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裡的藍—03

 

  往事如同塵封的日記,無意間打開了,彷彿就有源源不絕的情感湧起,一幕幕帶著酸甜苦澀的畫面,隨著湧上的情感而流向內心的最深處。

  「放開我!放開……你們這些齷齪的男人!」

  「聽到沒!放開我!」

  一位女學生不斷掙扎著,努力想掙脫抓住她的男子,但都還是徒勞無功。

  「喂,你們這群人放開她。」  

  假如那天,他沒有出現,她的人生可能就和現在完全不一樣。

  小巷裡,五、六個男子圍著一名女學生,但視線全轉向巷口的少年。

  他的樣貌美如冠玉,而她只是怔怔的瞅著他。

  當女同學回過神來,那群男子全倒落了地面,她不敢相信他一個人居然單槍匹馬,並且徒手就將那群人全部解決了。

  「你、你受傷了。」見到他的臉上被劃出一道鮮血,女學生慌忙的跑過去。

  「我沒事。」少年冷冷的說,一種刺骨的冰冷刺激她的觸覺。

  來不及拉住他,少年就已朝巷口走去。

  「你叫甚麼名字!」女學生趕緊對他的背影大聲問。

  他只是轉過頭,臉上沒有多餘的表情,「林奕景。」

  接著消失在轉角,她倉促的跑過去。

  人行道上,只見一個少年孤寂的背影,而女學生靜靜的凝望他,五公尺的距離在此時看起來特別遙遠。

  他忽然駐足在人行道上,視線好像被什麼吸引,她跟著他的視線,落在旁邊的牆上。

  愛上一個人很簡單,那只需要一瞬間。

  無雲的天空下,米色的牆上,一隻黑貓趴著。

  黑貓像是有靈性,一躍就跳進了少年的懷裡,慵懶的躺著。

  少年輕輕撫過它柔軟的黑毛,臉上露出溫柔無比的笑容,淡淡的但卻也令人怦然心跳。

  「林奕景……我記住你了。」女學生在遠處默默的看他,眼神透露出一種難以解釋的感情。

 

  安靜的人行道,

  女學生微笑著,

  少年也微笑著,

  而那抹微笑淡得美麗。

 

  夜色深沉,月色朦朧。

  一位女子靜靜的躺在柔軟的床鋪上,雙手抱著一張純白的棉被。

  「小晴!洗澡水我放好了。」光順手打開房門。

  房間灰暗無光,順著窗邊的月光,藍晴睡臉清晰而美麗,她的呼吸有規律而平穩。

  光笑了笑,緩緩走到了她床緣,深怕早醒了她。

  他伸出自己修長的手指,輕觸了她白皙的臉頰,愛憐的凝視她,眼底有種形容不出的溫柔,彷彿是他故意隱藏起來,在這一刻才展露。

  「妳知道嗎……無論妳身在何方,無論妳的心在誰那,無論妳變得如何,只要……我的心還在妳那兒,我就會永遠守護妳。」

  「永永遠遠……」他的聲音低啞。

 

  ……
  …………………………
  ……………



  他到現在仍清楚記得,六年前她拜託他演一齣可笑的戲碼。

  他不會忘那時她堅定的眼神,好像甚麼都無法動搖。

  「妳要我怎麼做?」

  那時的她感激的看著他,但是他的心裡卻是如此的難受。

  也許,太過於執著所導致的結果,往往讓人無法承受。

  「我要你幫我演一齣戲,這是我唯一可以想到的方法。」

  對,一齣對他自己來說毫無意義可言的戲。

  為了她的自私,也為了她愛的男人,他答應了。

  「光,我要你吻我,假裝是我的男朋友。」

  「這樣有甚麼意義呢?」

  「因為與其讓他空等,倒不如讓他有更光明的未來,同時也是為了我自己。」

  光輕嘆,「我知道了。」


  但他甘願,就算明知她和他是永遠不可能的,也還是決定繼續愛她。

  恨就恨他自己愛她已太深。

  也恨他自己早已深陷在她的堅強、她的美麗。

  ……
  …………………………
  ……………


  「這次的企劃,你確定嗎?」

  這個問題消失在偌大的總裁室內,而發問者站在一張實心的大辦公桌前,他長得翩然俊雅,身著純白的西裝。

  「怎麼了嗎?」坐在高級皮椅上的奕景冷冷的回問他,正好放下手裡握著文件。

  「這次的企劃我認為沒辦法吸引到客人,況且這次宣傳的是新產品,就算代言的是元藍晴,如果沒有好的企劃,銷售量會遠遠低於之前。」

 

  奕景一臉自若,甚至是邊聽邊啜飲著手邊的咖啡。

  「我自有打算,你不用管。」奕景放下咖啡,連一眼都沒看面前的俊雅男子。

  俊雅男子皺起了好看的眉毛,「你到底在想甚麼?」

  奕景沒有抬頭看他一眼,只是靜靜的像在沉思一般,眼眸深邃如深海。

  「我希望你的這個企畫,並不是為了私事。」俊雅男子語氣感嘆,「我知道你有一天會毀了世環集團,但至少也等……」

  「這不關家族的事。」奕景冷漠的打斷了俊雅男子的話,「而且要毀掉這個集團,我會用更徹底的方法。」

  俊雅男子難耐的凝視他,「你對家族的恨,難道沒有消失的一天嗎?」

  奕景原本拿著文件的手,慢慢握緊。

  「不可能。」他的語氣堅定且有無法釋懷的憎恨。

  「可是……」

  「世翔你知道嗎,就連你我也恨。」俊雅男子欲出口的話再次被打斷。

  名叫世翔的俊雅男子苦笑,心中有滿溢的嘆息。


  看著奕景充滿恨意的雙眼,世翔彷彿穿透它,看見了十幾年前的畫面,至今仍還忘不了。

 

