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紫琳,妳不回來玩大跳繩嗎?」

  忽然聽見語娟的聲音,紫琳心驚,轉頭笑了笑:「抱、抱歉,我這就回去。」

  只是甫一轉身,卻發現語娟似乎被甚麼吸引了,停在了原地。

  司令台旁的一對男女,女生一手拿著跳繩,雙手抱胸,瞪視著男生,神情充滿女王般的傲氣。反觀男生只寵溺地看著她,笑笑地說了一些話。

  「沈浩喜歡她很久了。」紫琳淡道,「所以他才會希望妳能和天祈在一起,這樣他才有機會。」

  語娟沒有回應,於是紫琳偷偷轉頭看了她一眼,只見語娟依舊靜靜凝望她們,不過,脣邊卻輕輕漾起一抹笑。

  總覺得這樣一直不說話也尷尬,所以紫琳小心翼翼地問了她一個問題:「那個啊……妳昨天感冒是因為依玲嗎?」

  嘴角的微笑消失了,語娟有些愣愣地看向紫琳:「妳……是聽誰說的?」

  「聽那群女生說的,可是我還是不太相信……」紫琳心虛地說,因為沒有證據就指控依玲,她可能又會被沈浩責備……

  半晌,語娟才開口,淡淡地笑說:「沒事的,依玲她沒有對我做甚麼。」

  「真的嗎?因為妳很少請假,所以我有點擔心。」

  「只是天氣太冷了,我想是太久沒生病了。」她輕輕笑著,「只要是人都會感冒的啊。」

  「而且,我反而要跟依玲說謝謝呢。」

  

 

 

  「這甚麼?」看著女生將一個袋子拿給自己,還說了謝謝,依玲眼神冷冷地問。

  「妳的運動衣。」語娟微笑道,「我洗乾淨了,謝謝妳。」

  坐在位子上的依玲頓時站起身,不屑地瞪了她一眼:「誰告訴妳這是我的?妳覺得我會這麼好心借妳?」

  「我知道了,是沈浩告訴妳的對吧。」

  似乎是被說中了,她垂下臉,微微地點了下頭。

  將書包背在身上後,依玲就接過她手上的袋子,甚麼也沒說,便轉身往教室門口走去。

  「等、等一下。」語娟趕忙叫住了她。

  被叫住的她回過頭,依舊露出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問:「還有甚麼話要說嗎?」

  看見語娟一臉遲疑的模樣,依玲抿了抿脣,語帶有幾分猶豫說:「我也有話跟妳說,所以換個地方吧。」

  在旁看著語娟乖乖地跟著依玲走出教室,紫琳忽然擔憂了起來,跑到沈浩面前說:「她們一起走出去了耶。」

  背起書包的沈浩這時只是朝身後瞥了一眼,看著兩個女生的身影一起消失在了教室後門,隨之轉過頭,向一臉擔心的紫琳說:「如果擔心妳就偷偷跟在後面不就好了。」

  「可是……偷窺不太好吧?」眉毛微微下垂,她以一種暗示性的真誠眼神望著他。

  當然明白那是甚麼意思的沈浩,淡淡地嘆了口氣,隨之揚起一抹笑說:「妳欠我一次。」

  「好啦好啦,那麼趕快走吧!」她回以一個燦爛的笑容,就急忙走向教室門口。

  沈浩隨後才無奈地緩緩跟上。

 

 

 

 

  一路跟著依玲走下樓梯,語娟卻對她走的路線越感熟悉。

  一排關了燈的教室外。

  一道老舊的學校外牆。

  一條石磚鋪成的道路。

  這是前天莫辰帶她來的地方,也是她們潑她水的地方。

  兀的,依玲停下腳步,轉身看向語娟。

  被這麼冷冷注視,語娟也忽然感覺緊張了起來。

  依玲先是側過身冷然看她幾秒,便開始環視四周,就連天空也抬頭望了幾眼,最後才低下頭,望著地面,低聲道:「妳不生氣嗎?」

  「啊?」語娟一臉愣然。

  見她似乎真的不明白在說甚麼,依玲輕輕嘆了口氣,說:「在那麼冷的天氣被迫淋兩桶冷水,一般人都會生氣吧?」

  聞言,語娟只是不知所措地乾笑幾聲:「是有點……不過那也是沒辦法的,因為我的個性就是這樣,妳會討厭我也是當然的。」

  「你們兩個真是一個樣。」她笑出聲,像是諷刺,又像出於無奈,又或是一種責備,負面的意味多於正面,「妳難道從沒有好好思考過我為甚麼這麼討厭妳?為甚麼就算他已經在我的身邊,我也依舊對妳充滿敵意,妳從來都沒想過嗎?」

