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對予尋而言,國中時期的那些人事物,幾乎沒有是什麼值得她留戀的。當時的她甚至恨不得趕快畢業,逃離那混亂吵雜的世界,迎向另一片嶄新而遼闊的天空。

  就算那時FB剛盛行,每個人都拼命向同學或朋友送出好友邀請,怕畢業後斷了聯繫,就算這樣,她也不曾主動加誰好友。哪怕FB的通知裡有一整排等待回應的畢業班同學們的好友邀請,她仍遲遲沒有按下接受。一個都沒有。

  直到那些好友邀請被塵封了整整兩個禮拜,有人主動私訊她為什麼還沒加她好友?她才基於禮貌,一股腦將畢業班同學的好友邀請都按了接受,好省去被質疑的麻煩。

  她之所以申請FB帳號,只是因為補習班說偶爾會有要事公布在社團上,外加請假可以直接在社團上面留言,她才不得不去創一個。

  不然她真的很想拿一把剪刀,一把剪斷她與國中時所有的聯繫。

  然而,在過去殘破不堪的三年歲月中,還是有甚麼被時間的篩子遺留了下來,陪到她了現在的,連她自己都很訝異──

  「予尋──等我一下喔,我快好了!」

  一道開朗歡快的女聲自補習班的櫃台傳來。

  正從人群裡走出來的予尋,聞聲望去,就見巧琦和講師說了幾句話後,快步走到她身邊。

  她語帶雀躍說:「走吧!」

  予尋只是抿著脣,淡淡地笑了,跟著她一起往電梯的方向走去。

  「Sophia再見!」離開時,巧琦仍不忘再和英文講師道聲再見。予尋則是向講師揮了揮手,臉上掛著安靜的微笑。

  兩個女生走到電梯前,搭乘往下到一樓的電梯,準備去附近的大型連鎖生活百貨買文具用品。

  此時已是晚上十點多,但街道仍舊燈火通明,馬路上人車不斷。

  「妳是要買什麼嗎?」一進到商店,予尋問。

  「我想買新的筆記本來記生物,妳知道生物要畫超多人體器官的!而且老師還要求我們一定要手畫一遍,這樣才能記得住。」巧琦抱怨說。

  兩人憑之前的記憶走到二樓,一下子就找到文具區。由於時間已晚,偌大的店內只剩零星幾個客人,安靜的空間更利於彼此聊天。

  「妳覺得我應該買這本比較厚的,還是比較薄的?」巧琦的兩手各拿了一本筆記本,「薄的現在買一送一。」

  「厚的吧,我覺得線圈比較好用。」她很快回,「而且薄的封面材質是紙,久了很容易弄髒。」

  「可是我本來就不打算一本用很久,寫滿就換一本,而且厚的放在書包裡很重。」巧琦的眉頭微皺,目光落在薄的筆記本上。

  「既然妳都決定好了,幹嘛還問我?」予尋忍不住吐槽。

  「想說聽聽妳的意見啊,既然這樣,那就薄的吧!」她將厚筆記本歸位,開始挑起第二本薄的筆記本。

  見巧琦沉浸在挑選的樂趣,予尋決定到別區晃晃,打算幾分鐘後再回來。

  她和丁巧琦最初就是以補習班同學的身分認識的,直到現在仍是補習班同學,只是關係從同學晉升到了朋友階級。

  國一時,她們只是某堂輔導課的位子剛好排在一起,但由於常常必須互改對方的考卷,久而久之也記下了對方的名字,對彼此的智商和個性也有幾分了解。

  就在某天,兩人下課一起上洗手間時,巧琦忽然很認真誠懇地對她說:「我們當朋友好不好?」

  予尋當下沒有多想,只是揚起笑容,點頭答應。

  升上國二後,課業變得更加繁重,到補習班唸書的時間也更多了,於是兩人相處的時間也更長了,只要那天兩人剛好坐在一起,巧琦就會主動找她聊天,或是放學時一起走。

  漸漸地,在巧琦面前,予尋也不再如最初安靜沉默,能夠自在地對她說出心裡話,甚至吐槽或翻白眼。

  不過,這樣的關係僅維持到了國三。

  由於補習班重新能力分班,兩人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級,斷了聯繫,直到考完基測後的暑假,巧琦約她出來玩,才又恢復了聯絡。聊天過程中,聊到彼此去試聽高中補習班的情形,意外發現對方的補習班制度怎麼和自己的這麼像,於是忽然驚覺,兩人竟然選了同一家英文補習班──未來三年又是一起補習班的好朋友了!

