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裡的藍—08

 

  「叮——噹、叮——當……」電鈴聲急促的響著。

  空蕩蕩的客廳內,弈景正從浴室裡走出來,面露疑惑及憤怒的走往自己的家門。

  一打開門,他愣了幾秒。

  「小晴是不是在你這!」光慌忙的問道,他的全身濕透,甚至分不清是雨珠還是汗珠。

  「她不在。」弈景冷冷回答,雖然他好奇他為甚麼會知道他家住址,但他更好奇的是他這麼急著找藍晴的原因?

  「那她有來找過你嗎?是不是你對她說了甚麼!!」光看起來更加慌張了。

  「她是有來找過我,但她早在不久前就離開了。」無聲無息的離開,甚至連背影都沒看到。

  「怎麼可能!她到現在根本沒回來,打手機也不通!」光大吼,「你是不是真的對她說了甚麼!不然她怎麼可能不接電話,肯定是發生了甚麼事!!」

  面對他的慌忙,弈景只是面無表情的站著,沒有回答的意思。

  看見他這副事不關緊的樣子,光氣憤的抓起他的領子:「說阿!!你一定是說了些甚麼吧!!因為只有你能左右她的情緒而已。」

  弈景抿了抿唇:「對,我是說了傷了她心的話。」

  聽見他此刻的回答,光用力甩開他的領子,並大罵了一聲。

  「我真笨!早知道就不該讓她來找你的!!」

  漸漸的,光才平緩下憤怒的情緒:「你難道都不擔心小晴嗎?好歹你曾經愛過她吧?」

  弈景好不容易才平緩的心,似乎又被狠狠刺了一刀,但他仍掩飾得冷漠。

  「我現在對她只有憎恨。」

  光在他面前自嘲的笑了笑:「呵……真沒想到小晴怎麼會愛上你這種冷血的人。」

  他惡狠狠的瞪了奕景一眼,眼神甚至令奕景都顫抖了會。

  「妳難道沒有想過藍晴其實也是痛苦的嗎?」

  「我知道她很自私,但她也為她的自私付出了代價阿,這些年來她心裡承受了多少痛苦,壓抑對你的多少思念你明白嗎?曉得嗎?」他眼裡有一股怒火不斷燃燒,像是恨不得立刻殺了眼前的人。

  「不要以為只有你一個人受傷,她是明知道可能失去你,但還是做出了這個決定,她是下了多大的決心你知道嗎?」

  一堆堆的問號慢慢侵蝕著他,被擰痛的心讓他緊鎖著眉。

  其實……

  「其實你還愛著她吧?」光悽涼的笑著,明明知道這樣做,是在幫助情敵卻仍然決定要說出了。

  「為甚麼你就不能放下對她的恨意呢?糟蹋一個人的真心會讓你快樂嗎?」 

  其實他自己的確還愛著她,只是他不想承認罷了。

  因為現實的可怕讓他以為徹底覺悟就不會再感到心痛了,只要不把感情交付給任何人,那麼也不會有痛的感覺,可是他現在才發現,心一旦交付了,要拿回來是困難,甚至是不可能的事。

  「欸……你難道就不能好好的善待那個女人嗎?」

 

    ※ ※ ※

 

  淒冷的空氣裡,刺骨的雨絲毫不留情的打在身上。

  在滂沱大雨中,一名男子汲汲營營跑著,樣子似乎在尋找甚麼,目光迅速掃過眼前的景物,神情透露出焦躁不安。

  儘管全身淋濕、儘管精疲力竭、儘管視線漸漸開始變得模糊,但身體卻不允許自己停下步伐,只是不斷的踏著一坑坑的水窪,任它浸濕鞋子。

  銳利如針般大雨一根根扎在她的身上,然而她的神經早已麻木,感覺不到快樂、悲傷、心痛,甚至不去想究竟走了多久?這又是哪?

