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裡的藍—最終回

 

  一陣熱烈的掌聲響起,老董事也緩緩下場,隨著掌聲漸小,會場已沒有任何的聲音,每個人都將注意力放在舞台前的奕景和藍晴。

  「這不好笑。」藍晴的臉上沒有喜悅,反倒冷冷的說,極力維持著自己的理智。

  奕景玩味的笑了一聲,「妳認為婚事可以當玩笑嗎?」

  「是不能,但你這樣擅自決定婚事……」

  「對!你們這樣擅自決定有顧慮到別人的感受嗎?」藍晴的話還未全部說完,一道歇斯底里的女聲吸引在場群眾的注意。

  奕景和藍晴也都看向聲源處。

  陳敏茜正壓抑著此刻的怒火,怒目咬牙的說道,惡狠狠的瞪向面前的藍晴。

  「我才是世環集團未來的夫人吧?這已是內定的事情。」敏茜細步的向前走去,一身酒紅色長擺禮服將玲瓏有緻的身材完全襯托,一股女王般的傲氣與風範足以讓每個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而妳這個偶像天后憑什麼搶走?」停下腳步,她正好對上藍晴的視線,雖然中間還夾了奕景,但火藥味似乎開始瀰漫。

  世環集團裡確實有傳言陳敏茜可能會與林奕景訂婚,只為還未正式公布罷了,但沒想到此刻卻突然變成了元藍晴。

  現在的場面令所有賓客都感覺像在看韓劇才會有的劇情,每個人都直盯著他們三個。

  陳敏茜一身酒紅的亮眼的禮服,讓人好像看到女王般令人倍感尊貴。

  但元藍晴卻絲毫沒有被這氣勢壓迫,淡淡的水藍色露肩短禮服雖沒有強烈的壓迫感,但卻有如深海美人魚夢幻得不可置信的美麗。

  就連兩人的家世背景也都如她們兩給人的感覺,因為敏茜父親的企業可說是企業界裡人人趨之若鶩,就連世環這樣龐大的集團也要退步三分,讓人不能得罪。

  但藍晴卻是被稱為演藝圈的奇蹟巨星,連母親也有第一名模的美稱,這樣讓人觸手不及,也只能從報章雜誌或電視才能看到吧。

  她們一個如火,一個如水,在此刻看來是真的是水火不容。

  「我憑什麼嗎?」藍晴像是聽到一個好笑的問題,輕笑了幾聲,「我憑我自己,況且這件事我也不知情。」

  「妳怎麼可能連這麼大的事情也不知情?當我是傻瓜嗎!妳肯定是計畫好的。」現在的敏茜早就不管什麼形象,眼看好不容易得到的東西將要失去,她無論如何都要守住!!

  「是我決定的。」驚呼聲此起彼落,因為說話的人居然是世環集團的前任女主人「陳慧恩」!

  她從階梯上緩緩走來下,雖然經過了這麼多年,容貌早已沒有以前的美麗,但優雅高貴的氣息仍然存在。

  看見她,敏茜像是心頭火起,緊緊握著拳頭。

  「怎麼可能!當初是妳自己決定我和奕景的婚事!為什麼突然更改!!」

  慧恩並沒有理會敏茜對她的吼叫,反而先看一眼奕景身旁的藍晴。

  「沒為什麼,因為我認為她比妳更適合成為集團的夫人。」她說得輕鬆,但聽在敏茜的耳裡卻氣得將要失去理智。

  「妳這是什麼意思?妳是說我不適合?」敏茜憤怒問,「這麼多年以來,我父親資助世環集團多少你們知道嗎!!要不是我你覺得你們的集團還有今天嗎?」

  「什麼叫她比較適合,一個偶像能做什麼?」她怒瞪慧恩,而手指向藍晴。

  「妳錯了,我能做的絕對比妳多。」看見她無理的指罵自己,藍晴也不甘示弱的說,「我可以代言集團的產品甚至是不用代言費,讓產品以最低的花費卻得能得極大的宣傳。」

  「我可以在圈內推薦給每個明星,讓他們藉機宣傳,使他們的粉絲也能支持。」

  「我可以不花任何錢,靠自己的力量去完成的事絕對比妳多。」

  「有些東西只是一時,不可能成為永遠的依靠,要是妳沒有你的父親,那妳也不過是個一無是處的女人。」
   
  敏茜被她的話徹底激怒,油然而生的怒火已再也止不住。

  「妳居然敢這樣指責我?難道不怕妳父親的事業再次陷入危機嗎?」

  藍晴的表情維持著笑顏,「我不怕,所以妳要耍什麼招數我都奉陪。」

  沒錯,她不會再犯下同樣的錯誤,所以這次她說什麼也不會再放手!

