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裡的藍—04

  第二章

 

  質地平滑的大理石長桌,鬆軟舒適的牛皮沙發,放眼望去不失現代感的典雅裝飾,在水晶燈光照耀下,顯得華麗。

  白色陶瓷的小茶杯裡,紅茶正泛出金黃的光圈。

  藍晴輕飲一口,將茶杯放回了大理石桌,正好面前的門也打開了,藍晴細長的柳眉輕皺。

  一位豔若桃李的女子站在面前,她的身材高挑,深咖啡色的捲髮自然飄散在兩頰旁,及那一套淺灰色裙裝讓她看起來成熟且能幹。

  「藍晴小姐,非常抱歉讓妳久等了。」女子的口齒清晰,語調帶點嬌媚。

  藍晴禮貌性的微笑,但眼神中卻透露出某種猜不透的想法:「不會。」

  女子繼續微笑,走到藍晴面前的沙發上坐下,「我們總裁他目前不接客,所以由我這個秘書來代替他會面。」

  「是嗎?」藍晴看著她的微笑。

  半晌,藍晴才又繼續開口:「陳敏茜。」

  藍晴的表情自然,語調平淡。

  女子的微笑順時間消去,冷豔的外表下卻對藍晴散發出敵意。

  藍晴早就知道她會有這股強烈的敵意,動作仍舊自然、優雅。

  「沒想到,妳真的爭到了這個位置。」藍晴的語氣帶點輕視的意味。

  名為陳敏茜的女子輕笑,笑中帶著滿滿的諷刺:「是的,這還真是多虧了妳。」

  藍晴的表情有那麼一瞬間變得冷然,但那也只有一瞬間。

  「但妳確定奕景真的把妳當愛人看嗎?還是……只是一個安慰他自己的工具。」

  敏茜的手慢慢收緊,「哼,是妳當初自己自私選擇離開的,現在是忌妒了嗎?」

  藍晴掛起一個若有似無的笑。

  「妳說的沒錯,我很自私。」她冷然的說,「但我並不後悔。」

  忽然她輕笑了幾聲,這令敏茜寒顫了起來。

  「現在想想,我還真有點感謝妳,沒有妳我也不會選擇離開。」

  「還記得當時,妳說只要我選擇離開,就會幫助我父親即解決將被併吞的危機,就因為這個條件,更讓我想要出國。」

  「而我也才有今日的成績。」年僅二十一歲,比第一名模還享譽國際的亞洲天后。

 


  午後的陽光普照,但溫暖卻似乎因冷氣的關係而完全感覺不到。

  「但是……」藍晴這句話彷彿是要警告敏茜。

  「原本應該屬於我的東西,我一定會得到手。」

  氣氛變得沉重,敏茜的手越握越緊,對於藍晴眼中的殺氣,她也帶有防備。

  就這樣維持了良久,藍晴才不慌不忙的站起來,「其實我今天來也知道不會見到奕景,所以我是特別來見妳的,想看看六年過去,妳得到了些甚麼。」

  正當她想轉身離開時,才發現右側的敏茜有一股不同於平常的成熟氣息。

  「我……是不會讓得到的東西失去的。」敏茜的眼神異常堅定,有種堅定不移的精神。

  聽完的藍晴,開始向前走,低語:「我也是。」

 

  接待室,裡面的兩個都女人散發著一股寒氣,而空調則依舊無聲的放出冷空氣。

 

  陳敏茜,富家企業的千金,個性高傲不用說,心思更是陰險,卻在高中時對林奕景一見鍾情,甚至還私下多次對當時最親近他的女生不利。

  而這樣的女人正是對藍晴最大的威脅,因為無論財富、外貌都與自己不相上下,甚至手段卑鄙的會讓她難以反應。

  但,她無論如何都一定會讓奕景回到她身邊,也無論如何一定要將正墮落孤獨深淵的他救回來。

 

    ※ ※ ※

 

