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第二天,語娟到了中午才出門。

  出門時,正好遇到隔壁房的兩位女房客,她們同樣是來自台灣。小聊了一下,才得知房東太太這幾天之所以不在公寓,是因為丈夫在前兩天癌症病逝了。忙於處理後事,所以兒子才會代為管理。

  這讓正要出門的她感到有些感傷,才發現這間公寓氣氛有些沉重不是自己的錯覺,而是男主人不在了。

  然而晚上回來時,她卻不只是感傷,也更加氣餒無力了。

  第二次到那所大學,想說搞不說值班人員會換人,雖然的確不再是同一個人,從啤酒肚的男人換到了漂亮的女人,但女人對她的態度卻更加冷漠。所以她決定下次去時,儘管賄賂很不好,但情勢所逼可能要這麼做了。

 

  「好香喔,妳在炒甚麼啊?」

  說話的人是今天有小聊的女房客,她們正好從房裡出來,年紀大概和她差不多,都不到三十歲。

  正好炒得差不多,她關掉火,「甜椒炒肉絲。」

  「不只還有番茄炒蛋,連飯都煮好了!」另一位女生看見大同電鍋居然開著,忍不住驚呼,「既然都到法國了,妳都不吃看看道地的法式晚餐嗎?我看妳昨天晚上也是吃超市的速食包。」

  「因為我不想花太多錢。」她苦笑,同時拿出盤子,「想說廚房有電鍋和炒菜鍋就可以自己做飯吃,比較省錢,因為在法國不是每家都有電鍋和炒鍋的。」

  語畢,她順勢將鍋裡的甜椒和肉絲都倒上盤子上。顏色鮮豔的甜椒和肉絲香氣四溢,色香味俱全。

  「可是這麼多妳一個人吃得完嗎?」

  面對女生的疑惑,語娟只是笑笑,不視這個問題為問題。 

  十五分鐘後,她帶著三個保鮮盒,站在房東家門前。

  只是來應門的卻出乎她的意料,是一直未能見上一面的房東太太。

  「妳就是前天新來的房客?」房東太太立刻露出親切的微笑,「很抱歉那天不能接應妳,最近比較忙。」

  「沒關係!」她連忙搖了搖頭,「我今天有聽其他房客說了。」

  「妳手上這三盒是要給我的嗎?」

  「我想說忽然來打擾很不好意思,就炒了番茄炒蛋和甜椒炒肉絲。」

  看著語娟手中那三盒保鮮盒,房東太太忍不住靠近聞了聞,「妳加了沙茶醬?」

  「嗯。」她點頭。

  「難怪這麼香。」聞見熟悉的家鄉味,房東太太臉上露出懷念的表情,「這裡應該很難買到沙茶醬,妳怎麼想到要帶?」

  「因為曾聽在歐洲國外留學的朋友說,加了沙茶醬什麼都會好吃,連外國人都覺得很香,所以我想如果我要自己煮菜,應該也要帶上一罐。」她微笑,「如果懷念家鄉味道就可以加。」

  「妳吃過晚餐了嗎?」

  被這麼一問,她不好意思說:「還沒。」

  「我也還沒吃,進來一起吃吧!我兒子晚上跟女友出去,所以現在也不再家,一個人吃飯還挺寂寞的。」語畢,房東太太側過身,邀請她進房。

  語娟沒有婉拒,因為她本來就打算來問房東一些問題才帶食物上來的。

  房東太太是一位五十多歲的婦人,雖然上了年紀,但穿著打扮仍非常優雅時尚,只是臉色有些憔悴。

 

  臨著巷子公寓寧靜安詳。

  靜謐得彷彿下一秒就能讓人掉進思緒的漩渦。

  聽著語娟來到法國的緣由,房東太太不禁莞爾:「好有意思,那位婆婆的故事,讓我覺得自己挺幸運的,能夠和先生步入禮堂。」

  「特別是在聽妳說了那位婆婆的故事,又不自覺勾起了和他的許多往事,妳當初會選我家的民宿,某些原因是不是也是因為我們夫妻?」

  「這的確是原因。」她放下筷子,窘困說。當初在網站上看見房東的自我介紹,儘管還有另一間地點更好的民宿,但她仍是選了這裡,正因為房東太太和婆婆有相似的際遇,但卻有不一樣的結局。

  「妳喝葡萄酒嗎?」她忽然問。

  「不用麻煩了!」見房東太太已經起身準備去拿,她趕忙說。

  「我總不能白白吃一頓吧,而且我習慣在餐後小酌一杯。」語畢,她從櫃子裡拿出一瓶和兩個高腳杯,為語娟倒了一杯。

  倒酒時,瓶口發出的咕嚕咕嚕聲,圓潤好聽。

  「我和先生是在西班牙相遇的,因為彼此都熱愛旅行,所以我們一起遊歷了許多國家,但最後決定在他的故鄉巴黎定居。」喝了一口酒後,她不自覺說,「妳想問我為什麼選巴黎吧?」

