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失去(7)

 

 

  「學姊還要繼續唱嗎?」苓玲抬起臉,一臉擔憂地望著臺上的媛心。

  從剛剛到現在至少也唱了五首,雖然偉傑絲毫不覺疲憊,但那也是他每天練琴好幾個小時的緣故,理所當然,這麼幾首對他來說根本不成威脅。

  但媛心可不一樣,唱了這麼久完全沒休息,苓玲隱約能感覺到她的聲音有些沙啞,只是被琴聲掩蓋,不至於被完全聽出來。

  「可是亞依還沒回來啊。」許夢站在苓玲旁邊,臉上同樣是一臉擔憂。儘管歌聲多麼優美動聽,但一次唱了這麼久,又完全不喝任何一口水,就真的有些……

  「有些學生已經聽膩了吧?而且學姐的聲音也越來越……」苓玲面露擔憂,看著周圍不少學生都開始低頭聊起,主持人很可能隨時都會上臺。

  「……啊,唱完了!」隨著琴聲停止,苓玲更加忐忑不安了。

  果然,舞臺後方走出了一名西裝領帶的學生,他手持麥克風,面露讚嘆說:「果真是音樂社帶來的表演,真是高水準,但一次唱這麼多首應該很累了吧?」

  那名少年站在舞臺中央,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我想也差不多該公布校花得主了,相信在場的師生都很期待吧。」

  望見少年手裡的白色信封,媛心皺起了眉頭,忍不住開口:「那個……」

  就在媛心想上前再跟主持人攀談,一位學生忽然從後臺走了出來,他在主持人的耳邊低語了幾句,接著又迅速回到了後臺。

  「沒想到今日的表演這麼多,校草韓司炎居然主動要上臺表演!」主持人刻意將校草兩個字拉長音。

  看著底下的學生都露出了期待的神情,媛心也將原本欲出口的話全數吞沒。

  「那麼,現在就讓我們歡迎校草所帶來的表演!」

  隨著掌聲響起,媛心和偉傑都迅速回到了後臺,留下空曠的舞臺。

  韓司炎和童憶蝶這時也從布幕後走了出來,見到他們倆,偉傑和媛心都不禁愣了愣。

  童憶蝶穿著一襲亮粉色的舞服,長髮盤在腦後,模樣成熟清麗。韓司炎穿著一套鑲滿了亮片的貼身舞服,身體的曲線性感而魅惑。

  「你們怎麼會……」媛心詫異地看著他們,有那麼一剎那,她甚至認為韓司炎是國王,童憶蝶是皇后,他們正要上臺向人民宣布事情。

  童憶蝶笑了,「我們會幫妳拖延時間的,妳不用擔心。」

  就連韓司炎也對她眨了眨眼,要她放心。

  「謝謝。」她面露感激,隨之往旁邊退開,空出前往舞臺的路。

  半晌,聽見從舞臺上傳來的音樂,媛心不由自主望向了後方。鎂光燈下的他們,舞步精準,動作優美,全場的目光都落在了他們身上。

  果然很匹配。

  「偉傑,妳覺得亞依會贏得校花嗎?」媛心的視線依然停在他們身上,那些落在他們身上的光,彷彿是他們自身散發出來的,好不亮眼。

  「只要她能趕回來,我相信會的。」偉傑堅定說,要她安心。

  然而,當她的視線一次次飄向門口,油然而生的空虛還是讓她漸漸失去了希望。

 