  看見藍晴自信的微笑,敏茜開始有幾分害怕,因為她是個聰明伶俐的女人,要是跟她做對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但她更不想失去花了這麼多時間才將得到愛情。

  「奕景,難道你對我任何眷戀都沒有嗎?」敏茜看向了她旁邊的奕景,表情露出不捨與痛心,讓眾人看了也忍不住心疼。

  「我……」奕景似乎也被她的表情感染,也些許的猶豫。

  「這麼多年以來,我都一直陪沒在你的身邊,你難道真的從未愛過我嗎?」敏茜向前走近了幾步,勉強的對他笑了笑。

  奕景看見她眼裡閃爍的光芒,對她是深深愧疚。

  「很謝謝妳一直陪著我,但我很對不起。」

  敏茜彷彿覺得自己跌入了絕望的深淵,她花了這麼多、這麼多的時間……


  
  「不要!!我不要聽!」她大叫著,「我花了整整六年!拒絕了多少的男人,為的只是你能愛我!!你現在居然跟我說什麼?」

  「我真的很抱歉……」聽見奕景的聲音,敏茜感覺腦袋轟隆隆的。

  原來,她終究只是個代替品,或是工具。


  ……
  …………………………
  ……………

  那晚大雨如注般落下,當時的奕景正倒在牆壁上。

  忽然,一隻白皙的手向他遞來。

  「你好,我是和你同校的同學,我叫陳敏茜。」

  ……
  …………………………
  ……………


  也許她早該想到,奕景那時根本就不會愛上任何人了,所以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得到他的真心。  

  「元藍晴妳真的是個幸福的女人,要什麼有什麼,儘管妳曾經發誓不再要,但反悔卻還是能得到。」她的神智恍惚,然後慢慢走向藍晴。

  「為什麼妳一定要奪走?」

  「為什麼!!」

  白皙的高高舉起,在眾人還來不及反應下——

 

  啪!

  藍晴雪白的臉隱隱有一道紅腫的掌印,她的臉也被衝擊使得往右邊轉。

  從剛剛就一直在旁看的光,立刻向前走去,把住了敏茜的左手,以免再讓她做出傷害藍晴的事。

  「放開我!」敏茜用力的想甩開,但他的力氣大得緊掐著她的胳膊。

  「光,放開她。」藍晴垂著劉海,淡淡的說,表情一點憤怒有沒有。

  好不容易光鬆開了手,敏茜也撫著被握得發紅的地方。

  藍晴正抬起頭,對敏茜使了個微笑,這讓敏茜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打我能讓妳不要那麼傷心,那就繼續打我好了,我明白我自個很自私的女人。」

  藍晴這句話讓敏茜更加憤怒,自私……既然知道自私為什麼還不懂得克制。

 

  啪!

  又一道辣紅得痕跡留在她的臉上,但這次藍晴依舊絲毫沒有反擊,也沒有生氣,只是緊咬著下唇,忍受紅辣的疼痛。

  看見她面不改色的表情,敏茜更加憤怒!她應該要回擊吧!!一個偶像居然這樣犧牲她的臉,那她倒要看看元藍晴這個自私的女人能為了得到他人的原諒,付出多少!

 

  啪!

  藍晴ㄧ轉回臉,敏茜就又立刻狠狠的摑掌。

  越來越鮮明的掌痕,讓光越來越心痛,正當他要向前制止,藍晴便立刻看向了他,表情憤怒的瞪向他,讓光卻步了。

 

  啪!

  再一次,敏茜毫不留情的又打了一次,甚至更加狠毒,就連在場的賓客也都於心不忍。

  但藍晴仍舊毫不生氣,就算痛得已經麻木了,也忍著疼痛,緩緩將臉轉回正面。

  每當看見藍晴那雙湛藍的眸子,有著堅定的感情,敏茜似乎也越來越猶豫,她明明已經這麼痛了,為什麼表情卻沒有任何改變?

 

  啪!

