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裡的藍—06

 

  「沒想到,水藍星空的宣傳會竟然會影起這麼大的話題。」世翔讚嘆的說,看見水藍星空的銷售業績日益增加,他真的是越來越欽佩奕景這位堂哥了!

  但奕景卻毫不理會他的驚歎,只是冷冷看著桌上的報紙。

  斗大的標題清楚寫著「水藍星空」這四個字,外加後面「知名設計師Emily--最真實浪漫的愛情約定」,內容除了敘述當日的情形,也包括了Emily的個人介紹,還有之後陸陸續續為元藍晴的報導。

  「我想你來並不只是讚嘆水藍星空吧,有甚麼事就快說吧。」奕景的眼神冷漠,就算視線只專注於筆電上,但從語氣就知道要他離開。

  聽到他有些不耐煩的語氣,世翔也意會到再不不久就要被下令逐客令了。

  「其實也沒甚麼。」他悠哉的說,「我只是來告訴你,陳阿姨要跟你見一面。」

  聽完,奕景稍微愣了一下,手靜止於電腦鍵盤上,但表情帶些得意,也帶些嘲諷。

  「是發覺到後悔了?想要跟我道歉嗎?」他像是自言自語的輕笑幾聲,笑裡有著一絲不易察覺到的高興。

  他的手移離鍵盤,順時表情變得比剛才還顯得冷漠,就有如一道冰刀,有足以刺入人心底的銳利。

  「告訴她,她當年對我所做的事,我是絕對不可能原諒她的。」語氣好似一種無形的仇恨正在蔓延,令人害怕。

  世翔看見他那股恨意,只是無奈的笑了笑,「你難道就要永遠這樣恨下去嗎?」

  「對,我要讓曾經所有瞧不起我的人得到加倍的痛苦。」

  「但你這樣快樂嗎?」

  奕景聽到這個回答,只是停頓了幾秒,但卻依舊露出了那抹令人害怕的微笑。

  「當然快樂,這也是我這麼多年努力的原因。」

  他的回答有像是從無底深淵裡傳來的,究竟是多深的恨意才造就了如此的結果。

  世翔從口袋裡拿出一張便條紙,放到他的辦公桌上。

  「不管你至今是有多恨他,但至少去見她一面也好。」便條紙上寫著一家餐廳的地址和名字。

  「我不需要。」但在放下的剎那,他冰冷的語氣響起,只是世翔的動作仍舊沒停,反而拿了一份文件押在上面以防它飛掉。

  「不管你要不要去,我還是要拿給你。」他的話語裡有著莫名的堅定,就好像非得要他去才甘心。

  隨著世翔的離開,辦公室裡變得靜寂。

  他的眼神依舊冷淡,但視線卻停在那份文件上。

 

    ※ ※ ※

 

  台北熱鬧的夜晚裡,來往的人群不斷,「夜生活」這句話也得到了印證,比起白天,晚上更是明亮,霓虹燈閃著七彩的亮光,商家明亮的燈外更是照亮了整個街道。

  在街道熱鬧的角落裡,一間默默無名的咖啡廳中,一名音樂家醉心的拉奏著小提琴,就在這寧靜的角落,坐著一位年輕男子,和一位婦人。

  「你到現在還那麼恨我阿?」婦女輕啜了紅茶,聲音充滿滄桑。

  男子則依然漠不吭聲。

  看見他這個樣子,婦人蒼涼的笑了笑,「你們果然是母子……」

  頓時,奕景才抬起頭看向她。

  時間的摧殘,在她臉上留下不少痕跡,曾經的傲氣如今早沒剩多少,但卻多了一份沉穩。

  「你和你母親一樣,擁有令人頃心的美貌,那雙淡漠的神情,總讓人讀不出想法。」

  「妳到底想說什麼?」奕景不耐煩的說著。

  婦人早料到他這樣的反應,閉了閉雙眸,「你想知道當年的事情嗎?包括你父親棄你於不顧?」

  小提琴的樂聲依舊縈繞整間咖啡廳,她看到他的表情有所改變,這個問題似乎撥動了他的心弦。

  「當年我和你父親是企業關係而結婚的,只是那時他早在私底下和妳母親交往,當時的我很明白我才是第三者,只是自尊心的關係我不想承認,況且我也愛上他了。」她靜靜的陳述往事。

