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湘婷的老家位在嘉義,一個人長年在臺北租房子。

  巷弄內,洛芙站在一棟老式公寓底下,這裡一層樓只有一戶人家,她先是按了四樓的電鈴,確定無人回應後,才利用瞬間移動進到屋裡。

  電燈未開,只有從窗外灑進的自然光照亮客廳,屋內一片靜默。雖然是公寓老舊,但裡頭的裝潢卻相當講究,地板是大理石鋪成,牆壁是裝設隱藏式吊燈,風格低調而奢華。

  為了不在屋內留下指紋和腳印,洛芙戴了白手套,也把鞋子脫下裝進包包,赤腳走進屋內。

  她的目光很快就注意到了落在地上的麻繩,以及倒落在地的椅子。更遠處,還有一灘混濁的液體,空瓶就在附近,她將瓶子撿起來仔細瞧著,注意到是一罐農藥,喝下去必死無疑,是很常見的自殺方式。

  在客廳檢視了一圈後,她走進臥房。

  臥房整齊安靜,只是位置背對陽光,陽光難以照射進來,光線幽暗,但她還是一眼就注意到放在桌面的一封信。彷彿是刻意留下的線索,桌面只有這封信。

  信封沒有黏死,她拆開信封,娟秀的字跡隨即映入眼簾,內容雖然只有寥寥幾句,但無疑是一封遺書。

  半晌,她放回信,開始在房裡翻箱倒櫃,想找出跟王湘婷有關的物品,如日記、照片或有關的其他人事物。

  約過一個小時,就在確定一無所獲的時候,門鈴忽然響了。

  洛芙嚇得渾身一震,趕緊將物品物歸原主,但門鈴仍持續響著,不應門不罷休似的。

  黛娜迅速飛到門口,從門眼往外看來者何人。

  快速將房間恢復原狀後,洛芙也迅速走到客廳,輕聲問黛娜:「是誰?」

  黛娜沉著臉沒有回應。

  她走過去,透過門眼往外看,臉上流露一絲驚喜,「白宸?」

  她立刻幫他開了門,讓他進屋。

  「剛剛真是嚇死我了,你不是說不會來嗎?」

  「還是覺得不放心。」

  「你還是關心我的嘛!」洛芙欣喜地拍了一下雙手。

  「妳有查到甚麼嗎?」他踏入屋內,目光在四處隨意瀏覽。

  「甚麼也沒有。」她無奈道,但一隻手卻默默抓起了放在玄關的花瓶,跟在他身後,並在他還未轉過身時,舉起花瓶,往他的後腦勺重重一撞!

  但他也有所察覺,立即轉過身,閃過了她的攻擊。

  「妳這是做甚麼?」他不悅地挑眉。

  洛芙沒有回答,只是瞬移到距離他五步之遙的地方。她的雙手仍抓著花瓶,眼神警戒地看著白宸。

  與此同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門外傳來。

  「他是王湘婷!」滿分抱著自己的黑筆飛了進來,隨後是一位花容月貌的女生。她站在門邊喘著粗氣,看得出來是用十萬火急趕來,汗水浸濕了她的衣衫,可容貌依舊甜美動人,無疑是臉書頭貼上的那個王昕妍。

  氣氛陷入凝滯,唯獨白宸忽然輕輕笑了,笑聲輕柔,令人戰慄。

  每個人都心知肚明,白宸絕不可能會這麼笑,而且還笑得如此詭異!

  「妳是怎麼發現我不是他的?」王湘婷望著洛芙問。

  「我自有辦法分辨。」哪怕是聖物的擁有者,感受得到魔法,也無法看見滿分和黛娜,打從注意到白宸身邊沒有滿分跟著,她就起疑了,「為甚麼妳會和白宸交換身體?」

  「妳公然倒追白宸的事,我身為老師多少也知道,只是沒想到會和你們兩個這麼有緣。」她微笑道,目光落向她的左手腕,「妳除了像剛剛那樣瞬間移動,是不是還能暫停時間呢?」

  她一愣。

  「這陣子,時間時常莫名就靜止了,雖然只有一分鐘,但我就在想,是不是也有其他人跟我一樣,擁有具有魔力的首飾呢?只是,若不是今天中午親眼所見,我還真的很難相信呢。」語畢,她低頭瞥了一眼右手,一枚銀戒套在她的食指上,中央鑲嵌的綠水晶散發出淡淡的光輝。

  「中午……」她皺眉。

  「中午跟妳在義麵坊見面時,她人就在店外。」白宸說,「她昨晚有看到是我救了王昕妍,今天都在跟蹤我。」昨晚隱身在巷弄中,身穿格子襯衫和牛仔短褲的女孩就是王湘婷。

  「我本來是打算跟你交換身體,再藉著你的雙手解決昕妍,只是沒想到你能自己鬆綁,是我綁得不夠緊嗎?」王湘婷打量著他的身體,陶瓷般細緻的脖頸上清晰可見一道淡淡的瘀青。

  他抿著嘴沒有回答。當時他已經走到家門口,打開門準備進屋,誰知,身後忽然有人拿電擊棒電擊他的脖頸,他立刻昏了過去,再度清醒來時,只見滿分哭著抱住他的手臂不斷喚:「主人你終於醒了嗚嗚……」

  可還搞不清楚狀況,又一陣暈眩襲上來,再度睜開眼睛時,就發現自己正坐在一張椅子上,雙腳還跟椅腳綁在一起,除此之外,身上穿著的也不是短袖上衣和黑褲,而是女生的襯衫外套和牛仔短褲。

  接下來就更慘了,他看見「自己」手握一根電擊棒,直接毫不猶豫往他的脖子電擊,他又再次昏了過去。

  若不是滿分一直嘗試叫醒他,還幫他鬆綁,他也不可能這麼快趕來。

  「立刻把身體還給我,否則我就把這張臉毀了!」他緊握滿分的黑筆,將筆尖直抵他自己的臉龐──王昕妍的臉。儘管已經刻意壓低聲音,但這具身體的聲腺天生纖細,實在毫無威嚴。

  「我說過,只是交換一下罷了,我也不喜歡當男人。」王湘婷露出不以為然的笑容,「但若你真把那張臉毀了,王昕妍就對我就沒有價值了,我可就真的不會把身體還給你了,明白嗎?」

  一聽,白宸不甘心地放下筆,更加惡狠狠地瞪著王湘婷。

  「很好。」看著白宸收起筆,王湘婷露出滿意的笑容,但目光卻轉向了洛芙,「但在那之前──」

  注意到她的視線陡然轉向,他立刻向洛芙高喊:「快逃!」

  王湘婷的眼神宛如刀刃一般射向她的臉,她知道要逃,必須得逃,可暈眩感早一步湧了上來,她感到一陣無力,手中的花瓶也脫離了雙手。

  花瓶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聲響,碎裂成塊,當她回過神時,眼前的景象已全然變了。

  「難道……」聽見自己發出的低沉嗓音,她猛然摀著了嘴。視野所見,是和方才截然不同的景象,可如今她對面的卻是「她自己」。

  雖然看似甚麼也沒發現,但白宸、滿分和黛娜都知道大事不好了。

  王湘婷此刻在洛芙的身體裡,明媚的笑容照亮了整張臉,眼睛幽深如潭,散發出一股妖嬈,絲毫沒有青春洋溢的氣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