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之後,段君璇未再到他家過。

  過去他們從不曾交換電話號碼,就連對方的即時通和無名也不曉得,甚至連彼此的名字都未曾喊過,所以當唯一的聯繫消失,兩人幾乎形同陌路。

  雖然簡楚恩交了女朋友,但兩人只會在學校見面,其餘時間女朋友都得上補習班,相處的時間並不多。

  他最後一次見到段君璇,已是新的一年。元旦過後的冬季比之前更加蕭瑟,除了一些原本就沒在念書的人,班上其他人都在加緊準備期末考。

  下午四點,鐘響一聲,他便揹書包離開教室。

  他沒有立即出校門,而是在校內找了一處地方打電動,等女友上完第八節再一起放學。

  他陪她走到補習班,然後再獨自買飯回家。

  在客廳吃完飯,他沖了澡,回到房裡玩線上遊戲。約過一個半小時,組隊任務解完,即時通上忽然有人敲了他。

  他沒有多想,直接點開視窗。

  敲他的是別班的朋友,視窗裡只有兩句話,和數道震動視窗的「叮咚」。

  『剛才有女生在學校頂樓跳樓耶。』

  『聽說是你們班的。』

  他呆愣在電腦螢幕前,忘了遊戲裡還有在等他回來繼續解任務的網友。

  一時半霎,他分辨不出究竟是出於對死亡,還是對於跳樓者的恐懼?亦或是兩者都有,他只覺渾身開始起雞皮疙瘩。

  十分鐘後,這則新聞便出現在網路上,這時他才確信朋友的那些話不是玩笑。

  同時,他也在同班同學傳來的訊息當中,得知了跳樓者的姓名。

 

  冬日的冷風拂過一排窗子。

  教室內,門窗緊閉,一丁點風也漏不進來,但氣溫卻似乎比外頭還要冰寒刺骨。

  沒有含混不清的竊竊私語,沒有翻書動筆的沙沙聲,就連一丁點的噪音都不存在似的,班上從來不曾如此安靜,讓人光坐著就感到不寒而慄。

  班導和輔導老師站在講臺一隅,輔導主任站在黑板正前方,她沒有使用麥克風,但坐在教室最後一排的學生依舊能聽得清楚。

  主任的語氣溫和而小心翼翼,她讓大家發問,說有任何想法都可以在這裡發表與傾訴。

  第一道出現的啜泣聲,就像一道開關,引來了更多的抽噎與哭聲。

  雖然不是完全密閉的空間,但肅穆死寂的氣氛卻形成了一種磁場,任何落進這裡的聲響都是悠遠而模糊的。

  三位老師接連走下講臺,擁抱那些泣不成聲的同學,抽取式衛生紙的包裝聲不時沙沙響起。

  那些愧疚與懊悔混雜在哭聲裡,沒有一句「對不起」是字正腔圓的,每一句聽來都在顫抖。

  簡楚恩坐在椅子上,視線落在教室內唯一的空位,前方同學這時傳來了一張簡介,接著是一張薄薄的紙。

  輕瞥一眼,簡介是某個生命教育機構的介紹,紙張則是一份問卷。

  主任向著全班溫柔說道:「如果你們知道段君璇同學和哪個同學比較要好,都可以寫上去,班上的或別班的都可以,問卷內容我們都會保密。」

  「這幾天你們也許會感到害怕、作惡夢或是噁心頭暈,這都是正常的,如果有需要,隨時都可以找你們的班導或輔導老師聊聊,或是來輔導處預約時段,我們都會在,或是直接寫在你們剛剛拿到的問卷上也可以。」