  車輛來往眼前,紅黃綠白黑一瞬間即逝。

  藍晴靜靜的坐在車內,戴著耳機聽著音樂,良久過後才無趣的拿下它,閉了閉雙眸。

  「妳確定不跟他們反駁一下嗎?」前頭的經紀了關心問道,眼中溢出不安的情緒。

  藍晴淡然一笑:「不用,而且這正如我所意。」

  這是自從跟奕景做了一個不利的打賭後,首次是與世環集團代言最新產品的企劃。

  這項宣傳企劃沒有廣告,也沒有做甚麼促銷,只有一個很普通的露天宣傳會,只是一個很單純的宣傳,但卻勞動藍晴這樣的紅牌,未免也太貶低她了?


  漸漸的,車子緩緩停在一幢別墅門前。

  「我等一下打電話在來接我就行了。」藍晴微笑,接著就推開了車門下車。

  看見那輛車子消失於前方,藍晴這才向前方精緻的大門走。

  旁邊附有一個對講機,她按了一下對話鍵,鐵門就自動往兩邊移開,望裡面走去,是種滿各式花草的大庭院,草坪上還擺放晶雕細磨的雕像,以及噴出源源不絕水柱的噴水池。

  藍晴步伐緩慢,但雙眼始終仍看向最前方的別墅門口,一直到駐足在那,才按下了電鈴。

  不到幾秒,就有一位年紀和藍晴約同的女子來應門。

  她長的十分平凡,不美但也不醜,連衣著也非常樸素簡單,給人親切的感覺。

  「妳好。我是元藍晴,請問是Emily小姐嗎?」藍晴面帶著淡淡的微笑,小心翼翼打量面前的女孩子。

  「她目前外出,等等才會回來。」那名女子的聲音婉轉。

  「那妳是?」

  女子輕笑,「我是這棟別墅的管家,您可稱呼我『蜜兒』。」

  「蜜兒嗎?我知道了。」藍晴依舊微笑,「那請問Emily小姐什麼時候會回來呢?」

  聽到這個問題,蜜兒難為笑了笑:「這……我也不確定,她沒有說明確的時間,也許要明天才會回來。」

  藍晴思考了一會,接著又揚起了一抹微笑,「沒關係,我還是先進去等她。」

  「可是我怕您等不到她。」

  「不會的,我相信我一定能等到她。」她自信的微笑,令人猜想不透究竟她為何會如此有把握?

  說完。

  蜜兒很快就帶著她走到一間偌大的客廳,看起來對這棟別墅還蠻熟悉的。

  而間客廳面前一排的透明玻璃外,陽光把這裡照得明亮,有一種歐式的純樸風格。

  她請藍晴隨意找一張沙發坐下歇息,之後就離開去準備茶點了。

  藍晴靜靜的坐在高級的沙發椅上,眼神淡漠的望著玻璃外的風景,是剛剛進來是沒去好好注意的大庭院,噴水池的水柱閃著晶瑩的水珠,花兒也爭奇鬥艷的綻放著。

 

  「Emily」這位神秘小姐,是世環集團子公司旗下的珠寶設計師,也是目前國內最有天分的名設計師,但鮮少人真正看過她,所以更別說認識她。

  這次藍晴代言的產品,正是Emily的最新作品,名「水藍星空」。

 

