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典在下午舉行,三小時的典禮過程,比來賓致詞更冗長無趣的,莫過於頒獎。從傑出市長獎到校長獎,從德育獎到運動精神獎,一系列大大小小的獎全部頒完,再加上每十分鐘播放一支的串場短片,少說也要一小時。

  典禮進行到一半,予尋便悄悄離席,到洗手間換裝。

  半小時後,她提著袋子踏出洗手間,但隨著男生的身影落入視線,隨即打住了腳步。

  男生穿著白淨的襯衫,艷紅的畢業胸花別在左胸上,鏡框下的那雙眼神平靜淡漠,只有一邊的眉頭微微皺起。

  「妳一定要上臺?」他的聲音清朗,落在此刻清冷的空氣裡,格外地清晰。

  鞋跟敲擊地板的聲響迴盪在四周,腳步聲襯得此處更加幽靜清冷。她一路走到他面前,抬頭與他對視,空氣在這一刻宛如凝結。

  「那張照片是你傳出去的?」

  男生的眼神瞬間冷了下來,「是。」

  「會問你這個問題,只是不希望誤會了你。」她盤起雙手,金色面具和寬邊圓帽蓋住了她的表情,但仍可見她的嘴角微微揚起。塗有脣膏的雙脣宛如兩瓣櫻花,透出粉嫩的色澤,讓嘴角這抹笑更顯亮麗。

  「我無論如何都會上臺。」

  他告誡道:「妳若是上臺,不只是師長,甚至連全校都會知道妳就是檸檬。」

  「江閔正,你真是太不了解我了,你覺得我是那種輕易妥協的人嗎?」她收起笑容,接著一手拿下帽子,一手脫下面具。

  隨著面具卸下,江閔正一時有些愣住了。

  她的雙眸澄澈明亮,可眼神依舊凜冽,只有堅定。

  「既然校方說禁止檸檬上臺,我就以李予尋的身分上臺。你當初執意要我上臺,我就一定會上臺。」

  看著她毫不猶豫地邁開腳步,他立即轉身拉過她的胳膊,「等等。」

  她沒有回頭,只是站在原地待他的把話說完。

  可他卻沒再開口,反倒拿走她手裡的面具,再度走回她面前,輕巧地將面具戴回她的臉上。

  過程中,她一動也不動,視線落在男生的白淨的襯衫肩頭,三年過去,兩人的身高已經差兩顆頭了。

  「妳不是說,神秘感就像是一種魔力?」他緩聲說道,提問的語氣低沉而平靜,與方才凌厲的質問截然不同。

  一時半刻,她只是茫然地抬起頭,隨即對上了那雙含笑的眼睛。

  「不要讓這唯一的魔力也消失了。」他揚起一臉溫和的笑容,凝望她的眼神溫柔如水,如同以往。

  但她仍是一句話也沒說,直接踏著決絕的步伐穿過他的身側。

  直到她的人和腳步聲都完全消失在了這個令人窒息的空間,他仍站在原地。

  唐敏從樓梯下方一步步走上來,時機剛好的,像是一直都站在這裡。

  「你何必一定要讓她討厭你呢?」她盤起雙手,同情地望著他落寞的背影。就像是被人無情拋下的孩子,他的周身縈繞著龐大卻空虛的寂寞。

  他沒有轉身,嘴角隱隱泛起一抹苦澀的笑意。

  兩個月前,他打開臉書,看見了那名叫劉心銘的男生傳給他一則私訊。

  雖然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存在,但卻從未真正說過話,那一晚是他們兩個第一次用電話交談。

  「我快死了。」他如此說道,輕描淡寫的語氣像是在說別人的事,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很怕我走後,她會想不開,因為她已經經歷過自己最好的朋友離開了,我怕她這次會承受不住。」

  「你難道不怕她移情別戀?」

  「正好不是嗎,你這麼喜歡她?」電話那頭的他輕輕笑道,隱約能聽見一陣咳嗽聲,「只要能讓她打起精神,就算她喜歡上你也沒關係。」

  「拜託你了。」

  

