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活下去(5)

 

 宅邸外。

  遠處的樹林正有一團黑煙裊裊升起。

  亞依倚靠著宅邸的外牆,直升機被擊毀的過程她全看見了。她沒有絲毫的憤怒之情,因為這些全都在她的計畫之中。

  派五十多名的殺手從山腳襲擊,再派四架直升機作勢空襲,全是誘餌。事實上,早在直升機靠近這棟宅邸前,就全改為自動駕駛,十幾位高階殺手早已空降於宅邸後方的樹林了。

  現在,影氏有三分之一的殺手都去了山腳處,等會星氏還會再派出百名殺手,而影氏派出去的殺手只會越多,宅邸內的殺手相對愈少。

  靠著上回許夢帶她逃出來的經驗,目前那十幾位高階殺手皆已在她的指示下潛進了宅邸。

  她輕觸著手腕上的金屬手環,這一刻,貼著牆壁的她,眸子異常的冷酷……

  剩下的……

  就是等待機會了。

 

  身處在這條陰冷幽暗的密道,亞依不禁想起前幾天逃出來的情況。意外的順利,沒有追兵,沒有警報,沒有陷阱,就像闖空門的小偷悄然溜走般了無聲息,主人完全沒有半點察覺。 

 

  「不過啊……」

  「要我帶妳逃出去的人並不是惜茵,而且最後承受這一切懲罰的人也不是惜茵。」

  「而是那位,妳說他並不愛妳的男人。」

 

  是這樣嗎?

  是因為那位主人根本就是故意讓小偷離開的?

  密道裡,亞依忍不住失笑,像在嘲諷自己的愚笨。

 

  長廊上,牆上的油畫開始挪動了位置。

  一條只夠窺視的縫隙,在油畫移動後已然成了一扇通道的入口。

  這裡是宅邸裡少數的死角。

  一般來說是不會被監視器照到的……

  但此時此刻,前方的長廊卻有十幾名早已在原地待命的殺手。

  亞依抿了抿脣,身體迅速轉向了左方的走廊,但,連一步都還來不及逃,隨後趕來的殺手立刻堵住了她的去路,楓晨就站在那群殺手中央。

  此時此地,長廊兩端的殺手皆朝她舉起了槍支。

  面對這種進退不得的情況,處在轉角處的亞依只是屏息以待……

  這裡還真是名符其實,必死無疑的──死角啊。

  油畫前方,她只是鎮靜站著,神情冷靜。

  半晌,她掏出夾克裡的短槍,朝左手邊的走廊步去,那頭的殺手頓時提高警覺。只是,當他們準備要扣下板機時,亞依卻忽然舉起了沒拿槍的左手。

  見她做出這個動作,楓晨立刻走出了殺手群,平舉右手,示意他們別開槍。

  她對上他那一雙冷酷的眸子,隨之將短槍丟到地板。

  落地的短槍發出沉重的聲響,長長的走道中,她直視著他,臉上不見任何一絲懼怕,然而,淡漠的眸子裡卻有無法逼視的殺氣。

  她厲聲而道,態度堅決:「我要見你們的首領。」

  

  二十多坪的房間,水晶吊燈明亮又耀眼。

  燈光打照,繡有家徽的巨大掛畫佔去了整面牆的面積,形成難以言喻的壓迫感。

  處於房間中央的亞依,低垂著臉,用眼角餘光小心打量。

  這不是普通的房間,哪怕擺有沙發和辦公用的桌子,仍還有一塊可以容納五十多人的空曠空間,寬敞得足以做為派對場所。只是玻璃櫃裡頭的擺飾突兀又不搭調,更別說牆面上那一幅幅的人像畫,反到給人收藏珍品的歷史痕跡。

  「妳就星亞依啊。」女子瞇眼打量她。

  亞依低垂著臉,沒有出聲。

  女子穿著一襲絲質長袍,身材高挑,梳著一個高高的髮際,妝容淡雅而成熟,但眉宇間卻流轉著一股難以捉摸的霸氣,這還是亞依頭一次看見有女子能散發出這麼強烈的存在感。  

  房內有二十多名黑衣人,他們稍息站著,一副隨時待命的模樣,就連楓晨也退到了離她們有幾步之遠的地方。

  「跟和紗比起來,妳更像星凌嵐呢。」

  聽見這句話,亞依驀然抬起了臉。

  看著流轉在少女眉宇間的那一股絕情,女子不禁失笑。

  還真是像呢……

  「我來這,不是為了聽您閒話家常,而是……」

  「而是要來投降的?」女子語帶玩味說。

  這句兀然的玩笑話並沒有打亂亞依的陣腳,她的神情依舊冷靜。

  「沒錯。」她冷道,眼神冰冷,「我就是代表星氏家族來投降的。」

  反倒還讓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無論是集團的股份,還是星氏家族的領導權,我都願意交出來。」

