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每個人總說,再怎麼難過的事,只要時間久了,就不會再那麼悲傷了。

  因為時光,會撫平那些傷痕。

  季節隨天象變化,一如人會隨時間改變。不同的是,人的改變無法預知,不像春天會百花盛放,夏天就會艷陽高照;秋天會落葉紛飛,冬天就會冰寒刺骨。

  人的改變沒有固定的週期,但卻真真切切地會隨著日子一點一滴改變,等某天忽然回頭時,就會發現自己和過去是那麼地不同。

 

  八卦與謠言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依玲和沈浩交往的消息傳遍了大街小巷。

  於是,身為當其中之一事人青梅竹馬的紫琳,在得知消息後,立刻滿懷祝福地恭喜沈浩。

  誰知,他居然說他們只是在假扮,因為依玲說這樣不但能趕蒼蠅,也能讓語娟不再顧忌她,根本就不是真的情侶。

  經歷了先前的幾則謠言,關於依玲的謎樣謠言也越來越多,甚至還有人賭他們在一起不會超過一學期,認為依玲不是一個安於現狀的女生。

  但紫琳認為他們演的跟真的一樣,遲早有天會成為真的情侶吧。

  也在經過了一個寒假,依玲和沈浩這對家喻戶曉的情侶,人氣指數早已破表。有人在學校偷拍他們倆站在一塊的美照上傳到網路,儘管才十四、五歲,稚氣未脫的年紀,但照片裡的他們卻有不同於一般少男少女的脫俗氣質,讓那張照片在短短三天時間內就已有百篇的留言,更有不少網友瘋傳那張美照。

  也在某一天,不知為甚麼繼依玲後,換成了莫辰被排擠了。

  其中的過程紫琳猜十之八九和沈浩脫離不了的關係,但實在不敢過問他是怎麼做到的,反而開始同情莫辰。

 

  另一方面,天祈依舊是每天嘻皮笑臉地過日子,偶時當孩子王,偶時去煩彥丞,不過彥丞最近終於找到了擺脫他的方法──

  就是把他丟給語娟。

  這樣不但能為自己省去一個麻煩,又能湊合他們,實在是一舉兩得。

  只要任何能使他們兩人加溫的方式,紫琳和彥丞都不會放過。也或許就是這麼積極地湊合他們,終於在下學期步入春天時漸漸看見他們之間縈繞著宛如春天的暖風。

  只是,原以為在隔宿露營時就能開花果,但一切終究想的太美好了。兩天的時間根本就是已經跳累了、跑累了、喊累了,而且幾乎都是團體行動,誰還有閒功夫去想怎麼告白。

  他們原本是想在寧靜的夜晚,滿天星星閃爍的浪漫氣氛下讓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但怎麼也想不到在洗完戰鬥澡後,天公不做美,下了一場短暫雨。

  沒帶雨傘的天祈淋了一身濕,又再去排隊洗了一次,導致浪費了自由活動的時間就直接就寢了。

  以至,時間就這麼無情地來到了五月,距離升國三的日子,剩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中午,天祈從導師辦公室走走出來,小心翼翼提著一盒大蛋糕,然後匆匆走進教室。

  借用坐在教室最後幾個同學的桌子,他將蛋糕放上併在一起的兩張桌子中央。打開盒子後,就在蛋糕上頭插著一個數字一,和數字四的造型蠟燭。

  點燃蠟燭,打了一通電話給紫琳後,站在蛋糕周圍的人就將目光鎖定在教室後門。

  紫琳率先走進教室,接著速度退到一旁,伸出手,再向身後的語娟比出歡迎光臨般的格式化動作後,一聲「生日快樂」便在異口同聲中倏然響起。

  也在這刻,班上所有同學都紛紛望向了教室後方。

  語娟沒有驚呼,但神情卻有些木然。

  插著蠟燭的蛋糕,眾人臉上的笑臉,還有那聲整齊的生日快樂,若將那些和某個詞連結,就是「驚喜」。

  她莞爾一笑,眼神流露感動,「謝謝。」

  下一秒,紫琳愉悅地拉著她走到蛋糕前,每個人頓時也開始拍著手,齊唱起生日歌。唱完後,就要語娟對著蠟燭許願。

  望著眼前燃著火光,語娟雙手十合,道出希望身邊的每個人都可以幸福的願望,而且三個願望都一樣。雖然這樣的願望有點無趣,但還是迎來了一片熱烈的掌聲。

  吹完蠟燭,切完蛋糕後,當所有人都以為驚喜就這麼結束時,天祈背著手走到了語娟面前,從背後忽然拿出了一束花。

  「生日快樂,語娟──」他笑道,同時將那束花舉到了語娟面前。

  粉的。白的。藍的。紫的。

  望著那束綁著緞帶,包裝精美的花束,語娟愣了愣,遲遲沒有接過。

 

