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六十分的人等一下放學留下來補考。」

  隨著補習班導師不苟言笑的聲音響起,交換考卷時的沙沙聲頓時盈滿教室,反襯著這個密閉空間更加死寂。

  為考卷打上分數後,簡楚恩就將手中的卷子遞還給隔壁男生,等待自己滿江紅的考卷傳回來。

  教室的每排桌椅都是連在一塊的,一排可坐三人,幸好這排只有兩個人,沒其他排那麼擁擠。

  一張滿江紅的考卷貼著桌面傳了回來,但一隻手卻停駐在上頭,遲遲沒有移開。隔壁男生指著其中一格答案,低聲道:「這題我沒改,等等檢討你記得改正。」

  隨著那隻手收回,他也看見了自己剛好及格的分數,冷聲問:「你幹嘛幫我?」

  沒想到會被如此不領情質問,隔壁男生先是一愣,才揚起一抹無謂的笑容:「早點回家睡覺不好嗎?老實說,我數學也很差,只是將心比心。」

  簡楚恩默不作聲,只是冷冷瞟了一眼隔壁男生的考卷,上面的紅筆是自己的筆跡,打著自己望塵莫及的八十三分。

  但他也明白,他和這種人本來就身處在不同的世界,也就打消了吐槽的念頭,不打算與他有所交集。

  回到學校後不久,他被送進了補習班。他不排斥,因為這代表母親對他還是有所期望的。

  那段時間,他天天都到補習班報到,在學校也不再交白卷,所有人都對他的轉變改到不可思議,認為他是不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外表看起來是他,但內在其實另一個人。

 

 

 

  課間。

  半數學生趴在桌上休息,半數學生走出教室透氣,光是一扇敞開的門,就能為原先閉密的室內注入新鮮的空氣,不至於感到窒息。

  外頭傳來班導和兩位學生交談的聲音,少了班導監督的教室,一時充斥著不少交頭接耳的竊竊私語。

  「簡楚恩,我聽說你就是之前口交事件的男主角?」前排一位男同學忽然向後轉,一隻肥嘟嘟的手臂擱置在他的桌緣。聲量不大,可與他間隔一個空位的隔壁男生,仍是不由自主朝他這看來。

  「嗯。」他皺眉,目光不悅地落在那隻侵占了他桌面地盤的肥手臂,覺得連那聲音聽來都很油膩。

  「真的假的啊,真的是你,所以你真的沒被退學喔,只是換了個名字又回來學校!」前排男生再度驚呼,頃刻間,不只是周圍的人,彷彿整間教室都安靜了下來,只剩外頭班導和學生的交談聲。

  簡楚恩依舊沒正眼看他,只是瞪著那隻礙眼的肥手臂。那隻手臂伴隨著驚呼,更加肆無忌憚地向他前進一公分。

  「所以影片裡的男生就是你,太爽了吧!」前排另一個男生也興奮地拿出手機,向他出示影片畫面。畫面焦距在一位女生精緻的臉上,實在看不出還有其他人。

  簡楚恩的視線裡依舊只有那隻肥手臂,豬蹄般的手掌拍著他的桌緣,手臂的主人露出笑容,「你和那女的該不會已經上全壘打啊……痛!」

  油膩的聲音止在了一聲殺豬般的哀號中。

  簡楚恩遽然抓起那隻手,出口的每一字都被咬得冰冷不屑:「你的手實在很礙眼。」

  看著自己的手腕被硬生生往後折,男生痛得幾乎要流出淚來,哀嚎聲頓時也引來了班導的注意,兩人立即就被叫了出去。

  半晌,班導聽完前因後果便放他們回去了,可當推開門回到座位的路上,他還是能從周圍投來的有色眼光中,意識到自己在補習班如紙張般枯燥乏味的日子,被硬生生撕破了。

 

  『不要以為換了一個名字就是另一個人了,你是簡皓凡的事實永遠也不會變,今天你有種跟我分手,我就讓所有人知道你到底有多齷齪,你又是怎麼對待我的!』

 

  早就是在預料之內的事了。

  即使換了名字,也擺脫不了過去。

 

 

  夜深。

  屋內一片幽靜。

  男生拖著腳步的聲音格外清晰沉重,走到客廳時才發現母親坐在沙發上,只是沒開電視,心跳一時停了下。

  母親的坐姿優雅而挺直,聲音平靜而冰冷:「補習班老師打來,說你剛剛在補習班樓下跟同學打架,而且還不是第一次。」

  「嗯。」他應了一聲,繼續拖著腳步往前。

  一聲重重的嘆息聲傳來,母親搖搖頭,一隻手撫上額際:「真不知道該拿你怎麼辦,連在補習班都可以惹事……」

  他拖著疲憊的身子一路走向房間,直至入房,母親滿是責備和質問的語氣才又傳了過來:「你真的有心想補習嗎?」

  他停下腳步,頓了一頓,最終用低啞的聲音賭氣似地回:「不補了。」

  重重的嘆息聲再度傳來,但男生早已掩上房門,將自己反鎖。

  

  所謂的自由,總要在被禁錮時才顯可貴。結束了不到一學期的補習生活,男生的日子比以前更加快活自在。

  不感興趣的課就翹課,不想寫的考卷就丟回收桶,書包和別人的筆袋重量相當,制服襯衫當薄外套在穿,校規不過是參考,是用來違規的。

  如果老師的眼中都有一條隱形的線,將教室劃分前後兩半,學生分成兩類,而他毫無疑問屬於後端。

  他成了所有師長眼中最沒未來的學生,只要不影響班上其他人,老師對他的行為都是睜一眼閉一眼,而他也將公民老師的一句「人生最高目標,只準自己墮落,不許牽累他人」作為圭臬在奉行。

  然而,身在最後端的他,卻能從教室最後方,清楚看見前方一個個埋首抄寫的專注背影,一個個奮筆疾書的忙碌手腕,而「段君璇」無疑是在那之中,相當醒目的一個存在。

 

  下課鐘悠悠響起,將男生從睡夢中敲醒,五十分鐘漫長的課堂時間對他而言不過是閉上趴下,再度張開罷了。

  但有幾次,他揉揉眼睛,眼下老師依舊站在講臺,全班同學依舊坐在位上,若不是走廊傳來的喧囂聲,他差點要懷疑鐘聲來自自己的夢中。

  而那之中,有一隻手筆直舉起,惹來了其他人的厭惡。

  「齁,她再問下去都要上課了。」

  「她自己等一下去問老師就好啦。」

  女生默默將手收回桌下,隨之而來的,是一道平穩的聲音,在被外頭的喧囂襯得安靜的教室裡格外地清晰入耳:「老師,選擇第五題我有問題。」

  男生撐著下巴,睡眼惺忪地打量著那位招人嫌惡的女生。

  在靜默的教室裡伸得筆直的手。

  在旁人厭惡的視線中卻依舊堅定的聲音。

  在一片埋首的背影中格外挺直的背脊。

  那就是最初的最初,他對她的印象。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