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這幾天真的很謝謝您的照顧,我玩得很開心。」望著門口的教授,語娟感謝地笑了。

  將信件翻完畢後,他們又打擾了打了幾天,也參觀了當地不少的一些知名景點。直到住滿一個禮拜,她和戴維森才依依不捨收拾行李。

  臨走前晚,兩人不約而同都塞了些錢給教授和師母,當作這幾天的住宿和伙食費。

  早晨的陽光驅散了淡薄的晨霧,耀眼了玫瑰花瓣上的露珠。

  淡淡的花香芬芳撲鼻,園中的花兒在金黃陽光裡越發明媚嬌嫩,洋溢著五月初暖和的氣息。

  這一次離開,兩人都選擇了太陽如初的早晨。

  「希望這趟旅行妳有找到妳想要找的東西。」教授和藹地笑道。

  「有的。」她立時答,「只是……有一個問題我不明白?」

  「什麼問題?」教授笑問。

  「我在來到這裡前,婆婆曾經跟我說過,我身上有她曾經擁有的東西,所以一定能找到文森特先生,但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我身上有什麼東西?」

  聞言,教授也陷入了沉思。

  「可能是妳長得跟莉安女士年輕時很像?」旁邊的戴維森猜測。

  語娟很快搖了搖頭。

  「婆婆有給我看過她年輕時的照片,我覺得我們並不像。」她再度看向教授,「所以我想說,教授您既然認識年輕時的婆婆,應該能知道答案?」

  「也許……」他撫著下巴,沉思道:「妳的聲音。」

  語娟不禁感到困惑。

  「妳說過文森特在聽到妳唱歌後,就想起了莉安對吧?還把妳誤認為莉安,可是當妳再度開口想解釋,他卻不再理妳了。」

  「妳當時是說義大利語吧?」

  思考了一會,語娟點了點頭。因為想說當時的文森特先生只聽得懂義大利語。

  「莉安她不會義大利語,只會說英語。」教授笑道,「起初接到妳的電話,聽到妳來自台灣,要找文森特先生,若不是說法語,我一時可能也會以為妳就是莉安。」

  「妳們的聲音都很輕柔溫暖,非常像。」

  「可是經過了這麼多年,都不會忘記嗎?」這次發問的戴維森,他一臉狐疑,「都已經過了五十年了耶,我覺得能記住長相就很不容易了!」

  「我倒覺得,長相是最容易忘記的,語言反而能夠記住一輩子。」

  「你們覺得『忘記』的定義是甚麼?」教授看了看兩人問。

  「『忘記』是想不起來。」戴維森揚起一抹微笑,率先回答,「只是暫時想不起來過去發生的一些事。」

  「很好。」教授點頭笑道,然後看向始終沉默的語娟。

  面對教授和戴維森等待的目光,語娟垂下視線低聲說:「失去……」

  「我覺得忘記是一種失去。」

  「幹嘛這麼悲觀?說得好像只要忘記了,就再也想起來了!」

  聽著戴維森的調侃,語娟只是自逕往下說:「因為人腦的容量是有限的,如果不選擇遺忘一些事,是無法記得更多更重要的事。」

  「你們說得都很有道理。」教授依舊只有點頭笑了笑,就像對戴維森那樣,並沒有不認同她的答案。

  可是究竟誰的答案深得教授的心,接下來的話語則一聽了然。

  「當我一接到語娟妳的電話,我就想起了莉安,想起了她當年動人沉醉的歌聲。也許我是忘記了,但再度聽見時,我就想起來了。」

  「再怎麼說,正是那樣的歌聲深深吸引了文森特,還有我。」他感嘆,話語彷彿猶言在耳,不曾忘過。

  眼底充滿對過去的眷戀。

  這一刻,在貝雷帽底下滿布細紋的那雙眼睛,彷彿折射出了比誰都明亮和沉靜的光芒。

  而在那樣溫暖的光芒裡,則是清楚倒映著一位樣貌清秀的女孩兒。

  女孩的嘴角漾起淡淡的笑顏,微笑溫暖而沉靜。

  一如回憶裡的模樣。

  

 

 

 

  

  到達人來人往的火車站大廳中央,兩人都不自覺駐足,環視車站內形形色色的旅人。

  「我們就在這裡告別吧。」側過頭,語娟微笑說。

  「妳接下來要去坎城?」

  「對。」

  看見女生上揚的嘴角,戴維森也不自覺揚起笑容,差一點都忘了,她前天猶豫不決的懊惱神情。

  「妳做了一個很棒的決定。」

  聞言,她回以一個微笑。雖然婆婆拜託她的事,算是已經告一段落了,可是她仍很猶豫就真的這樣就回台灣了嗎?

