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裡的藍-02

 

  鎂光燈的光暈落在藍晴身上,她身著淡藍色的整套晚禮服,樣式樸素但卻依舊能凸顯她姣好的身材。

  頸子上的鑽石項鍊,在燈光下閃亮閃亮,彷彿如早上的晨雨滴落在葉子上般。

  台下的快門聲和燈光不間斷,藍晴仍舊流輪擺著一個個玩美的Pose,臉上掛著美麗的微笑,但卻絲毫沒有讓頸上的項鍊失去光采,更襯托它的奢華和亮眼。

 

  大約經過了十幾分鐘,一名主持人走上台。

  「這次的鑽石項鍊的模型是我們公司精心設計的樣式,主要是在於它似蝶又似花的造型。」

  他一字一句慢慢介紹藍晴頸上戴著的項鍊,而她也在旁附和、點頭。

  「這次我們除了元藍晴到場來,我們這次的負責人也特別來到現場。」

  「歡迎——」

  會場的掌聲此起彼落,直到現場一片靜默。

  藍晴的面前走過一名男子,雙眼清楚映著他的樣貌,他一身深藍色的西裝,凸顯高不可攀的氣息,眼神銳利帶著殺氣。

  「接下來,請我們總裁說幾句話。」主持人將麥克風交給人那名男子。

  「很感謝各位記者前來,今天的活動主要是宣傳本公司最新的產品。」

  他字字句句清楚,但藍晴卻完全沒聽進耳裡,只是從斜後方凝視著他俊逸的側臉。

  藍晴的眼底有難以察覺的思情不斷竄流,正在說話的男子不知何時已放下了麥克風,再次穿過她的眼前。

  她的心彷彿抽了一下,男子的眼神冷冽,直達她的心版,就好像那雙眼神是刻意朝向她的。

  「請問藍晴小姐,妳為代言這次產品的感想是什麼?」直到台下記者的發問,才讓藍晴揮去剛剛的冷意,往前走並接過那位男子剛剛拿過的麥克風。

  「我很高興自己能代言這項產品,因為我本身也很喜愛他們公司設計的飾品。」

  她看見台下的人群裡,剛剛那位男子正站在一旁,雙眼望著她。

  「聽說這是您最後一次為他們代言活動,妳有想要繼續與這家公司續約嗎?」

  「嗯,我想我會的。」

  「妳可以說說看對這項鍊的感覺嗎?」

  「沒問題。它就像大家所看到的,似蝶又似花,一瞬間可以看起來如蝴蝶一般華麗,但仔細一看卻比花兒還要純樸,在陽光下閃閃發亮著。」

  她甜美的微笑,口齒清晰的回答記者們的問題,但雙眼仍不時看向台下的男子,他倚靠牆,稍長的頭髮遮住了他冷冽的眸子。

  有一秒,他們兩人正好四目相交,台下的人群中宛如只站著他,一股莫名的情愫流露在他們之間,但她下一刻只是展露大大的微笑,而男子也只是繼續垂下頭。

 

  「好,今天的活動到此結束!感謝大家對我們公司一直以來的支持。」主持人用著自己丹田說著,渾厚好聽。

  隨著人群散去,藍晴的視線像是找不到焦點,她輕輕抿著唇,蜜桃色的唇膏閃亮著。

  「陳先生,那我先離開了。」藍晴小聲的說了一聲,接著就踏出自己的高跟鞋,一步步在人海中找尋那抹身影。

 

  剎那,一道挺拔的背影映入湛藍色的眸子。

  「藍晴,妳要去哪……」

  藍晴穿過自己經紀人的面前,好似完全不把她看在眼裡,高跟鞋的鞋聲汲汲營營的響起。

  她慌忙的尾隨在他身後,恨不得直接把高跟鞋踢開,用赤裸的雙腳跑。

  「撻、撻、撻……」藍晴穿梭在離散的人群,眼神迫切的想看到他的臉,甚至是叫他。

  正當藍晴快接近那名男子時,她已不知覺跟著他從後門走出的會場。

 

