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對天才的復仇,開始(12) 

 

  見她如此高興,苓玲不禁莞爾,「其實這些計畫並不是我們自己策劃的。」

  偉傑接在後頭娓娓而道:「兩週前,有人打電話給我們,問我們是不是很恨『樂』,問我們想不想復仇或讓她痛苦,說只要我們願意復仇,並且答應幫他執行復仇計畫,他就會告訴我們『樂』是誰,現在又在哪裡?」

  「所以你答應了?」出聲的人是翔羽,他的眼神冰冷,彷彿是在審問。

  「是,我答應了。」他泛起一抹苦澀的笑,「我出生在音樂世家,父母都是有名的音樂家,我又是家中的獨子,所以他們從我出生起,就對我有很高的期許。我從懂事以來就在彈琴了,每天都會練習八個小時以上,自小也獲得了不少鋼琴比賽的冠軍。」

  「當時無論是父母還是老師,都認為我很有天分,長大後一定大有可為,然而再怎麼有天分,終究還是比不上『天才』。」

  驀地,他的視線落到了媛心身上──

  「而妳,就是那個天才。」

 

  ……

 

  那是他第一次在音樂比賽上聽見那麼美的琴聲。

  乾淨優美,平靜哀傷,每一個音都宛如暗夜裡的星星,在每個人的內心寧靜而安詳地閃爍著,令人沉醉。

  這一刻,正要離開舞臺的小偉傑,立刻跑到了會場二樓,不敢相信會有人彈得比自己還要好!

  一片漆黑中,舞臺是唯一的光亮處,小女孩的雙手在琴鍵上翩翩飛舞,雖然她彈奏的是加分曲,但卻比指定曲還難。更令人驚豔的是,明明彈奏著如此哀傷的旋律,但她的臉上卻噙著一抹淡淡的微笑,令小偉傑久久無法回神。

  比賽結束後,小偉傑立刻去找那名小女孩聊天。

  「妳彈得超好的耶!要怎麼練才能像妳這麼厲害啊?」他興奮問,可是女生的回答卻令他的眼神瞬間冷了下來,就連笑容也在瞬時變得僵硬無比。

  「謝謝。」她說,燦爛一笑,「我只是單純喜歡彈琴而已。」

  謙虛的回應──可聽在他耳裡,卻只有諷刺。

  經過兩三句的交談,他們道別,但在那一刻,小偉傑卻感到非常不甘心。

  不甘心明明每天苦練這麼久,明明自己才是視音樂為全部的人,最後卻輸給了一個只把彈琴當興趣的小女孩。

  他忌妒,非常忌妒她的才華。

  但他更恨的是,為甚麼她要與他誕生在同一年,奪走了本該屬於他的掌聲與目光?

 

  ……

 

  「我忌妒妳的才華,因為妳的關係,我第一次在父母的眼裡看見了失望,哪怕之後妳消失了,妳的事蹟也成為了音樂界的傳奇,並且傳頌至今,讓我就算成為了第一名,也感受不到成為第一名的滋味。」

  「可是……」他頓了一頓,語氣忽然變得溫和,「當我再度聽見妳的琴聲時,我發現妳變了。」

  他的目光溫柔,脣角揚起了一抹柔和的弧度,「那雙曾經充滿自信的眼神不在了。」

  「其實我們真正的目的,並不是要對媛心學姊復仇。」蔚苓玲溫婉一笑,接著解釋,「我們只不過是,想再聽一次媛心學姊的音樂。」

  此時,偉傑忽然走到了媛心面前。他彎下腰,伸出一隻手,輕輕撩起她的一綹頭髮,獻上淡淡一吻,「樂,快樂的音樂。」

  媛心愣愣地看著他,少年琥珀色的雙眸清澈明亮,眼底的感情真摯而動人。

  「媛心學姊,妳還記得那一年的全國鋼琴比賽嗎?」苓玲興奮說,「我們是當時的第二、三名喔!」

  不過媛心似乎沒甚麼印象,只有驚喜,反倒是一旁的翔羽露出了無聲的笑意。他想起在書上看見的那一張照片,照片裡有三個人,分別是那次比賽的前三名。他早該想到的,那兩個人就是林偉傑和蔚苓玲。

  「我們一直都無法忘記學姊妳的琴聲,然而,當好不容易再次聽見妳的琴聲,卻總覺得少了甚麼,不再是我們記憶裡的琴聲了,所以我們才利用這次的復仇計畫,希望學姊妳可以找回那份失去的東西。」

  聞言,媛心愣愣地看著眼前的這兩個人,隨後不自覺垂下頭,任一抹微笑悄悄爬上嘴角。

  「而現在,我們知道妳找到了。」

  「是的。」媛心毅然抬眸,一個完美的微笑鑲嵌在她臉上,深刻人心,「謝謝你們。」

  讓她找回了,曾經失去的那份──自信。

 

