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擦乾眼淚一個人漂流在這宇宙

  小王子說愛一定開在某個角落

  路上相愛的人那麼多

  我會幸福嗎 在什麼時候

 

  ──S.H.E<612星球>

 

 

111

 

  「抱歉啊天祈,我也是昨天才知道你爸後天會回台灣一趟,但只會待一個晚上,他這邊工作也很多,隔天一早就會離開了。」

  前幾天,接到那通飄洋過洋的告知,已經驚訝過的天祈只有向采靜微笑地說了解。

  反正他也很久沒見到爸了!

  可是,就是太久沒見,才是一大問題。

  「爸,你要先去洗澡嗎?」脫鞋後,天祈笑問前方的人。

  「等會吧,我想先休息一下,年紀大了時差很難調。」胡父脫下了外套,直接坐在沙發上。睜著疲憊的眼,環視了一圈客廳,他說:「沒想到你一個大男生住,房子還蠻乾淨的。」  

  聽見這聲稱讚,天祈只是訕訕然笑了,不敢說自己前天緊急call清潔公司過來,就怕胡父看見他這間就算去了美國也捨不得出售的房子,被弄得像戰場一般滿目瘡痍。

  一個小時後。

  洗完澡後,天祈便迅速將便當吃完。將空便當盒丟進垃圾桶後,他轉身說:「爸,我先回房囉。」

  「怎麼這麼就早睡了?」正好也吃完便當的胡父問。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特別累。」他傻笑,因為理由他自己心知肚明,「爸你也早點睡,明天還要搭飛機呢。」

  胡父看了一眼電視機上的時鐘,拍了拍旁邊的沙發座:「我們也有一段時間沒見了,多待一下吧。」

  於是,他不得不再度坐回沙發。

  其實他和胡父的關係不算糟,只是很少說話,非常少說話而已。

  從有記憶以來,胡父就長年在海外工作,每個月只會回家一次,那時候他還是個打開門看見爸爸會胡亂開心大叫,衝過去抱大腿的幼稚園孩童。

  後來再度從醫院醒來時,再一次看見自己的爸爸,是從電腦螢幕上的視訊。那時胡父只是看著他,問了幾個問題,隨之久久不不語。

  就算後來再度出現在他面前,也只是一臉憂傷與羞愧,僅僅說了一句「對不起」。

  直到後來得知了采靜阿姨就是自己的生母,從依玲那得知關於過去的自己對爸爸的感受,才明白爸爸為何再也不像小時候那樣,會陪他玩,陪他在媽媽面前嬉鬧。

  母親的那場死亡車禍,爸爸的打擊比他還大,據當時從依玲那聽來所述,小學時期的天祈一直覺得自己是殺了媽媽的罪魁禍首,所以爸爸才會從那時候就再也沒對自己笑過,照顧的工作都交給了保母。

  從那時候起,兩人之間的談話就進入「少言」模式,沒重要的事就不會說話,就算後來得知了真相,由於多年來就沒說過些什麼,爸爸依舊很少回家,也沒辦法像正常的父子。

  國中畢業後,由於全家團圓,父子兩人才終於多話。

  隨時間飛逝,高中畢業後他就搬去大學宿舍,兩人見面的次數又少了,四年的時間下來才漸漸變得很少再聊天。又經過兩年的碩士班,雖然不至於到尷尬,但長大就像離巢的鳥兒,不再依賴父母的孩子,很難再回到什麼都可以說的小時候。

  特別是進入富萊賓後,由於父親和哥哥關係,他被眾人賦予不少期待,獲得不少表現的機會,可是有時卻無論做得再好都像是理所當然,但只要一出差錯,獲得批評聲會比他人來得要多。

  而那時的他,雖然不會讓人失望,卻也無法完全達到眾人期望就算在公司遇到胡父,也只是像上司和下屬,不會多說什麼。

  再後來的後來,就不必多說了,他闖了大禍,為了不想讓胡父為難,他選擇離開公司。而這個決定連除了哥哥,爸媽都不知道。

  因為他沒有勇氣,看見胡父失望的表情。

  直到去年聖誕節前夕,為了拍求婚短片再度回到美國,唯一沒拍進影片的其實他連問都不敢問的。

  像逃避一樣離開,卻為了一個女人回來。如果是他兒子,他可能也會倍感失望。

  而今,到了不得不面對的時候。最無波無瀾的情況就是兩人依舊什麼也沒說,最壞的結果就是胡父要他跟他一起回美國。

  電視裡撥放著新聞結束後的八點檔鄉土劇,他有意無心假奘看著電視劇,實則在等胡父開口說:

  「回去吧。」

  受到那三個字觸動,天祈神經緊繃地望向胡父問:「回、回去哪?」

  「你不是很累了想睡了,回房去睡吧。」

  聞言,他尷尬地傻笑起來:「回房喔,我以為你是說『回去』。」

  「你原本以為我說的是要回去哪?」

  「就回……」面對胡父別有深意的問題,他一時啞口,回答不出來。

  「你以為我要叫你回美國?」胡父笑了。

  「難道……沒有嗎?」

  「你怎麼會這麼想呢?」

  「不然爸你怎麼會來台灣?」他狐疑問,「不是因為正好有公事,也想『順便』帶我回去?」

  「你的順便聽起來真隨便。」見兒子一臉認真緊張,做父親的反而大笑起來。

  「那真要是這樣,你會跟我回去嗎?」

  直視胡父好奇的目光,天祈默然,但很快就低聲道:「不會。」

  僅僅是簡單的兩個字,卻也足以使聽者的嘴角微微上揚。

  「昕喬都跟我們說了,你的心上人跑了。」

  他不意外,一點也不意外昕喬會告訴爸媽,所以他並沒有很驚訝,只是一臉羞愧。

  「既然現在這麼不捨得,當初又怎麼會那高興,答應搬來美國?」胡父問,「你媽當時告訴我你有女朋友,一定不會願意搬來美國,而且她也不捨得拆散你們。」

  「你知道,如果你當時搖頭,你媽就不會搬來美國了。」

  「我知道。」他立時回,快到讓胡父一時間有點驚訝,只是不知該驚訝他早就知道,還是他居然回答如此之快。

  「既然如此,你當初怎麼會那麼高興答應?」

  「我聽到你們那晚的對話了。」猶豫了會,他還是說了:「除夕夜那晚,你們在房裡的對話,我全都聽見了。」

  也能料到,眼前的人臉上一定少不了訝異,於是他並不選擇看向胡父。

  「就算我當時拒絕了,你們也已經決定等我高中畢業後,會送我去國外念書,所以出國只是早晚的問題。你們那時不是認為台灣的教育不適合我?也認為小孩子的感情一定不會長久?」

  「所以既然如此,你當初又為甚麼會答應呢?」胡父微笑問,微笑裡無奈的成分多於好奇。

  「那如果我當時回答我永遠不要去美國,你會為了我,放下工作回台灣和我們一起生活嗎?」

  被問得一愣的胡父,頓時了然地笑了。

  答案太明顯了。

  「所以你是為了你媽。」他語帶肯定說,同時往後躺向沙發,面對電視機感嘆問:「那你現在回來,是為了你自己嗎?」

  「嗯。」

  聽見這一聲肯定的回覆,他將視線放上電視機旁邊的矮櫃上的兩張照片。

  「你覺得『品牌價值』是甚麼?」

  「啊?」

  以為他沒聽清楚,胡父又問了一次:「現今每家企業無不希望提高自身的品牌價值,你認為品牌價值是甚麼?」

  雖然天祈很想問為甚麼話題會來到公事上,但還是乖乖回答了:「品牌價值是品牌、品名、符號的一個資產與負債的集合……是一個企業重要的資產。」

  他越說越尷尬,雖然這是行銷學的重要定義,但久未碰書,一時之間還是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才好,只能靠印象拼拼湊湊出一個意思。

  正好八點檔進入了廣告時段,電視在播一台名車的廣告。

  「就算那一家的名車價格昂貴,品質又沒日本車好,但消費者還是選擇使用那一家的產品,因為消費者就是愛那家的產品,產品在消費者心中有很高的價值。就消費者而言,使用的不是產品本身,而是享受使用時的感覺。」語畢,他緊張看向胡父,就怕自己的答案他不認同。

  但胡父只是露出和藹的微笑,反問他:「你不覺得品牌價值就像愛情?」

  「也許那家的產品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消費者還是會買單,商品的優點缺點都會包容。就像愛情,喜歡上的那個人不一定是最好的,可是她的優缺點你都會包容。」

  「因為就是喜歡上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聽著那一串解釋,這一刻,天祈才明白胡父忽然問他那個問題的原因。

  「對你來說,那位女孩也有這樣的價值嗎?」胡父看向他,「無論她的優點缺點你都會包容?」

  「對。」他坦然說,同時笑了起來。

  頓時,胡父再度望向相框裡的照片,聲音疲憊而充滿滄桑:「我曾經犯了一個錯,希望你不要和我犯相同的錯。」

  照片裡笑容燦爛明亮的年輕女子,深深映入他的眼底。

  「如果時間可以倒轉,我不會選擇調職到美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