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現在的我們很幼稚。

  可以拿綽號取笑別人;

  可以隨便找個圓形物體當球玩;

  可以在洗手台前玩水戰;

  可以在別人生日時亂塗奶油;

  可以對著操場大喊;

  儘管因為這份貪玩被班導罵,被主任吹哨。

  但時間若能重來,結局還是不會改變吧。

  因為現在的我們,似乎已經站在了幸福的頂端。


 

66

 

  「雖然葉依玲是很討厭語娟,但我不認為她會做這種事。」

  她真的豁出去了,雖然自己也認為葉依玲就是始作俑者,但還是說了反話。

  莫辰面露難耐地說:「我說的是真話,我沒有騙妳。如果妳覺得我傷害了妳的朋友,我明天就可以向她道歉。」

  看著紫琳似乎也沒有反對,莫辰看了眼手錶,抬頭向彥丞說:「現在時間也很晚了,趕快去補習班吧。」

  彥丞笑笑,目光偷偷飄向紫琳……

  「等一下。」倏地,紫琳冷然喊,無視彥丞臉上的無奈,望著莫辰問:「妳為甚麼這麼在意他上補習班會不會遲到。」

  「有良心的人都會在意吧!」彥丞憤然說,但紫琳依舊只是直視著莫辰,沒有理會他瞪向她的目光。

  「那麼妳又是為甚麼一定要讓彥丞留在這裡呢?」她反問。

  問的真好啊,是沈浩要她這麼做的,她怎麼會知道啊!

  沉默一秒,紫琳轉頭向彥丞說:「那麼你走吧。」

  「真的?」他愣了愣,試探性地說:「那我走囉?」

  「你不是補習快遲到了。」她說,「掰掰。」

  「我……真的要走囉。」

  「快走吧,你不是一直都想走。」

  沒想到她會這麼乾脆,彥丞有些遲疑,但看見莫辰也向他揮手說再見,他最後還是說了聲再見就離開了。

  待彥丞走後,兩個女生就尷尬地對望了幾秒。

  莫辰始終掛著一抹淡淡的笑容,望著目光冷漠的紫琳。

  兀的,紫琳揚起一抹笑:「你喜歡他吧?」

  「……誰?」莫辰愣了愣,故作不解地問。

  「喜歡的人就在旁邊,當然不敢說出真話吧,因為誰會想要喜歡的人看見醜陋的自己呢。」

  「妳……是說我喜歡彥丞嗎?」莫辰也笑了,笑她做出了不可能的猜測。

  「可是這樣解釋就很合理了啊,因為他喜歡語娟,所以妳就會畫黑板、散布那些謠言,好中傷語娟。」

  還有就是,可以解釋為甚麼沈浩說她自己發現比較有趣。真的是……太有趣了,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有情敵!

  「妳真的誤會了,我怎麼可能會喜歡彥丞,我真的只是單純不希望他遲到而已。」她解釋。

  「好,就算妳真的沒有喜歡他,但我還是不相信那些都是葉依玲要妳做的。」她拿起光碟,「如果妳還是堅持說是葉依玲指使妳的話,我就會把光碟裡的影片傳給班上每個人。」

  「妳這是在威脅我?」

  「我沒有打算威脅妳,只是要妳承認妳所做的那些事。到那時如果妳還是把一切推給葉依玲,班上還會有人相信妳,那就算了。」

  「但要是大家不相信妳,妳應該很清楚會怎麼會樣吧?」她微笑,「妳不但會被每個人唾棄,就連葉依玲那群人也都不會再理妳,妳會完全變成孤單一個人。」

  「怎麼樣,要賭賭看嗎?」看著眼前的女生一臉為難的模樣,她勾起一抹微笑,露出一絲得意。但事實上,她的內心正在淌血……

  我怎麼會變得跟沈浩那傢伙一樣邪惡啊!

  一定是這半年太常和他見面了,被他威脅太多次了,所以連自己都變成這副模樣了……

  「好,妳播,因為我說的事實。」

  咦?