  簡楚恩盯著紙上的題目。

  勾選題是調查他和當事人的熟識程度。

  問答題則有兩題,一是詢問是否知道當事人和哪位同學比較要好,二是有任何想法的都可以寫。

  半晌,他提起筆,率先寫上班級姓名。每題勾選題他都勾選最右邊的選項,問答題則直接空白,前後花不到五秒便填寫完畢,並將這份一點參考價值也沒有的問卷交上去。

  事件發生後,班上持有頂樓鑰匙的秘密也隨之曝光,頂樓大門立即被換了一道新鎖,同時不准任何學生再接近頂樓。

  全校師生對於這起自殺事件討論得沸沸揚揚,唯有當事人所處的十三班,沒有任何一個人在教室大聲言談。

  像是有一股無形的默契,哪怕科任老師在課堂上向全班問起,也沒有人八卦地在課堂回應,反而是老師們滔滔不絕地勸諫他們生命可貴,拖慢了課堂的進度。

  簡楚恩每天都準時到校,幾乎不再早退。

  因為只有身在這間教室,看著周圍一如既往的老師同學,他才覺得甚麼也沒發生。日子照樣運轉,甚麼也沒改變。

  但一離開學校,不再置身和平的假象,思潮便猶如浪潮,先捲上膝蓋,再淹到脖子,最後滅頂,將他整個人完全淹沒。

  他夜夜做惡夢,每當從夢中驚醒,枕頭總是濕的,不是被冷汗浸濕,就是被淚水沾濕。

  『再見。』

  睡夢中,這句話彷彿不是來自回憶,而是從四周的黑暗積聚,濃稠成一團,最終滲透到紙張的背面,抹也抹不掉。

  女生單薄的肩膀掛著裝沉重的書包和袋子,腳步拖沓,但笑容卻如她的聲息,彷彿下一秒就會從臉上消逝,難以辨出真實的情緒。

  是他給了她以為可以逃避的避風港,讓她可以暫時忘卻內心的痛苦。

  可也是他,將她無情從懸崖上推落谷底,讓她再無容身之處。

  是他,給了她逃離一切,就此長眠不醒的那把鑰匙。

  夜越深,自內心滋長的恐懼與罪惡也越濃重。

  他木然地坐在床上,一手摀著臉,陷入深深的懊悔中。

 

  從白日到黑夜,他每日都處在恍惚的狀態,對甚麼事都不在乎,也沒必要在乎。

  直到一個巴掌將他打醒。

  他緩慢地轉回頭,女友淚流滿面的臉龐落入視線,鏡框下黑白分明的眼睛充斥著悲憤與恨意。

  「如果不喜歡我,當初為何要跟我交往?」她的眼淚撲簌簌落下,哽咽的聲音裡有數不盡的悲憤,散落在放學後的隱匿之地。

  「你知道你前女友一直找我麻煩嗎?前陣子我差點就要被關在廁所一整晚了耶……」她伸出雙手,不斷搥打著他的胸膛,每一下都飽含憤恨與力量,「你知道跟你交往,我承受了多少的壓力嗎?為甚麼你卻總是看不見?」

  他愣愣地看著平日溫和乖巧的女友,如今竟變成歇斯底里的崩潰模樣,一句話也答不出來。

  似乎是打累了,她無力地低下臉,顫抖著聲音問:「你不是我的男朋友嗎,不是應該要保護我嗎?」

  但他依舊答不出來。

  因為他真正想保護的人,早就不在了……

  「當初每個朋友都說我傻,說你不可能跟我認真交往,但我以為我不一樣,因為你不從和我這種女生交往,認為你是真的想跟我交往。」她依舊低著頭,雙手死死抵著他的胸膛,就怕自己失去重心。

  「但我現在真的很懷疑,你真的有喜歡過我嗎?」她抬頭凝望他,一股窒息的沉默在兩人之間蔓延。

  但他依舊一句話也不發,讓女生更加心碎絕望。

  「沒想到傳聞是真的,你真的是個人渣,是我太傻才相信你對我是認真的,但我現在只希望我從來不認識你!」她的臉上的淚痕縱橫交錯,再度揮手打著他的胸膛。雖然力道不大,但那些拳頭卻彷彿穿過了肉體,直勾勾打入他麻木而脆弱的內心。

  女生秀氣的臉上此刻滿是淚水,原本含笑的單純眼神如今只剩對他的憎恨。

  如果不是他,她現在大概會在補習班念書,度過最後一段單純的國中生活,而不是哭成淚人兒,直到畢業都如此憎恨他。

  從那雙充盈憎恨的雙眼,他彷彿看見了過去被他拋棄的前女友,她也曾是乾淨可人的女孩子,笑起來單純可愛。

  可為甚麼……所有跟他有關係的女孩子,沒有一個到最後能揚起笑容?

  為什麼,無論他多努力想試著保護她們,卻還是在傷害她們?

 

  『如果時間可以倒轉,你最想回到哪一段時光?』

 

  暮色下的那道聲息,如同天邊的夕陽般,如此溫暖,隱約染著一股哀愁。

  他多麼希望時間可倒轉回她離開他家的那天,多麼希望自己可以拉下臉,伸手去拉住她,不讓她就這麼離開。

  可是……

  就算真的拉住了她又能如何呢?