  …………

  ……

  『就算所有的花瓣都凋謝了,它呈杯狀的花萼仍會讓人以為它還在盛放,好像永遠都不會凋零似的,所以星辰花又被叫做不凋花。同時,也象徵永恆不變的愛。』

  『我喜歡的,是這一個象徵永恆的花語。』

  …………

  ……

 

  『妳的生日是五月吧。』他漾起了一抹燦笑,『妳生日那天我就送一盆星辰花好了,也算謝謝妳每次上課都在旁邊幫我打pass。』

  ……

  …………

 

  「彥丞說我曾經答應過妳,要在妳生日時送一盆星辰花給妳,他說這是妳最喜歡的花。不過花店都沒賣一盆,只有賣一束,而且一盆那麼重,我覺得我也帶不到學校。」他笑道,「抱歉拖了這麼久。」

  「不會,一點都不晚。」她接過花,向他綻放了一朵笑容,感激道:「謝謝你。」

  周圍,察覺到他們之間曖昧不明的氣氛,一群男生開始起鬨。

  但沒想到的是,天祈卻在此時做了一個比送花更讓人驚喜,也更是跌破眾人眼鏡的舉動──

  他單腳跪下來了!

  每個人都一臉愕然地看著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盒子,然後舉起那個盒子,在語娟面前打開。

  一枚鑲著亮鑽的戒指立時落入每個人的視線,男生仰起頭,笑笑地說:「嫁給我好嗎?」

  而如此誇張的劇情轉變,立刻就被一堆男生吐槽──

  「你還不到十五歲耶!結甚麼婚啊!」

  「這發展也太快了吧!不用先試著交往嗎?」

  「那枚鑽戒不會是真的吧?」

  當鑽戒的問題一出,眾人都沉默了,擺出了一副「如果是他,那鑽戒搞不好是真的」的表情。

  「我願意。」

  只是,還沒等到男生的回答,一道溫婉的聲音卻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然後──

  再度大聲歡呼!

  就連天祈自己都滯了下,但很快就又笑了起來。但就在他想站起來時,一個男生卻忽然喊了聲等一下,站到了兩個人中間。

  他咳了幾聲,望向天祈,以一種肅清的語氣問:

  「請問胡天祈先生,您是否無論順境或逆境,健康或疾病,富有或貧窮,快樂或憂愁,都願意永遠愛著尹語娟小姐?」

  聽見這一串誓詞,每個人頓時才恍然大悟他為甚麼要喊等一下。但看見這麼有模有樣的神父,還是有不少男生在旁偷笑。

  仍舊跪在地上的天祈,這時只是望著語娟,揚起一抹燦爛而明亮的笑容,說:「我願意。」

  隨後,他又轉頭看向了語娟,以一副莊嚴而認真的口氣問:

  「請問尹語娟小姐,您是否也是無論順境或逆境,健康或疾病,富有或貧窮,快樂或憂愁,都願意永遠愛著胡天祈先生?」

  她凝望著跪在面前的男生,靦腆地說:「我願意。」

  掌聲與歡呼聲再度熱烈地響起,就連原本坐在椅子上吃午餐的那些同學也都忍不住跟著拍手。

  「我宣布你們正式結為夫妻……不是,是成為男女朋友。」男生拍頭笑了笑,再度大聲宣布,「交換戒指啦!」

  天祈這時終於站了起來,將銀戒從盒子裡拿出來,牽起語娟的手,將戒指緩緩戴上她的食指。

  亮鑽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感受到男生手掌心的溫度,看見那枚戒指穩穩地卡進了食指,以及那朵明亮而溫柔的笑容在眼前綻放,這刻,女生第一次感動到想流淚。

