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命運(6)

 

  深秋。

  皓月當空。

  夜風伴隨著月的清輝,自敞開的拉門落進。遠方吹來的風夾帶著一股透骨的寒意,林谷也有別於白天的蒼翠,墨黑的山巒宛如鋪上了一層淡薄的銀色衣裳。

  房內。

  彥持著撥子,輕輕撥著三味線,弦聲彷彿是在與天邊高掛的月兒低語,訴說著一串串淒美的愛語。

  稻穀色的塌塌米上,少女陶醉地倚靠著少年的肩。她的浴衣淨白如羽,髮絲的清香為風兒添加了份香甜,讓它不再發冷了。

  那日,在回覆了朝倉願意和彥一起離開後,當天晚上她就整理好了行囊,隔日只留下了一張字條便離開了家。

  臨走前,碧月心中數度不捨,她知道身為子女做出這樣的決定有多麼不孝,但一想到父親極端的作法,就讓她忍住了回首的衝動。

  「現在還可以反悔,彥會體諒的。」到了車站後,朝倉這麼告訴她。

  「既然我人都到這,就不會再改變心意了。」車頭噴發出陣陣濃煙,月臺邊,少女只是輕嘆了一口氣,滿腹的歉疚終是無法抵過對愛人的思念。

  遠離了星知見與渡影兩家勢力所及的地方,朝倉帶她到彥下榻的旅店後便回去了。

  彥告訴她,一切他都會想辦法,但眼睜睜看著彥為兩人的未來辛苦,自己卻無能為力,碧月仍然決定去打零工補貼家計。

  好不容易,第三天總算有人雇用她,是一間小茶館,儘管老闆娘非常嚴厲,但碧月卻一點也不覺得累,反而是甘之如飴。

  悠遠的琴音輕巧殞落。

  碧月依偎在彥身上,微睜雙眸,沉醉道:「真好聽……從沒聽你彈奏過這首曲子,這首曲子叫甚麼啊?」

  「是最近才寫出來的,還沒為它取名。」彥低頭一笑,「要不……妳來取吧,因為這本來就是為妳寫的曲子。」

  「我來取嗎……」她望著窗外深沉的夜色,思考了起來。

  寂靜的秋夜裡,微弱的星光點綴著黑夜自顧閃爍,似在嬉鬧,又似在玩捉迷藏,唯有明月始終清幽如一,朗照整片安詳的大地。  

  很快地,一抹自喜竄上了少女的嘴角。

  碧月仰頭凝望這片月夜,笑道:「就取『月圓』好了!」

  受到她的笑容感染,彥也笑開,「月圓啊……」

  「嗯……平靜的旋律中有不易察覺的哀傷,跟月亮很像,而且還是有陰晴圓缺,聽到最後會讓人有股感動,就像月終是圓的,最後一定會圓滿的那種感覺。」

  聞言,他淡然一笑,一同望向了天邊高掛的明月。

  「很棒的曲名,很適合。」他放下手中的三味線,深深一笑,「一定會圓滿的。」

  聽見彥語氣中的篤定,碧月不禁失笑,因為她的思緒終究還是被他看透了。

  如果世間的愛情都能同天上圓月,最終都能圓滿,該有多好?

  「我覺得恩怨這種東西真是可笑,但更可笑的,是只會互相憎恨的人們。」 

  見她的視線落寞地垂下,彥輕輕摟住她的肩,有些難耐地笑了,「其實我之前曾想過,應該有可以化解兩家恩怨的方法。」

  「爺爺當年只因下人的話就認定是星知見家派人來偷的,可最後非但沒拿回刀,甚至還被說是故意栽贓給星知見家,所以我就想,也許找回那把刀就能知道當年的小偷究竟是誰,兩家也能從此冰釋前嫌,不再仇視對方了。」

  「這麼說,渡影家的傳家之寶是把刀?」

  「對,聽父親說,那把刀除了刻有家徽外,在刀柄的地方還鑲有一枚石頭,聽說那枚石頭非常特別,能折射出和翡翠一般深邃美麗的光澤,所以時常有人以為那是一顆寶石。」

  「明明是石頭,卻能跟寶石一樣,真想看看……」一時,她的聲音忽然頓住了,陷入了一陣沉思。

  察覺到碧月的神情出現了一絲異樣,甚至有些失神,彥不禁擔憂問:「怎麼了嗎?」

  「那把刀……」碧月凝神說,「我好像在哪看過。」

  一段遺忘以久的記憶,儘管印象早已模糊,卻依稀記得……

 

  ……

 

