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離開學校沒多少,女生口袋裡的手機便響了。

  拿起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她問:「衣服交給她了嗎?」聽見另一頭的回答,她繼而微笑道:「知道了,謝謝妳。」

  掛斷手機,看見綠燈亮了,女生繼續往前走。不一會,手機又響了,女生這次有些不耐和疑惑地看了眼來電顯示,猶豫了會才接起,然後冷冷地問:「幹嘛?」

  「衣服是妳要莫辰給的吧?」

  聞言,女生皺了皺眉,沒有回答,於是電話那頭的人繼續說:「剛剛妳們做的事我都看到了。」

  女生笑了,不以為意地說:「看我到壞心的一面,失望了?很抱歉,我就是這樣的女生。」

  「我知道。」

  聽見這句毫不生氣或鄙視的聲音,好像打定她一定會這麼做。女生有些不高興地說:「你打來到底要幹嘛?」

  「沒甚麼。」

  此刻,女生很想直接掛斷,早知道就不交換手機了,然而,下一句卻讓她愣了下──

  「只是想知道妳會不會哭。」

  她冷哼了聲,回道:「我幹嘛要哭,要哭也是她哭吧,都被欺負成那樣了,居然還不反抗。」

  「妳希望她反抗嗎?」

  忽地,女生默然,停下了腳步,說:「我沒有必要回答你吧,如果你只是想問我這麼無聊的問題,我要掛了。」

  「妳真不坦率,就是這樣才總是被人視為黑臉,明明妳可以裝做好人的模樣,但妳偏偏要扮黑臉。」

  這次,女生真的生氣了,不悦地說:「我要怎麼做是我的事,你憑什麼評論我,斷定我。」

  「這不叫評論,只是陳述事實,妳大可以像偶像劇的女二,在最後當個好人,讓人同情妳,但妳偏偏要當受人唾棄的壞女人,搞得自己好像甚麼都沒有。」

  「你說夠了沒有!」她大吼,「別說的好像很了解我一樣,你根本甚麼都不懂,你知道喜歡一個人心情嗎?你知道甚麼是忌妒嗎?你體會過甚麼是失戀嗎?」

  「你根本甚麼都不懂,像你這種人,根本沒有資格評論我!」

  在罵完珠連炮似的一串話後,女生就忿忿然掛斷了電話,恨不得將手機摔爛以此洩憤。

  然而──

  掛斷後的空虛,卻讓某種悲緒一股腦地湧現,甚至一下就蓋過了憤怒,讓女生的臉上閃現了哀傷的神情。

  他根本就不了解,不了解……

  以為他是喜歡妳的,以為他的眼中只有妳,以為他一直等待機會向妳告白,但卻在越是了解他之後,漸漸發現,他的眼裡還有另一個女生存在。

  而妳──並不是唯一。

  甚麼時候開始的?

  在一次全年級的集會,在一次的戶外教學,在連自己不知道的時候,他的目光會出神地落在遠方,一開始不以為意,直到有一次順著他的視線看去才發現落點並不是遠方,而是一抹單薄遠行的背影。

  儘管看不見那個人的臉,卻仍可從頭髮的長度與裙子認出那是一個嬌小的女生。也在那一刻,那抹透著冷漠氣息,彷彿永遠也不會回頭的纖瘦背影,在她的心中烙下了一個冷然的印象。

  就這樣,直到畢業前的最後一學期。

  那時她正要回到自己班上的攤位,但卻在途中遇到了欣欣,於是便和她邊走邊聊了一下。她和欣欣國小一、二年級同班過,家又住得近,所以偶時在學校看見對方都會打招呼,特別是她又和天祈三、四年級同班,有話題可以聊。

  「語娟耶──」忽地,看見前方樹蔭下的一個身影,她轉而驚訝地向依玲說:「告訴妳喔,那個女生暗戀天祈很久了喔!」

  順著欣欣的視線,她也看見了女生。她似乎在等人,獨自一個人拿著飲料站在司令台旁。

  那時正好有一陣微風輕輕吹來,女生頰邊的黑髮微微飄起,運動衣上的樹影也輕輕搖曳著。她的目光始終靜靜地凝望著某個地方,樹蔭下的她有一股不同於此刻初夏的淡漠氣息,宛如一幅畫,令觀看者不自覺感到平靜。

