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剛才不是說報警只是玩笑嗎?」簡楚恩無奈地捂住額頭,臉上寫滿了無言。

  「就算是玩笑也是有依據的啊,你跟他同桌過不曉得他的個性嗎?而且對他來說打電話到警局是根本是家常便飯的事,誰知道他會不會真的去報警?」予尋坐在床邊等待手機接通,神情越來越焦急,「完了是忙線,他現在不會真的在報警吧……」

  簡楚恩重重地嘆了一口氣,要跟老爸解釋房裡有女生已經夠麻煩了,沒想到等會還可能必須解釋為什麼會有警察找上門?

  「啊啊,通了!」聽見不再是忙音,予尋有股想喜極而泣的衝動。

  已經不知道嘆了第幾口氣,簡楚恩這次的嘆氣比較像鬆了一口氣。

  得知剛才的忙音是由於兩人正好同時撥給對方所導致,予尋連連向電話那頭的人道歉。

  確定是虛驚一場,簡楚恩的目光不禁落向了床上的物品,剛剛女生急忙翻找手機,把包包裡的物品都丟到了床上。

  第一眼乍看是化妝品之類的女性用品,但現在細看,雖然也是女性用品,卻令他不得不在意。

  「還好有立即打電話給他……」予尋關上手機,鬆了一口氣,表情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他說……要是我手機沒接通,他才會打給警局。」

  「妳包包裡裝的這些都是什麼東西啊?」簡楚恩倒是已經不在乎有沒有報警了,逕自拿起散落在床上的其中一樣皮革製物品,皺起眉頭問。

  予尋微微瞪大了眼,立馬站起身,從他手中奪回自己的東西,接著再迅速退回床邊。

  「妳包包有防狼噴霧、警報器,就連甩棍也有……但妳手裡拿著的,我實在看不出是什麼東西?」簡楚恩細數著床上那些防身用品,隨之轉頭看著被她抱在懷裡的扁長型物品。

  「呃……皮鉛拍。」她心虛地別開視線。

  「啥?」

  「可以殺人不見血的武器……」

  簡楚恩的臉色垮了下來,「就憑那個破玩意兒?」

  「不信你可以拿一個鐵罐給我敲兩下。」

  不試還好,一試男生的臉色更難看了。

  隨便拿來的生鏽鐵盒被她隨便敲了兩下就整個凹陷下去,不敢想像要是用力敲打在人身上,骨頭會不會直接碎裂?

  「我說,」他清了清喉嚨,眼神難得認真起來,「妳真正的目的是想來幹掉我的對吧?」

  「這、這些都是防身的啦!」予尋的臉倏地紅了起來,迅速將床上那些防身用品通通塞回包包裡,「上次你都敢把我拉下樓梯,誰知道這次會發生什麼事,當然能帶的都帶啊!」

  這已經不是正常女生會帶的東西了好嗎?

  但他已連吐槽的力氣都沒了。

  「那你男朋友等等會衝上來嗎?」他靠著桌緣問。

  「劉心銘不是我男朋友。」她迅速回瞪了他一眼。

  「真可惜,你們兩個奇葩湊在一起絕對天下無敵。」

  聽出他的嘲笑意味,予尋毫不避諱地瞪視他:「信不信我下一秒就會衝出房間,跟你爸打招呼?」

  「抱歉我錯了。」想不到會被威脅,簡楚恩再度一嘆,這大概是今天第十一次嘆氣了。

  予尋警戒地坐在床上,盯著他一路走向床頭櫃,拿起擺在上頭的一支掀蓋式手機。

  他掀開手機,視線落在手機螢幕上,邊按邊道:「段君璇曾經跟我提過,妳跟她有個最大的不同之處。」

  「我們各自不擅長的科目嗎?她數理很差,但我是文科很差,我們以前還常常互相調侃,如果彼此擅長的科目可以互補就好了。」說著說著,予尋不禁笑了起來。

  「她是有說過,但我指的不是這個。」簡楚恩拿著手機走回來,予尋這時才看清那支款式相當老舊,並不是他現在使用的那支智慧型手機。

  「她曾經跟我說過,她從不曾特別熱衷於什麼事,對未來要做什麼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因為對她來說唸書就是最重要的事。但妳和她不一樣,妳有夢想,有想去做的事,而且一旦立定目標就不會罷手。」他的嘴角隱約流露出一抹笑意,「至少我今天是見識到了。」