  看著她冷靜無比地說出這句話,紫琳原先的「沈浩模式」徹底消失了,不知該怎麼反應。

  「妳就播給班上每個人看,看看大家是選擇相信我,還是選擇相信依玲。」

  紫琳愣愣地問:「妳說真的?」

  「嗯,妳播吧。」她肯定地點頭應道。

  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紫琳忽然覺得自己沒學到沈浩的精隨……不,真的學到了還得了,她會變得多恐怖啊……

  以至到了隔天,一整個上午她都感受的到芒刺在背的恐懼與心虛。

  坐在後方的沈浩始終掛著一臉笑容望著她,讓她根本不用回頭就能感受到那雙冷冽的目光狠狠地刺在她的背上。

  整個上午,甚至到了下午,那群女生都沒和依玲說過任何一句話,甚至連正眼都不看她一眼,不像前兩天幾乎每節下課都圍在她身邊。

  更明白地來說,就是「排擠」。

  於是到了下午,關於依玲的傳言就已經在班上流傳開來了,流傳的範圍甚至比之前中傷語的娟流言還要廣泛,不只班上在討論,就連別班也都知道了。

  例如,因為她長的很漂亮,太過高傲任性,所以那群女生才會排擠她。

  還有就是,其實天祈早就喜歡上語娟了,也早就想和她提分手了,是她一直死纏爛打,所以當他們終於分手時,她才會散播那些惡意中傷語娟的流言洩憤。

  再來,就是有人目睹依玲前兩天在植物園附近霸凌語娟,在寒冷的冬天把兩桶冷水潑在她身上,所以語娟昨天才會因為感冒而請假的。

  以上種種謠言都讓每個女生在私底下討論的欲罷不能,這也讓依玲和語娟的情勢完全逆轉,原先同情依玲的女生都開始向語娟示好。

 

 

  凜冽的風刮過臉頰。

  鉛灰色的天空,沉重而陰暗,不見任何一絲陽光。

  一群女生沿著操場跑道走,嘻嘻哈哈地不知在聊甚麼。這原本應該是很平常的畫面,但卻因為少了一個中心人物而顯的有點奇怪。

  再將視線轉到司令台那,就見一個纖瘦的背影獨自一人在玩跳繩。但跳了幾下,就停了幾秒,跳跳停停,看來也沒專心在跳。

  「怎麼辦啊……我是不是做錯了?」看著那抹單薄而寂寞的身影,紫琳面露憂傷地問,然後轉頭看看身旁的人,一雙帶著責備的銳利目光就這麼撞入了她的目光。

  「對、對不起嘛!我怎麼會知道莫辰那麼厲害,真的讓每個人都相信她了。」看著沈浩一句話也不說的冷酷表情,她歉疚地說。

  那張光碟的內容確實讓每個人都看見了,但播的人不是紫琳,而是莫辰自己用手機播給同學看,然後裝可憐地說跟大家說自己的難處,說她是被依玲逼的。

  但更沒想到的是,得知自己被抹黑的依玲竟然一句話也沒為自己反駁,就任由莫辰去說。如果她為自己說點甚麼,至少不會因為被認為是心虛而默認的,也不會像現在這麼慘了。

  「那妳現在知道誰才是真正想傷害尹語娟的人了吧。」他諷刺地說。

  「對不起嘛,我承認我之前都誤會葉依玲了。」她抿抿脣,臉上再次流露了歉疚。

  她真的沒想到,原來那些惡意中傷語娟的流言都是莫辰造謠的,她以前還認為莫辰是五個女生裡面最不讓人反感的,沒想到現在卻是最讓她厭惡的一個。

  女生的忌妒……真的好可怕啊。

  「你、你要去哪?」看著沈浩往前走,她忽然喊。

  「妳覺得我現在會去哪?」他轉頭,笑問。

  順著他前進的方向望去,紫琳頓時咧開了嘴,然後淡淡地說了一聲:「加油喔。」

  聞言,沈浩只是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副根本不屑的模樣。不過紫琳早料到他根本不稀罕她的加油,所以仍是笑容滿面地目送那位冰雪王子走向他的灰姑娘。

 

