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裡的藍—07

  第三章

 

  大雨滂沱,奕景將車停好後,就朝自己所住的樓層上去。

  一推開家門,原以為會是冷清、暗黑的客廳,燈居然是開著的,但面前明亮的四周卻未見到任何人,可是卻有從廚房那飄來的陣陣香味。

  奕景皺了皺眉,往自家廚房的方向走去。

  單身的家內,廚房用具新得光滑,似乎根本沒用過,頂多只有咖啡機插著插座而已。

  但此刻映入奕景眼裡的,並不是平日所見的清冷,所見的孤寂。

  一盤盤美味精緻的佳餚熱騰騰的擺在餐桌上,有清蒸魚、高湯、炒青菜……等,他冷漠的瞳孔裡雖清楚映著這些飯菜,但始終不願意向前拿起桌上的碗筷,只是靜靜的站著。

  那好像是在等甚麼,身體佇立於原地,而視線停在面前的廚房。

  「你回來了嗎?」從廚房裡走出來的,是正端著燉牛肉的元藍晴,她的衣著樸素,身披一件雪白圍裙。

  藍晴捧著微笑的看著他。

 

  時間可能倒轉嗎?六年前的回憶居然正不斷的倒帶,直到停在高中的那段日子……


  ……
  …………………………
  ……………

 

  「你回來了呀!」奕景一回到自己的家中,就看見藍晴已經在門口迎接他,她換下平常莊重的制服,但穿著不是在舞台上亮麗的舞服,而是一身輕鬆便服。

  「藍晴……妳在這裡幹嘛?」雖然奕景平常是沒鎖門的,要進來很容易,但他看到她還是很驚訝。

  她調皮的笑著,接著就拉著奕景的手臂,樣子極為可愛,「當然教你讀書瞜!正好下週是段考阿。」

  「妳會不會太多管閒事了?」奕景有點不適應,平常一回家是黑暗又安靜的客廳,可是現在卻有一個人在等他回來。

  藍晴嬌滴的唸著:「吼,你就被退學了耶,我當然要幫你瞜!」

  「而且你不笨吧?要不然你也不會考上這所高中阿」其實藍晴有查過他的入學成績,真的不是外人想的那樣,靠著是校長孫子的名義而進入這所高中,是真的憑藉自己的實力。


  當時奕景的爺爺差點逼得奕景退學。

  但在藍晴拜託下,他的爺爺允許如果他考上全年級第一名那就容許他繼續留在這所學校,沒想到藍晴之後每天都到他家為他做飯、陪他讀書。

 

  ……
  …………………………
  ……………

 

  只是想起這事,奕景臉上卻仍是不削。

  「元藍晴,妳想用同樣的方式讓我再次接受妳嗎?」他裝做好笑的看著她,「告訴妳,這個方法對現在的我根本不管用。」

  但藍晴仍悠閒的將燉牛肉放到餐桌上,隨後脫下圍裙。

  「我只是單純想陪著你罷了。」她神色自若的說著,接著拿起桌上的碗筷放近他面前,「累了吧,先吃飯吧。」

  她對他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望見她手裡的碗筷,他卻遲遲沒有伸手遞接。


  ……
  …………………………
  ……………

 

  「我碗筷都擺好了,快吃吧!」藍晴走到桌上,細心的為他裝了一碗白飯,擺好碗筷。

  奕景就這樣被她拉到椅子上,夾起青菜、牛肉、蛋放進碗裡,一口口吃著。

  「好吃嗎?」藍晴期待的問他,只是他卻依舊繼續將臉埋在碗裡。

  他已經很久沒體會過被人關心的感覺,從小母親就去世了,家族裡的人都對他冷眼,就連昕嫻也離開了,也從小弟晉升為大哥,變成他在照顧別人。

  所以他現在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覺得心裡暖暖的,像是溫煦的太陽在他旁邊。

  「妳為什麼要做到這樣?」他就算已經知道原因,但他還是很疑惑,可以因為一次幫助她,就可以喜歡他這麼深嗎?

