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細雨如霧。

  霧濛濛的天空,一片晦暗,映得這座城市有幾分陰冷。

  冷漠的街道上,鮮紅色的雙層巴士和電話亭是唯一有溫度的點綴。

  踏過水窪,瞥見那面櫥窗,語娟不禁駐足在那家服飾店外。

  只是她的目光並非落在櫥窗內那些名牌衣物,而是玻璃窗上映出的人影。一身米色風衣,一條格子圍巾,頭戴黑色寬沿帽,手持黑雨傘,腳下一雙不過膝的雨靴。

  出門時都沒注意到,今天的她看起來真像一個英國人。

  如果沒再提著一個行李箱,沒有背著後背包,就更像當地人了。

  面對一陣陣濛濛細雨,雨傘早已成為了裝飾。

  這裡是有「霧都」之稱的──

  英國倫敦。

 

  原本,她預定五月就要來這裡了,但在收到紫琳寄來的電子喜帖,得知紫萱姊,也就是紫琳的姊姊六月會在倫敦舉行婚禮,就決定晚點來,順便參加婚禮。

  也不知是這裡陰冷多變的天氣,還是她的衣服穿得真的太少了?她來到這的第一天就不小心感冒了,雖然這兩天感冒好得差不多了,但今早起床仍感覺腦袋有些昏沉。

  「語娟──」

  聽見這聲呼喊,語娟不用回頭也能從這清亮的聲線,聽出是許久不見的好姊妹。

  紫琳正撐著雨傘,從斑馬線的另一邊走來。

  一年未見,那頭柔順的短髮如今已換成了成熟的捲髮,然而從小到大每當天氣冷總會穿上的黑色尼龍長外套,在此刻卻顯得格外熟悉,成為語娟一眼就能認出她的特色。

  「我好想妳喔!」收起雨傘後,紫琳立時抱住她,激動的情緒難掩。

  受到這股熱情的擁抱,語娟的心頭頓時暖了起來。能夠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遇到熟悉的老朋友,原來是件這麼令人感動的事。

  不過,整個下午,兩個許久未見的好朋友卻不是約在咖啡廳裡敘舊,而是到紫萱姊家裡幫忙準備明天的婚禮。

  第一次見到紫萱姊,是語娟國小第一次到紫琳家拜訪時,那時她便發現兩姊妹在外貌和個性上都有很明顯的不同。儘管當時紫萱姊已經是高一,外貌方面比她們更有女人的模樣,但小小年紀的紫琳,外表仍比姊姊更加亮麗。

  然而紫萱姊的個性冷靜聰明,也很會穿衣打扮,隨著學會使用化妝品,化過妝的紫萱姊也可說是美女一枚。從小,語娟就跟著紫琳一起看著紫萱姊從人人稱羨的女中畢業,再考上全台首府,最後錄取國外名校到海外留學,一路順遂。

  在英國留學的期間,紫萱姊交了男朋友。兩人相戀六年,雖然中間一度分手,但最後還是決定與對方步上紅毯。也就是艾萱姊現在的未婚夫Jean,傑恩。

  當天晚上忙完,語娟便住在紫萱姊家,和紫琳睡在同一張床。

  得知紫琳終於和彥丞交往了,語娟一臉震驚,隨之便緊抱住紫林。雖然還不到啜泣的程度,但終究忍不住流下了幾滴淚。

  隔天早上,幾個人一大早便忙著幫新娘穿婚紗,做造型。另一群人則在確認婚禮場地和所有婚禮的大小事,確定下午的婚禮一切順利。旁邊負責側錄的攝影師,則記錄下了這整個過程。

