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她沒有忽然輕拍雙手,提高音量說:「而且我們兩個名字正好都只有兩個字,更是巧上加巧,根本是命中注定啊!」

  「我還以為那是妳的英文名字。」他的嘴角抽了一抽,況且一個風格聽起來洋派,一個中式,根本是天差地遠吧?

  「是本名啊!姓洛,單名芙,不覺得聽起來很浪漫嗎?」

  他沒有表態,又怕她得意了起來。

  「好啦好啦,我們再去蒐集些情感吧,然後就去學姊家。」語畢,洛芙立刻拉住他往公園外走。

  「要是她整夜沒回來,守一整夜嗎?」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走啦走啦!」

  看著兩位主人走出公園,滿分和戴娜這時也飄回了他們身邊。

 

  他們在一家超商的內用區守夜,透過玻璃窗往外看,正好與一排騎樓式公寓隔著馬路對望。

  他們從半夜十二點,待到清晨六點,看著漆黑靜默的天色,逐漸露出破曉的光輝;看著夜深人靜的馬路,再度陽光普照,出現零星的車輛和行人。

  但無論如何,就是沒看見對面那棟公寓的三樓窗戶,出現燈火。

  頂著兩輪黑眼圈的白宸,看了眼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洛芙,接著敲了敲桌面,冷然喚:「天亮了。」

  「甚、甚麼!學姊回來了嗎?」洛芙猛然打直身子,眼睛還沒睜開,就下意識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望遠鏡,打算朝對面三樓望去。

  「根本沒回來。」白宸滿臉不悅道,視線轉向同樣睡得香甜的滿分和戴娜,只是他們是直接躺在桌面呼呼大睡,「我每隔一小時問滿分一次,但她整晚都待在英國。」

  「怎麼這樣……」洛芙氣餒地垂下頭,再度趴回桌面。

  「妳直屬是怎麼樣人?」他撐著臉問,一整夜沒睡,已經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了。

  「我也不清楚,我和末菲學姊只在相認時交換過臉書而已,幾乎沒甚麼交集。」洛芙再度垂下眼皮,幾乎要再度睡去,「不過聽其他學長姊說,末菲學姊的成績很好,而且還常常出國旅行,家裡應該很有錢。」

  「不過啊……」她話鋒一轉,繼續搖頭晃腦道,「我總覺得學姊不太想和我相處,不然就是她為人本來就很冷漠,總之就是不太熟。」

  「啊……對了,末菲學姊好像有一個青梅竹馬的男朋友。」

  「男朋友?」白宸挑了挑眉。

  她渾渾噩噩地點點頭,「是啊,男朋友……只是學姊在感情上蠻低調的,不會在臉書放閃照,我也是從其他學長姊口中聽說的。」

  「男朋友。」他重複道,嘴角抽搐。

  「是啊,男朋友……」她一上一下點頭,下一秒全身僵直,雙眼猛然睜開,「是啊,男朋友!」

  「也許學姊晚上住在男朋友那啊!」

  她倏地起身,雙手重重拍打了下桌面。感受到桌子的震動,滿分和戴娜這時也都醒了,就連超商的店員也都向她投來了眼光。

  白宸也跟著站了起來,但只淡淡道了一句:「我要回家睡覺了。」然後直接拿起書包轉身就走。

  「白宸你再陪我一次啦──」洛芙央求般的呼喊在他身後響起,「白宸──」

  但直至身後的自動門闔上,他都恍若未聞,頭也不回地走出超商。

 

  正午。

   烈日當空,太陽毫無保留地散發出炙熱的溫度,曝曬毫無遮蔽物的工地。工人們各個揮汗如雨,每顆滴落到地面的汗珠,彷彿瞬間就被蒸發殆盡了。

  光是站在這裡一分鐘,就足夠讓人汗流浹背。

  從學長姊口中得知學姊男友的名字,洛芙立刻拉著他搭上台鐵,來到車程約一小時的桃園。再藉著滿分的魔法,得知他現在人正在這片工地。

  「我跟小菲已經分手了,你們去問其他人吧。」吳逸辰的口氣冷淡,他正扭開瓶蓋,灌了一大口水。

  「難道沒有可能回來找你嗎?」撐著陽傘的洛芙有些沮喪,好不容易找到了學姊的男友,沒想到已經是前男友了。

  「她連訊息都不回我了,怎麼可能還會來找我?」吳逸辰自嘲了一聲。

  洛芙再次失望地垂下臉,白宸則是一句話也沒說。昨天徹夜守在超商裡,如今又得忍受豔陽曝曬,他早就累得一句話也不想說了。

  滿分和戴娜則是忍受不了這樣的高溫,早早就回到了黑筆和手錶裡休息。滿分說,黑筆就像他的家,是可以讓他休息睡覺的地方。白宸如今真希望,滿分若能一直待在黑筆裡,他的耳根子就清淨了。

  「聽學長姊說,學姊每天戴在手上的手鍊是你送的?」見吳逸辰要回去工作,洛芙跟在他身後追問。

  吳逸辰停下腳步,質問她道:「妳問這個做甚麼?」

  「呃……就是……」被這麼一問,洛芙露出了心虛的笑容,「學姊上次為了那條手鍊跟我吵架,明明不是名牌,但她還是非常寶貝那條手鍊,我覺得學姊應該還是對你有感情的……」

  「是我送她的沒錯。」他打斷道,「前年她生日,我在一家當舖買下這條手鍊。」

  一聽,洛芙隨即露出微笑:「感覺學姊真的很珍惜那條手鍊,她應該還是很在乎你的吧?」

  「她是很喜歡那條手鍊,但也僅是如此。」他的眼神變得黯然,「如果時間重來,我不會買下那條手鍊。」

  「為什麼?」洛芙歪了歪頭問。

  「就是這樣,你們別再來煩我了。」他再度恢復了原先冷漠的模樣,二話不說就朝工地走去。

  「瞬間移動。」

  吳逸辰愣住了,說出這句話的不是洛芙,而是白宸。

  「我們知道那條手鍊能夠去任何地方。」白宸朝吳逸辰走去,睡眠不足加上輕度中暑,讓他的口氣比平日還要冷漠和犀利。都特地搭車過來了,他不想空手而回。

  「你們真相信有這種事。」吳逸辰冷冷一笑,轉頭望向自己身旁的白宸,「這才是你們真正的目的吧?」

  洛芙這時也走上前,誠懇說道:「如果你真的希望她能捨棄那條手鍊,就請告訴我們關於末菲學姊的事。」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