  藍晴只是繼續在他旁邊,看著他臉上滿足的表情,「因為我喜歡你呀!」

  「可是我不過只救過妳一次。」

  「我知道。但自從那次以後,我就開始打聽你的消息,了解你是怎樣的人、家世,當我聽到消息後,我發現我更喜歡你了。」

  奕景放下手裡的碗,雙眼注視著她螓首蛾眉的臉。

  「但妳這麼相信那些打聽到的事嗎?」

  藍晴不漏牙齒瞇著柳眉,「相信,這是女人的第六感。」

 

  ……
  …………………………
  ……………

 

  「再不吃,菜就要涼掉瞜。」藍晴笑嘻嘻的說,便將碗筷放回桌上,欲想將他拉來餐桌旁。

  但他卻一把用力推開她的玉手,「不管妳是用甚麼方法進到我家,但妳這都是非法闖入。」

  他冷冷瞥了她一眼。

  只是藍晴卻仍不改面色,拿起剛剛擺回桌上的碗,再次遞到他面前。

  「你先吃飯吧。」好像他剛剛的話只是空氣。

 

  鏘!

  一聲碎裂聲,藍晴手裡捧的碗,已成了碎片落在地面,她裝作無奈的嘆了口氣。

  「我去拿掃把來清理。」

  語畢,藍晴轉身又走進了廚房,拿出了掃具開始清理。

  而奕景依然站在原地,但垂在側身的手卻緊緊握著,一張好看的臉正怒目橫眉,「妳還不明白我的意思嗎?我要妳立刻離開。」

  他的語氣顯得有些怒火,但藍晴卻絲毫沒有聽到似的,仍是專心清理著碎掉的碗。

  「我快清好了,等一下。」她看都不看奕景一眼,根本不去注意他此刻憤怒的臉。

  奕景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兇惡,但卻還是被自己壓了下去,維持著自己平日的冷靜和冷漠的面前。

  正好藍晴也將碎片清理完畢,將掃具放回原位。

  接著走近他,她一個伸手就拉住了奕景的胳膊,「不想吃晚餐嗎?要不要先回房休息再出來。」

  藍晴的語氣溫和婉轉,沒有平日的傲氣或是自信,就像一個惹人憐愛的小女人。

  纖瘦的雙指拉起他的袖口將他推向房間的方向。


    ※ ※ ※

 

  大雨淅瀝嘩啦的打在玻璃窗上,外面是霧茫茫的一片。

  「放手。」一踏進自己的房間,奕景就立刻揮開。

  藍晴也馬上拿離,不願再多做糾纏,「我去把晚餐拿上來。」

  說完,她就輕盈的走開。


  奕景走到自己的床邊,順手脫下身上的外套,房內灰暗暗毫無燈光,看見窗戶外也灰濛一片,心也如同被一團黑霧所包圍。

  一個個的心結仇恨慢慢消去,但對他來說,卻好像其實有更大的心結在心中,甚至不斷滋長,那是連他自己都不知該如何去消磨的,不斷的、不斷縈繞在心的深淵之中。

  就這樣……他愣了十多分鐘。

 

  聽著雨聲、享受著寂寞,直到瞬間——

  全部揮開,房門外明亮的光落了一塊,藍晴拿著一盤可口美味的佳餚走進他的房間,。

 