  也許,錯過了這次,她這輩子就再也不會來歐洲了。

  她還有很多想參觀的景點,想欣賞的藝術品和畫作,明明這些是一般人想求都求不到的機會,她就這麼輕易的捨棄了嗎?

  但最後讓她下定決心的,還是從莊律師得到的保證,還是會照以前一樣照顧她的家人,只是她依舊必須每隔幾天就要寄一張明信片給婆婆。

  「這個給妳。」戴維森從提袋裡拿出一個紙提袋,「原本打算在義大利時就給妳的。」

  「我沒想到你會準備禮物……」接過他手中亮紅色的精緻提袋,語娟很驚喜,但同時也很尷尬。

  直到瞥見裡頭半透明的盒子似乎裝著一個精緻的彩繪蛋,她忍不住驚訝道:「這是……復活節蛋?」

  「復活節彩蛋除了有祝福的意思,同時也有『新生』的意思。」他解釋,同時向他露出一抹微笑,「妳一直都猶豫吧?雖然很想趕快找到莉安女士的愛人,但同時也很怕真的若是找到了,這場旅行就旅行結束了。」

  「可是這趟旅行明明是屬於妳的,只有妳自己可以決定結束不是嗎?在這之前,妳的旅行都是幫莉安女士尋找文森特先生,但從現在開始,妳旅行是為了自己。」

  「祝福妳在往後的旅行一切順利。」

  低望盒子裡那顆彩繪精緻的彩蛋,語娟再度抬頭望向他,「這是我人生這收到的第一顆彩蛋,謝謝你。」

  但同時反而也感到更加愧疚,「只是……我沒有準備禮物。」

  「妳能讓我參與這趟的旅行,就是給我最好的禮物了。」男生露出往昔地中海陽光般爽朗的笑容,「不然──」

  一時半刻,女生還沒來得及抬頭直視他的臉,還陷在沒準備禮物的愧疚之中,卻瞥見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輕輕按住了她的肩頭。

  沒來得及抬眼,落在臉頰的觸感,以及灑落的氣息讓她的身子猛然一僵。

  戴維森彎下腰,在她臉頰上輕輕落在一個吻。

  與此同時,還有一聲懶洋洋的聲調:「掰掰。」

  男生走得非常瀟灑,沒有一絲不捨。轉身前依舊掛著一抹迷人的笑容,揮了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

  愣在原地的女生目送他的背影好一會,待臉上紅暈消退,轉而露出了一絲淡淡欣慰的微笑。

  從最初在巴黎凡爾賽初次相遇,再到咖啡館的二次巧遇,一直到現在在南法的尼斯分別。僅僅只是短短兩週的時間,卻發生了很多一輩子都忘不了的事。

  語娟無法想像,如果這趟旅行只有她一個,會有多艱辛孤獨呢?

  又多慶幸,在最初的開始有這麼一個人陪著他。

  而她知道,雖然交換了聯絡方式,但世界之大,錯過了這次,這輩子大概就再也沒機會見面了。

  待男生的身影完全隱沒在人群中,女生這才轉身朝自己的月台走路,同時伸手看了腕上的手錶,看看距離發車時間還有多久。

  時針分針正好落在十二點二十四分這個時刻。

  而在十二點二十五分。

  她踏上另一場旅行。

  這次沒有既定的行程,沒有特別要尋找的人,也沒有一定得到達的目的地。

  她想去哪就去哪,每分每秒都可以是新的開始。

  每一個現在想去的地方,都可以是目的地。

  坎城。蒙頓。羅馬。西班牙。德國。

  一個月,兩個月。一年,兩年。

  曾經覺得這輩子都不會去的地方,曾以為很短很短的時間,在此刻都變得不一樣了。

  也許兩個月後,她就在羅馬了!

  一年後,就在德國了!

 

  讓她差點忘了,人生過程,才往往是最令人意想不到的。

 

  戴維森當初說得沒錯。

  離開尼斯的兩個月後,她接到馬克森斯教授的通知,說文森特先生當時的病況就已是末期,今年入秋時就離開了人世。

  而在隔天秋天,婆婆也因急性肺炎,相繼離世。

 

 

 

 

 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大家好,久違的小雜言難得回來囉!

這次來分享上週小說沒更新時,某優正在經歷的事情吧,但其實過程用一段句子就可以說完了。

 

「就是我預計以後會寫一部,關於一位大學生,在本該悠閒的假日忙於做報告,做到在電腦螢幕前崩潰大哭的故事。」

 

可能不會這麼快打出來,要個五年、十年之後(讀者問:認真?)。

當然這當中有很多細節啦,需要慢慢鋪陳,才能身歷其境。(讀者又問:認真?

覺得我真的會寫出來的幸福們,請敬請期待囉!

 

 

 

 

(作者回:其實我蠻認真的,多年以後看到我小說裡有這段,不要懷疑,那絕對是某作者悲涼的人生經歷。)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