  外面的天空晴朗無雲,但馬路上的車子卻不多,人也寥寥無幾。

  「等一下……」藍晴輕啟嘴唇,喚了一聲。

  眼看自己與他如此相近,但卻依舊遙遠。

  「林奕景!」她停下腳步,喘了喘口氣就奮力的大叫。

  而前面的男子也停下了腳步,但卻沒有回頭看他。

  藍晴欣慰的笑了。

  「好久不見了。」

  男子旋過身,「我跟妳認識嗎?」

  他的眼神如寒星般冷然,不帶任何一絲感情。

  「我知道當時離開我是的錯,我知道我傷你傷的很重,我很抱歉。」

  「知道錯了又怎麼樣?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他的表情顯露一絲不易察覺的鬱悶。

  藍晴的心彷彿揪緊。

  六年過去了,她今天才深深了解到她傷的他到底有多大,才知道自己真的很自私。

  「奕景你知道嗎?我一直都沒忘記過你。」

  「無論何時。」

  她的語氣平靜,臉上是滿滿的愧疚。

  但他卻只回已一個冷笑,冷到令人寒顫的笑。

  「現在是怎樣?之前妳還說我是黑道大哥,而妳是偶像,我們兩個是要分開的。」

  「看到我現在是ㄧ個大集團的總裁,所以想回來找我嗎?再一次回到我身邊。」

  「妳還真是個現實的女人。」

  藍晴的雙手不自覺發抖。

  「不過我還真要感謝妳,才使得我不再相信任何人,也沒有再被騙過,我現在的成果可能有一點原因都是妳的關係吧。」

  「我……真的很抱歉。」

  「我不需要道歉!」

  「那你需要什麼?我都彌補你,只要你願意原諒我。」

  奕景挑起了眉毛,表情冷漠。

  「什麼都願意嗎?」

  「對!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她的眼神堅定,回答的沒有任何的猶豫。


  「我要妳……」

  「永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奕景的表情冷然。

  一陣清風拂過,藍晴的雙眸灰暗,悲傷不斷蔓延全身。

  「這……我做不到。」

  「我沒辦法看著你這樣墮落下去,也沒辦法對這樣你作勢不管。」她沒辦法眼睜睜看著他的內心被封鎖,也不願讓他獨自忍受孤獨。

  奕景冷哼,「那妳就不該在那時選擇離開。」

  藍晴強忍著淚水,對!她的確不應該那麼自私,選擇離開。

  「我很抱歉,真的。」

  「所以請在我給一次機會,讓我有機會彌補對你的愧疚。」

 

  奕景的身後正好開來一輛黑色的賓士轎車。

  藍晴急迫的往前走,拉住他的手,深怕他會消失。

  「奕景!拜託你!」

  她慌忙地說著,抓著他的手,緊張的情緒溢於情表。

  「我真的、真的很抱歉!」

  身後的那台車走出一名黑衣男子,他身著整齊。

  「拜託!不要就這樣離開,給我一次機會!」但奕景仍無動於衷的站著。

  他恨死了面前這個楚楚可憐的女人,為什麼她可以說不要就不要,說要就要,難道自己是供她玩耍的玩具嗎?

  奕景大力的甩開她纖弱的手,而這道力量大到讓藍晴跌落到地面。

  那名男子也已到了奕景旁邊。

  「總裁,會議時間快到了,請快回公司吧。」他謙虛恭候的在一旁說著。

  「我知道了。」

 

  奕景轉身離開,那一瞬間他仍舊不忍的看了眼地上的藍晴。

  她低垂著頭,長長的頭髮遮住了她的表情,樣子狼狽不堪。

  那名黑衣男子比他早一步走到車旁,為奕景打開車門,讓他步入車內。

  隨著車子愈開越遠,一直到馬路的盡頭,藍晴才抬起頭。

  還好這裡是後門,只有工作人員才能進出,不然被記者拍到她現在的樣子可真破壞形像。

 

  「我知道我很自私……」

  「奕景……」她在地上喃喃自語。

  她緩緩站起來,整理了禮服,表情變得不同於剛剛悲傷,反而露出堅定。

  「但我一定會讓你回到我身邊的。」藍晴在心中暗自下了決心。

 

  湛藍無邊際的藍空,為何看在她的眼裡卻彷彿下著大雨?

  只是期盼著,陽光能從雲霧中竄出。


    ※ ※ ※

 

  來往的車輛穿梭於馬路上。

  一棟高聳的辦公大樓下,明顯可見一個女子的倩影,她身著的很輕便,穿著一件鵝黃色的外套配深藍色的短褲,鞋子也是普通的帆布鞋,而臉上還戴了副墨鏡。

  「世環集團。」藍晴抬起雙眼,不自覺輕輕唸著。

  她壓低戴在頭頂上的帽子,若有似乎的勾起微笑,接著向面前的玻璃大門走去。

  一踏入,就是高級的裝飾及擺設在面前,但卻不失設計感,不過藍晴卻視若無睹,因為她從小就看慣了這些東西。

  她很快就走到櫃台前。

  「請問有什麼能為您服務嗎?」櫃台小姐展露甜美的笑容,不愧是大企業,每個員工肯定都是精挑細選的。

  藍晴不漏牙齒的淺笑,看來沒發現到她是元藍晴。

  「我想問你們總裁在不在?」

  「請問您有預約嗎?」

  「不……沒有。」

  那位櫃台小姐依舊甜甜的笑著,語氣親切,「非常抱歉,我們總裁不接受沒有預約的貴客。」

  藍晴的臉色明顯有變,墨鏡底下露出深深的無奈。

  隨後她拿下墨鏡和帽子。

  「我是元藍晴,有事想找你們總裁。」

  聽見那三個字,她一瞬間有錯愕,說話開始結巴:「是、是藍晴小姐嗎,我這就去詢問總裁在不在。」

  見那名櫃台小姐開始拿起電話,藍晴也發覺到身後注目的視線,看來不應該說出身分的。

  那位小姐掛下電話。

  「藍晴小姐,我們總裁目前是在,只是……他目前不見任何貴客。」 

  藍晴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結果,但她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那請問他現在是在辦公室嗎?」