  所以當聽見如此爽快而毫不猶豫的保證,女子並沒有露出任何愉悅的神情,反而在看見少女那雙深不可測的美麗眼眸時,對她產生了明顯的防備。

  「妳覺得我會相信嗎?山腳下有星氏的殺手突襲,空中剛剛也有星氏家族的直升機,就這兩點來說,我實在看不出星氏有任何想歸順影氏的想法。」女子的目光變得嚴厲,「反而還有挑釁的意圖呢。」

  「妳說得是,但妳也看到了,我們的殺手根本不是影氏的對手,我們的實力遠低於你們,所以,既然明知會輸,那不如早點投降,讓傷害減到最低不是更好嗎?」

  聽著亞依的解釋,女子的脣角浮現了一絲笑意,轉而瞟了眼幾步之遠的楓晨。

  楓晨走上前,來到女子的側邊。

  「為了保全家族的存亡,所以選擇直接投降啊,既然如此,為了證明星氏是真心想歸順影氏,且絕無謀反的意圖,那麼,身為首領的妳──」她拉長了尾因,低道,「就在這裡死去吧。」

  女子露出一臉陰毒的笑容,「因為留著妳,就代表著星氏氏家族還有東山再起的一天,所以為了避免那一天,妳的消失是必須的,這樣那些群龍無首的傢伙才不會有機會謀反。」語落,她用眼神示意一旁的楓晨──開槍射殺她。 

  「我明白了。」亞依依然一臉淡定,「既然要這樣才能證明。」

  她轉過身子,面向已然掏出短槍的楓晨。

  「真是有氣魄,不愧能當上首領啊!」女子不禁大笑幾聲。

  偌大的房間中,這陣笑聲格外刺耳,但持續不到三秒又陷入了一片死寂。

  女子厲聲低道:「動手。」  

  一片靜默中。

  空氣一點一滴凝結。

  望著那雙墨綠色的美麗雙眸,楓晨舉起了手中的短槍。

  那張美麗的臉龐依舊沉靜,好似甚麼都不能喚起她的注意,就算槍口直指她的胸口,她仍無動於衷。

  這刻,楓晨的黑瞳裡有殘酷的光芒。

  女子打趣似的看著,知道那是他殺人前,最明顯的徵兆。

  這刻──

  他晶湖般的黑瞳眸迸出了一絲火光!

  「砰!」伴隨子彈而出的槍響化開了滿室的沉寂。

  亞依的雙眼霍然瞪大!

 

  「要我帶妳逃出去的人並不是惜茵,而且最後承受這一切懲罰的人也不是惜茵。」

  「而是那位,妳說他並不愛妳的男人。」

 

  並不愛妳……

  可是……

  卻在最關鍵的那刻……

  變更了槍口的方向……

  子彈在亞依的面前乍現,周圍的黑衣男子全都驚醒了!

  但女子早有準備,沒有一絲驚愕,一個轉身就輕鬆閃過了那發足以致人於死的子彈。  

  「你知道,你現在在做甚麼嗎?」女子冷笑一聲,「想射殺首領,你知道這是謀反嗎?」 

  楓晨的手伸得筆直,槍口依舊指著她,不語。

  「我還以為你很聰明,卻為了一個女人……實在太可笑了!」女子譏笑幾聲。

  「你覺得依你的身手能贏過我嗎?何況人多勢眾的場面,你覺得你有勝算嗎?」她解開長袍的衣帶,從裡頭掏出一把爪子。

  三爪的爪子泛出冰冷的銀輝。

  一套上爪子,她就卸下了身上那件絲質黑長袍,一身暗紅色的開衩旗袍襯著她的身體曲線婀娜多姿。

  「那我呢?」亞依淡然一笑,接著走到楓晨身邊,仰起頭向她對視。

  面對兩人眼中凜然的殺氣,女子失笑,目光淡然地掃過了周圍的黑衣人。

  只見女子向後方跳開,黑衣人頓時自四面八方湧向中央。

  亞依和楓晨背對而立,向他們迎面而來的,是各式刀械和槍支,以及──一道轟然巨響! 

  房間的大門伴隨著破空的旋風──砰!一聲倒地。

  分不清是敵是友,濃濃的煙硝中,有只火花迸濺。

  此刻──

  落地窗碎了滿天的晶瑩……

  晶瑩的碎片透著皎潔的月光……

  亞依下意識以手擋臉,血腥味伴隨著一陣陣呻吟聲瀰漫……

  除此之外,她就甚麼也感受不到了。

 

  「而是那位,妳說他並不愛妳的男人。」

 

  他真的不愛妳嗎……

  不愛嗎……

  感受到手臂被劃下了一道冰涼,她發現她的背後有漫天銳利的碎片。

  清明的視界中,只有少年孤傲的身影。

  他──

  就擋在她的前方。

 

  ……

 

  一個人影站在那裡,血如紅寶石般一顆接一顆滾落,最後在地上破碎。

  但真正碎裂的,卻好像是自己那顆脆弱不堪的心。

  他沒有回頭,只是靜靜佇立在那。

  她看不見他此時臉上的表情。

  痛嗎?她想問。

 