  ……
  …………………………
  ……………

 

  富麗堂皇的會場裡,水晶吊燈懸掛於高空中,晶瑩的酒杯排列整齊,紅酒也深紅得有色澤。

  古典的音樂迴盪於此,每個人皆是穿著高級的西裝及晚禮服。

 

 「孽種!給我滾出去!」一道刺耳的聲音吸引在場每位貴賓的注意。

  朝人群一看,一位花枝招展的女人指著一個年約十歲的小男孩,眼裡盡是恨意及怒火,彷彿要將面前的男生殺死般令人懼怕。

  「滾出去!」她用盡聲喉的力氣大吼。

  面前的小男孩眉目清秀,一張還稚幼的臉卻有一股與眾不同的魅力,長大後肯定是位美男子,特別是那雙淡漠的神情,簡直……

  「你簡直跟那個賤女人是一個樣!我不想看到你!」那雙淡漠中卻有莫大堅定的神情,她恨不得讓這樣的神情永遠消失。

  圍觀的人群中,六歲的世翔正站在人群中,他清楚看見自己阿姨那張面紅耳赤的臉,以及奕景淡漠的神情。

  「啪--!」

  響亮的巴掌,讓奕景的臉頰燙熱,他捂著自己的臉,圓滾滾的淚珠靜靜的落下,清秀的臉龐上如綠葉被雨水沾濕,雨露透澈得美麗。

  但,卻沒有一個人因為他的淚水而對他有憐憫之心。

  「我告訴你!!你別以為待在這個家就會有半毛錢!也不要以為會有人同情你!」


  在一次偶然的相遇,剛結婚的世環集團繼承人愛上了奕景的母親,最後生下了奕景。

  沒想到最終還是被發現,在奕景三歲時,母親因無法承受家族的壓力自殺了,父親也沒有在理會過他,他從小就忍受著親戚們的嘲諷、冷語,因為她--世環集團的女主人,也是面前站的女人。

  「你這孽種!出去!」

 

  世翔同情的看向奕景,一個六歲,一個十歲,一個是受人寵愛的獨生子,一個是遭人譏笑的私生子,兩個是生活待遇完全不相同的人。

  因為當時女主人並未和奕景的父親生下任何孩子,理當應該是要由唯一的長子奕景繼承,卻因是私生子,所以讓奕景父親的妹妹所生的孩子,也就是世翔,繼承家業。

  「出去!」她越吼越大聲,保全也在旁抓住她。

  奕景表情冰冷,轉身的剎那,正好與人群中的世翔眼神相交。

  眼底的恨意讓世翔怔了怔,那像是在宣告他會搶回來,搶回原本應該屬於他的東西,以及報復那些曾嘲笑冷漠他的人,這種恨,可怕的真實。

  應如孩童般天真可愛的背影,此時看去顯得孤寂,如同經歷過風霜般的蒼涼。

 

  隨著時間,家族的聚會每次有奕景的出現,氣氛都變得緊繃,引來了不少的閒言閒語,盡管他的樣貌越來越貌美得令人傾倒,卻沒有人敢和他接近,只能裝做嘲笑,遠遠的看他。 

  但直到有一次,他的爺爺居然宣布要讓奕景成為唯一的集團接班人,引來眾多人的軒然大波,反彈聲浪不少,還好那時女主人的勢力已變弱許多,不然肯定會鬧得雞飛夠跳。

  「恭喜。」那時的世翔向前對他笑著,並且伸出自己的一隻手。 

  「謝謝。」而奕景則是冷淡的說,完全沒有握手的意願便走開。

  世翔看著自己懸空的手,再看看他孤寂挺拔的背影,一種蒼涼油然而生。

  自奕景接手集團後,沒有人想到一間間頻臨倒閉的子公司都居然奇蹟似的救回,甚至股票上漲不少,業績長紅。

  而那些曾看不起他的親戚,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每個人都哈腰奉承他,對他言聽計從,一堆堂妹、堂姊想跟他做朋友,但最後都狠狠的被奕景逐出集團,為的就是要報復曾看不起他的事。

 

  ……
  …………………………
  ……………

 

  假如不是家族輿論的關係,假如他們兩的地位不是落差那麼大,或許他們兩如今會是很好的兄弟,世翔那時心想。

  雖然現在奕景對他的確已沒有當時那麼冷淡,但仍舊對他、對整個家族都有莫大的恨意。

  如果說,有誰可以讓奕景改變,或許也只有「林憫希」,同時也是奕景的堂妹,及他的表妹。

  因為她是家族裡唯一關心過奕景的人,也是唯一願意和奕景當朋友的親戚。

  但自從憫希離開人世後,世翔就認定這世上再也沒有人可以打開他的心房,雖然他也很希望還能有一絲望,但現在的奕景就算憫希再次出現,也不會可能改變他。

 

  因為根深蒂固的憎恨,已隨著童年的歲月增大到無法想像了。

 

 

 

 

 

 

 

  《雨天裡的藍》/待續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