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對天才的復仇,開始(3)

 

 

  「我放在桌上的紙張呢?」

  房內,小女孩低望著自己的桌面,上頭甚麼也沒有,空無一物。

  身旁的女子不發一語,但身子卻隱隱開始顫抖。

  小女孩轉過身來,瞪著她再次問道:「那些草圖呢?」她的語氣冰冷,眼神憤怒。

  面對這位才不過十歲初頭的小女孩,女子已深切感受到她眼裡的殺氣了。

  她為難地說:「小姐,那是因為老爺他……」

  「夠了!」這道氣憤的聲音讓女子立刻噤聲。

  小女孩微瞇起眼,冷然道:「離開。」

  一聽,女子立即彎下身,迅速退出了房間。

  隨著房門再度關上,房內頓時只剩下死寂的空氣。

 

  「砰砰砰──」一發發子彈準確無疑地射中了遠處的標靶。

  一個轉身,小女孩順勢將槍口朝向左前方,對準向她射來的石子,不需幾秒,就見滿地碎片殘骸。

  不遠處也有一枚石子向她射來,她一個側身,石子最終只穿過她的髮梢,她反射性地開槍擊碎。

  不到一分鐘,地面就只剩下遍地的彈殼及碎石。

  小女孩喘了幾口氣,將短槍放入槍套,眼神黯淡無光。

  她從袖口取出一張草圖,上頭畫著一條手鍊,線稿雖然潦草,卻依然可看出它的樣式。

  「看來……我是沒機會了。」小女孩哀傷自語,然後毫不猶豫地撕開眼前的紙張,任一分為二的兩張紙飄落到地面。

  曾經,有那麼一秒,她有一個夢想,一個不切實際的幻想。

  如果仔細看她的房間,會發現書櫃最下層有幾本不起眼的書籍,內容大多與珠寶設計有關。她從小就對珠寶設計有極高的興趣,也很有天分,自小就懂得分辨各式各樣的珠寶。她的母親是一名珠寶設計師,靠著母親遺留下來的書籍,她從小自學自讀,短短幾年就已經會畫草圖了。

  只是她很清楚,父親是絕不可能允許的,因為學會經營家族事業才是父親所期望的。

  因為夢想永遠是個夢,不可能會成真的,不是嗎?

 

  ……

 

  睜開雙眼,小時候的記憶依舊清晰如昨。

  亞依佇立在穿廊的布告欄前,初夏的鳥鳴聲婉轉悅耳,她望著玻璃窗裡的海報,眼底多了幾分落寞。

  「誰?」亞依警覺性地轉過頭,視線落定在眼前的少年。

  「楓晨?」她有些疑惑地看著眼前的人。

  少年向她走近,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我看妳剛剛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所以就跟來看看。」

  「你確定我是心情不好嗎?」亞依轉身面對他,語氣不如在媛心他們面前親切,帶有一絲寒意。

  楓晨有些愣住,沒有回答。

  「不了解我就不要亂猜測。」她的語氣比起剛才更加冰冷,因為一個普通人是不可能了解,身為龐大殺手集團繼承人的宿命的。

  當所有小孩都在公園玩耍的時候,她卻要練習手槍的握法;當所有女生都在化妝逛街時,她卻得熟練槍法以及練好身手;當所有同學都在為課業而苦惱時,她卻在殺害一個個與自己無冤無仇的人。

  「妳在生氣嗎?」

  這次換亞依沒有回話,她撇過頭。

  隨後,楓晨也注意到了布告欄上的那張海報。

  「我要回教室了。」亞依垂下眼眸,想直接走過他身邊,但擦身而過的瞬間,他卻忽然反手抓住她的手腕。

  她停下腳步,一半疑惑,一半憤怒地將視線轉向他。

  「妳確定我是亂猜的嗎?」他看著她,意味深長說。

  亞依微愣。

  「妳確定我不瞭解妳的心情?」他直視著她的臉,四目相交之下,彼此的寒氣誰也不讓誰。

  午休時分,大部分的學生都待在教室裡休息,整個校園寂寥而清冷,夏日熱情的氣息一碰上這裡的空氣彷彿立刻被凍結。

  「妳想參加珠寶設計比賽吧?」

  聞言,亞依一臉平靜,並沒有被他的料事如神嚇到,因為只要看一眼布告欄上的海報,想矇到也不難。

  「影氏集團最近正好要舉辦一場珠寶設計比賽,如果妳想參加,我可以讓妳無條件參加。」他露出微笑說。

  亞依久久不語。

  楓晨則是很有耐心地等待她的回答。

  倏地──

  像是察覺到甚麼,楓晨立刻鬆開她的手往後退,亞依這時也反射性地往旁邊退開,彼此的距離瞬間拉遠。

  「咻──」一把銳利的飛鏢從兩人中間穿過,筆直射入了布告欄底下的紅磚牆壁。

  「飛鏢傳書嗎?」楓晨笑出聲,視線落在綁著一張紙條的飛鏢上。將飛鏢從牆上拔下後,他便將紙張拆開。

  察覺到他的表情出現了一絲異樣,亞依忍不住湊近問:「怎麼了嗎?」

  潔白的紙上只畫著一個圓圈,圓圈中心則畫了一個黑點。

  「妳認為這是在暗示甚麼?」楓晨問。

  「是『圓心』嗎……」她有些不確定說。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楓晨收妥好這張紙。

  「所以是在暗指『媛心』?」

  楓晨微微點頭,一股不好的預感在亞依心中閃現。

  兩個相視一看,隨後便有志一同地朝偵探社的方向奔去,內心的焦急溢於言表。

  「社長,妳在嗎?」楓晨掏出口袋裡的對講機戴上,向前方的轉角跑去,一個轉身後,他繼續跑向不遠處掛有偵探社牌子的教室。

  「沒有回應。」他不禁皺起眉頭。

  亞依這時也打開了對講機,「憫希、翔羽,你們知道媛心在哪嗎?」

  這個對講機的設定是只要有一人說話,其他四人都能聽到,也可以同時對話。所以哪怕沒有開對講機,只要有人發出訊號,其他四個對講機就會同時振動或發出聲音。除非沒帶在身上,不然媛心不可能沒有回應。

  「她剛剛說要去音樂社一趟,怎麼了嗎?」憫希不以為意說。

  「等一下再說,你們兩個立刻趕到音樂社。」亞依的眉頭緊皺,加快了步伐。

  此刻,跟在楓晨身後的她,內心有一股懊惱的情緒湧上心頭。她不明白自己為何要如此慌張,紀氏千金不是她要暗殺的目標嗎?現在居然要去救即將被自己暗殺的人,豈不是多此一舉?

  想到這,亞依的嘴角隱約露出了一絲苦悶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