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和高中第十四屆,同時也是大傳社第九屆的社員裡面,有一位女學生不但長相甜美,歌聲也相當動聽,一入學便贏得了校內歌唱大賽的冠軍。

  擁有好聲音和好容貌的她,個性也相當開朗,受到眾人愛戴。每週大傳社的校內廣播,只要由她負責錄製,便不會有學生反應廣播吵;每次社團需要拍攝短片,女主角也必定是她,所以升上高二後,她理所當然接下了社長的職務。

  隨著錄製廣播的次數日益頻繁,主演的短片日益增加,全校幾乎無人不曉這位才華洋溢的大傳社長。學長追求她,學弟仰慕她,但令人心痛的是,這位社長早已名花有主,在校外有一位交往了兩年的男友。

  然而,在同學打聽之下,得知那名男生不但就讀名聲極差的私校,本人還相當花心,所以幾位積極的學長仍向她展開猛烈追求,但最終無一都被她拒絕了。

  那一年,畢籌會找上了曾是歌唱大賽冠軍的她,請她代表在校生獻唱畢業歌,傳言,是那些被拒絕的學長們向畢籌會提出的。喜愛唱歌的她沒有理由拒絕,一口答應了。

  也在那一個月,電視新聞出現了一則令人不勝唏噓的報導。一名高二女學生假日獨自前往海邊,失蹤了整整三天,等到搜救隊找到她時,已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具目擊者指出,那天風浪大,女學生應該是不幸被大浪捲走。但另有消息透露,女學生是感情遭遇挫敗,才會獨自前往海邊殉情。

  但無論真相如何,消息一傳回學校,無數師生哀慟,無論是同屆的高二生,還是大傳社的學弟妹,亦或是即將畢業的高三學長姊,無一不為這位十七歲就消香玉損的少女哀悼。

  那一年,鳳凰花盛開得特別早,也特別燦爛,畢籌會趕在畢典前一週,替換了高二熱音社上臺獻唱畢業歌。

  那一年,畢典的氣氛特別低迷,當高二的熱音社唱起畢業歌時,底下有數位學長當場痛哭失聲。

  那一年,這位才貌兼具的女學生在網路掀起一陣熱議,歌唱比賽冠軍和社長的雙重身分再度引發網友關注,不少人瘋傳她主演的短片和演唱片段,這位永遠的美少女在當年度被網友封為無人能及的「高校第一校花」。

  事隔多年,這位曾經的「第一校花」已逐漸被世人淡忘。然而,就算那些學長姊都畢業了,就算全校師生都不再記得了,卻仍有一個人始終不曾遺忘。

  誰能料到,多年後,接任大傳社第十二屆的社長,竟然會是那位第一校花的表弟?

  「表姊家和我家離得很近,再加上我是獨生子,所以我們從小玩在一起,對我來而言,她就像我的姊姊一樣。」

  「當年她入圍決賽時,我還特地到比賽現場為她加油打氣,當她接過冠軍獎盃時那幾乎得要哭出來的表情,我一輩子都忘不了。時至今日,我都還記得她決賽那天唱的歌。」學長忽然頓了一頓,刻意加重了語氣,「傻瓜。」

  聽見那兩個字,她隨即一愣。

  「我想,學妹妳應該知道我指的是哪一首。」

  予尋愣愣地望著學長那一雙別有深意的眼神,遲疑地回答:「……是溫嵐的<傻瓜>嗎?」

  學長的笑意更深了,卻也流露了一絲哀傷。

  「那天我本來只是去幫班上同學加油的,沒想到一進場就聽到妳的歌聲,我當下很震驚,明明妳和我表姊長得不像,唱腔也不一樣,但音色卻很像,真的很像,有那麼一剎那,我彷彿是聽到了表姊的歌聲,但那時我只知道妳是高一新生,認為應該不會再和妳有交集,就沒放在心上了。」

  「沒想到,之後卻在大傳社的廣播裡再次聽見妳的聲音,妳一定不知道我當下有多麼錯愕和激動,當時所有大傳社的學弟妹都錄製過廣播,但就是沒聽過這個聲音,我當下立刻就要孟潔學妹讓我見妳一面,讓我確認妳到底是誰?」

  「沒想到,真的是同一個人,真的是妳!如果說第一次是巧合,那麼第二次、第三次呢?我想那一定是命運了,同樣都參加過歌唱比賽,還選了同一首曲目;同樣都是為大傳社錄製廣播,而且還受到大家的好評。」

  學長深深凝望著她,眼底的悲傷頓時被感動覆蓋。

  「妳問我為甚麼一定要找妳錄製廣播?老實說是我的私心,我當年入學時表姊就已經不在了,我只有聽過她留下來的幾支錄音檔,卻從來沒聽過她的聲音真正在學校的午休播放。」

  「但學妹妳卻彌補了我的遺憾,雖然妳和我表姊不同,可是妳們都喜愛唱歌,也都為大傳社錄製廣播、拍攝影片,同樣成了全校學生都無所不曉的風雲人物,更重要的是,妳們擁有相同的夢想。」

  「妳問我為什麼要向畢籌會推薦妳唱畢業歌?這也是我的私心,我當然知道讓歌唱比賽的冠軍上臺是更安全的選擇,但我想這就和當年向畢籌會推薦表姊的那些學長是一樣的心情吧,只是希望待在這所學校的最後一天,能夠再聽一次妳的聲音。」

  「因為這也是我表姊當年未能完成的事。」

  午休的走廊一片靜謐,但初夏的聲音卻越發響亮。陽光灑落的聲響,花兒盛開的聲響,枝枒向上伸長的聲響,萬物在靜默中陡然明亮了起來。

  學長放慢了語速,但目光始終膠著在她臉上,那一雙含笑的眸子飽含了太多情緒,看不清是感動還是感傷,但每一字都那麼誠懇,那麼鄭重,直直打入她的心坎。

  「檸檬學妹,妳願意代表高二在校生,上臺獻唱畢業祝福歌嗎?」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