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失去(3)

 

  楓晨站在原地,黑髮凌亂,漆黑的瞳孔正倒映出亞依冰冷的面容。

  「那還不趕快走……」她的語氣如同月夜的霧氣,輕得隨風消散……

  站在一旁的憫希和翔羽則是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到底是甚麼?楓晨看到了甚麼嗎?

  楓晨的臉上流露出一絲悲傷,「……妳難道是要犧牲自己嗎?」

  亞依沒有回答,選擇轉身離開,但楓晨一個箭步就拉住了她的胳膊,讓她無法瀟灑地轉身就走。

  「放開我。」亞依沒有回頭,語氣冰冷。

  「不放。」

  「我說放開我。」冰冷的語氣逐漸裹上了一層怒火,但楓晨卻握得更緊了,讓她無法掙脫。

  「不放。」他重複道,語氣有些霸道。

  「我說放開我!」她耐不住性子大吼,但越想掙脫,他就握得越緊,力道之大,讓她感到了一絲微微的疼痛。

  僵持了幾分鐘,亞依終於轉身面對他,想抽回自己的手。

  「你鬧夠了沒有,放開我!」她憤怒地大吼,楓晨這才鬆開了手。

  她退後了幾步,喘了口氣,刻意不去對上他那一雙盈滿憂傷的眸子。

  楓晨的視線沒有一刻離開過她身上,「妳覺得妳這麼做真的對嗎?」

  「呵……當然。」她冷笑一聲,好似他問了一個好笑的問題,「我是名殺手耶,殺人無數……我這樣惡行重大的罪人本來就該消失呀……」

  「我相信這世上恨我的人多得是,有人想復仇也是理所當然的,就算我逃過了這次,我想一定還會有下次吧?」

  「反正遲早都會死,那不如早點脫身,這樣或許能解救更多人,你說對吧?」她癡笑道,眼神迷茫,眼底有藏不住的淒涼。

  「妳錯了。」楓晨斷然道,接著慢慢走到她面前。

  但她卻笑得更加燦爛,也更加淒涼,「你說……我錯了?」

  「我──錯了?」她重複問,內心湧起一股怒意。

  「你說我錯了──你憑甚麼這樣斷定!你憑甚麼?從來沒有人懂我的心情,你這樣的富家少爺又怎麼會懂?」她緊握雙拳,奮力捶打他的胸膛。

  他任由她捶打,但下一刻卻忽然抓住她的雙手,想藉此讓她冷靜下來,「就算我不懂,妳這樣做也未必能解決所有事!」

  「沒試過怎麼知道,你說有甚麼辦法嗎?」亞依崩潰地大吼,「只有這個辦法而已啊!」

  「一定還有其他方法的。」他堅定回道。

  「有甚麼辦法?只要我一走出這裡,定時炸彈就會爆炸!你們搞不好全都會死!」

  聽見亞依脫口而出的話,憫希和翔羽這下全都明白了,雙眼頓時瞪大。

  這棟大樓有裝炸彈嗎?

  「一定有辦法!」面對她近乎崩潰的模樣,楓晨也忍不住低吼。

  「拜託你不要管我好不好!我是個殺手,難道你不怕有天我真的會殺了你們嗎?」

  「求求你……不要管我了……」她無力地垂下頭。

  遠處的一株楓樹,一片泛黃的楓葉緩緩飄落。楓晨鬆開了她的其中一隻手,欲撫摸她柔順的黑髮,但她卻猛然推開了他,拉遠與他的距離。

  「拜託你們離開好不好,我不希望你們因為我而死!我的存在根本是惡魔的化身──」

  惡魔……

  是啊……她根本不應該存在的……

  失去冷靜的亞依發瘋般地胡亂吼叫,就連她自己也沒料到自己會變成這個模樣,難道這就是心痛的感覺嗎?