  但她笑不出來。

  「當年我的手機畫質和音質都比她的高級很多,所以她除了會借來拍照,還會拿來錄音。」他按下播放鍵,將手機遞到她面前。

  予尋先是抬頭看了他一眼,才遲疑地接過。

  「她說這是她最喜歡的一首歌。」他雙手抱胸,接著椅靠在房門上,「我想妳應該會想聽聽看。」

  與此同時,手機的喇叭裡已然汩汩流出一道婉轉的歌聲。

  旋律雖然有些陌生,但她依然認得出來不久前才聽過,就在上週舞會的當晚,就在當她站在舞臺後方,即將上臺的那前十幾分鐘,樂團女主唱柔軟而療癒的歌聲包圍了闃黑的夜色,宛如悶熱的夏夜裡吹起的一陣晚風,不帶痕跡地拂過了她全身,撫平了她內心的不安與煩躁。

  只是,如今耳邊這道旋律,裝的卻是另一個女孩的聲音。

  沒有任何配樂,也不是天籟美音,還混雜了電子儀器的雜音,但卻讓予尋立刻紅了眼眶,半個字也發不出。

  許久許久,都不曾再聽過,以為再也不會聽見,溫柔的,怯懦的,使用了過多的假音,輕易就被他人的歌聲蓋去,一點震懾力也沒有的單薄歌聲。 

  可也正是這道不太成熟的嗓音,陪伴了她最單純的時光。

  在悠閒溫暖的午後,在夜色初籠的傍晚,在每一個以她們為名的時刻,這道歌聲都與她一同結伴往行,向著未知但滿懷陽光的路途前進。

  她坐在床邊緊握住手機,摀住半張臉,就怕發出任何一個字,眼淚就會跟著掉出來……

 

  時光獨自跑到了現在

  山谷的另一頭傳來斷簡殘篇的回音

  空谷足音 灑滿遍地的喧囂

  閉上眼 笑聲與過往都將淹沒 

 

  煙花綻放出絢爛

  黑夜的深處曾有響徹雲霄的燦爛

  斑斕火光熔進了人們的視界

  可是 點燃與升空的中間過程 沒人看見 

 

  不要了解 因為你從不明白

  那一天太美好 太簡單 也太過溫暖

  你的回答我一直相信

  轉眼飛過 卻發現早已蒸散得毫無蹤跡

 

  不要了解 因為你從不明白

  那一年太天真 太自在 也太有未來

  我的幸福你感受不到

  數千日子僅在一瞬就成了遠走高飛的記憶

 

  自信成就了信念

  破曉的邊際將有流光四溢的朝陽

  最初的信仰越過了故事的結尾

  此刻 相信與回應已不再復返 不再陪伴

 

  不要了解 因為你從不了解

  那一天太美好 太簡單 也太過溫暖

  你的回答我一直相信

  轉眼飛過 卻發現早已蒸散得毫無蹤跡

 

  不要了解 因為你從不明白

  那一年太天真 太自在 也太有未來

  我的幸福你感受不到

  數千日子僅在一瞬就成了遠走高飛的記憶

 

  不要了解 

  因為你從不明白 從不了解 

 

  為什麼會喜歡這首聽來如此溫暖而悲傷的歌曲?

  以為能將眼淚鎖在心底不掉出來,最終卻還是在下一首更為熟悉的旋律流出時,再也抑制不住淚水的放肆。

  世界在這刻靜了下來,只剩這一段最銘記人心的旋律,這一道最熟悉溫暖的歌聲,清晰得宛如吞下了一顆時空膠囊,回到了曾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