  語娟點了點頭,就看見房東太太的眼神落在了她的手上,別有深意說:「答案就在妳現在手中握著的那杯酒。」

  聞言,語娟看向了手中的那杯色澤深沉的酒,一臉疑惑。

  「與其說我愛上巴黎,不如說我是愛上法國的葡萄酒文化。」她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年輕時我曾寫過葡萄酒的論文,就深深愛上了葡萄酒。雖然主要原料都是葡萄,但會因為葡萄的品種、產地、氣候及釀造方法的不同,而有不同風味。」

  「就像中國人喝茶,對法國人而言,葡萄酒是他們生活的必需品,更是生命之水,戰爭來時他們最在乎的,不是家裡的金銀飾品,而是如何完好地貯存葡萄酒。」

  「美國還曾經探討過為甚麼美國和法國的飲食並沒有差很多,但法國人的身材卻還是很苗條?他們發現葡萄酒可能就是原因,因偉葡萄酒是一種富含『多酚』的飲品,具有防止老化,預防心血管或心臟品等等的好處……」

  接下了的二十分鐘,房東太太仍滔滔不絕地介紹葡萄酒的歷史和功用,字裡行間都透露她對葡萄酒有多熱愛。

  「我都不知葡萄酒居然有這麼多種類!」她讚嘆,哪怕是在酒館工作,也沒有去想過酒的歷史與文化,頂多只了解各種酒的種類和味道。從未想過僅僅只是葡萄酒,背後有如此深遠的歷史。

  「是啊,只是我後來發覺,喝了那麼多昂貴的葡萄酒,沒有所謂絕對好喝的葡萄酒。」她說,同時啜飲了一口杯中的紅酒。

  「因為每種酒都有它獨特的風味?」她忍不住猜道,但房東太太卻只是笑了笑,隨之問:「妳覺得妳到目前為止,喝過最好喝的酒是在什麼時候?」

  見語娟沒有答話,她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因為最好喝的酒,是回憶。」

  「我喝過最好喝的葡萄酒,是在我結婚前夕和姊妹們一起喝的葡萄酒。她們一起合買了兩瓶昂貴的葡萄酒。雖然那兩瓶酒都很頂級,但之後我無論喝到再頂級的葡萄酒,在我心中最好喝的酒,仍是那一晚和她們幫我買的。」

  「就算事後買到和那晚相同的酒,味道也沒有印象中的好。」她感慨說,同時喝下杯中最後一口酒。

  「房東太太當初不會害怕嫁到異地嗎?或是發現先生的觀念跟自己不同?」

  「當然會啊!」她立刻答,「可是我不想失去他,還是嫁過來了,我們也曾因為彼此風俗習慣不同吵過幾次,但還好我們個性都不固執,也有朋友會來協調,也就一路走過來了。」

  「而且他年輕時是個很吝於說『愛』的人,只有在向我求婚的時候說過一次,但越老卻越常掛在嘴邊,像是恨不得趁年輕時多對我說一點。」

  語氣裡的感傷也感染了語娟,心中感到一股沉重。

  房東太太見時間不早了,轉而問:「那妳明天還是打算再去學校問那個人的地址?」

  「是的。」

  「那妳剛剛提到的,他們相遇的那間咖啡館店名再告訴我一次吧,雖然我很少去喝左岸的咖啡,因為實在太貴了,但我一些當地的朋友可能會知道,我幫妳問問看。」

  「真的嗎!謝謝。」

  「這只是小事,如果我先生還在,就可以直接問他了。」她輕嘆,「但我覺得那位婆婆既然寧可花幾百萬贊助妳旅行,也不選擇請專業的人協尋,還說就算找不到也沒關係,我想她最在乎的,應該不是找不找得到那個人吧。」

  似乎是說中了癥結,語娟只是苦笑:「……那婆婆在乎的是甚麼呢?」

  「可能是懷念年輕時的自己,也可能單純是喜歡妳,想讓妳見見世面吧,又或者有其他可能,我也不知道。」

  「但聽了這兩天妳尋找那個人的經過,我真心覺得,妳可以去拜訪妳真正想去拜訪的地方,而不只是逛明信片或信裡提到的景點。」她誠懇說,「因為錯過了這次,誰知道下次什麼時候會來這裡呢?」

  「太執著於目的地,往往會忽略旅行中很多美好的事物喔。」

  聽著這番外,語娟只是輕輕點頭微笑。

  雖然此時酒杯已經空了,但齒頰彷彿還殘留著葡萄酒濃烈的氣味。

  隱隱刺激著味蕾。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