  過了半晌,蜜兒才端著一個托盤,上頭放著兩杯紅茶以及一盤手工餅乾。

  「請慢用。」蜜兒邊恭候的說,邊將托盤的上紅茶和餅乾端到她面前。

  藍晴率先品嘗了餅乾,才輕啜一口紅茶。

  「很好吃,這餅乾是妳做的嗎?」藍晴問著身旁站著的蜜兒。

  「恩,是的。」

  藍晴繼續拿起一塊,只是在咬下去的之前,她反而看向蜜兒。

  「妳不坐嗎?一起吃阿。」

  蜜兒聽到她這番話,像是有些慌忙:「不、不用了,妳才是客人耶。」

  「那有甚麼關係,我希望有一個人能陪我聊天。」

  聽到她這麼說,蜜兒的表情以不像剛剛那般拘謹,反而變得輕鬆。

  「恩,我知道了。」她坐在藍晴面前的沙發,也正因為面對面,蜜兒看見她頸子上有條項鍊。

  在陽光的照射下,透明的寶石泛出水藍色般淡淡的美麗光芒。

  藍晴似乎也發現她正凝望著自己身上戴的項鍊,她將它輕輕拿起,讓蜜兒看得更清楚些。

  「妳知道這條項鍊嗎?」藍晴看著她,輕聲問著,而蜜兒的眼底彷彿有種淡淡的感情。

  「是Emily的作品,『水藍星空』吧,我之前看過她的設計圖。」蜜兒回答。

  藍晴繼續將它靜躺於頸上,「妳跟Emily小姐相處多久了?」

  「我想……應該很久了吧。」

  藍晴微笑,「那妳知道這條項鍊背後所代表的意義嗎?」

  蜜兒呆看了藍晴的幾秒,「恩,我知道。」

  「所以妳們算是朋友嗎?才會知道這條項鍊所代表的意義?」藍晴問著。

  「恩……應該可以算是。」

  寧靜的午後,偌大的客廳中瀰漫悠閒的氣氛。

  「可以告訴我嗎?我相信這條項鍊背後的意義不單單只是宣傳單上寫的意思。」藍晴美麗的雙眸清澈無比,而底下還含著一絲真誠,這樣流露的感情令人驚心。

  而蜜兒率先露出奇淡無比的笑容,接著才輕輕點著頭。

  「恩,在這條項鍊的背後,對Emily確實有著非凡的意義。」

  蜜兒若有似乎的輕笑,笑容很甜卻也異常的苦悶。

  「知道月光石代表的意義嗎?是『和最愛的人相遇』。」

  「而且月光石本身並不會發光,但就是因它有著柔和的乳白質感,就像月光一般有著美麗皎潔的光芒,都是情侶間用來作為定情之物的最好選擇,祝福大家有情人都能終成眷屬。」

  星型的鍊墜上,鑲著的藍色月光石隱約正泛出藍光,而旁邊鑲著的幾些碎鑽也正閃著光芒,且更加烘托出月光石的皎潔。

  蜜兒的聲音婉轉,而眼底彷彿是有一種感傷卻有幸福不已的悸動心情,那是如初戀一般單純卻美好的心情。

  「想聽『水藍星空』背後的故事嗎?」蜜兒漾著笑容。

  而藍晴則是點頭加微笑。

 

  此時的月光石依舊射出柔和的光芒。

  玻璃窗外的草坪、花兒在這靜謐的午後靜默著,彷彿和藍晴一樣正諦聽著那段故事,而時間也好像為這段故事停止,讓人甚至遺忘了現在,沉浸於過去。

  一切都如變得安靜了,而蜜兒的聲音卻更加清晰。

  一直到,這段故事的結局,才又感覺時間往前邁進,而一下子就是一個小時。

 

