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典倒數最後一週,所有準備都已經進入了尾聲,予尋每天到校都在活動中心幫忙場佈,偶爾才會開嗓團練。

  「搞不懂學校在想什麼?」主席怒氣沖沖地走進來,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到了他身上,「剛主任跟我說,要我們換掉這次領唱畢業歌的學姊,只剩一個禮拜就要畢典了,是去哪裡找人替補,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為甚麼?」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停下手邊的動作,面露不解問。

  主席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掃視了室內一圈,視線落到了予尋身上,「學姊,最近學生間有在流傳一些關於檸檬不太好的傳聞,而且照片還傳到了校方那邊,所以校方說現在要找出叫檸檬的女學生,而我們提交出的演出名單有寫檸檬……」

  「可是學校應該早就知道我的本名不是嗎,我去年也有上臺不是嗎?」予尋提出疑問。

  「不,還不知道。」主席肯定地搖頭,「去年我們交上去的表演名單並沒有寫進學姊的名字,只有在表演流程上寫檸檬,因為我記得學姊妳也沒有請公假對吧?」

  「但唐敏跟我說,她是偷看到表演單名才知道我本名的?」她懵了,忽然覺得有些蹊蹺。

  「也許是唐敏學姊記錯了吧,就我所知,去年有位學長堅持不要公開學姊的本名,所以校方並不曉得檸檬是哪個學生。」主席解釋。

  猜到是哪位學長,予尋也不意外了。

  「我倒覺得學校是猜到我們畢典要做的事,才會禁止的吧?」另一名女同學忽然出聲,引起了現場一陣討論。

  「我也這麼覺得。」主席忍不住重重一嘆,彷彿遇上這種事已經是常態了,視線再度回到予尋身上,「若學姊上臺演唱的話,學校一定會找學姊問話,嚴重點還會記過,所以要我們換主唱,因為家長會那邊好像也不贊成學姊上臺。」

  「如果怕被抓到,大不了我們換一個比較會唱的。」擔任吉他手的女同學說,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

  「那這裡誰會唱?」總召一語中的說,氣氛靜默得有些尷尬。

  所有高三生現在都在家裡苦讀,能上臺的只有他們這群畢籌會的人。誰能在剩不到一週可以練習的前提下,接下這項工作呢?

  「沒關係,我會上臺。」

  女生定定的聲音打破了靜默,氣氛頓時有了死灰復燃的改變。

  一時,不只是主席,其他人也都感到有些驚訝。

  予尋漾起一臉淡淡的笑意,微笑說道:「反正都要畢業了,也有學校唸了,怎麼還會怕一、兩支大過呢?」

  感受到予尋無畏無懼的明亮氣場,忽然之間,所有人都不禁笑了,彷彿看見了過往站上眾人中心的那位神祕少女。

  果然是同一個人呢。

  「但我還是怕主任會問起,所以還是會填另一位學長姊的名字上去。」主席抵著下巴說道,隨之也揚起淺笑。

  見問題解決了,氣氛再度恢復熱絡,總召大人舉起一隻手,高聲說:「那就按原定計畫進行,大家繼續加油!」

  每個人也都立刻齊聲回應,重新燃起了幹勁,繼續完成手邊的工作。

  予尋也不禁莞爾,再度坐了下來,繼續剪著裝飾用的紙星星。

 

  

 

  教室前方,黑亮的直立式鋼琴倚靠牆邊,數張音樂家的人像畫圍繞教室掛了一圈;教室後方,擺放了數臺桌上型電腦,供學生自由使用。

  正午的陽光明媚刺眼,枝葉沙沙作響的聲音從窗外飄進來,偶時蟬鳴闖進,偶時鳥叫紛沓,一齊落在金黃的樂譜上,宛如一首悠揚的三重奏。

  看著眼前熟悉的光景,予尋只是靜靜站著,直到一道腳步聲傳來,頓時收回思緒,向進來的男生打了聲招呼。

  「看到妳的簡訊了,找我甚麼事嗎?」宮安生面露困惑問。

  「也沒甚麼,只是有些事想問你。」予尋揚起一臉淡淡的笑意,指尖停駐在桌面的一角,「你當初那麼執意要我為你拍片,真的只是因為我剛好是舞社的成員嗎?」

  「沒有其他理由?」她轉頭看向他問,一雙眼睛如湖水般寧靜。

  「妳會這麼問,是已經知道江閔正為妳做的那些事了?」

  「唐敏都告訴我了,只是我怕還有其他事是我不曉得,畢竟你才是他最熟的朋友。」

  聞言,他了然笑了,「所以妳就在想,我搞不好是因為江閔正才請妳幫我影片的女主角?」

  她不語,只是默然垂下了眼臉。

  「妳難道還不瞭解我?我對自己的作品有多麼固執,怎麼可能只是為了幫朋友追女生就特地花時間拍片。同樣的時間,我大可以去拍我真正喜歡的作品不是嗎?」他無奈嘆道,語氣刻意流露出滿滿的失望。

  「所以……」她抬起臉。

  「是啦,他是有為了妳要唐敏讓檸檬上臺,還有魔術社的成發也是他跟學長姊建議的,但無論如何,我是不會拿我的作品開玩笑。」

  聽著他浮誇的語氣,予尋不禁莞爾,忍不住脫口而道:「謝了。」

  「謝甚麼?我只是覺得妳和我是同一類人,能夠為了自己熱愛的事全力以赴,只是各取所需而已。」他露出不以為然的笑容,「我都想好了,等妳以後出道成為偶像,而我成為導演,我就邀請妳當我的電影女主角,然後再請學長當男主角。」

  「才不要,我又不會演戲。」她面露嫌惡,但仍掩飾不住笑意。

  「那只是唱電影主題曲?」他眨眨眼睛。

  「這倒沒問題。」

  「好,到那時候,我們一起拍一部只屬於我們的電影!」他志氣高昂地說,彷彿真的會有那麼一天。

  予尋笑得更燦爛了,忍不住輕輕搖頭,卻怎麼也無法吐槽他。

  誰知道呢,也許真的有那麼一天,他們會合作拍一部電影?

  畢竟十七、八歲的他們,最不缺的就是時間和希望了。

  「不過真是好久沒來了,升上高三以後就來過了。」環視了教室一圈,宮安生忍不住感慨。

  「我也是,所以才想來看最後一次。」她露出認同的微笑,視線也落在了周圍熟悉的桌椅擺設。

  兩年前的這時候,她就是在這裡進行了第一次的錄音,從此「檸檬」便成了她的另一個身分,成了她高中生活裡最耀眼的一道流光。

  「話說你們早上沒有團練嗎?等等就要上臺了。」

  「都練一個月了,早上只是去開嗓而已。」

  「也是,傷了喉嚨就不好了。」他了然一笑,接著轉頭望向她,低聲說道:「加油吧。」

  聽見這道熟悉的鼓勵,她笑而不語,一雙感傷的眼睛溫柔地撫摸著這裡的每一處,像是要將這間教室烙印在心裡,再微小的細節都是珍貴的寶藏。

  六月的鳳凰花開得瑰麗又跋扈,艷麗的花瓣在陽光裡飛舞,宛如一場永不歇息的斑斕雨季,點點滴滴都是年華。

  今天,是他們身為高中生的最後一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