  …………

  ……

  紫琳立時感受到有一串字句緩緩滑過了自己的耳畔,他的聲音很輕,卻仍不失男孩子的低沉,意外的似流水般輕柔。

  猶如春風般溫暖,卻又在語落時給人秋水般的冰涼──

  『和我轉到這所學校的原因,是一樣的。』

  時間宛若消融在了這句話中,一時半霎,她竟想不出任何可以應答的話,只能愣愣的望著那位冰雪王子臉上鮮少會帶溫度的微笑……

  ……

  …………

  『你之前告訴過我,你轉學到這所學校的原因,是為了一個人。』

  『那個人是誰?』

  …………

  ……

  男生眼底的流光這時不再只有冷漠,還飽含了某種溫柔的情感。

  如同那時。

  溫暖,但滑過耳畔後的那股感知──

  『妳覺得是誰呢?』

  卻是微涼的。

  ……

  …………

 

  很久很久以前,她也曾在他那張冷漠的臉上看過如此溫暖人心的笑臉。

  但究竟是多久以前,她也不記得了。

  只記得那年沈浩失蹤了,大人們都非常心急地找他,深怕是被綁架,所以沈浩的母親立刻就報警了。但那些大人們不知道的是,沈浩並不是失蹤,是自己決定要離家出走的。

  沈浩警告她絕對不可以告訴大人們,因為她借給了他零用錢,是共犯。而她也怕自己沒在沈浩離家的當下就告訴大人,怕被父母罵,就沒說出口。

  直到事發兩天,警察局打電話給沈浩的父母說找到人了,聽說是沈浩自己去警察局的。

  後來她很好奇地問他,他是怎麼度過那兩天的?晚上睡在哪裡?

  那時,沈浩只是忽然揚起一抹笑,那是她第一看見他帥氣的臉上出現了真正的笑容。

  他說,他遇到了一個女生。那個女生和她一樣正在離家出走。

  雖然沈浩沒有告訴她所有的事,只說那個女生很好玩,但年幼的她依舊看的出來他很喜歡那個女生。

  這麼多年來,由於他們年紀相仿,彼此的母親又是好朋友,不少大人都對她的父母說,要是長大後紫琳能嫁給沈浩,你們就可以享清福了。

  就連她的親姊姊都說:「沈浩長的那麼帥,也很聰明,又是少爺,妳知不知道妳有多幸運啊,我都希望自己能小個三歲,有這麼帥的青梅竹馬!」

  難道──

  青梅竹馬就一定會彼此喜歡嗎?

  看了那麼關於青梅竹馬的少女漫畫,明明最後都會彼此喜歡,然後在一起。但她的心裡卻很清楚,她和沈浩是絕對不可能的。

  因為太了解彼此了,就像是哥們,根本摩擦不出火花。又或許,是因為他當時的那抹溫暖的笑,讓她知道他是永遠不會喜歡上她的,所以她也不會讓自己喜歡上他吧。

  因為能讓他的臉上出現那抹那麼溫柔的笑容的女生,永遠都不會是她。

  為了誰所以必須保持全校前三名?

  又是為了誰費盡心思要讓語娟和天祈在一起?

 

  冷風呼呼地吹。

  男生走過操場,走近女生後方。

  因為從沒站在一塊,以至沒未想過那兩個人站在一起竟能如一幅畫般賞心悅目。

  女生飄逸的長髮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回眸一望的清麗容顏上那一雙黑白分明的澄澈大眼,在光線反射中宛如夜裡閃爍的星光,好不美麗。

  男生俊朗的側臉似乎也在這刻勾起了一道弧線,冷風吹亂了他絲緞般的黑髮,彷彿也將他身上淡淡的花香吹散在了周圍的冷空氣中。

  甚至,就連遠遠看著他們的女生,也似乎聞到那淡淡地花香似的,因而不自覺揚起了一抹淡然的笑容。

  為了待在這所有她的學校,為了讓她能看清自己的心意,為了能一直待在她的身邊,所以不惜頂撞父母,還花掉自己積攢下來的零用錢與壓歲錢靠關係請人調查。做了那麼多不是現在這個年紀能做到的事,耗費所有的心力,就是希望她能轉頭看見他,想起他。

 

  讓她的心中,不再只裝得下胡天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