  「謝謝妳告訴我。」藍晴面露感謝。

  「不客氣,只是我很想知道妳為甚麼認為這個鍊項背後有這樣的意義?」

  藍晴思考了一會,才回答。

  「因為我相信像Emily這樣的設計師,對於每個作品一定都有特別的意義,只是因為商業的關係而無法讓每個人知道。」

  蜜兒的笑容裡有種感慨的情愫,她靜靜的看著藍晴美麗的臉蛋。

  藍晴的眼眸依然清澈,也依然蘊含滿滿的真誠。

  「妳是目前第二個真正注意到我作品的人。」是的,是世上第二個人。

  藍晴高興的瞇起眼睛:「妳果然就是Emily。」

  「妳是怎麼猜到的?」蜜兒有些好奇的問,「很少客人能看出來。」

  「因為,Emily的中文就是艾蜜莉,跟蜜兒這個名子有幾分相似,而且妳對這作品的了解,就像是設計它的人一樣。」

  藍晴回答,但仍有一點很疑惑。

  「不過,妳說我是第二個人?」

  「恩。」

  「那第一個人是……」

  蜜兒漾起更加燦爛的笑容:「是目前世環集團的總裁林奕景。」

  「妳是不是很懷疑為甚麼?」蜜兒微笑,「其實我和奕景是在同一所大學認識的,在一次偶然的機緣下他看見了我的設計圖。」

  「原以為他會和其他人一樣,嘲笑我這沒學過設計的人畫的圖很蠢,沒想到他卻一眼就看出了我那些作品的獨特和含意,還說以後一定要幫助他為一年後接手的珠寶子公司設計。」

  「在他接手那家公司的第一年,因我的作品,那時瀕臨倒閉的珠寶公居然又能正常營運下去,甚至股票不斷上漲。」

  「從此,我成了知名的新星設計師,而奕景也不知不覺成為了總裁,雖然他真正的目的是為了利益,但我還是很感謝他,要不是他我不會有今日的成就。」

  藍晴的腦海裡彷彿浮現他淡淡的笑容,雖然那已是許多年前的過往。

  蜜兒見著她懷念的神情,她又笑了笑。

  「妳至今還喜歡著奕景嗎?」

  藍晴聽到這個問題,愣了愣。

  看見她這個表情蜜兒不禁笑著,「我以前也是青葉高中的,所以知道妳和奕景曾經是男女朋友。」

  她懶懶得起身,然後坐在她旁邊。

  「自從妳出國後,奕景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成績一直維持在全校第一名,就連在大學時期也是,所以也為學校得過不少的獎。」

  「但卻也變得更加冷漠、無情,而且每次看見他時身旁都有不同的女孩,所以也漸漸有花花公子這個名號,因為沒有一個女孩能待在他身邊超過一個月。」

  聽到這,藍晴的表情變得黯淡而無神。

  心就如被細小銳利的針所一次次刺入。

  「這一切應該都是我的錯。」

  蜜兒憐憫的瞅著她,一種惋惜的情愫湧現,「藍晴,妳要知道妳對奕景是個很特別的人,唯有妳才能將他從孤單的深淵救回來。」

  沒錯,雖然蜜兒她曾經有想過,雖然這是一瞬間的想法,或許自己能打開他的心扉,但最後才發現自己仍舊沒有那個能力。

  藍晴眨了眨眼睫毛:「但我卻深深傷害了他,讓他不相信真心。」

  蜜兒輕輕握了握她冰冷的手。

  「我想妳在傷害他時,心裡也同樣不好受吧?因為那也是在傷害妳自己。」

  「藍晴,聽我說,妳一定可以再一次讓弈景打開心扉,因為妳——有這個能力。」

  聽見她的安慰,她的嘴角只揚起一抹苦悶的笑意。

  她其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有自信,在陳敏茜面前說得那麼有自信,但心裡也是害怕過自己再怎麼努力,最後仍舊無法讓他回到自己的身邊。

  但是當時選擇離開,她至今仍沒有後悔過,就算會付出多大的代價她也早已明白。

  是她太過自私,只想到了自己,而拋棄了好不容易得來的愛情,但當拋棄後,人往往卻又會懷念,想念他曾給她的愛,曾給她的幸福。

  世界上的愛情往往會成犧牲品,因為愛過了就以為值得,而貪圖了名利與財富,但當擁有了名利與財富,卻又想要回愛情,卻深不知下一次可能又犧牲了愛情。

  一次次的得與失,人終究不會得到滿足,想要同時擁有,就可能會同時失去,所以看清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那才是最重要的,才不會再次體會到失去的滋味。

 

  正因--

 

  自私。

 

 

 

 

 

 

  《雨天裡的藍》/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