫面猶如電影情節般深深鑲進了眼底,令她怎樣都無法忽視他的存在……

  ……

  ……………

  ………

  刺骨的風撲面而來。

  循著語娟離開方向,天祈在大雨中邊跑邊找尋那抹熟悉的身影。

  但望眼周圍的濛濛大雨,只見一把把傘盛放在雨中,根本不見半點粉紅色的身影。天祈感到無比失落,要不是剛剛那個很不適時的摔跤,他早就追上語娟了。只是無奈歸無奈,他的視線仍不斷張望四周,深怕一個漏看,語娟就跑出了這座公園……

  跑出這座公園……

  兀地,他的思考迴路彷彿被猛然點醒!

  他怎麼回不早點想到呢!語娟現在最有可能會去的地方,就是跑出這座公園,回家!

  這座公園的四個角,外圍,都臨著十字路,而那四處也是大家平常進入這座公園的進出口,照語娟剛跑走的這個方向,離這裡最近的進出口……

  天祈的眼底忽然閃現一抹晶亮的光芒,他立時加快了腳步,朝心中所猜想的地方跑去……    

  ……

  ……………

  ………

  待天祈離開後,依玲在亭子裡獨自坐了許久,才終於拿起被自己摔入地板的傘,離開了亭子。

  然而就算離開了亭子,撐著傘的她思緒仍處在恍惚之中。一種失重的無力感徹底侵佔了她全身,她的腳步緩慢而沉重,周圍所有的景物在她眼底好像一點溫度都沒有,只有無聲的難過始終在啃食著她的心……

 

  他怎麼可以丟下她?

  走過公園內的籃球場,她的眼底瀰漫著濃濃的悲楚,無聲的問號在心底一次又一次響起。然而撐著傘的她依舊緩緩走著,每一步依然是那麼無力與恍惚──她,找不到答案。

  直到不遠處一個粉紅色的身影落入她恍惚的視線,憤恨取代了原先無力的悲傷,依玲下意識的握緊著傘柄。看見語娟在大雨中跑著,此刻,她感覺心中那份憤恨正不斷在滋長……

  然而,當看見語娟身後不遠處的一個身影時,她卻愣了下。

  ……

  ……………

  ………

  來到了最近的這個十字路,天祈停下來,張望幾秒,果然在公園的出入口那捕捉到了那抹淡粉色的熟悉身影!

  然而──

  綠燈亮起。

  他卻距離她還有幾尺遠的距離!

  「語娟──!」看著她將穿越馬路,他大呼喊,呼喊著她的名字。

  周圍不少路人頓時都受到了這道呼喊聲吸引,紛紛望向了天祈。

  可是──

  語娟並沒有回頭。

  他的呼喊還來不及傳到她耳中,就被無情的湮沒在了雨聲裡……

  ……

  ……………

  ………

  正要跑過馬路中央的語娟,感覺有道力量在無形間拉了她一下,只是她並沒有多想,任腳步滯了一秒就繼續向前跑。直到跑到了另一邊的人行道,騎樓遮擋了冰冷的雨水才終而停下腳步。

  她喘了幾口氣。

  騎樓外。

  陰暗的天空依舊落著無數冰冷的雨滴。

  如同陰暗總會伴隨著冰冷。

  直到許多年過去,她才明白,一句話、一場雨、一個猶豫就有可能會徹底改變彼此之間的距離長度。

  兀地──

  一道刺耳尖銳的聲響劃破了天際,蓋過了吵雜而紛亂的雨聲。

  她聽見身旁的行人紛紛發出驚呼聲,且發現他們都望向了同個方向──

  她的後方。

  

  緩緩地,也不知是什麼力量阻止著她,她沒辦法讓自己馬上回首,只能任頸子一點一點的增加偏轉的角度……

 

  也才明白,悲傷,總會伴隨著數不盡的後悔。

  

  緩緩地,她感覺有某種刺眼的紅,映入了眼簾……

  緩緩地,她感覺自己全身的知覺正逐漸抽離……

  緩緩地,她感覺思緒只剩一片空白……

    

  而距離十字路口不遠的地方,依玲感覺有道足以貫穿天際的響雷轟然欲下,震住了她的全身!

  傘柄,瞬時從她手中脫離──

  又急又大的雨立刻淋濕了她的全身。

  馬路中央。

  一輛計程車在路中央打滑了,來自兩邊的車輛都紛紛停了下來。

  交通阻塞的中央,有一個男生,他一動也不動地倒在了斑馬線上,某種紅色的液體染紅了他底下的一塊水窪……

  「天祈──!」依玲下意識的喊出男生的名字,接著她便邁開步伐,穿過人群,飛奔到了斑馬線中央。

  看著他依舊動也不動,依玲沒半點反應,只有淚水瞬間奪眶而出。不理會急忙下車前來慰問的運將,跪在地上她此刻什麼也聽不見,只是不斷大聲喚著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一直喊,一直……

  

  那些絕望的哭喊聲,也就這麼傳進了從剛剛就一直站在原處的語娟耳裡,她木然地看著眼前的觸目驚心的畫面,一股窒息般的沉痛壓得她難以呼吸,而她的臉上也早已不見任何血色,蒼白得彷彿隨時就會昏過去。

  她做了什麼?

 

  雨,如同一世紀那麼漫長地下著。

  落下了悲傷,落下了過去,也落下了記憶裡早已失真的純真笑容。

  它們不帶感情的漫過每一吋肌膚,以失重的速度紛紛墜進那一灘緩緩暈染散開的血漬裡。

 

  「我想妳如果知道原因後,應該會變得非常非常討厭我吧。」

  「為什麼不想讓妳知道彥丞喜歡妳,為什麼要撮合彥丞和紫琳的原因,有時,我真的覺得自己非常自私。」

 

  雨,冰冷無情。

  血,鮮紅刺鼻。

  可是,卻在陷入黑暗的前一秒,在自己暈眩而模糊的感知裡,讓她感覺到有一種奮不顧身、溫暖的存在。

  彷彿經過了幾百個世紀,就算雨水仍冰冷無情,洗盡的血仍鮮紅刺鼻,也依然清晰……

  那刻,流瀉在耳畔邊的溫熱氣息──

 

  「我喜歡妳,很久了……」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