  響亮的聲音不知幾次的又響起了,但就算藍晴臉上多麼紅腫,看起來多麼的狼狽,仍有一種驚嘆的美麗,讓人不敢相信。

 

  啪!

  緩緩的,一道鮮血沿著嘴角流下,光撇開頭努力不去看她,因為藍晴現在的眸子已沒有剛剛的澄澈,開始變得恍忽不清,這麼痛她居然能夠承受!

 

  啪!

  這一次,藍晴並沒有立刻轉回頭,反倒是停頓會,看來是已經痛得沒有了知覺,見她一直沒有轉回頭的敏茜,左手也漸漸抽緊。

  「生氣阿!!不要只是裝作可憐!」敏茜對她大吼,一股罪惡感開始萌芽。

  藍晴笑著,雖然她感覺到腦袋已轟轟作響。

  「妳不打了嗎……我以為妳一直很希望看到我這麼狼狽的樣子……」散亂的髮絲擋住了她的側臉,以那道辣紅的掌痕。

  身邊的奕景也忍得心疼,努力忍住想保護她的衝動。

  「妳這個女人真的很自私。」敏茜看見她嘴角的鮮血已滴到了胸口,心彷彿開始在淌血。

  「我知道……我也知道我的個性得罪了很多人……」

  敏茜低著頭,接著轉身準備離去。

  剎時,藍晴像是失去了支柱,身子整個往後傾倒……每個人都摀住驚呼,敏茜也轉回了頭,光也馬上往前要接住她。

  頃刻間,原以為會跌入地面的藍晴,沒想到有一個人接住了她。

  迷茫的視線裡,奕景正露出心疼的表情,溫柔的看著她。

  「謝謝……」藍晴輕輕吐出。

  看見倒在奕景懷裡的藍晴,敏茜並沒有生氣或忌妒,反而好笑的看著藍晴。

  「原以為妳是個聰明的女人,沒想到這麼的傻。」居然犧牲了偶像最重要的臉。

  藍晴似乎聽見了,也笑著,「是呀……可是在愛情裡哪個女人沒有變傻呢?」

  敏茜不禁露出許久未見的笑容,「嗯,說的也是。」

  她現在終於明白,藍晴身上獨特的魅力,她擁有讓所有人動容的特質,無論是再怎麼心懷恨意的人,藍晴總有辦法讓他釋懷。

  那雙真誠雙眼,就有如無底深淵裡唯一的光芒。

  轉身,敏茜此時眼裡是一種無法形容高興。

  看見敏茜願意放手,藍晴也放了心,昏睡在奕景的懷裡,隱約中她似乎聽見了眾多人擔心的聲音,還有救護車的聲音。

 

    ※ ※ ※

 

  金燦燦的陽光灑落在綠色的草地上,眾人們皆是滿心期待等待新娘的出現,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倏忽,每個人都安靜了下來。

  雪白的婚紗被陽光照耀得明亮而刺眼,映襯著她白皙的肌膚,層疊有致的蕾絲也輕盈飄動著,花冠上垂著薄紗更讓她美麗的臉龐若隱若現,此刻夢幻彷彿她是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公主。

  藍晴正一手捧著潔白的百合花,一手被光輕柔的挽著。

  然後,

  樂團開始奏樂,她微微低著頭,雪白的婚紗拖在暗紅地毯上,接著一步、一步緩緩隨著光向前走去。

  紅地毯兩旁的賓客也都移不開視線,看見被陽光照得刺眼的婚紗,他們似乎看見了那份許久未見的幸福光芒,正在此時瀰漫。

 

  此刻,

  蜜兒和城傑正露出開心的表情望著她,

  陳慧恩也一臉欣慰的凝望她,

  敏茜則是對她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

  而世翔也掩不住笑意,

  就連奕景的爺爺也有難得的笑臉,

  但令藍晴驚訝的,是在角落裡的一名美豔的女子。

  她擁有和藍晴ㄧ樣鵝型臉蛋、雪白肌膚,也擁著和她相似的五官輪廓,唯一不同的是這名女子眸子有著不同於藍晴的冰冷及神秘。

  光似乎發現了藍晴有些分神,也明白她分神的原因。

  「伯母,其實還是愛妳的。」光在藍晴輕聲說著,這也讓她心頭一陣感動。

 