  可是,儘管兩人如此有緣,在彼此面前也不用遮遮掩掩,但在予尋心裡卻始終惦記著──丁巧琦最初會找她當朋友的原因。那是她心中的疙瘩,雖然不至於造成彼此的芥蒂,但卻也很難真心將對方視為知己。

  「妳挑好了嗎?」繞了一圈回來,予尋再度回到巧琦旁邊。

  她的手上拿著三本筆記本,看樣子正在做出三選二的抉擇。不過,見好友回來,巧琦很快就將其中一本放回,迅速做出了決定,「好了,只是我還要再看看原子筆。」

  予尋沒說甚麼,只是再陪她到原子筆區。

  應該說,她本來就是被巧琦硬拉來陪買的。

  瞄了眼下一排的原子筆,予尋忍不住驚呼:「這裡的原子筆也太貴了吧,妳確定要在這買?」

  「有嗎?」巧琦不以為意,仍是挑了一支筆在紙上試寫。

  「這個牌子的筆去別家大概只要二十幾塊,這邊賣三十元耶!」予尋指著上頭的標價,眉頭微微皺起,「妳確定不去金興發或光南買,而且這邊主要是賣化妝品的,文具的種類也不多。」

  聽著予尋的叨念,巧琦雖然感到有些厭煩,但她也知道予尋是怕她買貴,只是一臉陪笑解釋:「我知道啦,可是我就是剛好明天要用,所以一定要在今天買嘛!」替自己找個台階下。

  「好吧。」聽她這麼說,予尋也不再多說,然後想起她還沒跟巧琦說這週在迎新會上掉手錶的事,於是開口提起。

  原本,她就沒特別對巧琦隱瞞「檸檬」這個身分。從本來只是單純幫忙大傳社代錄,到現在能站上舞台的神祕美少女,這些過程巧琦都有一路聽她講述。

  然而,雖然可以毫無顧忌地說成為時「檸檬」的感覺,但巧琦始終對這種事不太感興趣。

  舉例來說吧,如果跟巧琦說,她段考數學考到全班最高分,巧琦一定會調侃她「妳怎麼讀的」、「趕快去跟補習班申請獎學金啊」、「我下次也要下努力,考到全班第一」等等勉勵的話,同時也為她感到高興,甚至時不時都會被她拿出來說,她曾經考過全班第一。

  但如果是說「我進入舞蹈比賽的決選」,巧琦倒是不以為意,頂多說一句「不錯喔」,剩下的就都是自己在敘述比賽經過,對她的讚美跟鼓勵少得可憐。

  久了,面對巧琦對這些事情冷淡的態度,予尋總覺得自己說這些像在炫耀,往往只是盡朋友間告知的義務,只說結果,不再細講過程。

  「所以妳認為那個男生認出妳來了。」巧琦作結,然後賊賊一笑,「那個男生帥嗎?」

  「重點不在這吧?」她笑得無力,但心裡還是忍不住想起男生的長相,「是……還蠻帥的。」責備自己怎麼真的認真回答了?

  「真的──」那句話也將巧琦的興趣都勾上來了,向她投來一道意味不明的眼光,「這樣不是很好嗎?對方在意妳耶,而且還蠻帥的,妳應該感謝妳的手錶掉了。」

  「就說重點不是這個了!」予尋很想大喊,但礙於是商店內,是公共場合,還是盡量壓低音量,「而且我之後有再去看他的FB,發現他國中跟妳同校。」

  「真的,叫甚麼名字?搞不好我認識他喔,這樣就可以幫你們牽線了耶!」巧琦一臉興奮。

  「他叫『劉心銘』。」

  「不認識。」巧琦回答得迅速,語調就像溜滑梯一樣,立刻從興奮轉為冷淡。摻了點失望的情緒。

 

 

  _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每次要取公司名或學校名,我總會苦思很久,而且想出來,一定會去查到底有沒有這家公司或學校?沒有才會選用。

  當初取《羽憶》裡出現的公司名,想了十個,十個都是真實存在的公司,只能說公司都很偏愛那幾個字XD

  寫這篇時,我還猶豫要不要把她們逛的文具店寫出來?但後來想到,有讓主角批評這家店的文具賣得比較貴,就不寫出來了。

  可是那家店的文具真的賣得比較貴,是真的,因為她們主要賣得是美妝品XD

  我覺得大家搞不好已經猜到是哪家了,因為再刪掉金興發、光南,應該蠻好猜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