  「抱歉,弄得有點久。」藍晴小心翼翼的端著,托盤上一碟碟的菜飯正溢出香味,絕不差剛剛在餐桌上所見的精緻。

  藍晴緩緩走到他旁邊,彎下身將托盤輕輕放在床旁小桌子上。

  一抬起頭,就對上奕景深邃冷漠的眸子,他的雙眸深沉如深海、她的雙眸澄澈如湖泊,竟深深吸引了對方的目波,一種難以呼吸的情愫開始散開。

  但下一秒,藍晴便對他微笑,站直了身子,「想吃的時候再吃吧。」

  轉身,不帶任何牽掛。

  「妳到底有甚麼目的?」一道冰冷的聲音讓她停留在原地,她背對他。

  「我只是愛你罷了。」望著她的背影,她的語氣聽起來自然。

  外面的冷空氣彷彿闖進了這,灰暗的房間裡藍晴強忍著刺骨的冷溫度。

  「妳認為我還會再相信妳的話嗎?」奕景嘲弄似的苦笑。

  藍晴旋過身,看見他臉上掠過的一絲痛苦。

  「你相不相信都無所謂,當年的事很抱歉,所以如今要我做甚麼,我都願意彌補。」她的語氣堅定,認真的丰情讓他瞬間愣了會。

  他走近了她幾步,「是嗎,那我倒要看看妳口裡所謂的愛我,是怎樣的愛?」

  片刻,掠過她面前的邪氣令人心頭一陣冷顫,她懼怕得不自覺退後一步。

  沒想到他已把住了她的胳膊,將她柔弱的身子一把推入了身後的牆壁,衝擊力讓她差點呻吟出痛苦,但面前如此貼近的距離讓她根本不敢亂動。

  他們的雙唇近得只差幾公分,奕景寒冷的氣息貼近她的鼻息,但她的理性卻告誡自己必須保持冷靜。

  「記得妳之前說過妳願意為我做任何事。」奕景邪魅的笑了笑。

  「只要你願意原諒我。」藍晴露出淡淡的微笑,面對他顯得神態自若。

  奕景抬起她的下顎,仔細端詳她美麗的容貌。

  精緻脫俗的五官令每個人男人都會涎瞪瞪一會,蜜桃色的雙唇誘人得如毒藥。

  「假如願意獻給我女人最珍貴的東西也願意嗎……」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畔響起,彷彿具有魔力讓她的身體麻醉了。

  維持理智清晰,她閉了閉雙眼並屏氣攝息。

  雨滴冷冷拍打玻璃,潮濕的味道沁入她的鼻息,並且帶著冰冷。

  他靜靜的等待她的回答,看見她緩緩睜開雙眼,望著他無情的雙眼、冷酷的微笑,她的臉上沒有猶豫、沒有懼怕……

   
  「願意……」

  立刻,她像被灌了烈酒,喉嚨裡發不出任何一句話,只是任由他廝磨著她的紅唇。

  他按住她的髮絲,將她壓向他需索的唇狂,狂熱是火苗,一點燃便立刻蔓延了全身,她甚至完全失去抵抗力,雙手無力的垂下。

  一個轉身,兩人便跌住旁邊柔軟床鋪。

  薄唇離開她的唇,轉而吮噬軟潤敏感的耳,一道道炙熱的痕跡烙印在雪白的肌膚上。


  此時此刻,原以為那些難受的感覺早就隨時間忘卻,但沒想到仍牢記於心,無法抹去……


  ……
  …………………………
  ……………


  「放開我!放開……你們這些齷齪的男人!」

  「聽到沒!放開我!」

  一位女學生不斷掙扎著,努力想掙脫抓住她的男子,但都還是徒勞無功。

  全身的不舒服感令人作噁,看著一雙雙髒手隨意在自己身上游動,她雖好不容易不去害怕,但絕望卻更加鮮明。

  制服上的鈕扣一顆顆被解開……

  被包裹在黑襪裡的美腿正赤裸裸著……

  胸處也被撫觸得難受……


  假如那天,他沒有出現,她的人生可能就和現在完全不一樣。

 

  ……
  …………………………
  ……………

 