  妳不知道,就是因為太了解妳,我才會選擇這麼做……

  正因為明白妳就是這樣的一個女孩,越是身陷泥沼,就越是不服輸,越能綻放出璀璨奪目的光芒。

 

 

  「教主太low,女王太俗氣,天后聽起來雖然還不錯,但久了也會讓人感覺有些廉價,所以──」

  夜風拂來,吹動著女生的髮絲和衣衫,她仰頭望著寂寥的夜色,一抹自滿的笑靨在臉上綻放。

  「我要成為傳奇。」

 

 

  樓上隱約傳來了一陣熱烈的掌聲,大概是哪個社團的表演博得了滿堂彩,掌聲幾乎溢出了會場。男生落寞的聲音落在此處清冷的空氣裡,只有蒼涼。

  「因為我能做的只有這麼多了……」他搖了搖頭,苦笑出聲,「再說,她不會喜歡上我的。」

  「真是傻。」唐敏毫不同情地出聲諷刺,繼續往上樓走。

 

 

 

  畢典即將進入尾聲。

  今年的高二獻唱代表交回給了熱音社,男主唱在臺上高聲呼喊:「學長姊畢業快樂!」臺下的高三生頓時也向他們報以熱情的掌聲。

  眼見高二熱音社即將退場,位在二樓的高二主席隨即向手裡的對講機低聲說道:「可以了。」

  收到對講機傳來的指示,身在會場後方的場控組組長也立即向組員打出了手勢。

  場內一片壓抑的安靜。

  臺上那一面酒紅布幕開始緩緩升起,場內的燈光也漸漸暗了下來。

  望著那面緩緩升起的布幕,高二主席再次向對講機說道:「各位學長姊請守好舞臺的出入口。」

  隨著那幾道身影落入眾人視線,哪怕布幕還未完全收起,熱情的掌聲已經再次灌滿了會場。

  五光十色的舞臺燈光落在五名少男少女身上,每個人都穿著樸素的制服,胸口別著一朵畢業胸花,除了──正中央的少女。

  亞麻色的波浪捲髮披散在亮橘色的斗篷外套上,直筒牛仔褲和中跟短靴拉高了她的視覺身高。她一手握著麥克風,一手捏著寬邊帽緣,金黃色的面具下方掛著一彎自信的微笑。

  三年過去,已經沒有學生不認識這名少女了──包括坐在第一排的師長。

  在一片高漲的氣氛中,第一排的氣氛卻是凝滯而安靜。

  「不是說已經禁止她上臺了嗎?」校長皺起一邊的眉頭,向身旁的學務主任質問。

  「我也沒想到他們會不顧警告,要暫停典禮進行嗎?」學務主任伸手抹了下額頭的汗珠回,語氣既無奈又生氣。

  但真正令師長們吃驚,還在後頭。

  連接舞臺左右兩邊的樓梯忽然冒出了好幾名學生,像是守衛鎮守門口般,每個人都露出一臉凜然難犯的表情,一動也不動地擋在樓梯前。

  「你們站在這裡做甚麼?」座位最靠近舞臺樓梯的教官率先起身質問。

  一名學生立即抬起頭回道:「這是為了避免有心人士干擾演出,後臺的出入口我們都封鎖了。」

  「甚麼有心人士?」

  「若教官覺得這麼做不妥,可以等典禮結束再來斥責我們,任何後果我們畢籌會都會承擔。」語畢,見教官氣得臉紅脖子粗,隨時可能破口大罵,學生的背脊挺得更直了,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炯炯有神。

  反倒是座位上的校長忽然揚起手,一臉淡定道:「算了,這裡這麼多家長來賓,也不可能中斷典禮。」教官才悻悻然地轉身離開。

  看見鎮守舞臺樓梯的學生們轉頭向他們比出一個個讚,臺上五個人這時也都揚起了笑容。

  其他離舞臺稍遠的學生和家長,則是都沒注意到臺下發生的這段插曲。

  以往總是獨自演出的少女,這次首次組團演出,更加凸顯了她強烈的存在感,目光都落在那名奇裝異服的少女身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