  沉寂的,她靜靜佇立在雨中,潮濕的空氣讓她恢復了點知覺。
  
 

  「太遲了……」

  「我們已經不可能了。」


  但痛在這時刺入她的胸口,無力感讓她蹲在地面上,把腦袋埋在雙腿間,整個身子蜷曲著。

  忽然——

  一股熟悉的溫暖包圍著她。

  「呵……到最後陪在我身邊的還是你……光……」

  也唯有他才能在她最傷心、最絕望的時刻陪伴她,永遠都是。

  那為甚麼她卻從來沒有去在意光的感情呢?甚至還利用的他,但是他卻依舊甘之如飴,身邊有如此真誠的人陪著她,但她心裡始終是只有一個人的影子而已。

  「我很傻吧……」她失神的臉龐淡淡的望著地面,語氣無力,「沒想到他最後還是沒能原諒我……」


  大雨中,一名男子正好駐足在街道轉口,他喘著氣,但難受卻絲毫比不上此刻心中的痛苦。

  還是太遲了嗎?男子苦笑著。

  不遠處,藍晴正蹲在地面,身後的他輕柔的擁著她,就算雨中的視線在多麼不清,但這幕仍清晰可見。

  「或許是我擁有了太多、太多東西,所以老天爺才要讓我失去這麼多東西吧……」藍晴泛起苦笑,「包括親情、愛情……」

  天空沉甸甸的,她和他的心似乎也沉重難以承受。

  「其實我很討厭雨天,好像每次下雨就是我不幸的開始……包括今天、包括和奕景分手的時候……」

  厚厚的雲朵壟罩整片藍天,就好像狠狠把所有的光亮都奪走了。

  「似乎每次我最痛苦的時候,雨總會不顧我的感受下著……一點一點的侵襲我早已破粹的心……」

  「所以……我討厭下雨……」

  突然,她安靜的望著天,沒有再說任何話,一直到又低下頭,她才傻笑般的再次談吐。

  「我現在才發現我是多麼的軟弱……想想我居然連自己的母親都不敢面對……」

  水珠沿著她額前的劉海緩緩滴落,她揚起臉凝望著天空。

  「從小到大我要什麼就有什麼……彷彿是過著公主一般的生活……」她的話語輕柔也悲傷,同時也正刺痛他的心,要不是她背對他,可能早就看見了他臉上的心疼和憐憫。

  「但我卻連一個人最基本應該擁有的也沒有……」眼淚不自覺潰堤,剛剛因麻木而哭不出的痛此刻正侵襲著她自己。

  「光……很對不起……一直忽略你的感情……或許就因為這樣,老天爺才會給我報應……就因為這麼不珍惜你…‥」

  他的手指漸漸縮緊,將她抱得更緊。

  「謝謝你陪我……」她隱隱露出微笑,「但我想我還是沒辦法……」

  「不要說了……」低啞的聲音響起,藍晴驚愕的轉過臉,看向身後的男子。

  但他立刻吻住了她欲出口的驚呼,藍晴瞪大了眸子。

  接著,她慌忙的大力推開他,只是他卻緊緊的抱著她,讓她根本沒法離開他身邊,更反而使兩人貼上了牆壁。

  濕潤而冰冷,他激情而熱烈的吻,像是把這幾年來所有的情感都傾注在這個吻裡。

  她清楚感覺到他內心深處的情感,這讓她放棄逃離,細細的去感受這股溫柔卻又痛心的感覺,淚水自行頃落。

  他還是愛著她吧?

  不然他不會在這麼大雨時跑出來找她,也不會用這麼溫柔深情的感覺吻她,是吧?

  那為什麼他還要對她說出那麼狠心的謊話?

  明明……還愛著她阿……

 

  淒風苦雨裡,光早已從轉角悄悄離開。

  雨彷彿讓萬物都變得模糊而不清,淅瀝嘩發的雨聲裡雜著彼此平緩的心跳,砰……砰……疊合在一起,就宛如兩人心靈契合般的有默契。

 

  她愛他,

  他愛她,

  此刻不需要任何語言,不需要任何蜜語,就已經知道的答案。

 

 
    ※ ※ ※

 