  「是的。」

  「是在哪一樓?」

  「第四十八層樓。」

  藍晴再次戴上帽子及墨鏡,掛起一抹微笑,並順口說聲了:「謝謝。」

  而那位櫃台小姐心中莫名有一種不安的情緒,只是來不及搞清楚,藍晴就已朝著專用電梯的方向走去。

  「小姐!」櫃台小姐急忙想叫藍晴停下來,她似乎明白不安是從何而來的。

  不經總裁同意,就讓人擅自進辦公室,她自己很可能會被解聘耶!

  而藍晴似乎完全沒考慮這點,筆直朝著電梯走去,不顧旁人對她異樣的眼光。

 

  專用電梯等速的上升,電梯裡的人可從透明的玻璃,清楚看見地上的景物越來越眇小,到最後不知不覺電梯已停在四十八層樓。

  隨著銀色的電梯門打開,藍晴才了出去,也很快就找到了那間辦公室。

  她停在那扇門前,右手輕輕握住把手,深呼吸了一口氣便提起左手,敲了兩下厚實的大門,發出渾厚的響聲。

  不等裡面的人回覆,便轉開門把且立刻推開。


  裡面的擺設同樣奢華且高級。

  「打擾了,我是元藍晴。」她禮貌性的說。

  坐在辦公桌後奕景豎起橫眉,看來是不怎麼歡迎這位貴客。

  「我說我現在不接客。」他輕放下剛剛手中握著的文件。

  藍晴拿下那副墨鏡以及頭頂上的帽子,順手丟到一旁,不以為意的聳了聳肩。

  「我知道。」

  「那妳還待在這幹嘛?不怕我叫警衛趕妳出去。」 

  奕景語氣帶有威脅,但藍晴依然一臉神色自若,讓人捉模不定。

  「你是說『貴客』吧?但我是你的合作人,是來這找你談談合約的事,沒有必要趕我走。」

  聽到這句話的奕景似乎收回了逐客令,因為他知道就算真的想趕她走也不太可能,她太過聰明伶俐了。

  「好,那我就聽聽妳所謂的公事。」

  藍晴放大微笑,「我要續約。」

  「繼續為世環集團的飾品設計代言。」

  奕景玩味似的看她,「假如我說不願意呢?」

  她撥了撥額前的瀏海。

  「你一定會願意的,如果你是公私分明的人。」

  奕景的笑意消逝。 

  「我現在的人氣還是在持續上升中,是任何公司都想找來代言活動、產品的最好人選,這麼好的機會就因自己的意氣用事而失去了,那不是太得不償失了嗎?」

  「甚至還讓敵人有打敗你的機會。」

  他冷冷的笑,「所以這就是我逼不得已要續約的理由。」

  「是的。」

  奕景離開舒適的坐椅,走到桌緣一手壓在辦公桌上,撐著自己的身體。

  「那我接受妳要求,續約。」

  「只是……有附帶條件。」

  只見奕景勾起嘴角,「妳之後代言的產品,銷售量都要是是之前的兩倍。」

  藍晴陷入沉默,她之前代言的產品銷售量都遠遠大於其他公司,現在還要變成兩倍,對任何紅牌藝人都是難上加難的事。

  奕景見到她要打退堂鼓的樣子,不免揚起勝利才有的微笑。

  轉過身,他正想走回到舒適的椅子。

  但他卻再轉身時,詫異的看見了藍晴那抹深不可測的微笑,嘴角勾勒出圓弧的線條。

 

  「我……」

  「答應這項條件。」

  她的語氣中充斥著滿滿的自信,一點猶豫也沒有,果真像她的作風。

  奕景頗有興致的回頭看像她,「妳應該知道違約的後果。」

  藍晴揚起深不可測的淺淺笑。

  「我會付一千萬當作賠償。」

  奕景轉回身,兩個人的瞳孔中都清楚映著對方分明的五官。

  「何時簽約呢?」藍晴一臉咪笑。

  「到時妳可別違約才好。」

  「絕對不會。」對呀,她可是元藍晴耶?對一切事都料事如神且未曾出錯過。

 

  看著她此時迷人的雙眼,總看不出她任何一絲想法,就算他曾跟她在一起過也是一樣,永遠也猜不透她心裡所想的事。

  所以這個女人對他很危險,她知道他所有弱點,但他卻對她一無所知。

  甚至是六年前她拋下他的原因,他至今仍舊很懷疑,好像有一團黑霧瀰漫心中揮之不去。

 

 

 

 

  《雨天裡的藍》/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