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女方親友請到這邊簽到喔!」

  看見一對年輕男女朝接待處走來,接待人員面露一臉親切的笑容,「請問是同學嗎?高中還是大學呢?」

  其中正好簽完名的女子,順勢放下原子筆,回應道:「是國小同學。」

  

  走進會場,兩人照剛剛接待人員告訴他們的桌號,開始搜索每桌上擺著牌子,好找到自己的位子。

  但還沒找到對的桌號,其中一桌的賓客已然向他們招手。

  女生立刻拉住旁邊還在尋找桌號的男生,朝那一桌走去。

  「女神來了呀!」

  「我們六一七的班花駕到囉!」

  「居然還帶男朋友一起來!是特地來跟我們炫耀的嗎?」

  面對眾人熱烈的歡迎,女生只是瞟了眼身旁笑容有些僵硬的男生,忍不住笑出聲,「男朋友?你們認不出來這傢伙是誰了嗎?」

  「誰?」

  眾人一聽,這才細看男生那張有些熟稔的臉。很快地,座位上其中一個男生驚喜地指著他,道:「他不會是那個……胡天祈吧?」

  隨即引來了更多眾人的驚呼聲。

  巨大的投螢幕播著一張又一張唯美的婚紗照。

  幾道開胃菜送上桌。

  桌上的現榨果汁一下子就少了大半。

  從入座到現在,依玲都在熱絡地聊著過去在班上時發生的趣事,一件件令人懷念的小學回憶搬上檯面,彷彿歷歷在目。

  然而無論眾人再怎麼熱絡,聊起的內容總有一個和自己名字相同的男孩存在,他卻始終無法笑得開懷,也接不上話,只能偶爾傻笑問真的有這種事嗎?

  包括今天婚禮的新娘子,天祈也只有在國中時因為依玲的關係見過幾次面,稱不上熟人。只因依玲半強迫性的邀請,他才會來參加這場婚禮。

  外加這位新娘是和依玲交情很深的姊妹。

  但他並不覺得尷尬,而是早就知道會這樣了。

  早在國中時被依玲拉去參加國小同學,面對一群與自己沒有共同記憶的人,無論他們的話題怎麼回到他身上,他都只覺得自己與他們格格不入。

  不久婚禮開始,新郎和新娘入場,雖然只是制式化的流程和穿插一些有趣的插曲,像是將婚戒藏在新娘的婚紗裡,讓新郎自己伸手去找等等的惡趣味節目,但他還是感受得到身旁的依玲,心中那份無法言喻的感動。

  眼見婚禮應該快要結束了,他起身去了趟洗手間,面對冗長的排隊隊伍,旁邊的服務人員建議其他人到樓上的洗手間。

  樓上似乎是一家企業的餐聚晚宴,經過會場門口時,只剩服務人員在收拾整理,賓客大都已經離開了。

  再度從洗手間出來,雖然依舊只有忙進忙出的服務人員,但他的視線卻不自覺落到一位打西裝領帶的男子,他似乎正和服務人員交代事情。

  天祈經過他們走到電梯口附近,但一看見電梯外擺的立牌,又立刻轉頭看向會場外的男子。

  由於剛才走過來是面對他的背影,沒看清楚他的長相,但這次那名男子也似乎注意到他了,不再和服務人員說話。

  立牌上寫著的企業名,正好是「端寰」二字。

  而此時正朝天祈走來的那名男子,臉上游刃有餘的微笑仍與記憶裡的並無二異,優雅而內斂。

  「你怎麼會在這?」他笑問,雖然聽起來很客套,但卻是真的很好奇他怎麼會出現?

