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從洗手間出來,還沒回到會場,語娟卻在會場門口處,看見了低頭滑著手機的男生。

  受到高跟鞋的聲音吸引,天祈這時也正好抬起頭,看到是心中所期待的那個人,他露出一抹高興的笑容。

  沒想到他會在門口等她,語娟愣在了原地。但一見他朝自己走來,不待他開口,她立刻伸出雙手,將西裝外套遞到他面前,微微抬起雙眸,感謝說:「謝謝你的外套。」

  他並沒有馬上接過,只是先打量了她一下,看見酒漬的確比較不明顯後,才微笑接過。過程中,男生的指尖似不經意地輕觸到了女生的指尖。

  「沒想到再度見面,卻害妳的禮服報銷了,真的很對不起。」

  「我剛剛已經緊急處理過了,回家再處理一下,應該不太會留下汙漬,之後還是能穿的。」

  「那就好。」他微微一笑,隨後補充:「這件禮服很適合妳,怕妳之後都不能再穿了,那就很可惜了。」

  聽見這句狀似讚美的話,語娟只是加深了臉上微笑。

  「我是說真的,妳穿起來很有氣質,要不是……要不是因為這是沈浩他家舉辦的宴會,想說可能會遇到妳,我絕對認不出妳!」其實他本來是想說,要不是之前已經在酒館見過妳,但不確定她是否已經察覺到那個Davion就是他,所以選擇不說。

  「你穿西裝也很帥氣啊,要不是你先跟我打招呼,我還真認不出你來呢!」

  聽見這句不再是那麼淡漠的語氣,他笑了笑,過了兩秒後才歛下笑容,問:「那妳最近有沒有空,我想找個時間,和妳以及其他人約出來見面。」

  「其他人是?」

  「嗯,像是彥丞、紫琳,就國中時的同學。」

  「我很想,但我最近比較忙沒什麼時間,不過我想其他人如果聽到你回來了,一定會很開心的。」

  「這樣。」聽見前面的婉拒,天祈已無心聽後來的安慰,「但我很希望妳也能來,不然這樣好了,選妳有空的那天好了,妳覺得呢?」

  見她露出為難的表情,他繼續懇求:「那麼出來吃頓飯呢?就不一定要有其他人,看妳哪一天方便再打給我,給我妳的電話。」

  見語娟依舊一臉猶豫,他開玩笑說:「難道妳到現在還沒有手機?國中沒手機我能理解,但現在是個wife主宰的時代,怎麼可能沒有手機。」

  語娟輕輕搖搖頭,笑了,有些沒轍地說:「我真的沒時間。」

  「是沒時間,還是不想?」

  聞見這道流露感傷的問題,她抬眸,恰巧對上他澄澈,卻在此刻顯得哀傷的雙眸。

  「當年的事我很抱歉,沒事先告訴妳我要離開,真的很對不起。正因為如此,我才希望能找個時間和妳聊聊,希望妳不要逃避我。」

  「我沒有逃避,我只是不想再提起過去的事。」她直視他的雙眸,語氣不帶任何一絲的感傷情緒,「因為那對我現在的我而言,沒有意義。」

  「你想找時間和我聊聊,是因為對我感到歉疚,但我不想浪費我的時間,就只是為了讓你不要那麼歉疚。」她淡道,但這樣的她,卻有他從未見過的冷淡。

  以前的她再怎麼安靜內向,也不會說出如此冷漠的話語,而且也不太會拒絕別人,就算真的拒絕了誰,也都會流露出滿心的愧疚。

  更不會說出,如此令他心涼的話……

  「如果你沒有別的事,我想先進去了。」

  穿過側身時攪動的氣流,混雜著她身上淡淡的清香。

  那不是臉上的化妝品或香水刺鼻濃烈的化學氣味,而是沒那麼濃烈的乳液香味,以及洗髮水散發出來的花香。

  就像是蓮花般清幽的氣味,給人如此幽遠恬淡的氣質,讓他一時之間忘了,甚至可以說已經沒有剛才那種粗枝大葉的勇氣。只能任冷氣混雜著這股清香竄入鼻息,任她就這麼踏著高跟鞋,從他的身邊離開。

  而不再拉住她。

  然而,踏步聲消失的太不自然,沒有漸行漸遠的消逝,像忽然被按住暫停鍵,讓天祈止不住好奇,立刻回頭望向會場門口。

  語娟正接起手機,腳步不再前行。

  「怎麼了?」

  這是自她的背影傳來的擔憂聲音,但天祈就只聽到這句話,因為她之後就慢慢走向角落,所以之後的對話他都聽不太清楚。

  闔上手機,語娟忽然一個轉身,就立刻跨步向前。

  鞋跟用力地踩著地面,她跨出的每一步都是清晰而堅定,一時之間,引來了不少會場門口人員的注目。但她的目光裡似乎什麼也裝不下,再度無視地穿過他的身邊。

  天祈立時轉而跟在她身後,她的腳步在走過過轉角後顯得更加地倉促,近乎小跑步。他跟著她快步走過轉角後,想追上前方她匆忙的身影,但其實根本不用追,因為高跟鞋早已承受不住如此倉促的步子,她的左鞋跟硬生生斷掉了。

  「小心!」天祈飛快上前接住她不穩的身子。

  驚覺自己兩隻手各放在他的肩膀和胸躺上,腰際還被他摟著,語娟立刻忘後退了一步,拉遠與他的距離。

  「我沒事……謝謝。」她的臉上流露窘困。

  「妳的腳沒事吧,有沒有扭傷?還能走嗎?」天祈在她面前跪下,欲幫她脫下那隻斷了鞋跟的鞋。

  但他連碰都還碰,語娟索性把自己的兩隻高跟鞋都脫了。

  「妳……等一下!」仍跪在地上天祈愣愣地看著她拿起高跟鞋,直接赤裸著腳往前走。但語娟根本不理會他的呼喊,不顧周圍的側目,筆直朝飯店大廳快步又去。

  其實,他並不訝異她會決定赤著腳走路,在美國其他女孩子約會時也遇過幾次女方鞋跟斷掉的情況。一開始她們雖然很無奈,覺得很衰,但比較大方的女孩就會看開,試著赤腳在原地踏步,覺得那樣很好玩。

  但──

  立刻就豪不猶豫就脫下鞋子,直接赤腳走路的,他可是第一次看見。

 

 

  大廳裡。

  不少人都忍不住頻頻望向了大廳中央的男生。

  他正以浪漫的公主式的抱法,抱著女生往快速穿過大廳中央。

  男生穿著筆挺的黑西裝,女生穿著一套典雅的禮服。那是一幕非常偶像劇式的畫面。從女方手中的高跟鞋,和那雙赤裸的雪白雙足,不難猜出是女生的高跟鞋斷掉,男生才會抱著她。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