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朝語娟離開的方向追走,腳程快的天祈不一會就追到了語娟,並一把拉住了她纖弱的胳膊。

  冷冰冰的雨水毫不留情地打在兩人身上。語娟沒有回頭,也沒逃開,只是背對著他,任他緊緊拉著自己的胳膊。

  「不想讓我看見妳哭的樣子?」望著她堅忍而單薄的背影,天祈笑問。

  見語娟遲遲沒開口說話,面對她的沉默,天祈思忖了下,就直接拉過她的手好讓她能面向自己。瘦弱的女生瞬時間也的確也抵不過從腕部那股力量,她被硬拉過身,面向他。

  雨水沿著她濕濡的髮絲一顆顆滴落,低垂著臉的語娟緊抿著脣,忍住啜泣聲不出。此刻,她的臉上除了淚水還混雜著雨水,淚痕一次次被雨水沖刷洗淨,早已分辨不清究竟是淚還是雨。天祈這時也不自覺放輕了握住她的力量,他知道她哭了,卻不知道哭得這麼慘。那張白淨的臉上,哭紅的眼被襯得像兔子的眼睛,眼框明顯紅了一圈。

  「都怪我沒事先問妳要喝什麼,所以才不想喝對不對。」天祈笑開,聲音一如既往的輕浮,但卻在此刻冰冷的雨中顯得清晰而溫暖,「我下次一定買妳喜歡喝的,語娟妳是比較喜歡喝可可呢?還是奶茶、摩卡,還是……」

  剎時,語娟冷不防將手抽出他的掌心。

  天祈愣了愣。

  語娟低垂著臉,喃喃自語道:「只要細心點的人都看得出來……」

  天祈露出了抹難耐的笑容:「是我剛剛拉妳太用力了,生氣了嗎?」

  「都看得出來……」可是,為什麼她看不出來?

  「語娟?」天祈擔憂的喚了她一聲。

  只見她略抬起了臉,脣角有抹若有似無的笑意……

  天祈露出賠罪的笑容:「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那麼大力的,下次我絕不會……」

  「……看得出來嗎?」語娟語氣平淡,但眼底瀰漫著悲傷。

  天祈望著她,一時沒聽清楚。

  「你看得出來彥丞……」語娟的聲音帶有顫抖,「……喜歡我嗎?」

  霎時間,天祈臉上的笑容彷若隨著那個問號一起消逝在了雨中,沒了表情。

  語娟此時正緩緩抬起視線,她的目光很快凝住了天祈發愣而略帶震驚的眼神。靜默在兩人之間擴散,同時也在雨中蔓延。他額前濕濡的髮絲滲出一顆透亮的水珠,水珠落過他的視線,隨雨絲一同落往地面上的水漬,濺起的聲響被雨聲蓋過,沒人聽見。

  語娟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對天祈問出這樣突兀的問題。於是當一對上天祈驚愣的視線後,她立刻就別過頭,羞愧得不敢再看他。   

  「妳知道了?」然而,卻在聽見天祈脫口而出的疑問候,隨後兀然撞見那一雙吃驚卻帶疑問的眼神,語娟忽覺心中有一陣顫抖。好像思考回歸了正軌,她不安地問:「你為什麼這麼問?」

  「難道……你早就知道了?」  

  語落,她清楚看見了天祈眼神黯淡的瞬間。也在那一刻,她再次出聲,這次除多了確定,更帶了些許的悲傷與不可置信:「你早就知道彥丞喜歡我了?」

  「……」移開目光,天祈覺得想說些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什麼時候?」語娟的目光瞬時變得有些冰冷,「為什麼不告訴我?」

 
  見他答不上話,她的聲音裡除了悲傷還帶了薄怒。她覺得自己真是好笑,明明身邊每個人都看得出來,為什麼她卻從沒察覺到呢?

  其實根本就不必刻意撮合他們,只要她自己從他們之間離開就好了……

  忍不住苦笑幾聲,語娟只覺胸口好像被什麼東西重重壓著,那樣地難受。因為,她是這麼地笨,甚至還傷害了自己最重要的朋友……

  天祈的眼神裡流露歉然,欲伸手想撫過她淚流滿面的臉頰,但語娟一個向後閃身,就讓他的手愣在了雨中。

  「為什麼不告訴我呢?又為什麼還要我和你一起撮合紫琳和彥丞?」語娟苦笑,聲音苦澀得令人感到寒心。

  天祈啞然,一會兒才笑笑出聲,最後低道:「我覺得妳會很討厭我。」

 
  聞言,語娟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完全不懂天祈在說什麼。

  「我想妳如果知道原因後,應該會變得非常非常討厭我吧。」他失笑,「為什麼不想讓妳知道彥丞喜歡妳,為什麼要撮合彥丞和紫琳的原因,有時,我真的覺得自己非常自私。」

  語娟的視線始終停在天祈低垂的臉上,發現,他直視她的那對眼睛明明如往常般清澈明亮,卻在此時瀰漫著說不出口的悲傷。但,只是還理不出個頭緒,她已陷入了一股清晰的溫暖裡……