  放眼望去,整個客廳不少人忙進忙出,語娟和紫琳也忙著梳妝打扮。紫琳特地幫她帶了放在台灣家裡的禮服和高跟鞋,好讓她不必再另外準備一套新的。

  此刻,在等待紫琳使用完梳妝台的語娟正坐在床上,一邊翻閱著小桌上一本本的時尚雜誌,一邊回應紫琳的聲音。

  「妳知道他怎麼說嗎?他居然說……」蓋上粉餅盒,紫琳忍不住抱怨道,但語娟還沒聽完下文,翻頁的動作卻忽然凍止,目光黏在雜誌上,一動也不動。

  整個房間只剩紫琳抱怨彥丞的聲音,但那些聲音卻沒一句落進她耳裡。

  那是雜誌裡的一面扉頁。

  杳無人煙的小巷裡,遠遠站在一位白衣白鞋的女孩。她背著手,低垂視線,臉上掛著一抹淡恬靜的笑容。

  模特兒擁有一頭柔軟細長的黑髮,以及像少女般纖瘦的骨架,這些都讓人一眼看出位東方人。

  陽光灑洩,那抹剪影雪亮透明,宛如是失去翅膀而墜入凡間的天使,黑髮的天使。她臉上的笑容被照得明亮,散發著淡淡的,溫暖的,乾淨的氣息。

  看見那張扉頁,她久久無法回神。

  就算紫琳已經來到她的身邊,她也沒有注意到。

  「妳在看甚麼,這麼出神?」紫琳坐到她旁邊,瞄了一眼她手中的雜誌,似乎沒看出裡面的模特兒就是她。

  因為連她自己,都覺得裡頭的女孩子是另外一個人。

  「沒什麼。」她說,同時闔上雜誌,「妳梳妝台用好了?」

  「好了,妳趕快用吧!」

  她報以微笑,隨之走到梳妝台坐下,審視自己幾秒後才開始上妝。

  直到兩人都確定彼此的裝容和髮型都很完美,紫琳便直接拉著語娟到紫萱姊的房裡。

  化妝師正好從房裡出來,紫萱姊正獨自坐在鏡子前。

  紫琳想試著嚇她,但當鏡子照出她的身影,她隨即打消了念頭,選擇低身環住新娘的肩膀,露出一臉驚訝,「妳超美的!」

  紫萱姊只有睨了紫琳誇張的表情一眼,沒有說話。

  這時語娟也走到鏡子旁,看著鏡子裡的人,真誠說:「真的,紫萱姊妳真的很美。」

  新娘這才揚起一抹恬笑,「謝謝。」

  「爸媽到了嗎?」她問紫琳。

  「他們剛傳簡訊說才剛離開飯店,還要再一會才會到。」

  「這樣……」紫萱姊垂下目光。她的氣質一向沉靜平和,但在此時卻顯得太過沉靜,一點都不像再過幾個小時,就要步入禮堂的新娘子應該有的表現。

  特別是到現在已經有三分鐘了,她還沒和紫琳跟拌嘴。兩姊妹往往都互相損對方,拌嘴早已是必行公事。

  「嘿,怎麼了?」紫琳笑問,「妳籌備這個婚禮好幾個月了,今天終於要美夢成真了耶!是英國耶!」

  紫萱姊只是笑了笑。瞟了一眼桌上的捧花,她忽然問:「如果我現在說,我不想結婚了,妳會想打我嗎?」

  「妳在開玩笑嗎?妳是想當落跑新娘嗎?」紫琳不知該惶恐,還是真的該視為玩笑?只是大笑。

  紫萱姊笑了笑,拿起捧花,輕道:「明明女人一生都在追求所謂的永遠,可是當這一刻真的到來時,卻反而害怕了起來。」

  聞言,身後的兩個小女生不禁沉默。

  房裡此時只剩紫萱姊平靜的聲音:「想到他就是我未來要共度一生的人,我的下半生都要在另一個地方度過,我就不禁害怕,我現在的選擇是對的嗎?」

 

 

 

 

  教堂裡。

  燭光靜靜搖曳。

  彩色玻璃散發瑰麗而燦爛的光線。

  紅毯兩旁,坐滿了祝福的賓客。紅毯的盡頭,新郎新娘沐浴在聖潔的光芒裡。

  聖壇前,神父念誦聖經的沉靜語調,更添了此刻的莊嚴與神聖。

  隨著神父每一次的停頓,賓客一次一次起身,坐下,聆聽著詩歌班唱起聖歌。

  婚禮在莊嚴神聖的氣氛氣緩慢進行著。

  語娟和紫琳坐在前面的位子,可以清楚看見前方新娘頭紗下,那張美麗動人的側臉。

  直至新人轉身面對著彼此,儀式漸漸到了尾聲。

  神父宣示著一段誓詞,新郎新娘也各自念出彼此愛的誓言。

  新娘從伴娘手上的婚戒盒裡揀起一枚戒指,她垂眸,輕捧新郎的手,為他套上象徵永恆的婚戒。

  鑽戒閃爍著七彩靈動的光芒,彷彿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美麗的光芒上……

 

