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回到家時,已是傍晚七點,正好是晚餐時間。

  面對不同於平日的幽暗客廳,予尋有些不適,但卻並不覺得意外,對於家裡空無一人的原因大概能猜出一二。

  把書包放回房間後,她走到飯廳。桌上擺有幾道菜,只是無人動過,也早已涼掉了。

  「我和妳媽都還在醫院陪阿嬤,飯已經煮好了在桌上,冷掉的話就用微波爐熱一下再吃。」

  打給爸爸,也的確如她所猜想,大家都在醫院。

  「哥哥姊姊也在嗎?」

  「對啊,我們大概再一小時就會回去了,妳先吃飯吧。」

  「好。」淡淡應了一聲後,她掛斷電話,將手機丟到床上。

  隨後,她打開筆電登入臉書,臉書頁面清一色都是和啦啦比賽有關的貼文。一路往下滑,無一例外。

  當她吃完飯、洗好澡,已是晚上九點。

  第一個回到家的是姊姊。

  那時予尋正好從洗手間出來,隨著家門打開,就看見眼眶泛紅的姊姊走進客廳。

  「阿嬤剛剛過世了,爸媽還要在醫院多待一會,要晚點才會回來。」姊姊臉上的淚水早已乾涸,但仍能從她的聲音裡聽見明顯的哽咽。

  「嗯,知道了。」予尋低應了一聲,然後轉身回房。

  從頭到尾,她的情緒都十分平靜,就像是個置身事外的外人。

  哪怕是打開日記的時刻,她也只是在猶豫,究竟該先寫今天啦啦比賽熱血的過程,還是阿嬤的逝世?

  事實上,就現在這個時刻而言,她的確是個外人。

  她和阿嬤並沒有血緣關係,並不算阿嬤的孫女。

  她和哥哥姊姊是同父異母的手足,年齡相差十歲之多。

  哥哥姊姊的母親在許多年前病逝,直到父親再娶,生下了她。

  她和阿嬤頂多一年見一次面,病危的這段時間,她也只到醫院探望過一次。那時阿嬤早已病入膏肓,大概也記不得她這個一點血緣關係也沒有的孫女了。

  然而,此刻格格不入的感受她並不覺得特別難過,只覺得內心沉重。就像有顆巨石壓在她的胸口,但重量再重也不會壓碎她的心臟,那樣地沉重。

  就因為她知道,這種感受哥哥姊姊比她體會得更多,她不過就這麼一次而已,應該知足。

  蓋上原子筆的筆蓋,她不自覺將日記往前翻,直到看見一張被夾在日記內頁的剪報,她頓時停止翻頁。

  她愣愣地盯著那張剪報標題,嘴角泛起苦澀的笑容。

  沒想到,今天啦啦比賽的熱血情緒在回到這個家後,竟然瞬間就消散無蹤了。

  死亡何其沉重呢?

  就算青春的流光再耀眼絢爛,猶如一道能照亮闃黑夜空的煙花,也無法驅散這份沉重的心緒。

  臉書上,關於啦啦比賽的貼文仍持續在增加。

  頁面右上方的通知,紅色小框裡的數字也持續增加。點擊一下,便是整排被誰標註在照片裡,又或是有誰在那張照片底下留言,要不然就是誰在貼文中提到她。

  班上的社團照片也在不知何時,被換成了今天放學一起拍的勝利大合照。

  這份熱血青春直至比賽結束,離開學校,都仍在另一個無形的空間裡延續且存在,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被記錄下來。

  滿滿都是讀不完的青春記事。

  可是,她仍一篇文也沒發,一個讚也沒按,選擇直接闔上筆電。

 

 

 

  「每個人都說要樂觀,不該當個悲觀主義者,然而,那最根本的問題卻未曾想過──」

  「人,為什麼會悲觀?」

  「本來就是向光性的我們,卻選擇寧願面向黑暗也不願正對光明,因為希望這種東西,非常的脆弱,只要殘酷的現實輕輕一碰,就會破碎得體無完膚,弄得自己滿身是傷。」

  「也因為那樣的傷害太巨大,害怕承受不起的我們,才會選擇與亮光背道而馳。哪怕自己打一開始就在黑暗中找尋出入,也不要在自以為是的希望中墜入絕望。」

  「為大家帶來今天最後一首歌,張韶涵最新專輯裡的同名歌曲──<有形的翅膀>。」

  「隱形翅膀,帶著我幻想,掠過那絕望,找希望──<有形的翅膀>延續<隱形的翅膀>的概念,是一首能帶給人們希望與力量的歌。」

  「送給曾經也與我一樣,陷入絕望的你們。」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