  淚水不自覺滑落臉頰,心如被絞痛般難受,她從未想過,自己的第一次會是在這種情況。

  曾經他將她生命中的汙點消去了,可以有現在的自傲、自信是他給她的,因為打從那刻起她就發誓自己絕不能有再被糟蹋的可能。


  可是她愛他,哪怕他現在多麼恨她,她仍相信總有一天他會再次回到自己身旁的。

  捲曲的眼睫毛微微顫抖,藍晴任由他在自己身上,但眼淚卻不聽使喚,清晰的淚痕延著臉,難受的感覺壓著她完全喘不過氣。

  對不起……

  她的心底迴盪著這幾個字,這時奕景注意到她臉上的淚水,心居然忍不住抽痛,心如刀割般的痛楚深深刺痛他的胸口,就算恨意再深終究壓不過這份痛。

 

  他停下了動作,離開她身上,走到窗邊,細細的雨絲狠狠打在玻璃上,最後緩緩滑下。

  藍晴麻木的躺在床上,但眼淚卻還是不止,神情恍惚。

  良久,她才回神,沿著床緣坐著,看著窗戶旁他孤單的背影,黑暗吞噬了他的一半。

  「你不繼續嗎……」她淺淺一笑,苦澀化開。

  玻璃上映著他冷峻的面容,他的眉頭深鎖,鶚視著玻璃上後方的她。

  「我很想知道,當年妳真正和我分手的理由。」

  一道閃電忽然響起,貫穿天際,電光石火中藍晴頓了頓。

  「既然妳說妳從未變心過,那當時妳又怎麼會轉而喜歡上他。」他的語氣平淡,可是他很清楚此刻心裡掀起的波淘洶湧。

  「你真的想知道嗎?」藍晴整理著自己被翻亂的衣衫,恢復以往的冷靜。

  沒有聽到他的任何回應,她也知道他的回答。

  她低頭看著地板。

  「當年的我並沒有喜歡上光,我和他純粹是在演戲。」靜靜的,她開始回憶當年記憶,「演戲的原因,是為了救我父親的企業,同時也是為了在演藝圈裡有更好的未來。」

  「那時我被國際間的一個星探公司亮中在台灣的人氣,他們說只要我能維持現在的身價,就願意將我推上國際舞台,所以因為我一直以來的目標,我為了身價當然不能交男朋友。」

  「另外,陳敏茜也剛好找上了我,她說只要我願意放棄你,她就會無條件解救我父親公司的商業危機。」

  「所以我當時才選擇與你分手。」


  奕景揚起一抹黯淡的微笑,「原來……我的存在比不過妳的目標和妳父親的事業阿。」

  「而妳現在因為得到了想要的,所以想要回之前失去的嗎?」

  藍晴緊掐著手,「是的……」

  「對不起,我知道那時的我太過自私,才會做出那樣的選擇,但現在我不會了,拜託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她此刻的眼神變得真誠,心中多麼盼望及渴望著,站起身,她勉強的對玻璃露出一個微笑。

  「奕景,我愛你……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變過。」

  她溫柔甜美的聲音清楚的傳進他的耳裡,但這句話卻讓他的心更痛了,莫名的撕裂、疼痛感讓他擰了擰眉。

  他應該要恨她!報復她當時拋棄了她才對!

  但她楚楚可憐的模樣,卻讓他猶豫了。

  弈景閉了閉眼眸,他凝思了一會,不對上她惹人憐的秋波,一種苦澀的感覺漸漸化開,最後一直滲延到胸口,難以忍後的疼痛正撕裂全身。


  「太遲了……」

  「我們已經不可能了。」

  冰冷、刺骨,同時刺入彼此的心底,他說了他該說的,應該快樂才對……

  她的神智再次陷入恍惚之中,眼神朦朧得分不清身旁的事物,只是想離開……離得越遠越好……

  她轉身,他們背對著彼此,不再看對方一眼,深怕這麼一眼,會讓心底壓抑的心情瞬間湧起。

  藍晴纖瘦的人影漸漸從房門消失,空盪盪的房間內,孤獨早就膨脹了,只是他現在才感覺到它的可怕,空洞洞的一塊,或許不可能再有填滿的一天了。

 

 

 

 

 《雨天裡的藍》/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