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命運(8)

 

  「我不會讓妳過去的。」驀地,一道冰冷至極的聲音打斷了她。

  碧月轉過身,紫橙色的暮靄之下,恭子單薄的佇立在街道中央,殘陽將她的影子拉得迤邐,她的神情無比陰鬱,有她從未見過的冷漠。

  見到這個場面,朝倉也不禁皺起了眉頭。

  「恭子……妳怎麼了?我以為妳已經回去了。」

  「只要我還站在這,就絕不會讓妳過去。」她冷冷說,身體確實擋住了前往渡影家唯一的道路。

  「妳到底是怎麼了,我要是不再到渡影家,就來不及了!若是因為爽約我真的抱歉,妳可以以後再來好好罵我。」碧月滿臉焦急。

  然而,恭子卻依舊緊盯著碧月,不容她有移動半步的可能。 

  「想知道原因嗎?」恭子忽然輕笑了幾聲,「好,我告訴妳,誰叫妳是我最好的朋友呢?」

  不知是不是自己太過敏感,碧月感覺恭子最後道出的那幾個字,異常冰寒。

  「不用理她,我們趕快走。」朝倉直接拉起她的手。

  但還沒被他從原地拉離,恭子的話卻先讓她動彈不得了。

  「我和彥從小就認識了,而且我們還有婚約。」恭子一字一句平靜說道,「雖然我們的婚約是大人擅自定下的,可是我真的非常愛彥,從小就希望將來能成為他的妻子。」

  碧月愣愣地望著她,但朝倉拉起她手腕的力道卻讓她痛得回神,「不要聽了,現在去找彥比較重要……」

  「我原以為只要告訴妳,那些日子妳赴約的男生就是彥,妳就不會再和他見面,但我發現是我太天真了,妳比我想得還要痴情,於是我就將你們的事告訴了彥的父母,沒想到卻反而讓彥決定離家出走。」

  「身為妳的朋友,妳知道我有多恨妳嗎?要不是妳,彥是絕對不會違背父親的命令,但他卻為了妳連繼承人的資格都可以不要!」

  她心痛咆哮:「我喜歡他這麼多年,妳卻可以直接得到他的愛!我好後悔成為妳的朋友!這比被自己漂亮百倍的女人搶走都還要來得痛苦!妳明白嗎?」  

  「恭子……我……」兩道熱淚在碧月眼底打轉,清澄的淚水靜靜從臉龐流下,「我真的不知道……對不起。」

  「既然覺得對不起的話,就把那把刀給我,我是不會讓妳和彥在一起的,因為我死也不會放手!」

  「聽清楚──是死也不會!」她伸出手,試圖從碧月手中奪過那把刀,但很快就被旁邊的朝倉阻止了。

  「橋田妳不要再這樣了,妳很清楚彥是不可能愛上妳,又何苦呢?」朝倉緊緊握住碧月手中的刀,以防它被恭子搶走。心中則十分懊悔把這把刀的事情告訴她,他原以為只要她知道兩家可以和解,她就會放棄了。

  「我不想聽!」她怒吼,使盡全身的力氣想搶過那把刀,但身為女孩子,力氣根本無法與身為男孩子的朝倉相比,刀理所當然沒離開過碧月的手中。

  猝然──

  一道冰寒的氣息向碧月撲面而來。

  恭子直接拔出了那把刀。

  「我說過,只要我還站在這裡,就不會讓妳過去。」她舉著那把刀,踉蹌地退後了幾步。

  碧月抓著失重的刀鞘,靜靜流著淚:「恭子……」

  天邊的雲彩彷彿被灼燒般,大地血染成一片。

  餘暉下,銀亮的刀身清楚地照映著恭子那張冷酷的臉,見她大刀一揮,鋒利的刀芒已與她的右手一齊停在了半空中。

  空氣中有令人窒息的沉痛。

  「除非我死,否則妳別想過去。」

  此時,一道清脆的拔劍聲忽然自碧月的身側響起,朝倉也拔出了自己的日本刀。

  「朝倉!」碧月愕然叫道。

  恭子只是冷哼了一聲,「我和你與彥從小一起習武,你應該很清楚,比起劍術我是不會輸給男生的。」

  「放心,我不會傷到橋田的。」無視恭子的嗤笑,朝倉只是向碧月揚起一抹笑,「我會跟上次妳在樹林裡看到的那些人一樣,只是讓她昏過去。」

  「妳就趁她只顧著攻擊我的時候快走。」他悄聲說,但目光仍緊盯著恭子。

  「可是刀……」

  「我會拿回刀的,妳把刀鞘留在這,先去找彥把真相告訴他。」他擺好架勢。

  夕陽沒入西山,暗紫色的天際層層疊疊,轉眼間,萬物皆失去了光彩與溫度。

  她扭頭望向恭子身後的道路,堅忍地開口:「好,我明白了。」

  隨之而來的,終是一片無盡的黑夜。

  

