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失去(4)

 

 

  良久,楓晨才鬆開了雙手,凝望著還未回神的亞依。

  劉海蓋住了她的視線,她一口接一口吸著新鮮的空氣,藉此平緩急促的吸呼。

  半晌,她閉了閉眼眸,面容如往常般平靜。

  「對不起,我剛太激動了……」她面露慚愧,完全不敢對上他的視線。

  「嗯。」楓晨輕輕應了一聲,隨之伸出一隻手撫上她的臉頰,力道輕柔得讓她不知所措。

  頓時她也才發現,自己的臉龐竟滑下了一顆又一顆滾燙的淚珠。

  鹹鹹的。溫溫的。帶了幾分苦澀。

  淚珠宛如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珍珠,或許正因為它是如此美麗,輕輕一碰就破碎了。

  亞依伸手撫著自己濕潤的臉頰,不可置信地望著楓晨。

  他疼惜地望著她,語氣裡盡是溫柔:「妳說妳是沒血沒淚的殺手……」

 

  「我是個殺手,冷血無情的殺手,打從一開始就不該有值得相信的人!」

 

  此刻──

  她彷彿聽見了內心那副盔甲瓦解的聲音──那副名為冷漠無情的盔甲。冷漠是為了保護自己早已殘破不堪的心,無情則是為了不讓自己的心再被狠狠侵蝕。

  但這些對現在的她來說,都不需要了。

  她把臉埋在雙手裡,放聲大哭,像是要把這些年來存在體內的眼淚都一次流光,哪怕自己的模樣有多麼狼狽,她都無所謂了。

  曾經,她以為自己不可能有眼淚這種東西,因為她不懂甚麼是痛,甚麼是愛,理所當然不會有悲傷的結晶。

  原來……在她內心深處還是有感情的……

  「相信我們好嗎……」楓晨將她抱進懷裡,語氣溫柔而安心。

  感受到他的體溫,他的氣息,她的內心湧起了一股不曾有過的安全感。她說不出任何一句話,或一個字,只能忍住哭聲輕輕點頭,任一顆顆滾燙的眼淚奪眶而出。

  淚水沾濕了潔白的衣領,酒紅色的裙襬隨風飄動,裙襬之下的白皙大腿隱約可見幾道疤痕,有深有淺,有大有小,但如今都已看不清了。

  「我……相信……」她的聲音哽咽,「相信憫希、翔羽、媛心……還有你……」

  好遙遠的詞,相信……

  但現在卻真實存在著──存在她的心中。

  清風拂來,吹落了漫天的紅葉和滿地的落葉,楓晨將她緊緊擁入懷裡,讓她在自己懷裡放聲大哭。

  感受著少年溫暖的懷抱,哪怕這只是一場夢,她也很感激能夠體會到這份真切的安心。

  所以,無論之後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她都願意!

 

 

 

  紅楓亂舞。

  彷彿有一簇烈火在少女的心中熊熊燃燒,止不住的妒意一點一滴侵襲著那顆早就脆弱不堪的心。

  楓樹之下,憫希忍住哭聲,只讓淚水在臉上靜靜流淌。

  接著,她掏出口袋裡的對講機,將之舉高……

  「啊──」最後奮力一丟!

  翔羽立刻制止了她這個瘋狂的舉動。

  「妳知道妳現在在做甚麼嗎?」翔羽緊緊握著她的胳膊。

  但心痛已及,她已經悲傷得無法思考了。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覺得心中有一顆好重、好重的石頭……」她垂著劉海,滾燙的淚珠不斷從眼底掉出來。

  「妳真的很喜歡楓晨?」翔羽似乎被她悲痛的情緒感染,胸口開始擴散一股淡淡的苦澀。

  「對……打從第一眼看見他時……」她的眼底沒有半點光彩,只有一絲淡淡的哀傷。

  「妳真的認為楓晨會對亞依有感覺?」

  憫希苦笑,甚至逼近了絕望的地步,「不然呢……從小到大,我從未有過這種感覺,這種彷彿隨時會失去,甚至毫無預警就有可能會消失的感覺。」

  「可是,一時之間的感情,也比不過相處多年的情感吧?」

  「是啊……」這句話似乎讓她的神情更加悲傷了,「但對楓晨來說……我只不過是個需要被保護的人罷了,我們之間的情感根本不足為惜。」

  滿心的蒼涼滲透她的全身,想起過去的種種,至今仍舊痛心。

  「翔羽……你現在還是愛著玄芷萱嗎?」她忽然問,迷茫的眼裡只有諷刺,「我想那種失去很痛苦吧?」

  聽到這個熟悉卻又陌生的名字,翔羽的目光頓時變得黯淡,「我到現在都還很後悔,要是我當時能不欺騙她,要是我當時能不要那麼衝動,或許結果就會不一樣……」

  「也或許……這一切都是命運,無論我們怎麼改變,註定的事也不會改變。」他的語氣從原先的悲傷轉為無奈,眼底流轉著某種深刻的情感。

  憫希像是被這種情緒感染了,呆望起兩旁火紅的楓樹,「是啊……我想我或許也是這樣,和楓晨在一起了這麼多年,愛情卻仍然無法萌芽,或許是早已註定的事實了。」

  「妳恨亞依嗎?」翔羽不安問,莫名感到一股懼怕,也許是怕亞依會失去這個好朋友吧……

  憫希那麼崇拜、喜歡亞依,那麼真誠地對待她,要是亞依知道了……會不會再次陷入絕望?

  「我不恨她……」她輕輕一笑,眼裡沒有半點憤怒,「因為我知道在楓晨的心中,是不可能會有愛這種東西的。」

  「甚麼意思?」翔羽的聲音隱隱有些顫抖。

  憫希冷笑一聲,腦海裡浮現出一張俊逸卻冰冷的面容,「對他來說,這個世界沒有值得留戀的事物,一切都是醜陋的,所以在他的心中也不可能有感情這種事。」  

  但她卻還是深深愛著他,明知他早已沒有愛一個人的能力,卻仍愛他愛得無法自拔。

  也許正因為他和亞依都是同一類人,他才會因為同病相憐的疼惜,對亞依產生了所謂的感情吧……

  「不過這些也不重要了,既然知道不可能了,就不需勉強了吧?」語畢,那張悲傷而絕望的表情瞬間換成了一張明亮的笑靨。

  陽光般的氣息再度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就跟平日的她一樣,那雙清澈水靈的大眼此刻正清楚映出少年詫異的神情。

  憫希的表情轉變之快,快到讓翔羽覺得剛剛失神的她,不過是錯覺。  

  「我想小依他們現在一定很需要我們吧?」

  「嗯……特別是亞依,她應該很需要妳吧?」

  「是嗎……你真的這麼認為嗎?」她輕笑,語氣裡有著莫大的不確定。

  「亞依應該是真的將妳視為朋友了,才會希望我們不要捲入復仇之中,不是嗎?」他笑道。

  看著面前開朗的憫希重新戴上對講機,這樣的她跟平日沒有甚麼差別,但卻和剛才的她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我們趕快回去找他們吧!」

  若不是她真的很樂觀,就是現在這個開朗的她──

 

 

  不過是副假面具。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