  除此之外,就沒甚麼特別的感覺了,反正長相沒她漂亮,對她不具威脅性

  這時,有一個女生跑到了她的面前,她們說了幾句話後,就一起轉身離開了。

  那一刻,看著她們離去的背影,她的胸口滯了一下,不自覺向旁邊的欣欣問:「妳……剛剛說那個女生叫什麼名字?」

  「語娟啊。」欣欣不疑有他,再說了一次,「她的全名是尹語娟。」

  淡漠而疏離,透出一股孤傲的單薄身影,和上次戶外教學時順著天祈的視線望去的那抹身影一模一樣。特別是同樣穿著運動衣,讓她更加肯定是同一個人。

  尹語娟……

  那一天,她第一次明白,忌妒是甚麼。不但會讓人沒有正當的理由討厭一個人,除此之外,還會變得醜陋。

  看著那兩個人的背影消失在穿堂,她再度說:「欣欣,妳可以幫我問天祈一件事嗎?」

  「可以是可以,但……是甚麼事啊?」

  她看向她,微笑道:「幫我問天祈,喜不喜歡那個叫尹語娟的女生,好嗎?」

  「好啊,其實我也想問耶。我今天上即時就幫妳問。」

 

  當天晚上,打開即時通,欣欣沒有直接告訴她答案,而是直接把對話內容傳給她。

  看著前面他們聊天的廢話,她將轉軸慢慢往下拉,然後停住。

 

  『誰?』

  『跟你同班過的。尹語娟。』

  『妳自己都說很文靜了,妳覺得我還會感興趣嗎?』

  『呃……依我對你的了解來說……』

  『不會……』

  『同桌一年果然不假呀XD』

  『那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啊?』

  『妳今天怎麼一直問這類個問題啊?』

  『妳該不會……喜歡我吧?』

  『鬼才喜歡你這麼機車的人咧!』

  『那妳幹嘛問我喜歡誰?』

  『就好奇咩~』

 

  接下來的,就又是一連串無意義的對話內容,欣欣一直在懇求答案,但天祈一直很懷疑她另有目的,始終不肯透露。

  所以為了得到他的信任,欣欣開始說自己的戀愛史,好讓天祈能敞開心胸。

 

  『那你愛的人是依玲嗎?』

  『不討厭啊。』

  『不討厭是甚麼意思?』

  『覺得她是個好女孩。』

  『我是說愛不愛,那種想告白的愛= =

  『我覺得當朋友就很好了耶,而且她又不一定想和我在一起。』

 

  之後又是無重點的你來我往。

  幸好欣欣始終沒有說她是喜歡他的,這讓她非常感動。但失落感還是不可避免地湧現,雖然她早就知道他並不是想追他才為她做那麼多事,但還是會覺得難過。

 

  整篇超長的對話內容,重點不多,挑重點快速看完後,她得到兩個結論。

  一,他並不喜歡尹語娟。

  二,他依舊沒有暗戀我。

  之後她又和欣欣在即時通上聊了一下。欣欣說她有和尹語娟在即時上聊過幾次,說她是怎樣的女生。但當她說到尹語娟和天祈認識多久時,依玲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他們幼稚園就認識了?』

  『妳也覺得很有緣對不對!』

  『我以為他們一、二年級才認識。』

 

  看著欣欣詳述尹語娟告訴她的事,她漸漸開始懷疑一件事。雖然天祈沒說喜歡尹語娟,但也沒說真的不喜歡,不喜歡只是欣欣的猜測,猜測尹語娟不是天祈喜歡的類型。

  可是──

  不是喜歡的類型,就一定不可能會喜歡上嗎?

  天祈向來都只會和活潑的女生聊天,所以會認為他喜歡那樣的女生是理所當然的。事實上,他對每個女生都很好,就算是個性安靜的女生,看見她們有困難,他也會伸手援手(但有沒有真的幫上忙,就另當別論了)。

  世上有多少對戀人,喜歡的人並是自己不喜歡的類型呢?就像她,她也不喜歡很吵的男生,但偏偏就是喜歡上了。

  重新再看了一遍那些廢話多於重點的對話,女生總是很好奇地問,但男生始終很敷衍地回,一時之間,一個想法冒出了她的心頭──

 

  他沒有說實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