  彷彿胸口溢滿了蜜糖,甜甜的,暖暖的,並且觸發了淚腺,讓熱淚在眼底湧起。

  掌聲和歡呼聲又熱烈地響起,幾個男生起鬨地喊「親一個」,隨之全班都有成默契地向他們喊:「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女生難為情地低著頭,男生似乎也不知該怎麼辦,但那三字的聲浪卻越來越大,甚至連別班經過的都忍不住朝裡頭看。

  看著這個情況,距離那群人有幾張桌子的依玲,頓時淡淡地輕嘆了口氣。

  「覺得感傷?」

  聞見沈浩的聲音,她轉過頭,手仍持著筷子,有些不悅地瞪了他一眼:「我幹嘛要感傷?」

  只見他望著教室後方,悠然地說了一句:「女主角換人了。」

  依玲笑而不答,只是聳聳肩,半晌,才涼涼地說了一句:「女主角本來就不是我。」

  說完,後方再度響起一聲歡呼聲,依玲迅速回過頭,就看見每個人都拿起手機狂照。

  高不到女生十公分的男生,一隻手輕輕握住女生的肩膀,閉上眼,嘴脣輕輕貼上了她的臉頰。

  快門聲如此清晰,此起彼落。

  女生的臉頰在一瞬間紅通了,拿著花束的身子一動也不動,像被定住似的,就算男生的脣早已經移離她的臉,她也只是愣愣地望著前方,眼睛眨也不眨。

  那樣如此似曾相似的畫面,但女主角卻換了人,比起感傷,更多的是欣慰。

  欣慰曾經那麼深深喜歡的男孩,終於找到了他的女孩。

 

  典雅的教堂。

  純白的婚紗。

  酒紅的地毯。

  這裡一樣也沒有。

  男孩與女孩,穿著最樸素的學校制服,梳著最平常的髮型,但臉上卻綻放著最自然且幸福的笑容。

 

  「我就說吧,就像看著女兒出嫁一樣。」另一邊,紫琳緊緊抿著脣,邊將這些幕幸福的畫面拍下來,邊向旁邊的彥丞感動地說。

  「需要我遞衛生紙給妳嗎?」彥丞瞄了她一眼,故作好心問。如果沒有看她,只聽她的聲音,會以為她真的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可能。」她的一手摀著半張臉,擋住了緊抿著脣,聲音帶了些哭腔。

  

  這天中午,班上的氣氛High到了最高點,甚至還有幾個男生也趁這如此浪漫的氛圍裡,紛紛向心儀的女生大聲告白。

  那怕打了午休鐘後,班上都仍然鬧哄哄的。直到主任直接進來班上, 所有的喧鬧聲幾乎在一瞬間被吸入了黑洞,每個人才一個蘿蔔一個坑,回到位子上,裝睡。

  也在經過了快兩年的時間,男生們好像都擁有了音速小子的超能力,在主任一踏進教室的剎那,都瞬間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只有少數一、兩個跟主任熟到不行的,會先打聲招呼,再慢慢走回到位子上。

 

  但那天午休,趴在桌上的女孩完全睡不著。

  撫摸著食指上的戒指,她的胸口依舊還會噗通噗通地跳。

  男孩跪下來向她求婚,對她說我願意,為她戴上戒指,最後再輕輕地吻了她的臉頰。

  一切都美好的超乎了她的想像,那麼地不真實,宛如一場夢。

  幸福的夢。

  彷彿站在了幸福的頂端,吹起的風是充滿暖意的春風,盛開的花都是鮮艷的燦爛。陽光普照大地,所有萬物在欣欣向榮的春天裡都如此閃閃發亮,敘說著一個童話故事的完美結局。

  五月的春光裡,男孩給了女孩這輩子最美的夢。

  一輩子都難忘的夢。

 

  但──

  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夢醒了,一切都變了調?

  不會凋零的星辰花,最終還是枯萎了,成為不了永恆。

  忘了一旦站在幸福的頂端,就只剩下重重摔落。

  國中畢業後,你離開了,無聲無息,消失在我的世界。

  曾經說過的話,曾經度過的日子,被時光無情地磨去稜角,只剩模糊的輪廓,再也想不起細節。

  曾經在眾人見證下承諾的永遠,從此再也不是永遠,只能停在再也無法倒轉的美好過去裡,無法抵達人生的終點。

 

  那一年,你對我說過的承諾,我至今依舊記得。

 

  可是你卻選擇忘記,無法陪我到未來。

 

 

 

 

 

  《羽憶》第一部/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