  「所以當這件事被所有人知道後,我便想盡辦法留住你父親,但卻最後卻演變成無法挽回的結果。」她深深低歎一口氣,感嘆年輕時的自私自利。

  「其實你的父親早在你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了,而且他是為了保護年幼的你才不幸身亡的。」

  「我想告訴你的是,你母親是個好女人,你父親也不是不要你。」

  她的喉嚨變得有些乾啞,她便拿起桌上的紅茶輕啜一口,「當年的事我知道無論現在我再怎麼挽回可能都於事無補了,我讓你失去了童年,也讓你失去了依靠,更讓你幼小的心靈品嘗那不應該屬於你的孤獨。」

 

  ……
  …………………………
  ……………


  「妳說孩子!這是甚麼意思?」

  一間華美的雙人房內,一名俊秀的男子大吼著,語氣裡有著憤怒、有著顫抖。

  而站在他面前的年輕女子則是被他的吼聲嚇到,根本不知該如何反應?因為他此時的表情就好像要把她吃掉似的,令人懼怕。

  「慧恩妳說愛姈懷了我的孩子是真的嗎?」但男子仍舊不罷休,一副就是要得到一個答案才甘心。

  此時名叫慧恩的女子仍是站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但眼淚卻毫無預警的撲簌簌落下,就好像一顆顆破碎的心。

  是她的錯嗎?難道太愛一個人也有錯嗎?

  「我……」

  「說阿!!」這一道震耳的吼聲在次嚇著了慧恩,原本要出口的話全吞了回去,只有淚水不斷的、不斷的滴下,鹹鹹的味道如苦藥從唇邊滲進。

  「正承!!難道妳就真的這麼愛那個女的嗎?我們都已經結婚兩年多了耶?」咬著唇,慧恩強忍悲傷及憤怒,大聲斥喝正承。

  瞬間,安靜吞噬了時間,正承冷冷的說,帶著一絲冰冷的笑。

  「沒錯,我到現在還深深著愛她。」

  冰冷化為利劍,惡狠狠的插進她的胸口,甚至讓她有陣陣昏迷的不舒服。

  「她是我一生,唯一值得愛的女人。」他的笑裡有著藏不住的甜蜜,此刻利劍彷彿被裹上了蜂蜜,只是終究是那份冰冷的刺骨。

  望著他離開的背影,她明白他永遠不會愛上自已,哪怕自己花再多時間,再多的心力愛他也是一樣,只是執著的可怕,讓她無法放手,這樣得不到回報的投資,難道就真的是這樣嗎?

  但她仍想賭賭看,賭最後究竟僅存了些甚麼?

  


  在他離開後的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一如往常般的孤寂,卻在今天出現一道晴天霹靂的閃電。

  報紙頭版上斗大的標題讓她愣了有半小時之久。

  「世環集團總裁因保護了一名幼小嬰兒而不幸生亡!」

  報紙上的油墨清楚,但不過多久卻糊了成一團黑,淚水幾乎沾濕了這報紙的頭版。

  她嘎然絕望的跪下環住全身,手裡的報紙也被蹂爛不堪,而心碎得體無完膚,應該永遠也無法復原了吧……


  「我不想看見這個孩子。」

  「我說我不想看見他!聽到沒有!」

  「可是……夫人……這是老爺交代……」

  「管他是誰!要是這個孩子再讓我看見,妳就完了!」

  「……是,夫人。」

 

  晦暗無光的世界,到底活著還有甚麼意義呢?