  優雅而大方、華麗卻典雅,如此奢華的舞會場面,聚集的人也都閃亮如鑽石、透亮如珍珠。

  「是隱神先生嗎?」

  「不,他是我父親,我代替他來。」

  「是的,可以進去了。」

  會場的門口,此刻正吸引不少人的注意。

  光和藍晴肩並著肩踏進會場,一襲單調的純黑西裝和樣式簡單的深藍色短禮服,穿在他們兩身上卻像純金一般閃閃發亮,讓會場千金貴婦、富豪少爺相形見絀。

  「我仍不懂,你為什麼一定要我來的原因,真的只是那麼單純嗎?」藍晴隨他走著,視線卻落在面前的人群。

  「難道不想來祝賀世環集團老董事的八十大壽嗎?」光也沒有看向她,正好其他企業的老闆也開始過來打招呼,他們兩個便開始沒有在說話,而是對其他人禮貌性的打招呼。

  突然,會場好像變得安靜些,這令藍晴困惑得看向周圍。

  會場的階梯上正有一位年紀不小的男子步履蹣跚的走下來,旁邊一名豔若桃李的女子小心攙扶著他,後方還跟著一名俊秀的男子。
 
  此時所有人都將視線放在他們身上,也知道面前這名看似殘弱,但卻不失威嚴的老年人正是世環集團的老董事。

  直到他走到舞台旁,身邊的男子和女子才恭敬的退到舞台旁。

  藍晴望見那對男女,心不禁抽緊,正好他們也望見了光和藍晴,一種冷漠的空氣凍結了時間,他們四個人互望彼此。

  敏茜正站在奕景身旁,她親密的攬著他的手臂。

  昨晚的冷雨好像又重現,這讓藍晴的身子顫了一下,但一股溫暖卻從手心散開,才驚覺光正緊緊握著她的手。

  ……
  ………………………
  ……………

  她愛他,

  他愛她,

  此刻不需要任何語言,不需要任何蜜語,就已經知道的答案。

  ……
  …………………………
  ……………

 

  既然已經知道他愛她,那又為何會選擇這樣狠狠的傷害她?


  「很謝謝各位來參加我的八十大壽。」老董事用自己蒼老的聲音說著。

  「我會邀請各位,是因為我有一件事要宣布。」

  這句話,引起在場所以人的好奇,包括藍晴自己也都看向了他。

  討論的聲音也不斷,讓人絲毫沒有注意到舞台前正有一個人緩緩走過舞台。

  突然一直握住藍晴手心的光突然鬆開,這令藍晴不解的看向他,正好也注意到了從舞台旁那走過來的人影。

  奕景離開敏茜旁,藍晴清楚看到敏茜失落和驚訝的表情,也清楚看見奕景正一步步逼近她,他的臉上沒有任何猶豫。

  沒想到光在這時往旁邊退開,留下藍晴獨自面前正向她慢慢走來的奕景。

  他們兩旁邊的人也開始注意到,紛紛讓開。  

  「我在此宣布……」

  現在奕景正站在藍晴面前,他們兩個的眸子裡映著彼此的容貌。

  「元藍晴小姐將為世環集團未來的總裁夫人。」

  這句話驚動了所有人,剛剛那些討論的聲音完全消失,每個人都將目光放在此時舞台前方的奕景和藍晴。

  藍晴睜大了雙眼看著面前的男人,

  敏茜也氣得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光的眼裡有著不易察覺的悲傷,但在看見面前的奕景和藍晴後,也不自覺露出一個微笑。

 
  「這個壽宴同時也是他們訂婚的日子。」  

 

  不可能吧?

  她的腦袋彷彿被狠狠的震了一下。

 

    ※ ※ ※

 

  「欸……你難道就不能好好的善待那個女人嗎?」

  光的話語裡有著懇求,「我相信你還愛著她,那又為何要不斷的傷害她呢?你的心不會痛嗎?」

  他說對了,他會痛,痛到甚至沒辦法好好說出口。

  「但我已經深深傷了她的心了。」奕景原本面冷漠的表情,透露出一點自責。

  光看見他的表情改變了,露出無奈。

  「既然你能傷害她,我相信你也能治癒她,只要你發誓妳會愛她。」光堅定的望著他。


  ……
  …………………………
  ……………  

 