  問號在寒涼的空氣裡敲出斥責的回音,她臉上的笑意在一瞬間消失無蹤。

  「我以為妳很聰明,但為甚麼偏偏對愛情會這麼遲鈍呢?」她苦笑,「就算被無情淋了冷水,也還是沒有醒悟。妳知道我為甚麼會這麼對妳嗎?」

  望著那雙隱含悲傷的神情,語娟像被定住似的,胸口忽然變得有些沉重,像有甚麼哽在喉嚨裡似的,說不出口。

  「如果妳那時反駁我,我就不會潑妳,但妳沒有。」她刻印加重最後一段話的語氣,「妳還是一樣,覺得自己比不上我,覺得自己配不上他,還是和以前一樣懦弱,甚至還乖乖發誓絕對不會喜歡他。」

  「妳覺得喜歡一個人只要發誓就不會喜歡上嗎?妳有沒有想過,要是天祈是真的喜歡著妳,該怎麼辦?難道就真的無情拒絕他?」

  「你們是兩情相悅耶!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但你們為甚麼那麼的傻,一昧的覺得對方不會喜歡自己,覺得自己不夠好。讓我有機會在妳們之間從中作梗。」

  「為甚麼你們兩個就不能都勇敢一點,有自信一點,為甚麼要繞這麼一大圈,連彼此最重要的回憶都差點失去了。為甚麼……」說著說著,鼻子一酸,依玲就感覺眼眶湧起了某種熱液。

  看著她的眼眶漸漸紅了,語娟也愧疚地不知該如是好,只覺周圍的空氣下降了幾度,寒意襲上心頭。

  另一邊,偷偷跟來的紫琳和沈浩則躲在牆後,剛開始雖然聽不太清楚,但隨著依玲越說越大聲,紫琳的臉上也不自覺流露了一絲哀傷。

  「反正都這樣了,我就告訴妳吧。」隱忍想哭的衝動,她冷冷地說;「國小時欣欣傳給妳的,她和天祈的聊天內容是我要她傳的,因為我要讓妳以為他不喜歡妳,好讓妳不要有想向他告白的念頭。」

  「還有,我們會交往也不是彼此相愛,一直都只有我一個人在單戀他,那時他沒有心儀的對象,所以我跟他說等你有喜歡的人就可以跟我分手,所以試著跟我交往看看好嗎,從來就不是兩情悅。」

  語落,停頓了會,她再度開口。這次的語氣不再如剛才那般激動,而是懇切地,深切地,真的希望她能聽進去,能夠醒悟──

  「所以一直以來,他喜歡的人就只有妳,而且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上妳了。」

  「妳不只是第一個,更是唯一一個人被他喜歡過的女生。」

 

  ──不只是第一個,更是唯一一個,知道嗎?

 

  被那雙哀傷的美眸凝住,語娟依舊一動也不動地站著,但腦裡海裡卻有一道溫柔清朗的聲音數度響起,最後沉沉地沒入心湖,融化了一直以來冰封心底的霜雪。

  宛如時光倒轉,那些以為會隨時間被淡忘的細節,竟在這一刻一一將畫面的空白補滿。

  天空是沉重的鉛灰色,厚重的烏雲遮住了天上所有的陽光,讓周圍花草樹木的色度都下降了一階。

  視線因為雨水而顯的不是那麼清明,但淋在身上的冰冷與重量,落在地上的嘈雜與紛亂,卻讓聽覺和觸覺變得敏感了起來,

  在那個大雨淋漓的傍晚,擁抱她的溫度,在她耳畔驀然響起的聲息,那麼那麼地溫暖,時至今日都仍刺激著她的淚腺,讓她不忍卒讀。

  為了這句話掉多少次的淚?

  又要流下多少淚水才能將這句話從心版上洗去?

  可是,到頭來卻發現,那是她一輩子都無法忘懷的一句話。

  不可能忘得了,自己曾傻傻地奢望過的一句話,如今卻是狠狠刺傷胸口,再一次歸類在了遺憾與懊悔的回憶欄位裡──

 

  『我喜歡妳,很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