  一陣清風拂來,樹影婆娑,泛黃的葉子在風中起舞,隨之墜入滿地的落葉之中。

  望著此刻詩情畫意的景象,走在最前方的憫希,心情也不自覺開朗起來。她邁著大步,愉悅說:「不知不覺已經秋天了呢!」

  「是啊。」她身後的楓晨露出輕鬆的笑容。

  但亞依的神情卻流露了一絲失望,她望向身旁的媛心問:「媛心,妳真的沒關係嗎?」

  望著周圍的楓樹,媛心只是揚起了一臉自在的笑容,「我不在意。」

  聽見媛心毫不猶豫的回答,亞依也沒再多問,轉而欣慰地笑了。

  但憫希卻忽然回頭,面露擔憂說:「可是……音樂比賽沒有得名……我表哥他……」

 

  「看來你們都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我看你們就每個人各拿到一場比賽的優勝吧,甚麼比賽都行,校內外皆可,算是為學校的比賽增加競爭力,可以的話,也能為校爭光。」

 

  「也對……」想到這,媛心感到胸口一陣沉悶。

  「校長有跟妳說期限嗎?」翔羽問。

  她面露無奈,眼底多了幾分疲倦,「他說一學期。」

  聽到這,憫希有些慌張,「那媛心妳要不要拜託偉傑學長……」

  「不用。」她果斷說,幾乎毫不考慮。

  只見她踏著輕鬆的步伐往前走了幾步,接著微微側過頭,向他們笑道:「對我來說,過去的事就過去了,反正我也沒唱完,沒有得名也是理所當然的。」

 

  ……

 

  「媛心妳真的不再上去唱嗎?」偉傑一臉猶豫問,似乎很希望她能再上臺重唱一次。

  她搖了搖頭,沒有任何猶豫,「不了,我想這是我最後一次上臺唱歌了吧。」

  聽見這句話,苓玲的臉上難掩失落,「為甚麼?學姊妳這麼會唱歌。」

  媛心沒有馬上回答,只是走向他們,左右各牽起了他們的一隻手,將之放在自己面前交疊,「在你們眼裡我是天才,擁有與生俱來的才華,的確可以比較容易得到別人的讚美。」

  「但天才如果不努力,也是會變得平凡的。」

  「偉傑、苓玲你們兩個每天都花八個小時練琴,不像我只憑著喜歡,況且我現在也不能再用雙手彈琴了……」她垂下眼簾,目光陷入深沉,但很快又揚起了一個無比耀眼的笑容,「我真的很謝謝你們,真的!」

  「如果沒有你們,我想我永遠也不可能走出那段過去。」她感激說,同時鬆開了他們兩人的手。

  此時,工作人員的呼喊正好從舞臺那傳來,「蔚苓玲,要上臺了,準備一下!」

  「好,我馬上過去!」苓玲趕忙回應,接著又再度望向了媛心,「那我先準備上臺了。」

  「快去吧。」媛心露出深深一笑。

  目送著苓玲離去的背影,她彷彿也看見了過去的自己,內心湧起了一股久違的熱忱,讓她不禁莞爾。

  她很明白就算自己釋懷了,但當時的心情早已不可能復返了。

  努力和天才其實只有一線之隔,因為唯有努力是可以超越天才的不二法門,不是嗎?

 

  ……

 

  仰望著這片詩情畫意的景色,媛心轉過頭,望向了身後的他們。

  亞麻色的波浪捲髮下,那張比法國娃娃還要精緻的臉蛋正漾起一抹自信的笑靨。

  「反正還有時間嘛,就順其自然吧。」

  聞言,其他四人也不自覺笑了。

  「但我想某人有多少時間都不夠吧?」

  「喂!」聽出楓晨指的是自己,憫希的不滿全寫了在臉上。

  見他們兩個又如往常開始打鬧,其他三人早已習慣,毫不掩飾地笑了起來。

  直到鐘聲響起,迴盪了整個校園,憫希立刻慌張說:「這節課的老師超兇的耶,要是遲到就完了,楓晨我們趕快回教室!」

  「不用妳提醒我也知道,我已經被罵三次了,實在不想再被罵了。」

  兩人匆匆說了聲再見,便汲汲營營往教學樓跑去。

  「那我也先回教室了。」媛心隨後也揮了揮手,轉身朝三年級的教室離去。

  翔羽這時也打算回教室,但沒走幾步,卻發現和自己同班的亞依仍站在原地。

  他轉頭問道:「亞依,妳不回教室了嗎?」

  聽見翔羽的聲音,她立即收起停留在楓樹上的目光,跟上他的腳步,「抱歉,我這就回去。」

  不知道為甚麼,雖然事情告一段落了,但她的內心卻反而忐忑不安了起來,害怕這會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下一個復仇計畫,開始了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