  「校長,拜託你不要讓奕景退學好嗎?」她誠心的向校長鞠躬。

  「就算妳是偶像我也無法答應,這個敗家子我看了就討厭。」雖然語氣不像對奕景般氣憤,但也足以讓藍晴氣憤填膺

她走到奕景前面,雙手同時放在辦公桌上,「但在我眼裡奕景是有很多優點的,他在我遇到危險時救了我,還得到了全台網球比賽第二名阿!」

就算藍晴再怎麼說,校長還是那副嚴肅的樣子,絲毫沒有動搖。

  「林校長!」藍晴叫著他的尊稱,請求他能收回他的成命。

奕景在後面看得無奈,無論藍晴怎麼求,他都無動於衷,果然對他這個孫子很厭惡。

  「藍晴,不用再說了,沒關係的。」他雖然面帶微笑,但眼底還是可見他的深深的難耐。


  ……
  …………………………
  ……………

  兩個人走在人行道上,只有路燈指引他們兩方向。

  奕景看著她的側臉,說話的時候像是單純的小孩子,一但安靜時卻比盼翎感覺還來得成熟許多。

  她的眼睛深幽如潭,讓人無法將視線由她的小臉上移開,感覺這一段路程似乎很短,很快就到了青葉的女宿舍樓下。

  「送我到這就好了。」藍晴揮著手向他再見,「明天再寫看看國文和社會好了。」

  「嗯。」奕景回覆,他發現自己好像對她產生了另一種感覺,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只是覺得他想永遠這樣保護她,到永遠……

 

  ……
  …………………………
  ……………

 

  「能讓你這麼生氣的原因,是盼翎對不對?」她一隻手擺在胸前,說得更大聲,更想前進想讓他聽個清楚。

  奕景沒有回應,只是呆站在那裏。

  藍晴直接從背後抱著他,一股溫暖既悲傷的感覺瀰漫在他們周圍。

  「你到現在還是很喜歡盼翎吧?」她貼著他的背,哀傷的說著。

  「對不對!」她搖著她的身體,語調高亢的問他,想要尋到那個答案。

  但奕景依然什麼也沒說,不想反駁,也不想回答。

  「我知道了……」而她也停止動作,悲傷的對著自己微笑。

  ……
  …………………………
  ……………

 

  「奕景你知道嗎?我一直都沒忘記過你。」

  「無論何時。」

  她的語氣平靜,臉上是滿滿的愧疚。

  但他卻只回已一個冷笑,冷到令人寒顫的笑。

  「現在是怎樣?之前妳還說我是黑道大哥,而妳是偶像,我們兩個是要分開的。」

  「看到我現在是ㄧ個大集團的總裁,所以想回來找我嗎?再一次回到我身邊。」

  「妳還真是個現實的女人。」

  藍晴的雙手不自覺發抖。

  「不過我還真要感謝妳,才使得我不再相信任何人,也沒有再被騙過,我現在的成果可能有一點原因都是妳的關係吧。」

  「我……真的很抱歉。」

  ……
  …………………………
  …………… 

  「記得妳之前說過妳願意為我做任何事。」奕景邪魅的笑了笑。

  「只要你願意原諒我。」藍晴露出淡淡的微笑,面對他顯得神態自若。

  奕景抬起她的下顎,仔細端詳她美麗的容貌。

  精緻脫俗的五官令每個人男人都會涎瞪瞪一會,蜜桃色的雙唇誘人得如毒藥。

  「假如願意獻給我女人最珍貴的東西也願意嗎……」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畔響起,彷彿具有魔力讓她的身體麻醉了。

  維持理智清晰,她閉了閉雙眼並屏氣攝息。

  雨滴冷冷拍打玻璃,潮濕的味道沁入她的鼻息,並且帶著冰冷。

  他靜靜的等待她的回答,看見她緩緩睜開雙眼,望著他無情的雙眼、冷酷的微笑,她的臉上沒有猶豫、沒有懼怕……

   
  「願意……」


  ……
  …………………………
  ……………

  一幕幕酸甜苦澀的回憶在腦海中一閃而過,奕景沒料到在國中時不過救了藍晴,她卻能愛他到付出任何東西,一直到現在也是一樣,對他可以犧牲所有。

  要不是她,

  他不會體會什麼是戀愛,也不懂愛與被愛,更不會再對誰付出真心或感情。

  要不是她,

  他也不會再次墜落無底的深淵,對自己自暴自棄,好像視所有人為仇人。

  假如他那時沒有看見她或救她,也許他的人生也沒有任何意義可言了。

 

  「我發誓。」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奕景心中的疼痛似乎漸漸趨小,釋懷的感覺如雨過天青般的湧起。

  而聽到這個回答,光也揚起一抹微笑。

  雖然光知道會失去最愛的女人,他卻認為值得。

 

 

 

 

 

 《雨天裡的藍》/待續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