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也是,我當時有看一下我跟那男生的共同好友,但沒看見妳的頭貼。」早在開學前兩天,男生就加她好友了。那時她剛被加進班上的社團,所以有一堆新同學向她送出好友邀請,男生也是其中之一。只是當時太多人加來加去,她也沒去細數班上到底有誰加她。

  「不過,我覺得,他搞不好就真的只是在意妳啊,只是妳不知道而已。」巧琦說出和洪孟潔一樣的推測,只是推測的依據不同,「他是男生耶!男生神經都很大條,哪會注意到這種細節。」

  「而且就算真的被發現妳是『檸檬』也不會怎樣吧?大家反而還會覺得妳很厲害,搞不好會有不少人想跟妳做朋友,妳在班上就變得有人氣了耶!」說出這些美好想像的同時,巧琦的臉上不禁綻放笑容。

  「可是我就不想被知道啊!」予尋深深嘆了一口氣,不懂明明是朋友,卻這麼不了解她,何況她還說過不只一次了,「我不是說就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我是『檸檬』,所以我才喜歡當『檸檬』的感覺,因為很自在,想說甚麼就說什麼。可是,一旦被大家知道,我就會開始擔心大家對我的想法,而甚麼也不敢說話,因為大家看見的就不是『檸檬』了,而是我這個人。」

  頓了一頓,予尋繼續說:「妳難道沒有想過,如果可以像美國影集『孟漢娜』,或是像卡通裡會變身的女主角一樣,有兩種身分很棒嗎?就好像擁有魔法一樣!」

  聽著好友滿懷憧憬的敘述,巧琦是越聽越無感,不加思索地回應:「沒想過。」

  予尋那張原先笑容滿面的臉,在聽見這個無感的回答後,瞬時也垮了下來,恢復原本理性的一面。

  予尋想再開口說些甚麼,但巧琦的視線正好從手機螢幕收回:「我筆挑好了,去結帳吧!」讓她只能把欲出口的話吞回去。

  予尋不覺得錯愕,而是習慣了,於是跟著巧琦一起下樓,並繼續剛才的對話。

  「妳不覺得,我跟轉發給妳的那個影片裡的女生,跟我的形象差非常多嗎?假如大家知道我就是那個跳舞的女生,神秘感不就消失了?」

  聞言,巧琦打量她幾眼,「也是啦,的確會有反差,我當時真的完全認不出來影片裡的女生是妳。」

  兩人此時正好走到結帳櫃台,她們排在一個女人後方等候結帳。

  巧琦轉身面向她,一語中的地說:「可是,我覺得,總有一天會被發現吧?妳不是每週中午都會廣播嗎,我覺得一定會有人從妳的聲音認出妳來。」

  原本被問得啞口的予尋,在一聽見接在後頭的話打算出話反駁,但前面的女人卻正好結帳完,讓她本來要脫口的話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予尋在旁靜靜等待巧琦付錢結帳,直到兩人走出商店,才又開口:「妳沒有聽過我的廣播,所以不知道我廣播的語調,跟我現在的語調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的確沒聽過,可是同學當久了,多少還是會有所察覺吧?」巧琦邊說,邊朝十字路口的方向走去,「而且等妳升上高三後,還會有時間忙這些事嗎?到時候『檸檬』的存在不就被人淡忘了?」

  「我寧可被他們忘記,也不會說出口。」

  此時兩人正好也走到十字路口,當走到這,也意味著是告別的時候了,因為兩人回家的方向不一樣。

  看到綠燈亮起,巧琦轉頭向她笑道:「好啦,那下禮拜見!妳加油囉!」

  「妳也是,掰掰。」儘管予尋還有話想說,但還是向巧琦揮了揮,目送她的身影到達另一頭的騎樓後,便轉身繼續往前走。

  每次兩人道別時,總是那麼一句話作結。

  妳加油。

  意思是──唸書加油。

  夜晚的街在此時也靜了下來,她看了下錶,時針正好指向數字十一。如果不是陪巧琦去買文具,她現在早就到家了吧。

  有次,她不耐地問巧琦,為什麼一定要拉她去買文具?