  「我的一位同學今天正好在這家酒店舉行婚禮,我是來參加婚禮的。」

  「小學同學?」他再度問。

  「嗯。」天祈也很快察覺到他的心思,隨即補上:「依玲今天也有來,我是陪她來的。」

  他的神情頓時變得深沉,笑容隨之消退在臉上。

  原以為接下來的情況會尷尬,但一道溫婉的女聲忽然出現,讓兩人同時朝後方望去。

  「沈浩,你在這。」那名女子走到沈浩身旁,沈浩也順時輕攬住她的腰,她頓時露出和聲音同樣溫婉的笑容,「王董和張董現在要離開了,伯父要你送他們出去。」

  「我等會就過去。」

  女子並沒有就此離開,而是將視線落向了天祈,但並非是不禮貌的打量他,而是掛著合宜的微笑望著他。

  「他是我以前的同學,今天正好有親友在這家酒店舉行婚禮,所以碰巧遇到。」沈浩向她說明。

  天祈這時也向她露出一抹禮貌的笑容。

  而女子也沒有多留,只是向沈浩叮嚀了一句別讓長輩等太久,便留給他們繼續聊天的空間。

  從他們之間親暱的言語和舉止來看,天祈不難猜出:「女朋友?」

  「是。」他坦然承認。

  「既然有女朋友,怎麼上次還找紫琳當女伴?」所謂的上次,就是端寰董事長八十大壽的的次場晚宴。

  「兩個月前才開始交往。」

  「你們兩個站在一起很配,郎才女貌呢!」

  「謝謝。」他笑著回應,見對方沒再接話便說:「那我先回去了。」

  「對喔,讓客人等太久不太好。」想起沈浩還有客人,他笑著說,整個對話也就此畫下句點。

  轉身按下電梯鈕,等待電梯門開啟的時刻,他不禁想,如果沒有人中途打斷,得知依玲現在也在這家酒店,沈浩會說什麼呢?

 

 

 

 

  回到座位時,婚禮正好結束,不少賓客正在排隊與新人合照。

  一行國小同學也順應離開的人潮,排隊等著拍照。

  合照完畢後,每個人大都只和新人說了幾句恭喜的話就離開了,只有留到最後的依玲忍不住直接抱住了新娘。

  「很棒的婚禮,妳今天很美。」

  那句話語的真摯情感,連站在一旁的天祈和新郎都聽得很清楚。

  「也很謝謝妳來參加,依玲。」新娘笑了,回抱住她說。縱使心中有千言萬語,但由於後面還有不少人等著合照,兩個女生也沒有說太多。

  不過,就在依玲轉而向新郎祝福外加警告時,新娘卻忽然看向了獨自一人的天祈,讓他不禁有些意外。

  「天祈,謝謝你今天陪依玲參加,如果沒有你,依玲搞不好沒有勇氣來參加。」

  雖然有些疑惑這種事何須感謝,他們也是同學啊,怎知他一定是陪依玲來?難道依玲沒有他當車伕,就不會來了嗎?

  只是礙於場面,他沒有問明,只是客套回了幾句。

  直到走到兩人走到停車場,離開那家酒店,跟依玲提起剛剛在樓上遇到了沈浩,他才弄明白新娘那句話的意思。

  「我早就知道沈浩今晚也在這家酒店了,也知道他有女朋友。」望著車窗,她說得一臉淡然,「琴真前幾天就告訴我,端寰集團這天也在這家酒店舉辦聚餐。」

  「但我總不能因為怕遇見他,要琴真改結婚的場地或日子,那是不可能的,但我又不可能不參加琴真的婚禮。」

  「所以妳就拉我一起來?」

  「這也算原因啦,我想如果真的遇到了,有你陪在我身邊,我也不也至於那麼手足無措。」

  「但沒想到反而是你遇到了。」她斜睨說,一種好像說怎麼會是你遇到的語氣。

  「我也很意外會遇到,我想沈浩看見我也以為看到幻覺了,覺得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踩下油門,他筆直地向前開。

  「如果你出現在這,我想沈浩大概也猜到我也會在。」言下之意天祈將之解釋為,明明知道她就在附近,他卻沒有來找她。

  「我想在回家前再去一個地方,先戴我到那裏。」

  「喔。」他淡淡應了一聲,因為是直敘句,也沒有其他選項了。

  與其說是陪她來,讓她有勇氣參加這場婚禮,不如說更像司機。

  為了避免她剛做好的頭髮被風吹亂的司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