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纸20151101144729.jpg

 

最近翻閱了以前無名時期的文章,幾乎有三分之一的煩惱都跟段考有關,其中一篇記錄了某次國一段考成績,數學九十九,國文六十六,當下我笑死,當時我怎麼沒覺得,能考出這麽對稱的數字很厲害啊?


老實說,我跟數學一直有不解之緣。
 

國二那年,輔導老師讓我們做了智力測驗,其中包含「數理邏輯」和「語文能力」,每類以等級區分。那時數學邏輯拿到最高等級九,可語文能力卻只有三,當下我超傻眼!因為我那時就在創作小說了,學校作文也常得高分,還成為了同學的參考範例。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做智力測驗,也是最正式的一次,電腦明確寫出了我的智商。印象很深刻,當時輔導老師只讓我們看一眼成績單就收回,並明令禁止偷看別人的,若不小心看了,更不能嘲笑別人的智商。但依汰劣留良法則,現在的孩子會比以前孩子聰明,所以智商基本都會超過一百。


之後升學也做過幾次智力測驗,但結果都大同小異,總能看見「數理邏輯」和「語文能力」這兩類別有明顯的落差,也就見怪不怪了。


如今回首我的求學生涯,數學常常是花最多心力唸的科目,只是我沒有自覺。


所謂的心力,是我偏偏都遇上了超級無敵重視數學的班導和補習班。


小學五、六年級,每天早自習,班導都會考數學;每天放學,班導都會在黑板寫十道數學題,要我們回家寫;每週一次,班導會出一份國中習題,當作課後練習。


你沒看錯,小學就在寫國中數學!
每週會有一日,我在安親班留到很晚,就為了寫國中數學,因為小學課本根本沒教啊!段考也不會考啊!

 

我唸的是一般公立小學,根本不會考國中程度的題目,既然不是課本範圍,班導也沒怎麼教。當時若沒有安親班老師一對一陪我,我真不知道怎麽寫,有些題目甚至連安親班老師都要花不少時間算。現在想想,安親班老師根本活受罪,明明是當小學安親班老師,卻得每週寫一份國中數學。
 

更奇怪的是,這麼難的數學題,卻沒有同學反應寫不出來,大家總能準時交出作業,直到我升上國一,才驚覺,原來我小學就在寫國中數學了啊!


因此,有次數學段考,班上有十九位同學數學都考了滿分,幾乎全班一半的學生都滿分,校方還特地邀請全校老師,到我們班觀摩數學課。
 

但現在想來,重點根本不是教學方法,而是永遠寫不完的數學,再說連國中數學都會了,小學數學還會難嗎?
 

雖然那時每天都活在數學深淵裡,連早自習都沒有,但至終,我都很感謝那位小學班導,因為她為我打下了良好的數學基礎。
 

因為國中進入補習班,才是真正的數理地獄。


升上國中後,我進入了一間以數理聞名的補習班,是大班制的補習班,每班約八十到一百人,而且這間補習班還是我自己選的,當時的我根本沒想到,這深淵比小學還可怕。
 

每週上兩堂數學課,一堂正課,一堂輔導課,而輔導課就是寫考卷,改考卷,訂正考卷,寫考卷,改考卷,訂正考卷⋯⋯不斷重複循環,一晚上連寫三張數學考卷,苦不堪言。


更殘忍的是,每次交換改,補習班班導都會問全班成績,問九十以上的舉手?八十以上的舉手?以此類推,直到六十分以下,幸好數學是我的強項,對當時的我來說,舉手制度反倒給了我成就感。

但小學時,班導常常懶得收回去登記,總要我們當場報自己的成績,好像更殘忍。


有次印象很深刻,數學寫到答案我都會背了,但不幸的是,那日是個人輔導,改考卷的是班導,見我沒寫算式,直接在我面前打了大叉,現在想想挺無言的。

 

 


而我唯一一次段考數學滿分,是在H1N1疫情肆虐的時候,當時班上剛好有人在段考前夕中標,全班停課五天,段考採補考,而且考題會更難。


那時疫情沒這麽嚴重,學生都打了疫苗,還是能正常上補習班,所以補習班老師印了段考考題給我練習,於是補考當日,我發現數學題型都一樣,只有數字比較難算,於是我就這樣拿到了全班唯一的滿分。現在想來,還真有點像作弊⋯⋯


可在當時,班上一半以上的人都有補習,所有補習班都會這麼做,不然就太對不起繳了補習費的家長了。


到了國二,生物換成了需要計算的物理化學,簡直是拉高我成績的救兵!特別是化學只要理解,不怕計算錯誤,我的成績有突飛猛進的成長!