  巧琦笑說:「這樣我們有時間可以聊天啊!」

  雖然她明白巧琦是希望兩人相處的時間再多些,但她仍很不喜歡話沒講完就告別的感覺。在她認知裡,聊天應該是約在速食店或咖啡館,但她和巧琦卻很少特地約出來,因為每個禮拜都會在補習班見到面。

  兩人在很多方面的想法也不同,巧琦在乎成績、在乎以後要考的大學、在乎人際關係,在乎現實面能真正擁有的一切。然而,予尋雖然也在乎成績,但她更在乎社團、在乎自己想做的事,在乎的不僅僅只有課業。

  巧琦永遠不會懂,予尋寧願犧牲晚上睡覺的時間,也要練好舞、寫好廣播要用的講稿的意義是甚麼?

  更簡單來說,她們是一對個性、興趣、和在乎的事物都迥然不同的朋友。一個選活動繁多的「舞社」,另一個選對學習有幫助的「英語研究社」;一個選課業壓力比較輕的「一類組」,另一個選甚麼要都要唸的「三類組」。

  兩人無論在哪方面都南轅北轍,這點,兩人也都明白,並時常笑道兩人怎麼會成為朋友?

  然而,予尋一直都記得,國一那年,補習班有一位外貌亮麗的女生,不知為何就是看巧琦不順眼,所以班上大部分的女生都不想和她交朋友。

  這件事,當時總是默默坐在位子上的予尋並不曉得,而是升上國二後,無意間在巧琦和補習班一位男同學的談話中推敲出來的。

  只是巧琦似乎以為她早就知道的。

  但巧琦不曉得的是,李予尋這個人,是個想很多的人。這會讓予尋不禁想,當初巧琦會主動和她當朋友,是不是只是因為沒有女生願意和她當朋友,所以才會找上她這個不起眼的人?

  特別是升上國三後,補習班重新能力分班,巧琦再也不曾主動找過她,讓她更加確信了這個猜測,所以也不會對巧琦沒再來找她,感到一絲難過。

  可是,儘管如此出發點不是真心,但隨著過去這一年下來,她看得出來巧琦是真的有把她當朋友。

  只是她現在才忽然明白,為甚麼有些人明明是朋友,但心底卻是討厭對方的?

  不是不喜歡,只是討厭的成分往往多過喜歡的成分,於是被歸類到了討厭。

 

 

 

  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我沒想到描述「丁巧琦」這個角色,會寫到快五千字,所以下一篇的字數會比較少些。

  從開始著手寫這部時,不時會回憶起我的高中生活。明明我離開高中也沒多久,但有些回憶卻很模糊,例如高中畢旅,我一開始根本想不起來畢旅到底去哪?花了一番時間,才逐漸想起來一些片段。

  雖然表面上是寫高中,但事實上我覺得比較像在寫國高中時期。我覺得這兩個時期是密不可分的,同樣是三年一輪,同樣在最後必須面臨人生重要的考試,只是大多數的校園小說都以高中為背景,忽略了單純懵懂的國中時期,可能影響我們更大也說不定。

  很少在連載剛開始就明說自己想寫的是什麼,因為怕透露劇情,但我覺得現在寫,大家看到後來應該都會忘記,應該不會有太多影響XD

  然後,之前說因為要投稿某個文學獎,所以拖延到小說進度,其實也只是投稿校內的文學獎……最近得獎名單出爐,也開出好成績!所以如果有人的學校正好在舉辦文學獎,搞不好小說組的得獎名單裡就有我(不過,我不會透露是什麼文學獎,因為那樣就透露學校了,這樣就可能在校內捕獲野生的我,所以只有畢業後,我才會在作者簡歷上寫出來)。  

  我覺得,我以後應該會把學生時期的得獎作品集結成冊,供自己欣賞,或送給朋友(如果朋友想要的話),或是如果有讀者想看,就用成本費賣給大家:)

  但前提是,我可能還得再投稿個幾個比賽,字數才能足夠成冊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