 

 

  『真是,我怎麼會問這麼愚蠢的問題呢?』

  見兩個小女生沉默不語,紫萱姊再度低頭笑了。她輕笑出聲:『一定是我太緊張的關係。』

  她的視線仍落在手中的捧花,臉上露出淡淡的,幸福的笑顏。

  『無論如何,他都是我現在最想共度一生的人。無論……』她深深說:『未來如何。』

 

 

  隨後,新郎也從伴郎手中接過婚戒,以相同的方式,為新娘套上。

  新娘得頭紗掀開的那刻,全場屏氣凝神,宛如是幸福的鐘聲敲響的前夕,教堂裡靜默得似乎能聽得見光芒落下的聲音……

  坐在位子上的語娟,癡癡地凝望著那幕浪漫的畫面,嘴角揚起淡淡的笑容。

  可是,早上那一張無意間映入眼簾的扉頁,卻在此刻浮現腦海,讓某道聲音也再度在腦海中響起……

  這些日子一直盤旋在她心中的聲音……

 

 

  『妳當時在拍照時,在最幸福的時刻裡,妳心中想的人是誰?』

  

 

  沐浴在光芒裡的新人,獻給時間一個深情的長吻。

  彼此手中的鑽戒閃爍著耀眼的光芒,互相輝映,璀璨奪目,彷彿亙古不滅的光芒……

  那道光,也恍若女孩回憶裡,照亮她世界裡的那道耀眼而溫暖光芒。

  最幸福的時刻──

  是國中那年,男孩屈膝下跪,親口道出不合他們這個年紀的求婚台詞。

  最耀眼的光芒──

  是男孩打開婚戒盒,那枚才不過幾百元的戒指,不是真的鑽戒,卻是女孩看過最璀璨的光芒……

  那時的他們沒有紅毯,只有值日生剛打掃過的教室地板;沒有精心縫製的婚紗或西裝,只有一穿再穿的簡樸校服;沒有浪漫的結婚進行曲,只有同學們起鬨的喧鬧聲。

  過程就像小孩子玩扮家家酒。

  有的,只是一份最單純的愛情。

  可是,那樣的愛情,終究也抵不過時間,變得不再如最初那般簡單。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考慮一個人的學歷薪水家世?衡量一個人的經濟能力?擔心這段感情會有冷卻變質的一天?他會不會出軌?

  無形間在心中了產生一個天秤,現實條件往往重於自身感覺。

  不再相信愛能戰勝一切,世上沒有永恆的愛情。

 

 

  賓客的歡呼聲和掌聲頓時充斥整間教堂。

  新郎新娘這時也面向了貴賓席。

  透過彩繪玻璃灑落的陽光,雪白聖潔,那對新人籠罩在幸福的光芒裡,畫面耀眼而美麗。

  神父宣告一對新的夫妻的誕生,往後他們將長相廝守,不離不棄,直到永遠……

 

 

 

 