  雨水冷冷地打在兩人身上。但彼此間膨脹的熱度,卻彷彿讓周圍瀰漫著一股暖意……

  那一刻,寧靜湮沒在了雨聲裡…… 

  那一刻,天祈拉過了她的身體,將她擁入懷中……

  那一刻,天祈在她耳邊低語,他的唇邊逸出了溫熱的氣息……

  那一刻──

  語娟徹底傻住了。

  「怎麼可能……」剎時,語娟猛然推開他,立刻拉遠兩人的距離。

  「可是,你有女朋友了。」她抬眼,語氣肯定。

  聽見她肯定的聲音,天祈撓了撓頭,似乎是在思考該從哪說起:「該怎麼說麼,雖然是這樣沒錯,可是當發現彥丞喜歡妳後……」他躊躇了會,視線游移不定,完全不敢直迎語娟的目光,「我的心裡很怕彥丞有天會追到妳,更怕有天妳也會喜歡上他。」

 

  『妳自己都說很文靜了,妳覺得我還會感興趣嗎?』

  『呃……依我對你的了解來說……』

  隨著視窗捲軸的移動,隨著一句又一句映入眼簾的字句,兀地,女孩的嘴角揚起一抹很淡很淡的微笑……

  淡得彷彿不存在。

  『不會……』

  『同桌一年果然不假呀XD』

 

  「你說謊。」語娟依舊搖著頭,抬頭迎視他,「我知道你不可能喜歡我的。」而她聲音裡的果斷與冷靜,著實讓天祈一愣。  


         
  沒錯,不可能……

  打從那天起,她就知道男孩永遠也不會喜歡上自己,永遠也不會。


  「你是依玲的男朋友。」語娟看著天祈,提醒道。

  只見天祈臉上依舊掛著那抹輕鬆的笑容:「我跟依玲的關係不是妳想的那樣。」他的聲音低了些,思緒彷若飄到了很遠的地方,「我們跟一般的男女朋友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抬眼,她質問。

  「該怎麼說呢,就是……」天祈再度陷入一陣尷尬的苦思。

  「哎唷!很難解釋耶。」他不耐的說,然而,一觸見眼前語娟那雙平靜、卻流露無奈的神情,天祈很快又收起了不耐。他搔了搔頭皮,正色道:「雖然表面是男女朋友,卻不是真心相愛的……覺得彼此很重要,很像朋友,可是、就是……」

  見他遲遲沒說出個所以然,語娟掙開了他的手,語帶疏離地說:「可是,就算真的不是外人想的關係,那又怎樣?」

  雨中,她的嘴角有一絲苦澀的笑意,她凝望著他,緩緩地說:「我不想再看見誰因為我而痛苦了,依玲不會想和你分手的,我看得出來她非常喜歡你。如果說我的幸福需要另一個人的悲傷才能得到,那麼那樣的幸福,我寧可不要。」


  ──我看過的每部韓劇裡面的小三都是那種看起來天真善良、什麼事都為男人著想,但心思卻超邪惡的,而且都會用非常卑鄙的手段,可是男人卻還是會傻傻的掉入陷阱,以為她們真的很可憐。


  其實她也有脾氣的。

  她為什麼要受那樣的侮辱?可是,她卻也無法反駁……

  既然依玲注意到了天祈撮合彥丞和紫琳的舉動,那麼也一定注意到了天祈與她的互動,她沒那麼遲鈍,不會不明白依玲那句話的意思,絕不單單只是幫紫琳出氣才故意說的,而是對她的一種──

 

  警告。

 
  「可是我和依玲真的不是妳想的那樣。」天祈忍不住抱頭,一臉懊惱,「好吧。就算妳不相信我和依玲的關係。可是,我剛剛對妳說的那句話是真的,我是真的喜歡妳。」

  雨聲漫長延綿。

  聲音的溫度沒在冰冷中。

  「還是不相信我?」看見語娟依然流露懷疑的神情,天祈失落地說。

  「不是不相信。是就算你真的喜歡上了我,也是在和依玲成為男女朋友後,不可能在國小就喜歡上我了。」語落,她抬起眼,一雙認真的眼神立刻撞入她的視線,雨水沿著濕漉漉的髮絲滑過他的臉,語娟愣然,因為此刻他臉上的表情,是她從未見過的……

  「為什麼不相信我說的呢?」他苦笑。

  此刻,他們互相凝望著對方,時間彷彿凝固了。但下秒語娟卻頻頻往後退,看著她打算旋身離開,天祈反射性的抓住了她的胳膊,不讓她有機會再度逃開。

  時間開始繼續運轉,地面踐起水花,語娟掙扎著。也許是一時的心冷,又或是她死命似的掙扎,天祈一瞬間的恍神,不小心讓語娟完全將自己的手從他的手心抽離!

  眼看她已轉身離開自己,天祈也開始邁開了步伐。只是上天可能就是這麼愛戲弄他,每次都選在他最重要的時刻讓他摔跤。

  一個不小心,地面的濕滑就讓他徹底摔了個四腳朝天!

  此時此刻,他立時向地面大罵髒話,但一見前方的背影在雨中離他越來越遠,天祈馬上迅速起身。他一定要追上她,問清楚為什麼那麼覺得他不會喜歡她。就彷彿有道巨大的隔閡早在以前就橫亙在他們之間,而她老早就知道一切似的。

 

  所以,他要找到她,他要讓她相信,跟依玲沒有關係,而是早在很久以前……

 

  很久以前……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