  不知不覺,她已走到了神父的面前。

  光此刻心中的不捨都將成為祝福,他把她雪白紡紗的纖素手,謹慎小心的放到了奕景手心裡,並對他使了個眼色。

  「就交給你了,替我好好愛她。」光將握著藍晴的手鬆開。

  順時奕景也握緊了她的手,他一身純黑燕尾服讓他看起來更加迷人了。

  「我會的,謝謝。」

  奕景感激的說,假如那時光沒有來找他,也許也不會有今日的婚禮了,他……真的很愛她,才會願意犧牲自己。

  聽到這個答案,光露出滿意的微笑,接著悄悄離去。

  「沒想到妳會選露天的婚禮。」聽著神父前面莊嚴的婚詞,奕景卻對藍晴做出這樣的決定比較感興趣。

  薄紗下的她,隱約笑著,「我想賭賭看。」

  「如果每次都在我最絕望的時候下雨,我就不信連我最幸福的時候也下起大雨。」

  聽到這句話,奕景忍不住笑了笑,果真是像她的作風,拿自己的幸福來賭。

  「奕景,你是否願意娶藍晴小姐為你的妻子?照顧她、愛護她、無論貧窮還是富有,疾病還是健康,相愛相敬,不離不棄,永遠在一起,直到死亡將你們分離。」

  樂聲悠揚,他揚起一抹許久未有的笑容。

  「我願意。」
 
  「藍晴,你是否願意嫁給奕景先生為妳的丈夫?照顧他、愛護他、無論貧窮還是富有,疾病還是健康,相愛相敬,不離不棄,永遠在一起,直到死亡將你們分離。」

  輕微輕輕拂過,隱隱將薄紗掀起,

  「我願意。」

 

 

  「妳還是一樣很擔心藍晴呢。」光坐在貴賓席的角落,看著藍晴此時的幸福,他也心滿意足了。

  「嗯,再怎麼說今天是那孩子的婚禮阿。」剛剛美豔的女子回答,看見女兒能幸福,當媽的也就沒什麼遺憾了。

  想起前幾日奕景親自到她家裡請她參加婚禮,她相信藍晴跟他在一起會——

  幸福的。

 


  「新郎可親吻新娘。」神父向眾人宣布著。

  每個人也都將目光放在他們兩身上。

  奕景和藍晴面對著對方,他輕輕掀開她的薄紗,陽光燦爛、天空湛藍,此刻萬物似乎都在祝福他們。

  緩緩的,他輕柔的吻著她的唇,底下的群眾包括光、陳慧恩甚至是敏茜也都感到一陣欣慰,儘管前面他們兩人之前傷害了對方多少,但如今卻都煙消雲散了。

  微風徐徐吹來來,藍晴頭上花冠的花辦隨著風飄散,似乎也在宣告著幸福的開始。

 

 

  「咦,下雨了。」不知是誰的聲音,此時一朵雪白的雲壟罩了這裡,一顆顆如珍珠般透亮的雨滴開始落下。

  「可是沒有烏雲阿?」

  藍晴和奕景也困惑停下動作,看見綿綿細雨斜織著,卻是如珍珠般美麗,或許是因為太陽耀眼的光芒,讓一切此刻看起來都耀眼如星。

  「妳似乎賭輸了。」奕景看見底下的群眾全將視線放在雨上,不禁笑道。

  藍晴裝作無奈的嘆口氣,「算了,至少我現在很幸福。」

  太陽雨阿……

  她怎麼會沒想到呢?

 


  漸漸的,似乎有人開始注意到面前的新郎和新娘正互相擁吻著。

  藍晴攬著他肩,奕景攬著她的腰,彼此在雨中長吻著,花瓣隨風搖曳,雨如珍珠般點綴在她的蕾絲上,如此唯美、浪漫的畫面令所有人沉醉。

  而他們的身後正出現一道美麗七色的彩虹。

 

  綠茵的草地,
  耀眼的陽光,
  綿綿的細雨,
  絢麗的彩虹,
  眾人的祝福,


  所有、所有的幸福彷彿都聚集在這一刻。

 

  她會幸福的,雖然沒有盛大的婚禮,甚至還飄起了細雨,但至少這一秒她認為她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就讓這刻,雨天裡唯一的藍繼續延續,無論未來會有多少風風雨雨,他們都深信——

 


  一定能幸福下去。

 

 

 

 

 

《雨天裡的藍》/全文完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