  她恨他的傻氣,他愛她竟然願意犧牲自己的性命,卻只為了與那個女人的孩子。

  陳慧恩,一個高高在尚的千金公主,沒想到會在愛情中輸給一位平庸的女子,這情而以堪呢?活生生奪去幸福的人,她要讓她嚐到自己也受過的痛苦!

 

  ……
  …………………………
  ……………

 

  「哼,到頭來妳還不是要道歉的?是想從我身上拿到甚麼嗎?」奕景的笑容冰冷,就像那個他一般,狠狠的、悄悄的無息插入她的心口。

  「我不想要得到你的原諒,我只希望你能解開仇恨,那是會毀了你的一生的。」至少她曾深刻體會過。

  「那不都是妳一手造成的!!」童年的創傷彷彿裂開得更大,憶起兒時殘破的回憶,他的心被掐得難以呼吸。

  她後悔當時她的傻,也許當被愛恨沖昏頭的人,等當恢復理智時才發現事情已無法彌補了。

  「所以我才覺得抱歉,奕景……你現在回頭還不算太晚,恨意是很可怕的。」慧恩見著他眼裡的憎恨,她真的沒料到,他的這股恨意竟已增大到如此地步了。

  「回頭?我幹嘛回頭?我活了這麼多年,就是希望有一天能讓妳們這些人嚐到我當時的痛苦!」

  「不……到最後你一定會後悔的。」慧恩沉著氣,「你跟我不一樣,你還有一個願意真心付出的人在你身邊,當時的我只剩下我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去思考。」

  奕景冷冷的笑了笑,「真心付出?妳說……這世上還會有人對我是真心的?」

  剎那間,他的腦子裡飄過一個模糊的影子。

  她有一頭柔順飄逸的長髮,水藍色的清澈眸子總是透露一股堅強真摯的情感,而她的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動作總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不可能!!」他用力撇開了頭,想揮去腦海的人影,「這世上怎麼可能有真心這種東西!」

  打從他被藍晴狠心拋棄後,他就再也不願相信任何人的感情,更何況是曾經那樣傷害過他的人?

  「真心這種東西是人們時常忽略的,你只是沒發現罷了。」

  看見奕景如今狼狽的樣子,她的心已一滴滴的被罪惡感填滿。

  「告訴我……」

  「妳為甚麼到現在才跟我說這些事?」忽然,他冷靜了下來,雙眸靜靜的凝望她黯淡的臉。

  慧恩只是淡淡的笑著。

  回想起昨天得事,她仍舊難忘。

 

  「妳為甚麼認為我後悔了?」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同樣的座位,但坐在慧恩面前的,是元藍晴。

玻璃窗望去,路上的行人匆忙步履。

藍晴美麗的雙眸有一種真摯的情感,「您這些年其實也很痛苦吧?不……應該說打從那時候開始妳就陷入了痛苦的深淵。」

  「我看過當年的報紙了,您很愛、很愛那個男人吧?所以他死了以後,您恨不得自己也痛得死掉算了,可是妳卻仍是忍受折磨的活到了今天。」

  「您就跟奕景一樣,自己默默承受痛苦,總用冰冷將自己包覆,淡隨著時間,若都不去融化它,那只會越來越堅硬,到時候恐怕是任何的烈火都無法讓它消失的。」

  「所以,趁現在還來得及,我希望您能救救奕景,讓那還未真正完全深入心谷的恨意早日消散,才不會釀成無法挽回的後悔,我相信這點您應該比誰都清楚才是。」

小提琴的樂聲悠柔而平靜,咖啡廳裡沒剩多少客人,又顯得更加幽靜。

  「妳想說的只有這些?」慧恩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眼神高傲。

而藍晴則是回已一個淡淡的笑容,「是的。」

它的眸子依舊清澈明亮,彷彿是任何污漬都無法汙然她般的澄淨。

  「妳為甚麼要為他這麼做?」一個高高在尚的偶像天后,同時也是十大企業家的千金,第一名模的獨生女的她這麼做的原因究竟是甚麼呢?