  一道眩目的光芒吸引住了小女孩所有的目光,刀柄上,那顆擁有光芒的石子令她怎樣都無法移開視線。

  她下意識想伸手觸碰它……

  「月月妳怎麼打開了!」

  一聲驚呼冒了出來,略顯滄桑的聲音讓小女孩嚇了一大跳,也讓那隻滿是好奇的小手立刻縮了回來。

  但下一刻,小女孩反倒笑了,「奶奶,這東西好漂亮喔,會發光呢!」

  看見孫女一臉無憂的燦笑,老婦人的臉上只有無盡的憂慮。

  「那東西很危險,會讓月月受傷的。」她緩緩走來,擋在了那把刀和孫女之間,「答應奶奶絕對不能再打開了,知道嗎?」

  「可是……」

  老婦人蹲下身,用自己蒼老的雙手輕輕摟住了她的雙肩,「奶奶知道月月最乖了,對不對?」

  小女孩沉默了會,最終點點頭,笑了,「好,月月答應奶奶。」

 

  ……

 

  明月依舊如水,高掛寂寥的夜色。

  但模糊的印象卻伴隨著逐漸明瞭的驚愕感,陡然清晰了起來!

  也許是無法忘懷奶奶當年懇求自己的神情中,那一份憂愁與掙扎,宛如是害怕會失去一切的恐懼,令當時年幼的她說出了違背自己本意的承諾,以至她從此不願再想起,以免再度受到好奇心驅使。

  「小時候……」她的身子不再依偎著彥,背脊挺直端正,「我好像有在奶奶的房裡發現一把刀,上面還鑲有一顆非常美麗的寶石。」

  「所以那把刀確實是星知見家偷走的?」

  「但是……父親那時的確說是渡影家故意誣賴我們。」碧月感到有些困惑,心中的問號像個不可打開的盒子,「可是……為甚麼?難道是父親騙了我,他為甚麼要這樣?」

  印象中,父親從來不會騙她,哪怕是其他人,他也不會選擇欺騙。況且,就算真的是星知見家的人偷的,為甚麼要一直留著,這樣做有甚麼利益可圖嗎?

  「彥……」她轉頭,深深凝望他,「我現在就要立刻回去。」

  面對她堅定的眼神,彥輕嘆了一口氣,「妳知道現在回去有多危險嗎?」

  「可是,這其中一定有甚麼誤會,我想只要找到把刀,我們兩家的恩怨就有機會化解。」

  「如果找不到呢?」彥無奈地笑了,「如果說,那把刀根本不是渡影家的傳家之寶,妳還要是回去嗎?」

  她默然,眼底盈滿了哀傷。

  「明晚……」她沒有看向彥,只是站起身,望著眼前寂寞的夜色,「我父親就會展開剿滅渡影家的行動。」

  碧月難受地垂下眼臉。

  彥的臉上沒有多大的震驚,只是靜靜聽著。

  「那天我之所以會到楓樹下,就是為了要告訴你這件事,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傷害,哪怕我知道你絕對不會丟下家人,我也要說服你逃走。」

  「但是,那時朝倉問我願不願意和你一起離開,讓當下的我非常猶豫,絕不是因為害怕可能會吃苦,或是可能會失去自己所擁有的物質生活,而是猶豫要不要告訴你這件事,因為一旦告訴你,你就不會想和我離開了。」她的語氣充斥滿心的自責,「然而,我最後還是因為自己的私心而改變心意了,自私地想,既然有可以不讓你受傷,又可以在一起的方法,何妨不好呢?」

  就像失去了所有法子,於是在最後一刻亂抓一根稻草,哪怕不是真正的藥草,也是唯一的希望。

  「彥……對不起!」她低下頭,油然而生的愧疚感讓她完全不敢直視彥的臉。

  因為,我真的太渴望幸福的機會了……

  滿室的靜默中,碧月始終低垂著臉。

  最終,彥只是無奈地嘆了口氣,隨後起身面對她,「好,明天一早就回去。」

  這道爽快的聲音讓碧月愣了愣。

  「但是……」彥上前摟住她,「今晚先好好休息,好嗎?」

  溫柔的氣息停留在她的耳畔,被包裹在這股溫暖與呵護中,淚腺終究不可避免地讓她的眼底濕了一片。她情不自禁回抱住他,感覺自己的眼睛真的好酸、好疼。

  夜涼如水的暮秋,那輪明月依舊靜靜躺在黑夜之中,宛如一面明鏡,足以映照世間萬物。 

 

 

  「由雪的無情背叛,以及和城的始戀終棄,讓我對天發誓絕對要向他們兩人報復。

  「同時,也詛咒星知見與渡影兩家永不可能結合,自此之後永為世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