  沉重的空氣宛如一塊鐵,沉甸甸地壓在亞依的胸口。

  捧在手中的定時炸彈如此安穩,滴答聲像打鼾聲似的,規律而平穩,實在無法想像它等等可能會發出驚天動地的爆破聲。

  此刻,感受到手腕忽然被一道不輕不重的力道包裹,亞依轉頭看向了那隻手的主人。

  「抱歉……」她向楓晨淡淡一笑,眼神黯然。

  「相信翔羽他們就好。」語畢,他將憫希丟上來的鉗子遞給她。

  但她沒有接過。

  「可是,要是出錯了,你很有可能……」一語未完,她忍不住抬頭望住他,眼底有掩藏不住的害怕。

  「不會的,我相信妳可以的。」楓晨鬆開她的手,揚起一個輕淺的笑容,試圖消去她內心的不安。

  或許是他深信不疑的語氣,又或是他溫柔如水的聲音,她感覺那份不安真的逐漸褪去了。

  「謝謝。」少女捲曲濃密的眼睫像一面布簾,蓋住了眼底的害怕。

  她小心翼翼地將時鐘放入地面,開始檢視炸彈的構造。父親雖然有讓她學過拆解炸彈的技巧,但實際操作的機會並不多,只懂得理論和原理而已。

  深深吁出了一口氣後,亞依將鉗子放近那些密密麻麻的線路。屏氣斂息了會,她選定了一條黑色電線,小心將它剪斷。

  一分鐘後,她再度選定了一條紅色的,剪斷。

  再一分鐘,她選定了黑色的,剪斷。

  上頭顯示的時間一分一秒逝去,同樣的動作反覆了好幾次,她盡量縮短每次思考的時間,深怕最後時間到了,她還沒將炸彈拆解完畢。

  汗水沿著她的額頭滴到了衣領,看見上頭所剩無幾的時間,她輕輕吁出一了口氣,輕咬下脣……

  只剩四分鐘了……

 

  ……

 

  「感謝校草和國標舞社社長帶來的精彩表演!」主持人在一陣熱烈的掌聲中再度走上了舞臺。

  似乎是拖了太多時間,他趕緊切入主題,「我想各位都很期待校花比賽的結果吧?」

  看見那封白色信封,底下的媛心滿臉焦急,雙手緊緊捏著自己的制服裙角。隨著一次次望向會場門口,一次次感到失落,內心的焦急也越來越巨大,但她只能依賴虛無飄渺的奇蹟和對他們的信任。

  「媛心學姊……」苓玲這下也緊張了起來。

  「要相信他們……」媛心閉上了眼,語氣平靜,似在回應苓玲,又像在安撫自己的情緒。

  「那麼,接下來就有請我們的學生會長上臺公布校花得主!」

 

  ……

 

  只剩兩分鐘了……

  亞依全神貫注在拆解炸彈上,但每每瞥見上頭的時間,仍會感到心慌,好像無論動作多快,都仍追趕不上時間。

  就在放棄的念頭流進思緒時,一隻手輕輕覆上了她握著鉗子的手。

  「妳可以的。」他在她耳邊輕聲說,同她一起看著眼前的線路。

 

  ……

 

  舞臺中央,是一位樣貌清秀的少年。

  他謙遜地接過主持人手裡的白色信封,露出一張清朗的笑容。

  全場的目光都落在了少年手上的白色信封,他從裡頭拿出一張卡片,那是一張鑲著金色花邊的黑色卡片。

  看著他緩慢而優雅地將信拆開,媛心感覺全身都被焦慮的情緒充斥,每一次呼吸都感到有些困難。

  但會場的出入口始終沒有任何人出現……

 

  ……

 

  五十秒……

  四十九秒……

  來不及了……

  看見時間一秒秒流逝,亞依感到全身無力,握著鉗子的那隻手似乎沒了知覺。

  四十七秒……

  大部分的線路都已被剪斷,但剩下的至少需要三分鐘才能全數剪斷,根本不可能在一分鐘內拆解完成。

  「不到最後一刻都不算晚。」楓晨堅定的語氣傳進了她的耳裡,聽起來多麼像是安慰。

  四十五秒……

 

  ……

 

  驀地,少年眉清目秀的臉上有了些變化,他看了卡片好一會。

  燈光下,少年細緻的五官清晰可見,他的身材高挑,但卻不如一般男生那樣壯碩,而是如古代書生般文質彬彬。

  他清靈的眼珠子轉向了眾人,一時間,許多人都不禁讚嘆起了那張清秀俊雅的容貌。

  然而,媛心根本無暇欣賞,只是在心中不斷禱告。

 

  ……

 

  放棄的念頭不斷在內心盤旋,但亞依依然沒有停止拆解。

  明知來不及,明知等會就會陷入黑暗,明知等會可能就會有驚天動地的爆破聲……但這是現在唯一能做的。

  十一秒了……

  不知何時,計時器只剩下個位數字。

  十秒……

  九秒……

 

  ……

 

  「經過眾多評審和師生票選出來的校花……」少年停頓了會,營造出期待與緊張的氣氛。

  但對媛心來說,這道聲音卻像是個倒數計時器,倒數著未來可能的失去。

  難道就真的沒有希望了嗎?

  「集聚美麗、聰慧、才華──」

 

  ……

 

  四秒……

  來不及了……

  亞依在心中喊道,但雙手依舊沒有停止動作。

  三秒……

 

  ……

 

  兩秒……

  「詠聖高中第四十八屆──」

  一秒……

  「校花得主──」少年的臉上展露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

 

  來不及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