她很好奇,這樣擁有一切,足以呼風喚雨的女人,為一個男人這麼做的理由……

隱約間,藍晴揚起一抹燦爛卻真誠的笑容,眼神裡溢滿了幸福,這令慧恩頓時完全愣住。

多久未曾見到這抹笑容了?


  ……
  …………………………
  ……………

  「慧恩……我明白妳愛正承的心意,那絕對不比我少,所以我願意將他讓給妳,也願意今後永遠消失在你們面前。」面前的女子淺淺一笑,容貌有如天使般動盪人心,讓人有種夢幻的美麗。

  這是就連慧恩她自己也無法擁有的美麗,「是嗎。」

  「只是我有一個條件。」忽然,她雪白的臉龐有了一絲堅定。

  慧恩也疑惑的笑了笑,「甚麼條件,說吧。」

  只要她願意放棄,她就願意犧牲任何的事物。

  「我只要我肚裡的孩子能平安的出生。」她輕輕撫了撫自己安穩的腹部,神情露出母愛的光芒。

  但卻得到慧恩的冷語,「許愛姈,妳憑甚麼這樣要求我?妳是要我養著不是我的孩子,要我永遠活在罪惡中嗎?」

  愛姈輕嘆了一口氣,「不,我會帶著孩子離開,我只希望妳答應不會強迫我拿掉這個生命。」

  「哼,妳覺得我會相信妳的鬼話嗎?搞不好十年以後,你就帶著這個孩子回來分家產也說不定。」

  看見她毫不相信的表情,愛姈依然微笑著,「假如我發誓呢,我會永遠不再出現。」

  「你覺得我為甚麼會相信妳?」

  剎那,在那一瞬間,她的心被動容了。

  ……
  …………………………
  ……………

  「因為,我很愛他。」美麗的笑容裡盛滿了幸福的光芒,這句話從藍晴的唇裡逸出,沒有絲毫的虛假及不真。

  彷彿腦海裡兩人的身影彷彿重疊了!

 

  因為,我很愛他……

  也愛這個孩子,為了他我可以放棄所有……

 

  「我不希望奕景的心就這樣永遠在黑暗裡。」藍晴堅定的凝望著慧恩,「只有妳才有可能解開他心裡的仇恨。」

 


  回過神來,斷斷續續的回憶清晰而真實。

  她再度將視線停在奕景身上,「因為昨天有一個人來拜託我的。」

  一個人?奕景思考了半晌。

  見他還未想到答案,慧恩揚起一個淺笑,「一個真心愛著你的女人。」

  語畢,她從名牌的高級皮包內,拿出一封毫不起眼的信封遞到他面前,那一秒鐘,奕景似乎看見她那張蒼老的臉上有著一抹溫柔的笑容。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她對他笑過……也未曾想過這個他恨得生不如死的女人,笑容竟如此溫煦,好像以前那些凶惡、憤怒的臉全都是幻覺。

  靜靜的……咖啡廳只剩下奕景獨自坐在那張桌子。

  小提琴的優美樂聲也不知何時已停止了,他原本點的冰咖啡冰塊也全融入了咖啡裡,淡化了原本濃郁的苦味。

  信封裡,只有一張白紙黑字的單子。

 

  陳慧恩於……將自己旗下所有股分全轉移……林奕景……

 

  長篇累贅的公式化內容裡,奕景迷茫的視線始終停在其中的一句話上,明明同是黑字,但它卻鮮明的讓他不得不去注意。

  該是結束的時候了嗎?他思考著。

  這麼多年以來的心力,最終的結果應該不是這樣才對,他應該要讓所有人嚐到他當年所受的痛苦!至少在前一秒鐘,他是這麼想的。

 

  頃刻間。

  腦子裡快速的閃過一個人影,瞬間他的眼神也變得冷冽而冰冷……

  此時街道上的空氣乾燥得令人煩躁,黑夜的月亮也被烏雲層層遮住,相信在過不久大雨就會壟罩整個城市。

 

 

 

 

  《雨天裡的藍》/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