  婚禮儀式結束後,一群人就移到戶外的晚宴會場,延續婚禮歡樂的氣氛。

  綠茵草地上。

  樂隊演奏著輕快的音樂,眾人享受著美酒與和樂的氣氛。

  紫琳拉著語娟去認識其他賓客,那些都是紫萱姊在英國的朋友,紫琳也認識。直到一起聊了一會後,各自散去,兩個女生這才到餐桌旁,補充杯中的的雞尾酒。

  語娟在裝酒時,紫琳忽然說:「語娟,我覺得妳有點不一樣了。」像是隱忍很久才終於說出口。

  「哪裡不一樣?」她笑問,一手捧著高腳杯。

  「妳以前跟陌生人聊天,給人的感覺都很疏離,但剛才和那些人聊天卻很自在,還有就是……」她忽然思忖道,打量著妝容精緻的人兒,隨後恍然說:「笑容變多了!」

  「妳現在的笑容很燦爛,很美!」紫琳讚賞說,但一感覺到包包裡的手機震動起來,她順時收起臉上所有的表情,迅速接起電話,隨之走向會場角落。

  此時,紫萱姊正挽著傑恩的手,朝語娟這走來。她張望了四周問:「紫琳那傢伙跑哪去了?」

  「她去接電話了,似乎是一通很急的電話。」語娟答,注意到遠方的人影,隨即說:「她正好回來了。」

  紫萱姊頓時轉頭諷刺說:「婚禮開始時妳也出去接電話好幾次,是有這麼忙嗎?」

  「忙死了。」紫琳沒好氣地回,看來那通電話是壞消息,「我現在要回台灣。」

  「啊?」不只紫萱姊和新郎訝異,語娟也很驚訝。

  「出了什麼事了嗎?」語娟問。

  「片子出問題了,我現在要回台灣處理,不然會影響之後的進度。」

  「他們知道妳現在不在台灣嗎?」紫萱姊問。

  「知道,但我不放心,還是早點回去得好。」她深深嘆了口氣:「花了幾萬塊的機票來英國,竟然只待了一個晚上就要回去了……而且這麼趕,也不知道還能不能買到機票?」

  「大合照剛剛也拍了,也沒什麼事了,是可以離開了。」紫萱姊思量道。

  「那我就先離開了。」紫琳向他們笑道,但甫一轉身,又立刻回頭:「對了!如果你們三個月後有人回台灣,就可以看到我第一部監製的偶像劇在電視上播出囉!」隨後才紛紛向其他認識的親友微笑再見,包括唸她幹嘛一定要在這時候回去的父母。

  靜靜目送紫琳的過程中,語娟也注意到紫萱姊的目光也始終落在紫琳身上。

  傑恩看來也注意到了,低聲笑問:「感到寂寞嗎?」

  「怎麼會?沒有她我的耳根子清靜多了。」紫萱姊鬆開了新郎了手,開口笑了,但當她的視線再度落向紫琳,笑容卻忽然變得寧靜許多。

  「偷偷告訴你們……」她放低音量,直視著在人群中仍舊亮麗的紫琳,「其實,我一直都為有她這個妹妹而感到驕傲。」

  「但不要告訴她喔,她聽到會得意忘形的!」她再度笑出聲。

  望見紫萱姊此刻燦爛可人的笑容,語娟也不禁露出淡淡的笑容,默默喝了一口手中的雞尾酒。

  可是不知為甚麼,心頭是暖的,她卻感覺身體是冷的。

  儘管室外氣溫適中,但可能是穿了無袖的短禮服,再加外面風大,她不禁直哆嗦。待紫琳走後,她便穿上自己帶來的風衣。

  特別是在這個忽冷忽熱的城市,一到了晚上就像進入了冬天,絲毫沒有台灣六月初夏的涼爽。

 

 

 

 

 

  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下一篇就是最終回了,想說在最終回前打一篇完結前夕的心情也好。

  不過,最終回後面還有尾聲,底下要出現「全文完」三個字才算是完結喔(我怕會有人看完最終回,就以為是結局了)。

  目前第二十五章已經光榮榮登字數最多的一章了!

 

  我原本是想一口氣寫到完結,但中間遇上的動漫節和書展,就這麼以龜速來到了最後

  在快完結的這個時候,正好在台灣最新一集的《浪漫時鐘》中,看見作者槙陽子在漫畫後記寫了這麼兩句話:

 

  「我相信這部作品,有著只有我才能表達的內容。」

  「希望有朝一日,我可以侃侃而談自己,為甚麼會想創作杏花音這樣的女孩子。」

 

  我想我大概也是以這樣的心情,撐過了寫《羽憶》的這三年又四個月吧。

  面對已經好久沒為一部作品畫下句點,心情真的是很複雜了,有緊張,有興奮,也有一點點不捨,和其他很多很多的心情。

  一直以來我都在寫,可是越寫就越覺得離完結越遠。原本預定再四章就完結,但寫完了兩章,卻發現我還是得再寫四章才行,我就是陷在這樣的無限循環中,以為真的快完結,到頭來卻又發現我與完結的距離並沒有縮短,這真的有點像地獄啊……

  簡言之,追到這邊的幸福們,請再多追一回吧(再怎麼說都追到這裡了嘛)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