補習班的物化跟數學一樣,有正課和輔導課,輔導課同樣是寫考卷,改考卷,訂正考卷,寫考卷,改考卷,訂正考卷⋯⋯可國二的我們學聰明了,訂正時總會故意問老師很多題,盡可能拉長講解的時間,少寫一張試卷。
 

到了高中,我的高中班導不幸又是數學老師(國中也是),當時我都跟自己開玩笑,乾脆大學也去考數學系好了,呵。
 

直到升上高二,我選了文組,班導換成了歷史老師,我與數學的不解之緣才總算結清。

可從那時起,我的數學就一落千丈了,因為高中數學真不是普通難,靠小聰明根本沒辦法,有次全校段考數學平均不到五十吧,全校一半的人都被狠狠當掉了,我是其一,我這輩子從沒想過自己數學會被當掉。
 

到了大學,雖然有修經濟和會計,但唸的是傳播學院,不是報告就是拍片,從此真的和數學說掰了。
 

雖然智力測驗語文能力分數不高,但我國文除了國一那次六六大順,日後都有八、九十分,有次還考了接近滿分,也沒那麼糟(因為我的死穴是英文),可能是那時才國一,還抓不到國文的唸書訣竅吧。

 

 


前陣子,看到王淨為古道梅子綠茶拍攝的廣告,有句臺詞:「學校會離開你,同學會離開你,只有數學不會,不會就是不會!」
 

回顧我的求學時期,雖然總被數學壓榨腦力,但拋去那些考卷及分數,我不討厭數學。求學時期,我常常花一小時去解一道數學題,因為解開的當下,會給我很大的成就感。
 

在臺灣唸書,從來就不是件有趣的事,會讀下去,都是因為有成就感。
 

就像國三考基測那年,有位校排名列前茅的男同學,他把所有的參考書都放到了體重計上,疊得快跟自己的身高一百八一樣高,去秤自己到底要唸幾公斤的書?並每天紀錄唸了多少克,為讀書找樂趣(但當年我的想法只有,果然天才的想法跟凡人就是不一樣啊)。
 

但比起天才,我看到更多的是無論寫了多少張試卷,訂正了多少遍,卻還是考不好的同學。

會有人想,在小學和補習班那樣高壓的數理教育下,成績總不會差吧?事實上,並不是。


正因為在補習班花那麼多時間寫數學,每個人都不可能私下再花時間唸數學,所以更能看出資質這件事。在補習班,同個題型考了N遍,老師講解N遍,但每次訂正時,還是會有人問那道題。有時我一聽就懂的觀念,對有些人,就是要聽好幾遍才懂,甚至永遠都錯同一題。
 

這就像我苦讀英文,把英文課文全背起來,也總考不贏別人。


對了,說到英文,我國中英文一千單字全靠死背,完全不會發音,就是你問我一個單字,我拼得出來,但不會唸,現在想來都佩服自己的毅力,但也是當年基測不考英聽,完全不會唸也沒差。

直到高中英文要背七千字,我才慢慢學會發音,不然背不起來啊!


想想,比起數學,英文可能才是我的不解之謎。

 

 

壁纸20150704154333.jpg


剛出社會時,看到天下雜誌有篇文章寫道:


「台灣教育最大的錯誤,就是教孩子相信『只要努力就會成功。』」
 

這是葉丙成教授發表給大學畢業生的演講。

我國高中唸的都是升學率為重的學校,天天跑補習班,所以我對臺灣偉大的升學主義有很深的感觸,因為我的求學生涯,就是這樣一路唸上來的。
 

小時候不愛唸書,成績很差,直到小學四年級,家裡把我送進安親班,我的成績才逐漸起步。

到了國中又進了高壓教育的補習班,每週假日都待在不見天日的教室。

到了高中,補習班不像以前那麼嚴厲,讓我們自己安排讀書計畫,但課業壓力更重,書永遠唸不完,所以我的國高中時期永遠都睡不飽。

當時,我所有的成績都是苦讀,可卻甘之如飴,因為付出多少,就獲得多少,每次考到好成績,就會有成就感。

但出了社會,才明白努力,真的不一定等於成功。
 

更多是靠機會與運氣。

 

 

雖然我對臺灣的升學考試嗤之以鼻,但我依然覺得學生要好好唸書,因為唸書是唯一不會背叛你的事,唸了多少,就回報多少,都會直接反應在每一次的考試分數。


所以,請好好珍惜,這段穩賺不賠的唸書時光。

 

很多人都說唸書沒用,出社會後根本用不到。

但讀書很多時候,就是為了升學,會直接反饋在了每一次的考試成績。

可出了社會,沒了成績排名,你不會曉得,自己的努力到底有沒有意義?

會不會付出去得多,得到得少,甚至是白費功夫?

更不會曉得,自己到底會不會成功?會不會努力了一輩子,還是沒辦法做到?


我想,這也是為甚麽,唸書的日子那麼枯燥乏味,還是有那麼多人懷念學生時代吧。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