 

 

 

  烈焰飛騰。

  黑煙重重疊疊,越來越濃。

  暗沉沉的夜色下,翻騰的火舌照亮了四方,無論是房子或庫房都陷在了一片烈焰的火海之中。

  火光前,少女驚愕地睜大了眼,滲出額際的水珠一顆顆滑下臉頰。

  大火持續延燒,但炙熱的溫度卻反而讓她的心底發涼,寒意從頭到腳包裹住她,彷彿將她打入了陰冷的地牢。

  她緊緊捏著手中的信紙,全身止不住顫抖。

  啪答──

  滴落的不是汗水,而是冰涼的冷汗,但卻能夠在她捏著信紙的手背上,灼燙她、煎熬她。

  只因這樣的灼熱,有她無法阻止的未來。

  「怎麼會……」

  ──她來遲了。

  聽見消防車從遠處駛來的聲音,還有人群聚集的喧鬧聲,此刻的她隱忍住胸中的悲痛,不讓難受從脣邊逸出。

  這一定是是父親做的! 

  可是,比起這個……她更擔心的是……

  「彥……」

  恐懼侵佔了她的全身,怵目驚心的畫面在她的腦海飛騰,然而,她卻只能在熊熊大火前哭喊,哭喊一個永不可能的名字。

  「彥──」嗶嗶剝剝的烈焰聲吸收了所有的雜音,她的呼喚沒人聽見。

  或許是淚水模糊了視線,抑或是大火就是她視線所及的全部,良久,她都這麼站在茫茫的火海前,目光找不到焦點。

  她多麼懊悔,她不該堅持回來的。

  哪怕不知道事實的真相,只要現在還待在旅館,他們的未來就還是存在的……

  她依舊大聲疾呼,大火也持續澎湃,陡然間,她的手被甚麼人用力拉住了!

  來不及掙扎,她就這麼被拉離了火場,直到遠離喧囂的人群與消防車,那人才轉身面向她。

  剎時──

  周圍的涼意撫平了她所有的焦躁,她的胸口宛如被甚麼東西狠狠敲了一下,不待那人開口,熱淚盈眶的她已將眼前的人擁入懷中。

  「我、我以為……」她將臉深深埋入他的懷裡,像個孩子般大哭,「真、真是太好了……你還活著……我剛剛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你了……」

  她低聲喚道:「彥……」

  「我愛你……真的、真的好愛你……」

  「我不要你再離開了……我好怕真的會再也見不到你。」

  面對碧月突如其來的擁抱與告白,彥很快就意會到了原因,隨即低聲笑了。 

  「對不起,讓妳擔心了。」他將她摟緊,在她的耳畔輕聲低語,「我保證不會再離開妳了。」

  彥一回到家,就將星知見家準備剿滅渡影家的計畫告訴了父親,父親也很快就擬好了應對計畫。雖然沒料到會放火,但還是趕在火勢變大前就沿著屋內特設的密道逃了出來。

  只是……

  「都這種時候了,你們居然還能談情說愛啊!」

  人聲自後方傳來,帶了些笑意,很熟悉,兩人隨即朝後方望去。

  朝倉微喘了幾口氣,隨之呼喊道:「彥──接好!」

  被拋出的那把刀,刀柄上那一道深邃的光芒在陰暗處異常閃耀。

  刻有家徽的刀穩穩地被彥接住了。

  「刀就給你了。」

  「謝了!」彥回以燦笑。

  「快走吧,你們可是能夠化解兩家五十年來恩怨的希望呢!」

  聽到朝倉的話,他們不禁相視而笑。

  「真的很謝謝你朝倉!」碧月向他大聲呼喊,隨之和彥一起轉身離開。

  兩人的手始終緊緊握在一塊,目送他們遠去的背影,朝倉的嘴角不禁掛起了一抹淺淺的微笑,但卻在他們的身影沒入樹林後,立刻消失無蹤了。

  夜風撫來,他默然地抬起頭。

  少年的藍色眸子黯淡無光,夜空裡不見半點月光或星光,只有一片荒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