  他還是無法將她拉出絕望的谷底,甚麼也改變不了。

  他們還是不可能在一起。

  他寧願回到事件的最初,回到國一那一年,回到他還是一張白紙,還不懂世事混濁,對女孩子仍充滿好奇與緊張,正要擁抱青春的時刻。

  忽然,他垂下眼簾,伸手將哭得泣不成聲的女友擁入懷中。

  嗅到他身上的悉菸草味和溫暖,女友反而哭得更加厲害。

  「對不起。」他將她擁得更緊,內心的懊悔讓他的身體止不住顫動,聲音虛弱而沙啞。

  「我們分手吧。」

  從今以後──

  他再也不會和女孩子有任何牽扯了。

 

 

  隨著國中畢業,那些殘破不堪的過去彷彿就此塵封,就像被收進衣櫃底層的那幾套制服,再也不會被他穿上,等待著哪天被丟棄。

  他考上了離家最近的一所高職,所有對他有好感、主動向他獻殷勤的女生,都吃了閉門羹,被他拒於門外,就連周圍的朋友都知曉他厭惡女生到了極致。

  然而──

  當那個頭髮凌亂、眼鏡歪斜的女生,忽然衝出來阻擋他的去路時;當那一雙清澈堅定、黑白分明的雙眸,向他射來一道凌厲之氣時,那些過往彷彿再度向他襲捲而來。

 

  『你、你其實是認識我的,對吧?』

  『我曾經在放學時看見你和君璇合撐一把傘,君璇不是那種對誰都可以聊得開的女生,可是你卻能讓君璇感到自在,我想你和君璇有一定的交情,君璇一定有跟你說過我的事吧?』

 

  他以為,永遠不會有人發現被他埋葬在心底的過去。

  因為那個他拼了命,即使傷害了另一個女孩也要保護的女孩,已經不再了,如今擁有那些回憶的,只剩他一個。

  只要他不說,就永遠不會有人知道真相。

  可那女孩卻像一個頑固的孩子,無論對她如何冷淡,她都不為所動,想方設法要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只是她要的,是那段連他自己都不堪入目的過去。

 

  『感覺你不是很願意告訴我你和君璇之間的事,那我們來交換秘密好了。』

 

  她的那雙眼睛明亮清澈,渾身散發出乾淨而透明的氣息,就和過去那些女孩一樣。一再想擺脫,卻又忍不住被吸引。

  不懂為甚麼偏偏是這樣的女孩?為什麼偏偏是身處在過去國中教室的前半,老師們眼中那條線前端的女孩?

  看著影片裡那道亮麗奪目的亮橘色身影,他再次真切地感受到,她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

  她擁有備受大人期待的未來,還沐浴在青春璀璨的光輝之中。

 

  『既然妳無論如何都想知道我和她之間的事,那閉著眼睛跟我走吧。』

 

  他在黑暗中一步步牽著她往上走,一步步讓她信任自己,一步步讓她相信,他會帶她遠離冰冷的黑夜。

  但卻在眨眼間,將她推入更深的黑暗之中。

  就像對段君璇做過的一樣。

  從來不曾拯救她。

 

  『既然聽過我的傳聞,就應該知道我和不計其數的女生交往過,段君璇不過是毀在我手裡的其中一個。』

 

  ──哪怕得狠狠傷害妳,也不要妳信任我。

 

  『我說過我從來不相信流言蜚語,因為知道真相的人往往會選擇沉默,你拼命想把我推開,是因為討厭我,還是……』

  『害怕我?』

 

  ──因為我害怕,妳也會被我毀了原本應該擁有的青春生活。

  ──我害怕,就算我再如何努力想抵抗過去,時間還是會再次重演過去的一切。

 

  看見那把懸置在纖細手腕上的美工刀,幽暗中,他彷彿能夠看見了過去縱橫在那片細緻肌膚上的數道疤痕。被藏在最隱匿的部分,醜陋得見不得光。

  明知她一直藉著身體的疼痛去紓解內心的痛楚,他卻連一句安慰都捨不得說出口出,只是在她身上繼續加諸疼痛,一遍又一遍吻過那些傷痕,用最自私的方式是將她綁在身旁。

 

  『妳真這麼想知道……』

  他緊緊握住那隻纖弱的手,彷彿全身的力氣都用上了,但聲音卻是氣弱游絲,低沉得連自己都要聽不清了。

 

  『請妳不要再傷害自己了。』

 

  鬆開手的那一刻,他感覺到的只有疲憊,無論身心。

  他厭倦了她一再闖入他的世界,厭倦了她每次出現總會讓他陷在回憶的牢籠中。

 

  下午時分。

  家門口的對講機無預警地響起。

  隨著對講機傳來遲疑而尷尬的女性聲音,他的眼神沉了下去,果斷按下了開門鈕,也不想聽她說了些什麼。

  三分鐘後,聲音的主人出現在門外。

  那雙眼睛澄澈明亮,含有一股堅定的感情;嘴角雖然揚起一抹弧度,但卻過分地燦爛開心,讓人想直接無視。

  女生穿著簡樸的便服,全身散發出青春氣息,乾淨單純,誰看了都想直接在她身上貼上高中生這個標籤。

 

  『妳真這麼想知道……』

  『那就再來找我,只要妳能找到我,下一次,我會告訴妳。』

 

  只是,當所有真相鋪展在面前時,他不知道,她還能不能和進門的這刻一樣,臉上仍然掛著笑容?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