  一直站在原地的憫希,看著亞依歇斯底里的模樣,胸口不禁感到一陣抽痛。她從來都沒有想過亞依真正的感受,只是一味的羨慕,因而忽略了她在擁有這些東西時,或許根本不快樂。

  「離開──求求你們!」她大聲咆哮,雙眼緊緊閉著。

 

  「我們……是、是朋友啊……」

  「出身在殺手家族,不是殺人就是被殺,寧願平白無故的被人殺害,還不如選擇活下去,即使妳明白會犧牲多少人。」

  「亞依,對我來說,妳就是妳,就算妳是殺手本質還是不會變的。」

  「就像我,就算不是紀媛心,但我仍是我啊。」

  「小依……對不起,剛剛是我太激動了。」

 

  字字句句都那麼清晰與真摯,打從出生來以來,她頭一次想為了誰,而不是為了自己活下去。也頭一次想守護某些東西,而不是因為任務才去保護某些人。

  ──是害怕真正的失去。

  「我說過,我不想要你們因為我而死!」

  對現在的她來說,她不想失去這份好不容易得來的友情,是他們給了她活下去的意義,並且成為了她黑暗世界裡最溫暖的一道光芒。

  所以,無論如何──她都不想失去!

  「我是個殺手,冷血無情的殺手,打從一開始就不該有值得相信的人!」她崩潰地吼叫,完全不見平日的冷靜,因為她真的很怕、很怕……

  此刻,楓晨漆如點墨的眼眸裡,早已覆蓋了一層悲傷。

  「你做甚麼!你、你放……放開我!」楓晨再次上前遏止她的胡鬧,欲抓住她亂揮的手。不同於方才那般強勢,這次的他像是怕會弄痛她,多了一絲溫柔。

  只是亞依仍舊不領情,一心只想掙脫。

  一次又一次,她拉開了被他抓住的手;一次又一次,他一再抓住她亂揮的手。

  「亞依,妳清醒點!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解決,是炸彈又怎麼樣?會死又如何?別忘了我們是夥伴。」

  絕望漸漸侵蝕了亞依的身心,她雖然想掙扎,卻使不上力,無論多麼想從他面前逃開,卻仍舊被他緊緊握著。

  「不要──我不要聽!我只要你們不要死而已!」

  「星亞依!妳給我清醒一點──」楓晨大聲低吼,雙手轉而用力握住了她輕薄的肩膀,希望能藉由身體的疼痛讓她回神。

  但根本一點幫助也沒有,亞依直接摀住了雙耳,想藉此隔絕他擾人的話語,這讓楓晨感到更加憤怒。

  不遠處,一片落地的楓葉隨風騰起,宛如是用自己最後的生命在飛舞,更沒想到的是,葉片的另一面,竟是如玫瑰般豔紅。

  它飛舞著,直到亞依和楓晨的面前才往下飄落,剎那間──

  一切似乎都靜止了。

  飄過他們之間的那片楓紅,火紅得恍若一朵盛開的玫瑰,讓一旁的憫希和翔羽都不禁微微愣住。

  「你……」亞依瞪大了雙眼。

  此刻,楓晨正捧著她的臉,低頭吻住她,將她欲出口的話語悉數吞沒。

  少年溫熱的薄脣輕輕覆上少女冰冷的脣瓣,他用一隻手溫柔地挽著她的後腦。 

  一股香甜沁人的芬芳似乎在紅葉飄下時盪漾了開來,玫瑰般的香氣令人沉醉,亞依感到腦袋一片空白,甚至忘了反抗,只是任憑他吻著。

  如此美好的吻,也將秋天點綴得更加詩情畫意。

  然而,萬般痛楚卻在此刻毫不留情地扎進了憫希的胸口,她甚至忘了別開頭,直到一股暖意從掌心擴散,她才有股衝動想要轉身跑開。

  卻忘了左手正被一個人握住。

  翔羽眼底的同情或許是她現在唯一的依靠。

 

  「也許……我早該放棄了。」

  楓晨身後的少女苦笑了幾聲,接著轉身回到後臺。

  「妳是喜歡楓晨的吧?」一道清晰的聲音讓她停下腳步。

  翔羽倚靠著牆,模樣慵懶卻不失優雅。

  瞥見他,她的臉上有掩飾不住的蒼涼,「是又如何?要是他也喜歡我,我們早就是男女朋友了。」

  她扭過頭,再度望著他們的身影,少年正輕柔地擁著少女。

  但她──卻一點都不忌妒她。

 

  距離廢棄大樓不遠處,秋風涼得刺骨,憫希愣愣地看著翔羽。

  他是在安慰她嗎?知道她愛著楓晨,所以怕她會難過?

  少女清秀的小臉上,淚水斑駁不止,但一瞥見前方的男女,她的內心早已容不下任何事物。她用力掙開他的手,汲汲營營跑開。

  約過三秒,翔羽一個旋身,朝憫希離開的方向追去。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