  ……

 

  她的眼中此時只有楓晨挺直的背影,他絲毫沒有打算要閃躲,因為他知道,一但躲開,就會傷害到她……

 

  ……

 

  槍聲不再。

  一枚子彈劃傷了楓晨的臉頰。

  慘遭掃射的水晶吊燈和落地窗都成了上千萬片碎片,溶入了滿地的血腥之中。

  一眨眼的時間,這裡只剩一片慘澹。

  「妳不是說妳的槍法很準,絕不會射到他們!」

  「才不過臉而已,死不了的。」  

  聽見門邊傳來的兩道聲音,亞依旋即站穩步伐,從楓晨身後走了出來,臉上隱約勾起了一抹笑。

  楓晨用手背抹去了臉上的鮮血,嘴角也隱約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唯獨逃過掃射,安然無恙的女子在看見那兩個人後,立刻皺起了眉頭。

  門邊。

  有兩名少女。

  綁著馬尾的清秀少女,雙手持著一把步槍。

  水靈大眼的少女則是咬著下脣,不屑地問:「還有,為甚麼妳沒順便射死那個女人?」

  「剛才情況那麼危急,我直接從亞依和楓晨那邊向右掃射,而她站在最左邊,就……」

  一聽,水靈大眼的少女只是無奈嘆了口氣,不想再多說甚麼了。

  地板浸泡在鮮血中,血腥味充斥了整個空間,聽著她們一搭一唱的對話,女子輕蔑地笑了,笑容滿是不屑。

  下一秒,感受到一道凌厲的殺氣向她射來,女子立刻收起了笑容。

  回望一眼,就見門口的那名大眼少女正瞪視著她。

  那雙眼睛清靈澄澈,但──卻充盈了恨。

  對上女子冰冷的目光,少女這時立刻變臉,向她綻放一朵甜美的笑容,「影雪阿姨,看到我,妳驚訝嗎?」

  「沒甚麼好驚訝的,妳不是每次都在楓晨最危及的時候出手相救嗎?」影雪微笑道,語氣理所當然。

  聽見這個答案,少女雙手抱胸,笑容瑰麗,聲音意外地輕柔:「所以──妳才派人暗殺我?」 

  聽出這不是問句,影雪笑而不答。

  「怕我會成為妳實現野心的絆腳石,所以才必須在這天到來前將我除掉,對嗎?很不幸的是,妳把我想得太天真了。」

  媛心冷冷地看向影雪,「從以前到現在,妳每次都讓楓晨接下難度極高的任務,說是為了訓練他,讓他能夠當上首領,但事實是,妳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要讓楓晨成為首領,妳恨不得讓楓晨在任務中就遭到不測,所以才會每次都派他執行難度極高的任務。」

  媛心瞪視著眼前的影雪,厲聲而道:「因為只要楓晨還活著的一天,妳就永遠都只能是『代領』首領,永遠無法得到整個影氏家族!」

  冰冷冷的空氣……

  刺鼻的血腥味……

  斷然的聲音迴盪在這偌大的空間,也傳進了在場每個人的耳中。

  亞依望著門口的媛心,她的氣息如湖水般寧靜,但神情卻恍若那一晚,淡定而冰冷。

  忽然──

  影雪揚聲大笑,笑聲比起方才還要刺耳,也還要恣肆無忌。

  「總是裝作一副天真的樣子,以為是最笨的人,沒想到竟是最聰明的那個!」

  隨後,她斂下笑聲,「果真應該早點除掉妳的紀媛心,所有首領候選人在執行任務中就被我解決了,唯獨楓晨每次都能逃過一劫,派人去查才發現,原來都有妳在暗中幫他。」

  影雪的視線緩緩落在了楓晨身上,語氣冰冷:「終於知道為甚麼湘遙生前最大的要求,是要紀氏千金成為你的未婚妻了,原來是因為她能成為你最好的內助的關係。」

  「妳錯了,湘遙阿姨她只是……」她想爭辯,但神情卻不由得暗了下來。

  「只是甚麼?」

  媛心微愣,因為開口的人並不是影雪,而是……楓晨!

  丟下停留在媛心身上的目光,楓晨轉而直視影雪,冷聲問:「妳說我母親生前最大的要求是甚麼意思?」

  對上他眼底裡的冰寒,影雪的笑容頓時變得瑰怪而明豔,她輕笑道:「你真的想知道?」

  「我說──告訴我!」他再次厲聲低道。

  一點一滴,時間宛如凝固……

  他瞪著她。

  一點一滴,視線逐漸模糊……

  她笑望他。

  察覺到身旁媛心的靜默,許夢不禁轉頭,赫然發現有兩道清澄的淚從她的臉頰上靜靜滑落。

  「媛心……」許夢露出一臉擔憂。

  一點一滴,記憶開始清晰……

        

 

  ──我會為你記住,是誰造就了今日如此冷血殘酷的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